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打开虎嗅APP

正确的提示信息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8-07 20:44
爱情的本质是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S.西尔维希耶 ,头图来自:东方IC


爱情曾经是人们眼里最神秘而深远的事物。诗人、歌者、贤哲、工匠用不同风格的语言叙述和赞美爱情:它美好,它纯粹,它恒远……但它,爱情,究竟是什么?每个人都体会着它,却没人说得清楚。


但后来,当现代科学蓬勃发展,当技术容许人们站在更为独特的角度看待爱情,一种简单直接的解释开始流传:爱情源于某一种化学物质的作祟,是这种“爱情分子”的活跃或沉默将浪漫的爱情前来又带走。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让“爱情分子”这个概念变得耳熟能详,仿佛在显微镜下,人们已经对爱情了然于胸。


诚然,科学家们已经窥探到关于爱情化学本质的一些规律,但距离阐明全貌还长路漫漫。在对爱情有所联系的物质的研究中,他们意料之内地发现,这些在实验室外被封为“爱情分子”的东西,既无心专注于谈情说爱的这一项工作,也并不足以独断爱情的起承转合。


多巴胺


从最被人熟知(至少是最常听说)的所谓“爱情分子”大概就是多巴胺(Dopamine)了。作为重要的神经递质,多巴胺被视为“快乐”的源头。它的存在能够直接影响人类的情绪,消除人们关于恐惧等负面情绪的感受,传递亢奋和愉悦的信息。


行为心理学家认为,当人们的决定带来了良好的效果,大脑会用愉悦感“奖励”人们并促使人们继续这样的行为——在这样的“奖赏系统”中,执行奖励的物质,正是多巴胺。成功而美好的爱情对于大脑来说是正面而积极的情绪体验:在你和他/她拥抱时体会到那股“恋爱的幸福感”中,就少不了承载在大量多巴胺上的愉悦。在这一点上看来,将多巴胺作为“爱情分子”并不奇怪。



多巴胺为什么被叫做“爱情分子”?可能只是看中它能送来愉悦的信号 | blogspot.com


但实际上,多巴胺也并非只忙乎爱情这一档子事。多巴胺带来的快乐,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是人类感受美好和欢欣的发源,也是致人们成瘾的始作俑者。毒瘾、烟瘾、酒瘾……这些病态行为的产生,都是人们贪恋多巴胺的结果。当然,某种程度上看,“爱情”本身也是一种成瘾的根源。试着回忆你和他/她的热恋开始时的日子: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煎熬和恨不得每分每秒都缠在一起时的感受,多像是烟枪和酒鬼对尼古丁和乙醇的情绪。你所沉醉的美好,某种程度上也即是暂时戒除不掉的瘾而已。


此外,与神经系统相关的认知、唤醒等环节,甚至神经系统之外的免疫和内分泌环节,都有多巴胺的影子。有研究表明,胰岛素合成过程中,分泌细胞也会表达多巴胺受体,这些受体结合多巴胺后使得胰岛素水平下降。而有趣的是,胰岛素同样能够作用于中枢神经,影响人类的奖赏系统。要是认为多巴胺只能在人类的卿卿我我中发挥点功能,未免太小瞧它了。


血清素(5-羟色胺)


在爱情刚刚萌芽的那段时间,你也许会发现那时的自己的焦虑更甚于平常。他/她的一句话和偶然的行为都会带给你比平时更为严重的不安定感。你变得多疑、焦虑、患得患失。而这些现象,和被称为血清素的5-羟色胺(5-HT)密不可分。在一些研究中,科学家发现,在爱情刚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情侣双方的血清素水平常常会有显著的下降,这一下降有时会持续12~18个月之久。


那么,血清素到底有什么用?


已有的证据表明,血清素在人们的情绪调节中具有重要的作用。血清素水平的降低会导致严重的情绪问题,包括焦虑,抑郁,疲劳和易怒。正因如此,早在1999年,意大利比萨大学的研究者就表示,热恋期的爱情其实具有轻度血清素缺乏症的特征——当然,虽然这么说,你也要记得,血清素缺乏是很严重的疾病,恋爱初期的轻度焦虑并不足以使你罹患严重的精神疾病。



少了这笑脸迎人的血清素,情绪可能受到不好的影响 | wordpress.com


幸运的是,在度过了这“不安全”的十几个月,建立了互相信赖的关系后,恋爱关系中的情侣血清素水平会慢慢回升。当你在被自己的不安全感折磨了许久后,某一刻突然发现你身边的他/她变得那么可靠值得信赖,不妨悄悄对自己说,这其实是血清素的功劳——但如果你真的这样说了,那顺便也在其他地方感谢血清素吧:从睡眠的调节到睡醒吃饭的胃口,从在脑子里调控记忆到在肚子里调节肠道运动,血清素建功立业的地方实在有点多。


催产素 / 加压素


与其他相对“短命”的激素(如上文提到的血清素)不同,催产素与加压素的存在能够贯穿爱情的整个阶段。一般认为,正是它们的存在帮助伴侣形成更为紧密的关系。



图 | 图虫创意


有一些研究证明,催产素与人类的信任相关,因此催产素又被称为“信任”荷尔蒙。它的存在与情侣之间的信赖感息息相关。在男欢女爱之外,催产素的这一作用能够帮助人们克服对新鲜事物的恐惧,一定程度上帮助罹患“恐新症”(neophobia)的人群。不过,尽管催产素在大多数情况下扮演着让人愉快的角色,但过犹不及,有研究结果提示,催产素的过度分泌与恋爱中的暴力行为有关。



提到爱情就被想到的催产素,也有自己的本职工作 | neurosculptinginstitute.com


而在爱情之外,催产素和加压素也都仍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要做。顾名思义,催产素的主要功能是促进女性生产时子宫颈的扩张和子宫收缩,同时它也具有促进女性泌乳的功能。而加压素的另外一个名字——抗利尿激素,或许更被人熟知,它能够有效地经由肾脏的重吸收功能调节血压,保证心血管系统的顺利运转。恋爱可以不谈,但这些功能,却是不可或缺的。


神经生长因子


大名鼎鼎的神经生长因子(NGF)在人们的神经系统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促进神经元生长发育,保护神经元不受损害,在神经损伤中发挥保护和修复的作用,作为神经元发育的营养——甚至有研究证明,在神经系统以外,神经生长因子还能够参与免疫系统的功能。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性格,在情场上小露一手也是自然。



神经生长因子:╮(╯_╰)╭,用处多,怪我咯?| beautifulproteins.blogspot.com


研究表明,在热恋初期,神经生长因子的分泌量会急剧上升。它的存在会促进其他与爱情有关的因子,如催产素的分泌。而在恋爱开始12~24个月后,神经生长因子的浓度又会迅速降低。人们并不知道它究竟在爱情存续的过程中起怎样的作用,甚至有些学者认为,它只是恋爱情绪的“副产物”。


2006年,一组意大利科学家发现了神经生长因子在恋爱早期的分泌特征,据此推断它与人类的爱情相关。一经报道,“爱情分子”的名号家喻户晓,甚至许多报道依据它的浓度变化声称“热恋仅有一年”。


然而实际上,我们仍不清楚它的作用模式,仍不清楚它的作用模式,仍不清楚它的作用模式。在这样的前提下,将神经生长因子的浓度与爱情划等号,恐怕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才能揭开这个来去如风的分子的神秘面纱。


睾酮


需要澄清的一个事实是,并非仅有男性的睾丸才能够分泌这种激素,女性的卵巢同样能够分泌一定量的睾酮。与上述所有激素不同的一点是,在热恋中的男性和女性中,睾丸酮的分泌会呈现不同趋势:在恋爱初期(12~24个月),男性的睾丸酮分泌会显著上升,而女性的睾丸酮分泌则会显著下降。而热恋过后,双方的睾丸酮分泌水平归于一致。这也许能够解释在恋爱初期,男性与女性对于性亲昵行为具有不同观点的原因。



图 | 图虫创意


把睾酮简单说成“爱情激素”的情况相对比较少见,因为这实在是有点管大圣叫“弼马温”的感觉。作为主要的男性激素,睾酮的分泌在男性第二性征的形成与维持中至关重要,与此同时,它与人们的社会行为也有关系。一般认为,睾酮在人们的攻击性,以及婴儿/男性的防御行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一些研究显示,在人们的性亲昵行为中,睾酮也有着不轻的戏份。


苯乙胺


20世纪80年代,一本名为《爱的化学》的畅销书不但让作者本人名声大噪,其衍生的“爱情的巧克力理论”还顺便为巧克力厂家做了免费的(也许是收费的)宣传。而其中的理论依据就是:巧克力含有苯乙胺——在那个年代,“爱情分子”的帽子还扣在苯乙胺的头上。



这章《爱情分子》下蝌蚪状的就是苯乙胺。巧克力里有它,但吃下去并不会让你感到爱情来了 | nocookie.net


作为神经递质,苯乙胺确实能够促进多巴胺的分泌,让人感受到更多的“快乐”。但作为食物里的成分,苯乙胺在被摄入后很快就会在单胺氧化酶B和乙醛脱氢酶的作用下代谢成苯乙酸……


嗯,并没有卵用。


恋爱中用情太深会有心理落差,苯乙胺太多同样不是什么好事。研究发现,苯乙胺浓度过高可能造成脑区内活性氧含量上升,与帕金森症患者遭受的神经损害类似的神经系统损伤。


爱情分子?都只是“分母”


如果你看完了上面的文字,你也许会接受这样的事实:在爱情的持续过程中,各种有关分子的分泌是有规律可循的,但将爱情产生的原因归结于任何一种单一分子却并不现实。


有心理学家将恋爱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 在第一个阶段中,情侣间的亲密感迅速上升,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压力、焦虑与不安定感。你应该能想到,这是血清素、睾酮和神经生长因子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 在数个月至一年之后,恋爱进入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情侣之间的压力与焦虑逐渐得到缓解。各项激素分泌水平回归正常。在这一阶段中,催产素将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促进人们形成更为亲密的恋爱关系——在这一时期,你也许会发现自己的伴侣越来越有家人的感觉,而热烈的爱情也尚未褪色。恋爱的第二阶段可以持续数年,甚至有人报道,自己与妻子/丈夫之间的“热恋”可以持续二十几年的时光。


  • 大多数人在数年的热恋之后便会进入第三阶段。在数年的恋爱时光后,人们会发现恋爱的激情已经消退。尽管催产素/加压素仍然维持着一定的水平,但在热情衰退之后,彼此的承诺成为维系感情的主要手段。有人称这段时期为“空壳爱情”(Empty love)。随着亲密感的下降,许多恋爱关系遗憾的在此时终止。


可以看到,恋爱是庞杂的共同作用所催生的真实,而并不是某种“爱情分子”兢兢业业的拍板定案。无论服用怎样的药品,也不会带给你等同于爱情的生理体会。是啊,要是随便吃几个药片就能复制人类最美好的情感体验,那么人类也活的太过简单和无趣了。


结语


从分子的角度出发研究人类最为浪漫的情感,给人的感觉似乎像是把一件鲜活而美好的事物活体解剖。科学家们诠释爱情的方式,可能与人们想象中爱情的图式相去甚远。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爱情的伟大之处也许正在于,即便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人们仍然并不能窥得她的全貌。



图 | 图虫创意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有过结束爱情的经历,也都会重新再开始新的旅程。无论现在的你如何评价彼时的自己,在那个时间节点,你体内的“爱情分子”们曾经蓬勃地破体而出,一个一个积极而愉悦的信号在你的神经网络间不断闪耀。它们就像是划破夜空的簇簇烟火,转瞬即逝,却也曾在漆黑的夜空中交织出光辉的一个片刻。正因为有这样的繁杂,这样的不定,这样的变化,才使爱情远远比某个激素上调、下调了多少来得丰富、奇妙、浪漫。意识到这一点的你,是否也会稍微感到,冰冷的神经科学语言中,温暖而浪漫的一隅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S.西尔维希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已有3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