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4-07-10 18:20
Ilya“再婚”,和“初恋”再造一个OpenAI?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Eric,编辑:Zuri,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OpenAI联合创始人Ilya Sutskever离职,创立新公司Safe Superintelligence。与OpenAI相似,SSI致力于安全、强大的AI系统研究,不受商业化干扰。

• 💡 Ilya Sutskever离开OpenAI,创立Safe Superintelligence,专注于研究安全AI系统

• 🌟 Daniel Gross与Nat Friedman成立AI Grant,投资AI领域重要公司

• 🔬 SSI的业务目标和OpenAI相似,强调不受商业化压力,专注于研究领域

上个月,OpenA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宣布从OpenAI离职。此后,他的去向一直吸引着科技圈的注意。


毕竟,他在AI行业有着非常高的人气。


2015年跟山姆·奥特曼共同创立OpenAI,帮助公司吸引了大量顶尖人才,还成为OpenAI构建大模型的主要倡导者,这一战略对ChatGPT的崛起至关重要。


可以说,Ilya是OpenAI的灵魂人物之一。‍


直到最近,他终于带着自己的新项目重新归来——一家名为Safe Superintelligence的AI初创企业。除了Ilya,SSI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Daniel Gross和Daniel Levy。


Gross是前YC合伙人、前苹果AI负责人,背景经历与奥特曼非常像。


Levy则与Ilya在OpenAI任职的时候就一起训练AI大模型,拥有不小的名气。


这样的团队配置,令外界狠狠期待住了Ilya的新事业。


他能否再造一个OpenAI?


Gross能否顺利接下奥特曼的位置,塑造新的AI神话?‍‍‍


一、Gross:下一个奥特曼?


翻开Gross的成长经历和职业履历,可以说相当亮眼。


1991年,Gross出生于以色列耶路撒冷。值得一提的是,Ilya出生于俄罗斯后也在耶路撒冷长大,直到16岁才随家人移居加拿大,两位大佬的人生有着奇妙的重合。


奥特曼于1985年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他对以色列有着很高评价,称那里拥有很大的“人才密度”,企业家具有“坚持不懈、干劲十足和雄心勃勃”的精神,可以让以色列的AI变得更繁荣。


从Gross此后的人生经历来看,他属于奥特曼所描述的那种企业家,并且跟奥特曼有诸多相似之处。


1. 少年编程天才‍‍


Gross的父亲从事计算机科学,家里必备电脑,因此Gross从小就自学计算机,同时也得到了父亲的指导。10岁的Gross在接触编程后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全是简单的基本操作。虽然认为编程简单,但Gross最大的热情依然是它,因为在程序世界里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同样,奥特曼从小也是技术天才,8岁时就学会了如何编程和拆解Macintosh计算机。


2. 连续创业和YC背景


2010年,Gross顺利通过YC面试。在YC期间,Gross推出搜索引擎Greplin,后来更名为Cue。2013年,Cue被苹果以约4000万美金的价格收购,Gross也加入苹果担任技术总监,负责机器学习与搜索业务,这时Gross才刚满23 岁,可谓少年得志。


奥特曼同样有着创业经历,并且跟YC产生了联系。在斯坦福大学辍学后,奥特曼于2005年开发出应用程序Loopt,他也因此成为了YC第一批入孵学员。


Loopt是YC最早孵化的八家公司之一,最后卖出4300万美元的价格,奥特曼大赚了一笔,此后创立风险基金还投资了YC。


YC创始人Paul Graham尤为欣赏奥特曼,并在2014年选中他担任YC总裁。奥特曼走马上任后,先后启动了创业公司学院、YC 成长计划等业务。


从YC创业到所创公司被苹果收购,Gross也逐渐在投资上有了初步探索。


从2013年开始,他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陆续投资了 Uber、GitHub、Coinbase、Instacart、Opendoor、Airtable等公司,投资理念和手法逐渐趋于成熟。


可以说,从Gross和奥特曼的经历来看,两人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从小就热爱并且擅长技术,此后相继创立公司并且被收购、都与YC有着深厚渊源。


而且,他们还恰好都擅长同一样事情——AI投资。


二、AI投资里的“双雄”


2015年,奥特曼跟Ilya等人共同创立了OpenAI 。2019 年,为了专心发展OpenAI,奥特曼辞去了YC总裁一职。


另一边的Gross,也逐渐对AI产生很大兴趣。2017年,Gross辞去了其他所有职务,以合伙人的身份重返YC。此后,他不仅投资于AI领域,还将AI技术融入了YC的工作流程中,并创建了专门的“YC AI”计划。


2017年,Gross与Github前CEO Nat Friedman成立了风险投资基金AI Grant,参与投资了Character.ai、Perplexity AI、Weights & Biases 等AI领域的重要公司。


如今来看,Gross跟奥特曼在AI投资领域都建立了庞大的版图,都是AI投资领域里响当当的人物,而且投资类别和理念也有相似之处。


1. 投资类别


(1)AI+药物


6月25日,专注于生物学的AI初创公司 EvolutionaryScale 表示已筹集1.42 亿美元的种子资金,由Nat Friedman、Daniel Gross和Lux Capital领投。


EvolutionaryScale主要致力于将AI用于生成新型蛋白质,从而加速药物研发。其发布的ESM3是一种AI模型,能够像编程一样来设计蛋白质结构。


同样,奥特曼也在“AI+药物”上进行了布局。


今年5月,医药健康企业赛诺菲宣布了一项合作,即将与OpenAI和AI药企FormationBio合作推出一款AI驱动的药物开发软件。在这项合作当中,OpenAI提供一流的AI技术,而奥特曼以个人名义领投的Formation Bio更多聚焦在运营与执行环节。


(2)AI+芯片


芯片算力,也是Gross和奥特曼都在布局的投资领域。


去年,Nat与Gross用2512个NVIDIA H100服务器芯片,组成了仙女座算力集群(Andromeda Cluster),并且对他们认为有潜力的AI初创公司开放。


这将形成双赢的局面:Gross能够通过Andromeda的使用权换取AI初创公司的股权,而初创公司将获得大公司才有的算力资源。


这种模式正在被不少风险投资效仿,而Gross也成为2023年AI领域最具影响力的100人。


奥特曼同样在加大布局芯片算力方面的投资。他不仅投资了芯片研发商Rain AI,还在筹划高达7万亿美元的“芯片计划”。


奥特曼希望实现的目标是,能够让芯片算力变得像空气和水一样触手可及。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Gross和奥特曼总是有意无意中产生交集。


比如Gross投资了通用AI公司Keen,而奥特曼此前试图说服Keen的创始人Carmack加入OpenAI。


总体上看,Gross和奥特曼的投资类别大多聚焦在前沿的AI领域和具有颠覆性潜力的项目,他们都倾向于支持那些能够改变市场格局的初创公司,尤其是能够对人类生活产生深远影响的公司。


除了投资类别,在投资理念上,两人也有着高度的相似性——主要是投人。


2. 投资理念


AI Grant在官网上写到“正在寻找能够打造出色产品的技术和务实的创始人”。


如果创始人因打造被别人喜欢使用的东西而感到兴奋,并且了解构建新产品只需要1%的想法和99%的迭代,那么AI Grant希望能够提供支持。


创业者的产品和务实,显然是Gross极为看重的特征。


奥特曼也曾将自己在投资上的成功归因于识人。他表示,在自己整个职业生涯中,取得过最多成功的一种投资方式就是找到非常优秀但尚未被发掘的天才。


由于都是技术天才、有着深厚的创业经历和YC背景,而且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部分业内人士非常看好Gross,认为他能够凭借不输奥特曼的实力,通过Ilya成为下一个科技先驱。


三、SSI,下一个OpenAI?


那么,Gross所参与经营的SSI,究竟是家什么样的公司呢?


根据SSI已经披露的内部信息来看,Ilya似乎是想再造一个“OpenAI”。


首先从业务上看,SSI的目标是在一个纯粹的研究机构内创建一个安全、强大的AI系统,让企业在优先考虑安全性的同时,能够快速推进AI系统。


去年Ilya跟奥特曼在特拉维夫大学的一次对话中,都表示出对人工智能和超级智能的担忧。Ilya表示,人工智能将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技术,可以用来治疗疾病。但随着时间推移,它的能力将不断增强,也可能被用来制造疾病。制造人类无法控制的超级智能,将是一个大错误。


事实上,OpenAI最初的目标也是开发安全、有益的AI,为人类带来长远利益。


另外,SSI特别强调,自己布局AI跟OpenAI、谷歌和微软等科技公司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需要承受商业化压力,而自己不受商业化干扰。


SSI表示,近期公司不打算销售AI产品或服务,不必处理复杂产品,也不必陷入激烈的竞争中,只用专注于搞研究。


要知道,OpenAI最初的目标也是不受商业和竞争压力的影响,就做一个纯粹的研究机构。


从愿景、业务、人员配置上,SSI都跟OpenAI有相似之处。不过,外界对于其发展仍然抱有疑问:


不考虑商业化,靠什么生存?


毕竟,最开始OpenAI也抱有不考虑商业化这一美好理想。然而,随着规模的扩大,OpenAI对资金和算力的需求也逐渐扩大,不考虑商业化是不现实的。这也导致OpenAI 离最初的理想目标越来越远,商业化的味道越来越重。


事实上,许多AI企业都会面临商业化难题,毕竟真正能实现盈利的还是少数。


不过,Gross表示对于SSI来说钱不是问题,口气相当大。但是,他并没有透露投资者的名字和筹集的资金金额。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更加让外界好奇Gross接下来的发展,以及能否成为下一个奥特曼。


四、奥特曼的不可复制性


Gross真的能成为奥特曼吗?目前来看还是比较难的。


相比其他许多科技企业家,奥特曼身上最明显的优势是什么?


不仅仅是技术和投资实力,更重要的是号召力与影响力,这是Gross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做到的。


在OpenAI内部,奥特曼的影响力从一件事就能感受到:在奥特曼被“逼宫”离开OpenAI后,OpenAI几百名员工几乎所有人都签署了一封信,威胁董事会如果奥特曼不能复职,他们将离开公司追随奥特曼加入微软,强大影响力和个人魅力可见一斑。


在OpenAI外部,奥特曼的影响力更是蔓延到全球收获了一大批死忠粉。并且,由于奥特曼与日俱增的影响力,他在全球范围内跟当地的立法者、监管者和投资人谈合作时也变得更容易,从而加速OpenAI的成长。


这种影响力一方面源自奥特曼本身OpenAI创始人的身份,另一方面也源于他本身就是自我宣传的高手。


奥特曼此前写过一篇文章叫《How to be successful》,总结了他眼中获得成功的13个常见特质,其中一个就是:


做一个好销售。


图源:GIGAZINE


奥特曼认为,所有职业的本质都是销售,你必须向客户、潜在职员、媒体、投资者等宣传兜售自己的计划,你要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一定的个人魅力以及强大的执行能力。在各种媒体平台上,能看到奥特曼大量的访谈和演讲。


因此,既有的影响力叠加“销售”能力,决定了奥特曼的不可复制性。


相对来看,Gross的“销售气质”稍微弱一些,他跟Ilya更接近属于偏向技术型的人才。


当然了,Gross也没必要去成为下一个奥特曼。他的技术和投资能力能够成为Ilya的重要补充,去推进SSI的“商业实验”。


科技的进步,从来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开启更深层的创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Eric,编辑:Zuri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