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9-10 20:00
抬杠、对立、站队……为什么我们的生活会充满戾气?

本文来自公众号:L先生说(ID:lxianshengmiao),作者:Lachel,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01


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这几年来,整个互联网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充满戾气。


这从“杠精”这个词的走红,就能看出一些端倪。12月3日,“杠精”入选咬文嚼字评选的年度10大流行语;12月19日,入选CNLR(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评选的年度10大网络语言。


这共同说明了一点:网民苦杠已久。


像知乎,可能是杠精最高发地之一。我有好些朋友,陆陆续续都不在知乎写东西了。原因很简单:写东西本来就是兴趣导向,现在一篇文章出来,评论里一半是在抬杠,哪还有动力?


前几天才看到有人吐槽:说知乎现在都有了专门的防杠句式。什么意思呢?写一句“很多女生都有一种观念”,还要加个括号,注明“并不是歧视女生,也不是说所有女生,这只是我的一种观察,不一定对”……


但可怕的还不是杠精,毕竟杠精只是散兵游勇,眼不见为净。比杠精更可怕的是什么呢?对立。


但凡卷入了对立,基本就完了。你不会得到任何有价值的反馈和讨论,对方的一切关注点,都在于如何从你的言论中找到漏洞、破绽,进行反击。如果没有破绽,就树个稻草人当靶子打。总之一定要从精神上打败你。


这种现象,不仅仅在线上,在现实生活中,都随处可见。


男性和女性的对立;


大城市和三线县城的对立;


“资本家”和劳动人民的对立;“小粉红”和“美分党”的对立;


……


这种对立现在都很垂直了。拿性别来说,现在不但男性女性之间有对立,女性里面也能划分出阵营:“结婚好”和“单身好”,这也能对立起来,令人叹为观止。


这阵子在知乎才看到几场骂战。骂战的论题是什么呢?无非还是老一套: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职业道德、“我有一个闺蜜”、年入数百万、买爱马仕……诸如此类。


每每遇到这种话题,双方总能非常默契地,先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再把对方划归为“异类”,然后开杠。


他们的厉害之处在于:无论遇到什么话题,总是能把它二分化 —— 先由某几个人提出某个比较极端的观点(大多数时候跟政治正确沾边),随即有人去反驳它,于是,形成了两个基本派别。接下来,支持者们纷纷站队,掀起一场骂战。


当然,这绝非国内特有的现象。在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对立甚嚣尘上,这几年大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人们不但在观点上互相对立,甚至开始在情感上互相对立 —— 亦即互相憎恨和彼此攻讦。


一篇由斯坦福、宾夕法尼亚、达特茅斯的几位教授于18年共同发表的文章,讨论了这种现象。他们指出:媒体和新媒体大大加剧了两派之间的敌意。他们在诸多社会事务上都存在冲突,甚至不愿意在现实生活中进行合作。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为什么我们会充满戾气,动不动发火、开骂,会去抬杠、对立、站队,恨不得把“对方”视为仇人,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我想和你聊聊这个问题。


02


人类发展至今,在底层上其实没有多大进步。我们的诸多行为模式,大体上,都受制于三种原初的动力:


存在感:强调“我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保证自己持续生存下去;


优越感:强调“我的特质”比其他个体更优秀,在竞争中更有利;


满足感:强调“我的行为”是有正向收益的,调适我们的行为模式。


这是基因得以生存、传播下去的方式。如同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所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生物体其实可以看做什么呢?基因生存、传播的宿主和载体。


这是进化心理学的观点。它并不一定对,但的确 —— 哪怕我们已经迈入AI时代,我们遵循的,依旧是大脑在刀耕火种时期为我们设定好的代码。


在这几种原初动力的驱动下,我们会有什么现象呢?


我们会竭力追求“稳定”。因为不稳定对生存是不利的:它会强迫大脑消耗大量资源,去处理矛盾和冲突,从而降低竞争优势。


这种稳定,不仅仅是对于外在环境的要求,也是对于内在的要求。


内在的认知如果出现冲突,会导致个体对自我产生怀疑,继而影响其行为和表现,从而不利于生存下去。


简而言之:我们总会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我是对的”。


如果你跟我不一样,那肯定是你错了,我要想办法反驳你、击败你,证明“我是对的”,这样才能维持内在的认知一致性。


这就是经典的“认知失调”理论:如果两种认知出现不一致,就会导致心理的冲突和不适。个体必须借助“最小努力法则”,亦即采取最节省能量的行为,去干涉其中一种认知,使它们变得一致,才能消解这种紧张不安。


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实验,是由 Festinger 和 Carlsmith 完成的:他们邀请两组参与者去做一些非常无聊的工作,一段时间后,要求他们去说服别人来做这项工作。其中,A组参与者得到了1元的报酬,B组参与者则得到了20元。


结果是什么呢?A组的人比B组活跃得多,对工作的评价也高得多。因为他们会这样告诉自己:这么无聊又没有回报的工作(认知1),我却做了这么久(认知2),要么我是个笨蛋,要么它一定有些吸引人的地方。


显然,比起前者,他们一定会倾向于选择后者,亦即去试图告诉别人“这项工作也并不那么无聊”—— 因为前者会跟“存在感”冲突。


在这种力量的驱动下,就会出现强烈的“自我证实倾向”


它又包括三点:


预设立场:我们总是根据已有的信念,对外在的事物和信息抱持有某种立场。


证实偏见:在预设立场的驱动下,我们会更容易接受和相信对我们有利的证据。


动机推理:在以上两者的共同作用下,我们会倾向于“找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而非相反。


举个例子:追星族看到自己的偶像说了一句错话,第一反应是什么呢?往往不是认错,而是想办法为他掩护“这一定是有某种原因”“这一定是个误会”“他是有苦衷的”。


这种现象,在特朗普大选期间,发生过许许多多次。


想一想,你和别人争吵的时候,有多少次能真正站在别人的角度看待问题,诚恳地承认“我错了”,或者“你说得对”?


这是非常困难的行为,因为它意味着,你要与大脑天生的倾向作对,让理性压制自己的情绪。


所以,为什么说绝大多数的争论都没有意义?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想着“我要接近真理”,而是拼命去证明自己的观点。


到最后,双方都变成自说自话,只是看谁声音大、谁先受不了而已。


03


这是个人层面的分析。而当个人组成群体之后,会怎么样呢?这种现象会变好吗?


当然不会。


社会心理学家 Henri Tajfel 和 John Turner 提出过一个“社会认同理论”。他们认为:人的自我不仅仅取决于“自己的认知”,也取决于群体的感知和认同。


什么意思呢?个体为了更好地生存和发展,会倾向于依附群体,获得群体的庇护。从而,个体会希望把自己归类进某一个群体,并得到这个群体的认同。


在这种情况下,个体会怎么做呢?通常有三种模式:


1)社会分类。我们会把各种各样的人分成不同类别,比如白人和黑人,中国人和外国人,男人和女人,精英和大众……然后再给自己贴标签,把自己归到其中一类。


2)社会认同。我们会总结出所属群体的行事模式,并要求自己按照这个模式去行动,以得到这个圈子、群体的认可。


3)社会比较。为了保证优越感,我们会把所属群体跟其他群体进行比较,并设法找到“我们”比“你们”更好的地方。


举个最常见的例子:消费。


高档品、奢侈品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它们真的比平价商品质量高出那么多吗?当然不是。它们的意义,是借由消费它们,消费者可以获得一张“圈子的名片”,让他们感到“我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跟那些工薪族不一样了”。


同样,许许多多的“鄙视链”现象,原理也是一样的:看英剧的鄙视看美剧的,看美剧的鄙视看日剧的,看日剧的鄙视看韩剧、国产剧的……


其实看什么剧能说明什么呢?什么也说明不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把看剧跟“审美”“品味”联系到一起,寻求社会认同和社会比较。


社会心理学家 Marilynn Brewer 把这种现象归纳为“群体偏见”(ingroup bias)。她认为,这种群体偏见,正是许许多多冲突和争端的源头。


人们之所以会产生冲突,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内在的思维逻辑上,总是根深蒂固地会把人群分成“我们”和“你们”,并进行对比,试图获得优越感。


一旦这种“我们”和“你们”成立,冲突其实也就随之形成了。


举个例子:当两个人在争论“南方好”还是“北方好”时,他们谈论的真的是南北方的不同特点吗?很多时候其实不是。而是:他们在内心中,已经划分出了“南方人”和“北方人”,并把自己对号入座。然后,试图在精神上取得胜利:“南方人就是比北方人厉害”。


这隐含的逻辑就是“我比你厉害”。


所以,对立的本质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我们”和“你们”的对立(in-groups & out-groups)


这里面的心理过程就是:我没法借由自己单独的力量强化存在感、优越感,因为自己太形单影只,但我可以做什么呢?借助群体的力量,来打败你所属的群体。


由于我是群体的一员,群体的胜利就是我的胜利,群体的优越就是我的优越。


这种群体认同和对立是无处不在的。一个人,每天的生活起居、衣食住行,都可以形成不同的“群体”。用什么手机,喝什么饮料,穿什么衣服,怎样消磨时间,喜欢发文字还是语音,甚至连早睡和晚睡,都可以有群体偏见。


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个个小圈子、小群体不断演化的历史


04


这种“群体偏见”更进一步是什么呢?就是“群体极化”(Group polarization)


群体极化是一个社会心理学名词,它最早是描述决策和风险的。1961年,麻省理工学院的 James Stoner 发现:当人们进行小组讨论之后,比起单独思考,他们的态度往往会变得更决绝,倾向于采取风险更大的选择。这被他称为“风险转变”(Risky shift)


后来,心理学家发现,不仅仅是风险偏好,几乎在任何一个领域,一群意向相似的人聚在一起之后,所形成的群体态度和决策,往往都会显得更极端、更强烈。


1979年,心理学家做了一个非常经典的实验:他们把一批人集中在一起,这批人中,有人认为应该废除死刑,有人认为应该保留死刑。然后,让他们分别为自己对死刑的态度打分,并进行讨论。


在讨论过程中,实验方给他们提供了两份相反的报告。一份认为死刑有威慑力,一份认为没有。接着,再让他们给自己对死刑的态度打分。


结果是什么呢?支持废除死刑的人,经过讨论和阅读报告,更加坚定地认为应该废除死刑;另一方也一样。双方的态度都被强化了。


这就是“群体极化”:当相似的个体形成群体,整体的观点和态度,都会滑向更极端的方向。


相关的观察和研究还有非常多。研究发现,当陪审团作出宽松的判决后,再进行小组讨论,往往会作出更宽松的裁决。反之,如果作出严厉的判决,再经过小组讨论,一般商定的赔偿金额会更重。


它的成因是什么呢?其实,结合前面讲过的个人和群体分析,不难看出它的成因。


它由三个因素构成:极端观点,群体依附和认同,以及群体偏见。


简单来说:在一个群体中,首先发出声音的,或者声音最大的,多半是观点最极端、最激烈的人 —— 他们有最强的动力去传播观点。


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声音会成为群体的主流。而其他的温和派,出于群体依附的心态,并不会去强烈反对它。甚至,出于群体认同的心态,还会去鼓励它、强化它。


这就会导致“沉默的螺旋”。极端观点不断得到强化,不断变得更强硬、更极端。


如果这时,外界产生了一些针对群体的对立,或者相反的论据,就会激起“群体偏见”。他们不但不会自省,反之,还会出于跟外界“对抗”和“比较”的心态,变得更加团结、封闭、抵触。


这一系列过程,表现在外,就是群体极化。


许多研究发现,互联网和新媒体加剧了这种群体极化。


很简单:传统的模式下,人与人之间要交流、讨论,并不容易,故而极端观点不容易得到认同和拥护。但互联网打通了沟通壁垒。今天,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观点,都可以在网上找到拥趸。故而,群体的诞生,变得再无障碍。


尤其在算法时代,基于特征和标签的分发模式,让每个人困守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中,看到自己愿意看的内容、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内容。


这就导致了,人群被更大程度地隔绝开来。你作为一个个体,只会永远跟相似的个体在一起。


另一方面,基于文字的沟通,取消了大量的神态、语气、肢体语言,相当于减少了75%的信息量。这导致什么呢?大量的误解。


我们更加容易“一言不合”,更加轻易地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愤怒。


加上各种信奉“情绪为王”的自媒体,通过撩拨你的情绪,来获取关注、浏览、流量。而这些流量背后的外部性,引发的争端、误解和对立,又有谁会在乎?


这或许就是这个时代,我们变得更加浮躁,更加充满戾气的原因。


05 


最后,如果我们在短期内,无法改变大脑的行为模式,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应对这种状况呢?


跟大家分享我一直践行的几条原则。


也希望你在未来的一年里,能用它们来规范自己、要求自己。


1)保守原则:“我可能是错的”


我绝少会用“100%”“一定”“必然”的语句,因为我知道,我所有的观点和结论,都不是必定正确的。


它们是怎么来的呢?无非是基于我过去数十年的信念和认知,对外界事物进行加工、处理、解释后,所得到的产物。


换一个人,他的信念和认知不同,加工解释方式不同,得到另一种结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进一步说,有谁能评判一个观点是“绝对正确”的呢?有谁能判别绝对的是非、对错呢?几乎没有。


如同菲茨杰拉德所说:一流的心灵,是能够同时持有两种矛盾的观点,又不影响其行事。


事实可以达成一致,观点不妨追求多元,不要过于追求“说服别人”,因为你自己也不愿意被人说服。


2)冲击原则:和不同的人交流


关于群体极化,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结果。


意见相似的人彼此交流,很可能催生群体极化 —— 那如果是意见不同的人放在一起呢?


研究发现,如果一群人并没有达成一致,有着不同的立场,经过充分的讨论、沟通后,结果往往是相反的:


每个人会更倾向于从双面考虑自己的观点,整体会呈现出更中立、更温和的趋势 —— 这被称为“去极化”(depolarization)


因此,不妨试着打破自己熟悉的圈子,不要只和认同自己、肯定自己的人沟通,多跟不同的人交流,把自己的观点放到一个公共场域中去讨论。


你也许会发现自己的不完善和不全面之处。


3)整合原则:练习“正反合”思维模型


什么是“正反合”?简而言之,就是不断去思考:如果把我的观点推翻,会怎么样?可以构筑出另一个怎样的观点?


然后,想办法把这个新的观点,跟自己的旧观点相结合,找到它们彼此的相容之处,用一个更大的模型、观点,去容纳它们。


比如,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会不断反问自己:我们之所以充满戾气,真的只是因为这些原因吗?如果不是,还可能有哪些原因?我怎样才能把它们全部结合起来?


这是一个螺旋式的过程。旧的“合”,会成为新的“正”,然后,再去寻求它的“反”,不断螺旋上升,直到碰触到自己思维的天花板。


慢慢的,你会体会到思维训练的乐趣。


4)换位原则:转换视点去思考


世界上大多数的问题,其实都是沟通和表达问题。


一个简单的道理:你渴望证明自己的优越感,渴望“胜过”对方,那对方呢?也是一样的。那么,这两种倾向互相碰撞,几乎必然会产生冲突。


所以,在表达观点时,不妨思考:如果换成对方向我表达,怎样说,我会更容易接受?


然后,尝试着用这种模式去表达,去理解对方的情绪、反应和立场。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做法,但它可以有效规避80%以上的沟通问题。


记住:争论永远不是为了输赢,而是为了更加接近真理。


本文来自公众号:L先生说(ID:lxianshengmiao),作者:Lachel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已被收藏在:

热 文 推 荐

已有6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