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4-06-05 21:03
来义乌搞钱,真能年入百万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惊蛰青年(ID:wakinglism),作者:傅淼淼,编辑:波鲁克,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文章讲述了一个女孩到义乌淘金的经历,发现并不容易年入百万。

• 💰 来义乌搞钱的年轻人经历

• 🛍️ 商贸城的独特氛围与商业机会

• 🌍 消费主义观念的反思与启示

筱筱是在刷到一条名为“100块钱可以在义乌买多少东西”的短视频后,开始对义乌产生浓厚兴趣的。大数据记住了她的喜好,此后源源不断推来各类义乌相关的资讯。


义乌商贸城里100元3件的衣服。(图/傅淼淼)


经过一番研究,筱筱发现眼下有很多失业年轻人到义乌“淘金”——有些人来义乌找工作,学习电商技能;有些则来商贸城进行深入调研,找到稳定货源后,自己在网上开店;个别幸运儿,或是极具商业头脑的人,甚至能很快爆单,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从艰辛打工人到个体小老板的华丽蜕变。


筱筱也决定去义乌看看,目标只有一个:搞钱。从上一家公司离职后,筱筱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一觉睡到自然醒、不被工作群打扰的快乐很快便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如影随形的焦虑与不安。


义乌商贸城门口的标语。(图/傅淼淼)


“找工作被拒的次数太多,让我时常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整个人变得非常焦虑。我知道去了义乌也不一定能搞到钱,但我迫切需要那种积极搞钱的务实氛围给我的精神以鼓舞。”筱筱说。


“想来义乌薅羊毛,快别做梦了”


第一次去义乌商贸城逛时,筱筱完全不得要领,加之方向感太差,逛完一个区,她就开始晕头转向。“一个店铺逛5分钟,逛完整个义乌商贸城要一年多。我之前还不相信,实际来了才知道这里根本逛不完,随便挑一两个区逛逛,当天微信步数就可以登顶。”


筱筱本想自己也尝试一下“100块钱可以买多少东西”,却发现很多店铺压根不零售,店家态度亦十分冷淡。筱筱心里有些失落。她从肯德基买了个甜筒,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逛着,周围胶带纸打包捆扎的声音不绝于耳。和周围行色匆匆的人比起来,筱筱显得格格不入。


突然,一个看起来皮肤黝黑的男人凑过来,询问筱筱是否在寻找生意项目。筱筱眼前一亮,告诉对方自己的确是来义乌寻找商机的,男人热情邀请筱筱去自己店里聊聊生意。一路上,他滔滔不绝告诉筱筱,“在义乌,当属做玩具生意最赚钱”。筱筱跟在身后,一面不停点头附和,一面后知后觉意识到,“这样跟一个陌生人去店里好像不太安全。”


筱筱跟男人来到商贸城附近的一家底商,店铺里售卖的都是玩具,带她过来的男人跟店铺老板打了声招呼,就开始站在门口抽烟。店铺老板给筱筱递来一张名片,问她准备做线上生意还是线下开店。筱筱语气迟疑地说自己还没有想好,老板笑笑,声称做玩具生意再好不过了。他告诉筱筱,店里的玩具按斤称,18块钱一斤,一些小玩具按质量称重下来,不过两三块钱。


小玩具批发。(图/傅淼淼)


见筱筱对玩具没有表现出浓厚兴趣,老板又把她往另一个展架引,“如果没想好的话,也可以摆摊,摆摊卖玩具回本很快的。店里有很多小玩意,不过几毛钱,200个起批,花不了多少钱。你随便找一个商场门口卖,很快就能收回本钱”,说完便一个一个演示起来。不少玩具都是筱筱见过的,有些甚至买来送过给家里的小朋友,而这里的拿货价格不足彼时卖价的五分之一。


只身一人来到这样一家店,筱筱心中不免慌张。她手里出了很多汗,手中攥着的名片早已扭曲。当初来义乌本就是一时冲动,没有想好具体做什么,如今又突然被带到这样一家店,她无心听店家讲解,只想迅速逃离,见老板还要继续演示玩具,只好找借口说肚子疼,赶紧跑出来。带她过来的男人一直守在门口,此时凑上前问她,“姑娘,真的不准备买点吗?这里的价格很合适的。”筱筱摆摆手,加快脚步离开了。


次日,筱筱决定结伴出行。她在网上找到和她抱有同样想法的李璐,二人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交流来义乌淘金的心得。李璐来义乌之前做了很多功课,明显比筱筱了解得更为深入。听闻筱筱的经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筱筱遇到了“玩具黄牛”,即那些在商贸城四处拉客拿回扣的人。“我也遇到过,但最后没有跟他们进店。不知道为什么,义乌这边拉客的黄牛,十有八九都是做玩具的。”李璐说。


义乌商贸城里有很多玩具店。(图/傅淼淼)


李璐向筱筱展示她手中积攒的名片,其中绝大部分是卖玩具的商家。看完筱筱拍摄的玩具图片,李璐告诉她,商家给她的价格并不算优惠,“我遇到过卖12块钱一斤的商家,也遇到过卖25块钱一斤的商家,售卖价格根据玩具质量在一定区间内波动。你进的那家店卖的东西,感觉更像12块钱一斤的。”


筱筱感慨义乌商贸批发的水太深,自己根本把握不住。李璐在一旁点点头,告诉她,“没有做足功课就贸然前往,肯定会吃亏。很多人都要在这里考察数月之久,有的甚至干脆租房住下来,像旅游那样逛商贸城,怎么可能赚到钱呢?”


李璐向筱筱传授技巧,告诉她如何在逛店铺时装得老练:第一,不要愣头愣脑闯进去,眼神迷茫地问东问西,很容易露怯不说,也非常耽误店家做生意;第二,跟老板沟通时直奔主题,彰显自己是来实打实做生意的,因此不要随便举起某条链子问多少钱,能不能买一条,而是问多少起批,多少价格拿货;第三,不要进店就开始好奇地左拍右拍,很多商家为了避免同行抄款,都是谢绝拍摄的,要对店家有基本的尊重。


一言以蔽之:来到义乌,请收起玻璃心和玩闹心,认真赚钱。可当筱筱和李璐再次勇闯义乌商贸城时,即便用独特的询价技巧和拿货策略来和商家沟通,但经验老道的商家还是一眼将她们识破,毕竟她们并没有真正下定决心拿货,对未来的经营模式也没有一个大概的规划。走出商贸城那一刻,两人深呼一口气,感慨——“这里根本就不是捡漏淘货的地方。想来义乌薅羊毛,快别做梦了。”


走在义乌,最常见到的就是财富大厦、财富宾馆、财富印刷店,这里的人们对待金钱的态度是十分虔诚的,谈起生意来也是十分务实与直接的。筱筱和李璐逛街时,发现义乌也有很多标牌,上面不是其他城市常见的“我在xxx很想你”,而是“我在义乌忙着搞钱”“我在义乌没空想你”。


财富大厦(图/傅淼淼)


“来义乌的确能感受到浓厚的挣钱氛围,大家都是奔着钱去的,简单、直接又高效。从这一层面来讲,我这趟义乌也算没白来,确实学到东西了。”筱筱感慨。


“去完义务,我对消费主义彻底祛魅了”


五一期间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可谓人山人海。或许是凭着短视频平台的出圈,或许是年轻人搞钱的热情愈发高涨,其综合作用的结果就是,小长假期间义乌的火爆程度令很多义乌本地商家都直呼离谱,甚至有些措手不及。数据显示,五一当天,义乌酒店和门票订单分别同比增长了64%和200%。


很多人冲着义乌国际商贸城是国家级4A景区过来,但义乌真的不是旅游城市,义乌商贸城里往来的全都是生意人,更没有人有时间愿意去照顾游客的心情。小齐是一家做饰品批发的摊主,当被问到看到这么多人过来旅游什么感受时,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他说:“我很高兴大家喜欢义乌,但很多人对义乌的期待可能是错位的,义乌商贸城不是大型商场。相比游客,我更希望看到更多人过来创业、实习或合作。”


当然了,义乌并不是所有店铺都忙得热火朝天。刘曼是一家儿童玩具店铺的老板,最近的生意一直很冷清。因为无聊,她甚至把记账本子前面的卡通头像贴满了装饰画,还准备在上面粘贴闪钻。她偶尔也会卖一些玩具给一些散客,但价格并不低,几乎与拼多多或1688上面的价格持平。


“这里就是做外贸批发的,秉持着薄利多销的原则,很多时候几百上千件也不过是起订量,即便这样,都可能是单色单款。有时候,接待几百个零售单,还不如一单大客户来得多。所以那些过来旅游,或是想薅羊毛买些便宜小饰品的散客真的不能过分苛责商户。做生意嘛,又不是景区里卖纪念品的小商贩。”刘曼说。


作为世界小商品批发的集散地,义乌整体的节奏很快,与世界的联动性很强,大街上、摊位前时不时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生意人。“不管哪里举办奥运会,爆单的都是义乌”“全世界的圣诞老人都有一个快乐老家,那就是义乌”。随着巴黎奥运会开幕的临近,大量奥运相关的订单早已涌入义乌;而很多做圣诞生意的外国商家,从去年年底就开始来义乌沟通合作。


义乌商贸城里的圣诞相关商品琳琅满目。(图/傅淼淼)


全球化浪潮的气息,在义乌感受得最为浓烈。李璐在义乌找货过程中,曾见识到一个中年大叔的厉害,“大叔能够用英语和外国客户无障碍沟通,还能用阿拉伯语和客户沟通。他没有专门学过语音,甚至学历都不是很高,完全都是通过实践经验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李璐还在宾王夜市上看到一个东北大叔,大叔对两个中东人边说边比划,“你好,这个T恤one hundred and twenty one piece(120一件)”。彼时,大叔身边有两个年轻人也正用手感受T恤的厚度,东北大叔迅速切换频道告诉他们,“这玩楞质感老好了,谁穿谁知道。”


李璐对此行最大的反思是,在工位呆久了,人似乎很容易变得螺丝钉化,每天做着流水线的工作,等待每月打到账户里的钱,对金钱的流转没有概念,“我观察那些经营自己店铺的人,他们参与店铺装修、选品、和客户面对面地沟通,再看着钱一笔笔到账,这一过程中肯定能建立起对金钱更为真实的感知。”


筱筱对义乌最大的感受,就是这是一座让人不断反思消费意义的地方,甚至可以说,义乌是一座暴打消费主义的城市,“去完义乌,我对消费主义彻底祛魅了。当各类商品一股脑儿地堆在我面前,当我知道很多看似高大上的商品成本不过几块钱,我就不会再轻易被消费主义洗脑了。”


义乌商贸城的一角。(图/傅淼淼)


义乌是消费萌芽的初始环节,所有未来会在各大商场的展柜上出现的耀眼商品,在义乌全部都被一键恢复了出厂设置。让人感到尤为惊奇的一点是,当所有商品被密密麻麻地摆在你面前,需要成捆成批地购买,消费主义的滤镜似乎瞬间不攻自破——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把商品摆在装修奢华的商铺中,才能引发购买欲;是不是只有当人们在广告中看到某个明星或网红带货,才会产生想要即刻拥有的冲动?


筱筱希望自己能记住义乌之行带给自己的对消费主义产生的幻灭感,希望自己不要再轻易地被消费主义洗脑,跟风购入很多昂贵且不实用的商品。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当她知道世界各地旅游景点卖的冰箱贴绝大多数产自义乌后,便下定决心出国玩再也不背纪念品回家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惊蛰青年(ID:wakinglism),作者:傅淼淼,编辑:波鲁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