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12-31 09:00
那些进了奥森的人,其实都在用力演自己的“戏”

北京中轴线往北延伸,与五环接驳处,奥森俨然一个庞然大物。这个在2008年伴随北京奥运而正式开放的公园,其诞生时刻,社交媒体正蓄势待发。相对于北京已有的园林景观,它的意义,就在于这里所有故事都是新的,没有旧的。谷雨年终策划《2019人生大转场》之《五环青年》,以下是奥森的故事。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ID:guyulab),作者:谢匡时,头图由作者提供。


尽管奥森包容各类游客,但这个森林公园的意义和价值,多少是由年轻人建构的。


提起它,你能想到的是跑者、芦苇荡、团建、写真、森系、治愈……年轻人如公园里样态丰富的植物群落,一簇一簇,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彼此观看,也观看自己。这仿佛应和着互联网的空间,异质元素被包容,年轻人来这里,是为了追求自由。


对抗和超越自己



严越对奥森突然产生了狂热的追求,2014年,5点起床,7点奥森打卡成为他3月到9月的生活常态。这段时间,他不断安利身边的朋友,导致有人也禁不起诱惑。


跑步,成为城市年轻人热衷的运动。在奥森跑步,还多了一点仪式感。最为瞩目的是各式各样的跑者,装备行头之齐全与多样,让这里仿佛一个秀场——一整套完整的打卡行为包括:发动、晒出地点、晒出成绩、晒出照片。


尽管无论是家还是单位,离奥森都不近,当年他说“别说远,真心值当”,但这几年,奥森似乎离他越来越远,“就是没有了心情”,他的朋友圈也不再有那么多抒情,剩下的,都是有关工作的“干货”。


“从一个月跑一次,到一个季度跑一次,从大圈儿,到小圈儿”,这大概是跑步计划最常见的缩水形式。但奥森的跑步经历有过一次就足以供人回忆,难怪有人会将之列入离开北京之前的愿望清单。



崔浩杰,27岁,制造业从业者。


我加入一个奥森公园的跑团,有一次早上大家说要跑玫瑰图,我就一起去跑了,全程应该是13.14km,我的表没掐好,跑成了13.15km。第一次跑这个玫瑰图的时候,我还是单身,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原本我想在圣诞节那天再跑一次玫瑰图送给她,结果这个“二手玫瑰”计划最终没有得以实施。



Sophia,32岁,编辑。


我不是经常去跑,每次跑也都是晚上一个人。奥森很神奇,我本来是个连大学800m测验都勉强跑完的人,在朝阳公园或者跑步机上跑步,5km都很难坚持下来,后来在奥森,我完成了人生第一次5km和10km。



青圆,30岁,金融从业者。


我2017年1月7日开始健身,当时身体很不好,也不喜欢运动,一百五十多斤,脸上皮肤干燥还容易有皱纹,情绪也不太稳定。当我还是个胖子的时候感觉跑道特别长,南园一圈太难了,现在跑起来跟玩儿一样,5km我28分钟就跑完了,也就是刷几条视频的时间。奥森公园见证了我蜕变到“女神”的过程。现在我跑步经常会被路人拍照和录像,应该都是因为我身材的缘故吧。我对奥森很有感情,在奥森跑步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是冬天北京空气不好,憋死了。



晓雪,31岁,设计师。


我从2015年就爱上了跑步并坚持到现在,是一个欢乐的怎么跑都不瘦的胖子。最近一次跑步是12月15日,早上到奥森刷了11km,零下7摄氏度的天气,从天黑跑到天亮,只是为了单纯地享受这种奔跑带来的轻松愉悦感,可以和时光独处并放飞自我的感觉真的很棒。奥森跑到5.5km处有一句话一直吸引着我“我们无法超越时间,一定可以超越昨天的自己”。


不管怎样,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下谈论跑步,永远是一个健康和积极的话题。


通过奥森跑步,从150斤成功瘦身的青圆说:“跑步时我是在和自己对抗。跑步很枯燥,我把它当作放松和思考,还有就是突破自己。我不会一直满足于一个速度的,也不会满足一个跑道。”


扮演另一个“我”



奥森不是只有跑者。跑道之外的草地上,是心怀各种愿望的人。


凉奈,00后,家住房山,距离奥森公园五六十公里的路程,坐地铁通勤要花两个小时,票价7元。但对她来说,时间和距离都不是问题。


“这里夏天的波斯菊和向日葵花海,秋天的银杏林和芦苇荡,都是很好的取景点。”凉奈说,何况这么美的景色还免费。


目前凉奈在一家公司实习,coser属于她业余时间的兼职。正式拍摄前,凉奈会和小伙伴过来踩点,商量之后确定拍摄的角色,并且挑选最适合这个季节场景的服装、假发、道具。


奥森已经成为coser们最喜爱的取景地之一,在coser圈里获得了和在跑者中相同的地位。


cosplay拍摄中的凉奈。凉奈扮演的主要是日本游戏《Fate/Grand Order》中的角色,例如尼禄、黑贞、玉藻前等。


凉奈会选择较为空旷的地点,尽量在人少的时间点来。一方面这是拍摄场景的需求——拍摄时她不想带游客入画,一方面也想减少围观。但很多时候,路过的人还是会被她们的拍摄吸引,会走过来看一下,或者拿起手机拍几张。真遇到这种事儿,凉奈也能泰然处之。


她觉得大家的好奇很正常,自己也并不会介意被人拍几张,“关键是奥森太大了,每个人拥有的空间感非常充足,不会有被干扰的感觉。”


和凉奈的“空间穿越”不同,另一位coser彧犬,在这里完成了她的“时间穿越”,这里的秋日野趣更贴近她对魏晋的想象。


彧犬是古典舞专业的学生,她说自己会细细感受公园中植被、树木的细节。她喜欢这里的松树,觉得它们和她穿着的化云归汉服一样,有着刚毅正直的气质,“可惜每颗松树底部都被刷成了白色,有点煞风景。”


看到满地金黄的落叶,彧犬觉得很美,就像古人写下“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她也会为落叶感到落寞。


彧犬穿着汉服在奥森公园拍摄。她说:“这里好就好在都是原生态的景色,看不到城市化的东西。” 


在凉奈眼里,大家在奥森公园干得最多的事儿不是跑步,而是拍照——每个人一进园都会拿着手机拍个不停,这些各式各样的照片流传到朋友圈里。就拿那个“著名”的景点芦苇荡来说,不仅coser们钟爱在这里取景,写真美照也都发生于此。不过,一个亲自来这里一试的游客发出感慨:“很难拍,是活在ps里的景色啊。”








治疗自然缺乏症



11月,奥森公园的银杏叶一片金黄。这个时候的奥森公园,大人带着孩子们玩耍嬉戏的画面比落叶还要密集。


关于都市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其实早有人给了一个“自然缺失症”的诊断,特指的是那些一出生就活在钢筋水泥格子里的现代人,他们已经很难和大自然建立起深刻联系。这也是城市公园的功能之一,提供自然缺失症的诊治。抛弃一切电子设备,与娃同乐,是森林公园为都市人提供的一个难得的线下场景。


李意在女儿出生之后,特地选择居住在奥森附近,她说“这个地方适合溜各种岁数的娃”,“大一点的孩子可以尽情奔跑消耗精力,小一点的孩子可以多接触接触花花草草”。


事实上,身为自由职业者,她自己原本是个宅人,能一连几天待在家里不出来。“现在也说不清是溜谁了,等于我也在奥森顺带溜了一下自己。”


一位互联网公司的经理与家人朋友一起来到奥森庆生。很多家庭会穿越北京城,带着孩子来奥森公园过周末。


李意女儿的幼儿园每年都会在奥森组织拓展,也有很多教育机构会在奥森举办自然课堂。她陪着女儿参加过这种课程,孩子们被教会用简单的方法净化湖中的水,测量水的酸碱值,并且认识各种花草树木。


“你要是在这里持续探索的话,会有好多神奇的发现。”李意说。一个雨后的傍晚,她们曾在一条路上偶遇一个采蘑菇的中年人,对方采到了满满一桶白色蘑菇。她这才意识到,一个懂得生物知识的人可能在奥森收获到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当时就觉得‘哇,这里真的是森林啊’!”



倒空焦虑和压力


对很多人来说,奥森是他们忙碌的工作和都市生活中的一个紧急出口。“我精疲力尽,在办公室写了两天ppt,熬过下午四点就去奥森。”“好想去奥森!”


28岁的张孟业是程序员,家住天通苑,坐地铁到奥森公园只需要半个小时。身为996加班人群中的一员,张孟业总会在周末抽点时间过来,一个人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散步,在奥森漫无目的游逛,是他一周中最放松愉悦的时刻。


奥森公园几乎是大部分公司HR和各种户外活动兴趣团队所能找到的离市区最近、成本最低的地方。在每个周末,奥森都有穿着各式服装的团队在搞团建或野外活动训练,这种类型的加班,似乎也只好快乐地接受。




29岁的张春天在北京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工作,公司是初创企业,压力巨大,一个人当两三个人用。她在公司工作了三年,从来没朝九晚五过。


公司在房山,她家住海淀,每天加完班再通勤一个半小时,到家里基本上是22点以后了。张春天把自己的工作总结为压力大,强度高,存在感低。但她停不下来,因为身边比自己努力的人太多了。她的老板今年50岁,早上来的比员工还早,好像24小时都在工作状态里。“看看别人,再想想自己,就更焦虑了。”


互联网金融公司是服务性质的企业,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举办活动,张春天是活动的组织者,2019年,公司为了增进客户粘性,组织了好几次横穿奥森的健步活动。对张春天来说,客户活动选择在奥森,虽然要加班,倒也满足了她一直想来奥森的愿望。和参与者一起快走,在这个过程中什么都不想,“被动运动”出上一身汗,也是难得的放松。


甜甜在奥森公园扎帐篷。她来自江南水乡,2014年来到北京读书。在她的家乡,推门可见山水,俯仰皆是绿色。


30岁的象罔是一名图书编辑,住在北五环的公寓里,旁边就是奥森。上班、加班、挤地铁,这是他惯常的生活。结婚一周年的时候,他和妻子来到奥森,一处有围栏的湖边,一棵好看的树旁,拍下了特别的纪念照。象罔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也许,可以每年都来这棵树下拍一张结婚纪念照,记录和妻子一起慢慢变老的过程和岁月。



图丨京秀


每天至少花20分钟散步,或坐在一个与大自然接触的地方,会大大降低人体内的压力荷尔蒙水平——这粒“天然药丸”是城市人努力抗压最有效的剂量。无需科学家的背书,背负压力的年轻人们早就发现了这一秘诀。


生活工作都有既定轨道,偶尔漫无目的地在花草树木间闲逛,已经成为他们人生中一次次短暂而又成功的逃离。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ID:guyulab),作者:谢匡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