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数据被盗、被资本放鸽子,他却仍说“我年轻,怕什么”

特别策划

2017-09-11 11:21

↑点击视频观看《我是年轻》第二期:俞家模


2016年的夏天,对90后创业者俞家模来说异常闷热。他已经接连7天没有睡过一个整觉,把一张又一张的纸写满再撕掉,想从混乱中理清产品方向是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以及是否还要坚持。

 

彼时,他创办的舞蹈类社交平台正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先是“很信任”的技术合伙人,历时4个月花光预算,却连产品后台都没搭建起来;然后一直接触的投资方因产品迟迟未上线,打消了投资意向。若说这些还能使他能强制镇定,那么一个团队早期员工带着核心数据投奔“友商”则着实让他慌了神,“相当于花了几百万,什么都没做成,一切归零。”

 

“那个阶段,我很焦急很焦虑,没有人鼓励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夜里2点,俞家模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虽然2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却愈发清醒——最终那不甘战胜了绝望:

 

“反正我年轻,怕什么。”

 

 

意外

 

俞家模从初中时学习跳舞,还把爱好变成了大学的专业。若不是2013年的那场“意外”,俞家模或许半条腿已经迈进了演艺圈。他个儿高腿长,长相帅气,侧颜很像潘玮柏,问他不创业会去做什么,他的选择都和跳舞有关——专业舞蹈演员、舞蹈编导。

 

2013年,21岁的俞家模进入到最好状态。这一年,他应邀前往美国奥兰多代表中国参加世界啦啦操锦标赛,荣获ICU国家杯Team HipHop 世界第五名;之后又在IASF世界舞蹈大赛上,获得国际公开男子街舞组世界冠军。



“当时全场起立,巨大半圆形的LED大屏幕上出现中国国旗,奏国歌。”这种胜利的感觉让俞家模着迷,时隔四年想起来,他仍难以抑制那种激动。

 

有“世界冠军”头衔加持,俞家模的舞蹈道路本应愈加顺畅。怎奈,意气风发之时,“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决赛前,突然感觉腰上不对劲,但因为比赛也没在意,回国之后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腰椎错位严重,至少需要休养一年,一年半不能跳舞。”

 

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一年半不能跳舞,相当于直接给俞家模还没开始的职业生涯判了死刑,而按照之前的规划,他会去专业舞团实习,毕业后会做专业舞者,“那次,我们站上了最高领奖台,很快,我就从最高的地方摔了下来。”


 

俞家模不再6点起床压腿练功,也不再去上专业课。相比较每天的无所事事,他更害怕的是被问到一个问题:不跳舞,你还能做什么?

 

“对,我还能做什么?”



起步

 

时隔一年半,俞家模再次站到舞台,但身份从舞蹈演员变成了“创业者”。

 

“我个人本身不是做互联网的,我的专业是学舞蹈的。”,2015年1月8日,在一场互联网行业大会上,面对1000多名观众,“创业者”俞家模第一次对外介绍他自己和他的产品构想。他一改之前的嘻哈装束,换了件程序员们热衷的格子衬衫。但他还不太适应这样的舞台,开口说出第一句话后,嗓子有些发紧,他扯了扯领口想让自己放松下来。

 

“我去年代表中国参加了锦标赛,并且获得了世界的全男子街舞组的世界冠军。当时在国外最大的感触是浓厚的舞蹈氛围,在街上,随着音乐响起路人会跟你一起跳舞。我在想为什么在中国没有人去做舞蹈这块文化产业呢?我是学这个,知道人们对跳舞的热爱,觉得会是个好机会。”

 

俞家模想做一个“舞蹈内容”驱动的App,提供舞蹈资讯、舞者教学和舞蹈圈层社交。这是在受伤的一年里,他产生的想法。他有一个初心,搭建一个舞蹈爱好者的圈子,帮助更多喜欢跳舞的人

 


台下观众并没有留意到这位年轻演讲者的紧张,原本有些沉寂的氛围因为俞家模的特殊身份而活跃起来。

 

整个2014年,中国互联网圈弥漫着一种创业癫狂,创业者摩拳擦掌,到处寻找风口。演讲前一天,俞家模只身一人从学校所在地广西飞往北京。出租车驶出机场高速,路过创业团队聚集的望京soho、路过与soho紧临的地推一条街,这些让他新奇与激动。大会之后的融资机会更让他确认自己要来北京创业。

 

 

归零

 

2015年7月,舞蹈圈(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亦庄文化产业园成立,23岁的俞家模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创业开始,俞家模手里人才资源匮乏,于是前期在产品负责人并未到位的情况下,俞家模将技术外包给熟识的朋友,并给公司定下半年进度表:半年进行产品研发、年底启动新一轮融资、来年年初出新版App。

 

设想很好,但现实跟他开了个玩笑。

 

年底的融资如期启动,俞家模却在与一家基金接触时意外发现自己公司的数据已被泄露,“当时那家基金投了一个类似的项目,我一看觉得不对,怎么数据这么像。”经过细查,是外包将做了半年的数据泄露给其他公司。

 


俞家模性子温和隐忍,并没有将这件事声张,只是换掉外包,自己搭建技术团队做研发,“都是朋友,不想做得太难看”。他觉得解决了问题,却不想这次的低调处理,为之后埋下了隐患。

 

2016年1月,俞家模找来了看起来颇为合适的技术合伙人——10余年互联网开发经验、酷爱芭蕾舞,既有技术背景也有舞蹈认知。他将8个人的技术团队彻底交给技术合伙人,自己忙于找资本。

 

但到了5月份,产品方面迟迟没有动静,俞家模开始急了。他两次与技术合伙人进行沟通,并未得到实质性进展,犹豫之后终于决心将其炒掉。这时候俞家模猛然发现,这四个月来,研发团队没有半分进展,连后台都未搭建完全。

 

“水逆”并没有就此打住,十几天后,内鬼再度出现,早期核心员工带着产品数据、公司近况、下一步规划等机密内容离职投奔竞品,使得竞品抢走了自己的投资。一年折腾、几百万投入,但项目回到了起点,俞家模手里什么都没有了。


“我很焦虑很焦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重新起跑

 

夜里的办公室空无一人,桌子上堆满了草稿纸,俞家模把自己能做的、不能做的统统列了出来。他盯着面前的草稿纸看了很久,一抬头瞥见挂在墙上的照片。那是他在奥兰多大赛夺冠后和队友们一起照到,大家托着奖杯戴着奖牌,眉眼间全是骄傲和倔强。

 

他想起自己学跳舞时每天不到6点起床练功把腿压得哇哇大叫的日子。“跳舞的人都有一股韧性。压力越大,反弹力就越大。”

 

俞家模确定要继续做下去。

 

他一方面一改此前的温和做派,进行团队肃整。对泄密员工用报警来处理,并在公司通报,发现第三例,立马诉诸法律手段。

 

另一方面,自己接过技术团队,把技术研发从后端到前端都梳理了一遍,制定出严格的进度。“每一个功能都如期完成,并且超出预期,我信心越来越大。”

 

9月中下旬,重构后的舞蹈圈顺利上线,迎来日活和用户数的一个小爆发,俞家模松了口气,没有让一直等待的用户们失望。

 

反思2016年上半年的遭遇,俞家模将原因归结为自己性格太过温和,“开始我会觉得自己受骗,但后来看出问题在我,作为一个CEO,我没有鲜明地表达出我的底线和要求,导致员工认为自己怎样做都可以,我可以无限制包容。”经历这次挫折之后,他更加注重团队向心力的打造,“企业文化对于创业起来似乎是很虚的东西,但确实非常重要,现在我会对每一个进来的员工强调公司在做什么,让他的目标和公司的目标达成一致。”

 

在动辄估值几亿几十亿的互联网圈,刚刚拿到融资的俞家模还不算成功,但他还年轻,“现在我们就已经是舞蹈类最大的平台了”,他温和的口气盖不住那颗野心。


————————————————————————————————————————————

虎嗅注:


什么是年轻?

 

塞缪尔·厄尔曼在70年前轰动美国的短文《年轻》中写到: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年龄并不能一概而全,然而可以确认的是,那些原生于科技互联网的"年轻人们",或借助互联网年少成名、或利用文字撬动社会思考、或将爱好当作事业去毕生追求……这放在之前的任何一段历史长流中都似乎不可能重现。


那么,什么是年轻?


虎嗅联合快手采访拍摄了12位样本人物,出品了这档《我是年轻》的栏目,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为什么“Ta是年轻”,他们的对待世界的方式、眼光、思维与态度。

 

希望这12期节目,可以让你找到关于年轻的一些答案。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