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1-31 13:14
这部台湾纪录片重现了抗病毒保卫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导筒directube(ID:directube2016),作者:导筒directube,题图来自:《和平风暴》截图

 

2003年4月9日,台北市和平医院收治一名已感染SARS的曹姓妇人。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认定,曹姓妇人没有接触史,因此在第一时间未被列入SARS病例,没有实施隔离。4月10日院内另一名刘姓洗衣工,出现高烧不退等症状,也没有被判定是感染SARS。院内开始交叉感染,护理长陈静秋等许多护理师也陆续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疫情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总计有150人在和平医院感染SARS,当中有35人不幸病逝。全台湾SARS疫情确诊感染病例为346人,73人因此死亡。


台湾公共电视台先后拍摄多部纪录片,捕捉疫情最为集中的和平医院的相关人物心声及事后相关惩处与法律审判历程,其中《和平风暴》(2003)与《穿越和平》(2006)两部最为重要,在今年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并逐渐蔓延到全球后,公共电视台也将这两部作品发布到在线视频网站,供公众反思与警戒。


《和平风暴》(2003)


2003年4月24日台北市政府成立SARS紧急应变中心,由副市长欧晋德担任召集人与行政院共同宣布和平医院封院14天,在院外拉出封锁线,进行消毒并暂停急诊、停收住院病人。同时要求全900多位医护人员立即返院隔离,家属居家隔离,200多位住院病患集中治疗,创下台湾医院“封院”首例。


《和平风暴》(2003)


4月25日,和平医院部分医护人员因不满与疑似感染者同院隔离,企图冲出封锁线抗议。时任台北市长马英九强调防疫如作战,医护人员如“敌前抗命”将依法究责。


《和平风暴》(2003)


5月8日,和平医院最后一名病患移出,最后一批医护人员撤离,全院净空,由国防部化学兵进行彻底消毒。和平医院疫情危机处理第一阶段暂告一段落。


当时和平医院无预警封院,医护人员不知所措,混乱失序一幕幕上演,被称为“最失败的防疫作为”。当时协助封院的防疫专家何美乡在节目中坦承,当年许多进入和平医院的专家,其实只踏进没出事的A栋,却不敢进入发生感染的重灾区──B栋大楼。


《和平风暴》(2003)


纪录片《和平风暴》采访了多位当时在院内被隔离的医护人员,对于被强制隔离在疫情不可控的大楼内,他们都表示不能接受,尤其是在台北市政府宣布接管和平医院后,并未出现委派到医院进行指挥的专门人员,而是继续由医院院长下达命令。


1170人被囚禁在院内,床铺根本不够,很多人睡在地上,医院领导则忙着开会,没有人向医生和病患提供必要的防疫资讯。


《和平风暴》(2003)


医护人员最需要先保障自己的安全,但医院从上到下,对感染源一无所知,许多护士则还要照顾家人,涉及到生命安全,很快便爆发了抗议事件。市长马英九的“敌前抗命”说也让医生护士认为十分荒谬。


《和平风暴》(2003)



据和平医院的护士回忆,SARS患者在一开始只是呈现发烧症状,吃退烧药也能退烧,但接着就会出现严重的呕吐、腹泻和瘫痪,且肺部炎症蔓延速度极其之快。


《和平风暴》(2003)


当时院内采购了1000多万的物资,但在A、B两栋大楼却出现了物资分配严重不均的情况,但院长及领导层对此类细节都表现出“爱莫能助”的长官态度,令医护人员心寒。最终,2003年5月和平医院院长吴康文遭免职,台北市卫生局长邱淑媞因舆论压力请辞。


和平医院院内的发病起初没有呈现出关联性,最先封锁了急诊室,但却在其他楼层陆续出现病患。最先到和平医院就医的曹女士只在院内停留了40分钟,却引发了不可想像的蝴蝶效应。


洗衣工刘先生首先发烧,并很快进入了急诊,双侧肺部都已经感染,和刘先生处于同一病房的三位病人陆续在他之前就去世,刘先生最终也没能存活,很快在和平医院八楼就有一半的护士被感染。


《和平风暴》(2003)


由于台湾医院的医护人员普遍数量有限,通常家人患病,都需要家属入院陪同看护,也因此在和平医院还出现相当一批家属被感染的情况。而和平医院为了冲业绩,还存在前一批患者没有完全治愈就安排出院,间接导致疫情的扩散。


《和平风暴》(2003)


平时两个护士可以照顾十个普通病患,但SARS患者每人就需要两个护士照料,和平医院内人手严重不足,也导致装备不够的情况很快发生。


《和平风暴》(2003)


在这样的高压处境内,和平医院出现了一例病患在浴室内自杀的事件,此后很多医护人员也开始躲藏起来。之后院内开始进行隔层隔栋管控,实现了疫情的遏制,病患也被逐批运走。不幸的是,院内的医护人员仍出现了被感染发病的情况,护理长陈静秋在五月一日最先去世。


《和平风暴》(2003)


和平医院最终有150人感染发病,员工46人,员工亲属7人,病患59人,病患家属30人,其他身份8人,共35人死亡(员工9人,员工亲属1人,病患17人,病患家属6人,上吊自杀1人)


台北市从2003年3月14日发现第一个SARS病例,到2003年7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台湾从SARS感染区除名,近4个月期间,共有664个病例(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9月重新筛选出346个实际病例),其中73人死亡,行政院卫生署在疫情流行期间宣布将SARS列入为第四类法定传染病,和平医院几乎占到了一半的死亡人数。



和平医院因SARS院内感染而遭到封院,其原因是在于SARS病例判断困难、防护措施未能严格落实执行及医院在发现疑似病例时未隔离。疫情结束后也有专家指责相关部门对抗SARS的策略是典型的错误示范,如鼓吹民众戴口罩会造成口罩缺货,让真正需要口罩的医护人员没有口罩可以使用;另一个错误示范是过早要求把SARS订为法定传染病,对防疫反而有害无益,因为原先的防疫手段只要确实执行已足以阻止SARS,订为法定传染病后医疗系统会为了避免犯法,通报过多疑似SARS病患,反而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及恐慌。


2006年的纪录片《穿越和平》可以视为对《和平风暴》的补充,影片以实际访问SARS记忆事件簿的主角——被称为“落跑医师”的周经凯,和平医院的洗衣工等,还原事件的原委,并了解事件后对受害者后续的影响。最后,周医师被市政府记两大过解职。周医师不服,三年多来不断诉诸司法,向法院提出诉讼。


《穿越和平》(2006)


《穿越和平》的导演朱贤哲曾说:“我们不断地修正对于过往历史的看法。不过,我们却一直保持一种想法:历史可以包容、原谅,但是不该遗忘。否则,我们对历史何以自处?”


和平医院SARS死亡率成为世界最高之单一地点死亡率。惨痛的历史在今日似乎还以某种形式被重现,希望在今年的肺炎疫情当中,可以藉由和平医院事件吸取教训,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失误和疏忽,先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再尝试救治病患。


加油,武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导筒directube(ID:directube2016),作者:导筒directube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