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5-12-15 09:47
享受雇主的利益 Uber 为什么不肯承认司机是员工?

注:原文来自 American Prospect,作者 Steven Greenhouse,本文由虎嗅编译。


“是我们让Uber成了一家价值连城的公司,可它却用不人道的方式来对待我们”


去年8月31日,一位名叫Takele Gobena的Uber司机在新闻发布会上向西雅图市议员Mike O’Brien倾诉自己的遭遇,他说,如果算上油钱、保险费还有其他开销,他挣的工资连联邦最低工资标准都达不到。Gobena此次出席新闻发布会,正是要来力挺西雅图市议会的一项新提案,即成立专车司机工会,让司机集体磋商薪酬待遇。


“是我们让Uber成了一家价值连城的公司,可它却用不人道的方式来对待我们,” Gobena这样说道。他还说,靠从Uber挣来的钱,他连维持基本的生活都很难。不出意料,第二天,Gobena的Uber账户就遭到封禁,理由是:保险到期。


在纽约市,UberX司机Inder Parmar算了这样一笔帐:按他每周工作70小时、总收入1,500美元来计算,他每小时的报酬大约是21.5美元,这还不算上杂七杂八的费用。这笔收入,比起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Alan Krueger与Uber政策研究主管Jonathan Hall计算出的纽约市Uber司机收入的中位数28美元,可就差了一大截。(即使是以28美元来计算,Uber司机每周工作40小时的年收入也不过58,000美元,这与Uber去年在纽约推广时吹嘘的90,000美元相去甚远。)根据Krueger和Hall于2014年发布的这份数据来看,Uber司机在美国20座城市收入的中位数为每小时17.5美元,其中芝加哥为每小时16美元,洛杉矶为每小时17美元,这也没有算上油钱等等费用。雪上加霜的是,今年1月,Uber在美国48座城市再次下调服务价格。


不可否认,Uber已经成为“按需经济”的典范,它提供的服务受到消费者喜爱。但是,对许多人来说,Uber也是一系列不合法行为的“典范”。在劳工权益保护者眼中,Uber在处理劳工关系方面可谓臭名昭著,其中一点,就是Uber始终否认其手下400,000名美国司机为正式员工(Employee),而将他们称作独立合同工(Independent Contractor)。这样一来,Uber与司机之间的“合作”关系,就不会受到当前美国劳动法有关最低工资标准、最长工时等方面的限制。


Uber占尽了作为雇主的好处,却不想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Uber和其专车司机的关系向来备受争议。Uber对外一向将这些司机称作是“合伙人”,称司机可以灵活决定自己的工作时间,甚至也可以同时为Uber的对手Lyft和Sidecar工作,因此不能算自己的员工。但另一方面,Uber却可以决定雇佣或解雇司机,决定资费标准,从司机的收入中抽取20%的佣金,每周给司机打分,还禁止他们收小费。


反对Uber的人说,Uber其实是占尽了作为一名雇主的好处,却不想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但是许多Uber的支持者表示,Uber的雇佣模式有别于传统企业,这种模式更加松散和去结构化,因此,问题其实在于美国的劳动法已经过时,需要跟上新形势。


在一桩与Lyft有关的诉讼案中,旧金山的地方法院法官Vince Chhabria说,目前法律中区别不同类型员工的标准还停留在“20世纪”,因此“无助于解决21世纪的问题”。他补充说:“(依照现有法律)司机在有些标准上可以算是正式员工,在有些标准上又不是,还有些标准则根本说不清。”


但在一些权威的劳动法专家看来,在Uber有关的问题上并没有什么说不清的地方。哈佛的劳动法教授Benjamin Sachs说:“随着我对Uber的了解越多,我就越发现它与司机的关系其实还是传统的雇佣关系,因此它应该受当前法律的约束。”在Sachs教授看来,如果Uber司机真的是独立合同工,那么Uber应该给他们更多的自由,比如应该允许他们只接往返机场的单子,并且允许司机和乘客互换号码,以便在Uber的系统之外接单。


劳工权益保护者也指出,法律没有过时,而是许多人偏偏看不出Uber与其专车司机实质上的传统雇佣关系。


承认Uber司机为正式员工到底意味着什么?


迄今为止,已经有不少司机把Uber告上法庭,要求法院承认他们的员工身份。这是Uber不想看到的,因为承认司机为正式员工就意味着,司机今后将受到法律保护,其中涉及工资、工时和反歧视等等,而且司机将有权成立工会并进行集体磋商。这些不仅会伤害Uber的商业模式,而且会削弱许多司机本身也支持的工作灵活性。


Uber的发言人Jessica Santillo指出,如果把Uber司机归为正式员工,那么司机“将有固定排班,挣取固定工资,不得从其他叫车App上接单,他们最看重的工作灵活性也就不存在了。”她说:“排班固定以后,司机将无法自由掌控工作时间和地点,也就失去了最大化收入的能力。”


其实,有些司机也有同样的担心。万一Uber承认他们为正式员工,他们每周的工作时间就不得超过40小时,这笔“加班费”的损失对他们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曾担任2008年奥巴马竞选经理的Uber资深副总裁David Plouffe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说,他们的一项内部调研显示,87%的司机选择Uber,主要是因为他们想为自己的工作做主,自由安排工作时间。


对此,Sachs教授表示反对。他认为,Uber承认司机为员工,并不意味着Uber必须为司机排班。在洛杉矶一名Uber司机状告Uber的案子中,原告律师Liss-Riordan说,许多Uber粉指责Liss-Riordan是要整垮Uber。“但我们不是想要整垮Uber,”她说,“我们只是想让这家公司遵守法律。显然,很多人都喜欢Uber提供的服务,但我们只是希望确保在现有的法律下,Uber司机能够得到他们应得的报酬。”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已有12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