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12-11 17:11
中文学术界知名“奇葩论文”赏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短史记-腾讯新闻(ID:tengxun_lishi),作者:隋风 林九言,Photo by Helloquence on Unsplash


中文二次元弹幕界有诗云: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机制难寻,肠道菌群。


可谓一语道尽了中国当代民科的“基本学术路径”。


比如下面这篇近日火遍中文互联网的论文《通过靶向肠道菌群调控人体的物质需求欲望,有望提高廉政文化建设效率》,就非常“成功”地发现了人类走向贪污腐败、物欲横流的新机制。



论文的第一作者是一位博士生导师、教授,头衔众多。文章摘要如此写道:


“人体共生微生物尤其是肠道菌群基因组DNA系统在人体过度活跃、失控、异常和紊乱,有可能是导致人们贪污腐败甚至物欲横流的生物学诱因和物质基础。”


意即,一个人走向了贪污腐败,原因之一很可能是他体内的肠道菌群出现了问题。据此,论文建议对这些出了问题的肠道菌群“通过科学合理的生物技术进行纠偏和调适”,进而“协助提高廉政文化建设效率,挽救容易被‘物欲’控制的目标人群”。


图:作者博客2019年8月份的一篇文章中所列举的“正在投稿中”的论文


在另一篇论文中,该作者还宣称自己发现了“龙即菌之肠”的秘密,认为“十二生肖中的龙有可能指的是肠道菌群在肠道摄食的隐喻”(载于该作者科学网博客)


如此脑洞大开、石破天惊的研究结论,不得几个诺贝尔奖,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其实,此类奇葩论文,在中文学术界可谓层不不穷,试再举几例:


(一)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


这篇论文的标题叫做《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在2018年的中文互联网上大火了一番。论文第一作者为南开大学教授,第二、第三作者分别为天津外国语大学在读硕士、南开大学在读博士。


论文认为:


“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通过体现出的权力感影响银行内部绩效,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通过他人对其相貌的认知影响银行市场评价。”


尽管有人指出,《经济学人》杂志也刊登过研究基金经理面部宽高比对业绩影响的论文,但“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这一研究,仍遭到了网民的疯狂调侃,比如“南开现在有相面专业了?”,“接下来要不要研究一下医生脸的宽高比对医疗纠纷发生率的影响?”



(二)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2018年还有一篇题为《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识》的论文饱受网友吐槽。该论文刊登在核心期刊《自然辩证法通讯》中,文章主旨是“利用科学视角系统梳理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蟋蟀的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知”。


网友的槽点并不在论文的主旨,而是论文“结语”部分对蟋蟀的一句骨骼清奇的定性:


“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民族昆虫”,而且还是“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这种遣词造句,笔者在其他地方确实从未见过——既然有“民族昆虫”,是不是也应该有“民族哺乳动物”、“民族鸟类”、“民族鱼类”、“民族爬行动物”……呢?



(三)马云的骨髓里有王阳明的DNA


该结论出自浙江社科院某教授的论文《梦中的‘王马’——对古今‘奇人’的对话与互证》(“对”字前疑似少了一个“一”字),刊登于2016年第1期的《贵州大学学报》。


这是一篇近九千字的文章,作者在“梦中”对明代的王阳明和当代的马云进行了一番比较,然后认为:


“在我们的‘梦’中,公元1529年1月9日凌晨,王阳明病逝于江西大余青龙镇赤江村章江上的一条船上,与485年后的2014年9月19日北京时间凌晨,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这看似两件完全不搭界的事,从思想文化史的角度解读,却有其内在关联性。”


这个“内在关联性”是什么呢?就是:


“在马云的骨髓里有王阳明的DNA, 马云的成功,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王阳明基因转换和重组的结果”,“互联网电商‘随时随地’的特性与王阳明所认同的‘随处体认’的宗旨可相互联通”。


这个“研究结论”,马云会不会开心不得而知,王阳明是绝不会开心的。



(四)“外气”可以抑制肿瘤细胞、可以水稻育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文学术界的奇葩论文,集中见于“人体科学”领域。


这些论文多发表于《中国人体科学》《自然杂志》等刊物,以及各类中医药学术期刊(如《上海中医药》杂志)。其研究结论可以总结为一句话:特异功能与气功能做到任何事情,上至灭掉太空里的卫星,中至灭掉大兴安岭火灾,下至灭掉体内的肿瘤细胞。


先来看一组“外气”领域的论文标题:


《气功外气的抗肿瘤作用及增强免疫功能机理的实验研究(一)——气功外气对体内抗肿瘤转移的作用》(《自然杂志》1989年第3期)


《气功外气的抗肿瘤作用及增强免疫功能机理的实验研究(二)——气功外气促诱生抗癌淋巴因子的作用》(《自然杂志》1989年第4期)


《气功外气排胆结石B超动态的初步观察》(《气功杂志》1990年第2期)


《水稻人体外气育种技术研究》(《中国人体科学》1997年第4期)


《气功“外气”作用下癌细胞(BEL—7402,SPC—A1)ATP含量的变化》(《中国人体科学》1999年第2期)


《气功外气对化学振荡的影响及“空间累积效应”的实验研究》(《中国人体科学》1993年第3期)


《气功修炼与人类基因表达》(《中国人体科学》2000年第2期)


“无所不能”四字,正汹涌澎湃地从这些标题里“侧漏”出来。


图: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早年关于气功外气的“研究论文”


在论文《气功修炼与人类基因表达》中,作者搞出了一个“分子气功学”的概念,且认定“外气改变生物分子构象”已经是一个被证实了的“事实”。


在论文《水稻人体外气育种技术研究》中,作者“研究”认为,“外气”不但能作用于人体,同样也能作用在植物身上,向水稻发送“外气”,搞“外气育种”,可以使水稻“产生遗传变异,获得新的生命体”,“具有快速、简易经济、高效的特点,是育种学领域的新创举”。


该论文如此这般横空出世,不知袁隆平们作何感想,水稻们肯定是在瑟瑟发抖。



(五)特异功能不但能找矿,还可以对敌国进行政治暗杀


再来看一组“特异功能”领域的论文标题:


《特异功能在军事上应用》(《国防》1988年第7期)


《“魂”与人体特异功能关系初探》(《成都中医学院学报》1989年第3期)


《意识、物质、量子力学与人体特异功能》(《医学物理》1989年第4期)


《用微观实验手段研究人体特异功能使物体穿过器壁的现象》(《原子能科学技术》1990年第1期))


《略谈“特异功能找矿”》(《地质科技情报》1991年第2期)


《从人体感官的同一性和进化观点看“非眼视觉”的现象》(《中国人体科学》1993年第4期)


《特异功能对微生物细胞发育的影响》(《牡丹江医学院学报》1994年第1期)


今天回过头去细看这些论文的具体内容,很容易将人吓尿。


论文《“魂”与人体特异功能关系初探》的研究结论是,“魂”是真实存在的,就在人的眼睛里,“魂”可以通过眼睛对外发射能量。



《略谈“特异功能找矿”》一文的作者之一孙×,自认具有“脑中成像”的特异功能,可用于矿藏勘探,于1988年被中国地质矿产部免试特招进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质矿产系,后就职于中国地质大学人体科学研究所(北京),从事“用特异功能找矿”(诗人海子迷恋气功也与之有关)。论文声称,他们通过“20多次实验”,已经证实“特异功能找矿”可行,且具有速度快、省人力物力的优点,且预言道:


“在传统的地质工作中配合’特异功能找矿’ , 必将使地质工作出现一个新局面。”


可惜的是,迄今为止,并无任何一座矿藏的发现与特异功能有关。



论文《从人体感官的同一性和进化观点看“非眼视觉”的现象》(1993),从“耳朵认字”入手,得出一种“研究结论”,认为人类在孩童阶段存在着“非眼视觉”,且这种“非眼视觉”有着超人的透视、感知功能。


该论文作者大概不会料到,所谓的“非眼视觉”在20多年后会出现进化版——2019年,北京的某教育机构鼓捣出一种叫做“量子波动速读”的东西,号称学生只需要不停地翻书,不必用眼睛看,一样能看到所有的内容,五分钟可以读完十万字。如此捷径,让众多望子成龙的家长趋之若鹜。



最让人胆战心惊的,莫过于论文《特异功能在军事上应用》。该文宣称,特异功能是重要的国防力量,它至少有三大用处:(1)“利用’千里眼’搜集情报”。(2)“利用思维传感进行通信”。(3)“利用意念制动从事暗杀和破坏活动”。


(六)中医理论可用于诊断航空发动机故障


2000年之后,气功与特异功能臭名远扬,陷入沉寂。中文学术界的奇葩论文,转而集中到了“传统医学”领域。


比如下面这篇2018年爆红网络的论文《基于中医诊治理论的航空发动机故障诊断新技术初探》,实在是可谓“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论文将航空发动机被分为五个系统,对应人体的心肝肾肺脾,将“阴阳五行”理论引入到了发动机故障诊断领域,可谓“完美打通”了中国传统医学与当代航空发动机技术的专业壁垒,“完美继承”了《黄帝内经》的奇葩思维模式:


人有366个关节,对应天一年有366天;人有12个大关节,对应天一年有12个月;人有五脏,对应天有五行;人有四肢,对应天有四季;人眼有开合,对应天有昼夜……被春天的东风吹伤了,那一定是“病在肝”;被夏天的南风吹病了,那一定是“病在心”;被秋天的西风吹病了,那一定是病在肺;被冬天的北风吹病了,那一定是“病在肾”……


连飞机发动机都能治,还有什么是传统医学的“阴阳五行”不能治的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



在奇葩论文的逻辑里,传统医学之所以无所不治,是因为其理论基础“阴阳五行”本就无所不包。


比如,一篇名为《超弦理论和基因组学用于中医阴阳理论新论》(《中医药学刊》2005年第1期)的论文,就“成功”地将传统医学的“经络”、“气”、“藏象”与“超弦理论”、“基因”这些现代物理、生物学名词,全部杂糅在一起,变成了一体,说什么“基因组的功能结构就是藏象经络系统的微观缩影”、“从超弦理论上说,藏象经络系统就是人体结构与功能弦的扩张和演化表现”。


听不懂,对吧?没关系,因为作者自己也不懂。


(七)伟大的量子纠缠,与伟大的“直系亲属针灸互治”


下面这篇《试论“量子纠缠”与针灸》(《中国针灸》2017年第11期),要通俗易懂多了。


论文告诉我们,量子物理学与中医学可以完美接榫,“量子物理学不断发展的研究成果,与中医学的整体观是相符的”,将量子物理学应用在医学上,可以实现“直系亲属针灸互治”:


“例如婴幼儿由于针灸依从性差,可以选择对其父母进行针灸治疗;惧怕针灸的患者,可以选择其直系亲属代替接受针灸治疗。由于量子纠缠不受空间限制,因而可能为异地亲属互治提供选择,甚至令太空中的宇航员接受地球上的针灸治疗成为可能。”



简单来说就是:孩子生病了,可以拿针扎他爸爸;父母生病了,可以拿针扎他儿子;儿子在外地生病了(哪怕他跑去了太空),也可以在本地找医生扎他父母。扎个不停,必有回响;随病随扎,一扎就好。


强烈建议论文作者亲身实践,做一个好父亲、好儿子,将该理论应用终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短史记-腾讯新闻(ID:tengxun_lishi),作者:隋风 林九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