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3-09 11:25
为什么日本人不怕机器人?

本文来自爱范儿,作者:吴志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是机器人 Erica。


它能和你自然地调侃她最喜欢的动物、电影、书籍,慰藉你的无聊时刻:



这是机器人达芬奇。


它基于真实历史人物改造,能作为历史老师,向学生们传授那些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这是机器人 affetto。


它脸上遍布着敏感的传感器,能微笑、冷漠、皱眉、惊恐,栩栩如生地表达着真人般的快乐和痛苦:



这些看起来智能却又有点毛骨悚然的机器人,都是日本的。


这个不断制造着创意和脑洞的国家,在机器人行业也一直走在先锋。当全世界都因新兴技术不时陷入“机器人毁灭人类”的恐慌时,日本人淡然一笑——


我们早就和机器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日裔科学家 Le Trung 花费 1.4 万英镑打造的性爱机器人,会记账、打扫房间、做数学题、讲日语和英文,还会攻击色狼……


为什么日本人不怕机器人?


“机器人”一词,最早来自 1920 年捷克作家 KarelČapek 一本书中,提到的名为 Robot 的机器人。

故事里, 这些机器人起初很乐意为人类主人服务,但最终却获得了灵魂,并摧毁了人类。


书中出现的机器人。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样的情节在西方更不少见:一个百般顺从的可爱机器人,随时都能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革命。


从《太空漫游》《银翼杀手》《科学怪人》,到杀人机器人中的“老大”《终结者》,不难看出人们内心潜藏的恐惧。我们可以轻易向 Siri 或 Alexa 提问,却始终对机器人保有谨慎和怀疑。


而在日本,机器人是一种关于爱的存在。


日本的相扑机器人


他们从古至今,从工作到生活,从家里到户外,到处可见人与机器人友好相处的画面。


机器人的存在,反而减轻了他们对死亡的恐惧。它们成为了人类身边自然而然的事物,无处不在的帮手。


Ri-Man 的护理机器人. 图片来自:Getty Image


这与日本一直以来的文化根源有深深联系。


“机关人偶”可以说是日本机器人的起点。200 年前的日本人,利用发条、齿轮等机械装置,让人偶端茶、表演, 是很日常的娱乐活动。


这也为人们与机器人相处时的友好、亲近开了个好头。


田中重久当年设计的机关玩偶“射箭童子” 图片来自: KOTAKU


随着一代代日本人看着《哆啦 A 梦》《铁臂阿童木》《机动战士高达》《新世纪福音战士》这些动画片长大,机器人也成了日本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他们甚至期待着,超级英雄般的机器人,能快点真正来到现实世界。


阿童木的创造者手冢治虫说道,在当时的环境下,他设计了为和平而战的阿童木,就是为了描绘出乐观的技术图景:


机器人作为救世主的友好角色,能给在 1950 年代遭受战争破坏之苦的日本社会带来希望。



另外,加上日本本土的官方国教神道教和佛教的影响,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性,一草一木一石一屋,甚至是透明的空间,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体,不存在何者更为优越。


这些宗教背景,让日本无形保留了许多旧时的仪式和情感。


京都高台寺的机器人观音 Mindar,高 195 厘米,重约 60 公斤,可以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图片来自 Getty Images

 

它体现出了日本人对无生命物体同样的尊重。机器人和其它生灵无本质区别,人类也并不是特殊的存在,更不会担当上帝的角色。


手冢治虫也说道:


不同于西方人,我们对机器人没有任何的质疑态度,没有把它们视作“假人”。所以在这里你看不到有人抵制机器人,相反大家都能平静接受它们。


日本由机器人经营的酒店 Henn-na Hotel


日本人更害怕失去机器人


东京的银翼养老院里,一个名为 Pepper 的人形机器人,正跟二十多名老人玩猜字游戏。


老人们很投入。他们笑着、大声地喊出一个个文字。其中很多人都是痴呆症患者。


Pepper 带着老人们玩游戏  图片来自:Bryan Lufkin


类似 Pepper 的机器人还有 Paro、 Telenoid,他们可能看起来有点惊悚,但事实上很受疗养院里的老人们喜欢。


日本老龄化已经越来越严重了,速度比其他国家都快,更多这样的机器人,都在政府的督促下开发出来。


Telenoid 机器人. 图片来自:Bryan Lufkin


这是日本社会面临的双重困境之一。另一个,就是劳动力短缺


缺人怎么办?日本没打算通过宽松的移民政策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想要用机器人来弥补人力的缺陷。


除了填补零售或食品服务业中的低薪工作,随着退休金领取者的增多、工人的减少,护理人员和清洁工的需求正在上升,另一个急需机器人的领域就是家政服务。


 ROBEAR 机器熊,不仅可以抱起病人,还可以为病人的站立行走提供支撑


日本预计,仅在医疗保健方面,到 2025 年将短缺 380000 名工人。


Mira Robotics 创建了一个管家机器人,它可以执行简单的任务,比如帮你洗碗、吸尘、折叠衣服,对我们来说做这些很简单,但对机器人来说却已经是很大的挑战。


这些家用机器人很被看好,日本机器人工业协会预测,2025 年与日常生活相关的机器人全球市场规模可达 730 亿美元。


日本 QBIT Robotics 公司的酒保机器人可以 40 秒内倒入啤酒,一分钟内混合鸡尾酒,它还有四个摄像头可观察客户,内置的 AI 能分析人类表情


不可忽视的,还有日本的工业机器人,如今它们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五成(52%)


60 年代日本经济复兴时,日本就通过自动化技术来制造出大量的工业机器人,试图成为在二战后成为工业机器人的出口国,以此来重建经济。


到现在,为响应政府号召,日本科技巨头包括松下、东芝和夏普都在开发自己的机器人技术。


灾区抢救机器人 HRP-2


这些公司研究的机器人包括机器人外套、手语人形机器人、能说多语言的清洁机器人等等。


去年,在日本教育部投资 2.5 亿日元(合 230 万美元)之后,日本开始在全日本的 500 个教室推出机器人来帮助教授英语。


最新的机器人技术,将能帮助医生跟踪痴呆症患者进展,监测人们的生命体征、保健变化,让机器人在你生活上带来更多随身的关爱。


日本东京理工大学的科学家设计出一种用于机器人手术的人体工学控制器


不过也不要抱太丰富的期待,机器人技术开发商川崎重工全球战略副总监 Toshiya Okuma 表示:“机器人可以执行简单的任务,但目前还不能执行需要判断或评估情况变化能力的任务。”


折纸机器人 Lazurite Fly


对日本来说,工业机器人为它们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人行机器人则满足了普通大众的需求。

随着 2020 年东京奥运会的到来,日本会展示更多机器人的最新技术。


世界对于机器人的焦点,将再次聚集在日本身上。


丰田公司为东京 2020 年夏季奥运会推出的机器人吉祥物.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温柔地拥抱机器人的未来


机器人的革命确实越来越近了。


但它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凶神恶煞。


图片来自:丰桥工业大学/Vice


在全球老龄化危机、自动化技术不断升级的情况下,日本与机器人的友好相处,可能会是更多国家的未来。


而且,事实上日本企业在 AI 应用上还存在一定的短板,这也让其它国家有了赶超的机会


全球技术市场咨询公司 ABI Research 的高级机器人分析师 Rian Whitton 指出,中国和美国在家庭护理机器人等领域正在迅速赶上日本。


Fanuc Corp 的工业举重机器人


去年国际机器人联合会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世界上拥有最多工业机器人(如制造组装电子产品和车辆领域)的国家,是韩国,而不是日本。德国紧随其后。


最终,日本将从过去的全球顶级机器人技术供应商,发展成为与德国、韩国、新加坡和台湾并驾齐驱的、相对强大的参与者。


像日本一样,韩国社会也在迅速老龄化,这意味着同样的情况正发生到越来越多国家之中。


机器人正成为应对人口变化的不可或缺的产品。


图片来自:机器狗 Tombot


日本和其它国家的年轻一代,都将在有机器人的环境下更轻松地成长。


石黑宏相信,它们将像十年前智能手机一样融入我们的生活。


日本新一代机器人科学家之一高桥智孝,他做出了世界上第一个被发送到太空陪伴宇航员的机器人 Kirobo,他希望未来做出人形机器人手机


而无论机器人有没有“人性”,这件事情我们都要更加认真地对待。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研究员 Kate Darling 在一篇关于赋予机器人合法权利的论文中指出:


大量证据表明,人类对社会机器人,甚至是没有知觉的机器人,都怀有同情和情感反应。我们应该思考虐待机器人对施虐的人类有什么样的影响。


研究人员发现,人们看这两张图片,同样会对刀切割机器人的手表现出共情神经反应


它们应该被视为一种集成的“扩展智能”,而不是威胁人类的人工智能。


在机器智能的发展和进化下,机器人也会更好得进行编程和被管理。


“人性”被高估了一点。我们不仅要以人为本,还必须培养对一切事物的尊重,以及培养与一切事物进行情感和精神上的交流的能力。


日本机器人专家石黑浩制作的美女机器人,Geminoid F 在《再见》中担任女主角


索尼的机器人 Aibo 一直都很受欢迎。


这台机器人并没有多少强大的功能、做多少智能的事情,它就是能和人类“主人”简单地互动,并作出小狗般叫声的回应。


一位买了 Aibo 的牙医老板把机器人命名为 Cinq,这个名字原本属于和她生活十二年,却因为癌症而过世了的狗。


现在,每天晚上 8 点回家后,56 岁的牙医老板和丈夫都能看到机器狗 Cinq,它就在那里陪着他们吃饭、说笑、看电视。她说道:


我再也承受不了失去一只狗的伤心了。


图片来自:BuzzFeed


牙医老板知道,机器狗 Cinq 不是去世的 Cinq。


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曾和牙医老板度过一生的 Cinq,还是再拥有“Cinq”的牙医老板,都有过或正过着幸福的生活。


本文来自爱范儿,作者:吴志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