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6-09 14:35
中国现在劳动力不是过剩,而是短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腾讯新闻(ID:AtomThinkTank),作者:苏剑,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编者按


人口一直是国家发展中的基础性、结构性要素之一。也因此,围绕人口问题的讨论,在中国一直持续不断。“原子智库”5月15日分享《梁建章:鼓励生育,“后浪”才能后劲十足》的观点后,很快就收到观点针锋相对的商榷文章《李铁:当前政策应该注重人口质量和结构,而不是鼓励生育》


本期“原子智库”继续这一议题的讨论,分享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苏剑教授的观点。苏剑介绍,中国当前已经形成了“421”的人口格局:每一代比上一代人口少一半。并且,从2012年开始,中国每年劳动力减少两三百万,中国现在劳动力不是过剩,而是短缺。


因此,苏剑认为,在中国离开人口数量谈质量,没有意义;人口质量的调整代替不了数量的扩张——人口数量的改善至少跟质量的提高同等重要,而且是质量提高的前提;应该放开生育政策,并提供相应保障、鼓励生育。并且,即便放开生育,人口也不会大幅增加。


至于有些人担心放开生育会增加粮食、教育、医疗等资源的压力,苏剑认为,这主要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供给结构问题——或者说是市场准入问题。他强调,人首先是资源,不是负担,不能现在还秉承二三十年前的人口立场。


以下为正文:


离开人口数量谈质量,没有意义


《原子智库》:您一直持鼓励生育的观点,但也有很多专家提出,当前的政策重点应该是:提高人口质量和改善人口结构而并非靠多生来解决问题。您怎么看?


苏剑:这实际上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提高人口质量,另一个是改善人口结构。


先谈提高人口质量:离开人口数量谈质量,没有意义——首先得有人,然后才有人口质量如果想用提高人口质量来置换人口数量,或者说就认为人口数量不重要,是一个误区。要保证人口一定的质量,首先得有数量。


中国现在问题就在于,“421”的人口格局已经形成:每一代比上一代人口少一半。在这种情况下,别说长远发展,光养老接下来都是个大问题——社会保障体系接下来压力会很大。


比如,一个家庭有十个孩子,虽然都是高中毕业,文化程度比较低,但都身体健康;另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博士学位。你觉得哪个家庭可能会更安全一些?从经济安全、人生养老等各方面来看,其实都是孩子多的(家庭)要更好一些。当然,人口多、基数越多,就意味着出现优秀人才的人数也就越多。


从更短期来看,随着人口和劳动力的减少以及老龄化,中国的经济增速将会逐步下滑。从2012年到现在,每年劳动力减少两三百万,经济增速已经从10%左右下滑到6%左右了。如果接下来人口数量、劳动力继续这样下滑,那会是什么局面? 


好多人都觉得,人口少了、劳动力少了,可能国民经济会发展的更好。通过这么多年的经济实践来看,这其实是个完全错误的观点。也就是说,人口质量的调整代替不了数量的扩张。道理很简单,一个孙悟空本事再大,要同时应对多个问题的话,他也只有一个人。


中国经济发展规模越来越大,跟其他国家一样,中国接下来可能要开发更多的领域——比如太空、南极,比如要治理沙漠、开发海洋等。这就意味着,中国接下来面临的活动疆域将会逐步扩大,而且不仅是物理上的活动疆域,可能还包括虚拟空间,这就导致劳动力需求将会大幅度增加。所以,人口数量的改善至少跟质量的提高同等重要,而且是质量提高的前提。


再看改善人口结构。要改善人口结构,如果不鼓励生育,怎么改善人口结构?当然,可以通过吸引外来移民来解决,但对中国13亿人口的大国来说,移民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要想改善人口结构,就必须鼓励生育。


《原子智库》:现在有很多人、包括部分专家,会给一个比较简单、笼统的结论,认为现在中国的人太多或者是太少,应该多生或者是资源已经负担不了等等。您有没有核算过未来人口的总数和年龄结构分布呢? 


苏剑:我本人没有研究人口问题,而是研究人口和经济之间的关系。对人口问题,我主要用的是易富贤的研究成果。


中国在哪个时期社会赡养老人比例提高?可以这样算账:接下来1962年以后出生的人口将会逐步进入退休年龄(中国1962年以后进入生育高峰),也就是2022年以后,这些人会逐步进入退休年龄。因为1962年之后的生育高峰持续了十几年时间,如果按照15年算,那就是1962年的人到75岁的时候,生育高峰期间出生的人退休了一大部分了。而这时候新进入工作年龄的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一代以及此后的一代,人口结构将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2022年加上15年,大概就是2037年或者2040年左右,可能是中国养老压力最大的时期。


《原子智库》:您觉得2037年是中国社会赡养比压力最大的一个时间?


苏剑:对,2037年到2040年。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事,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因为人口结构是一个缓慢变化的过程。在那几年,可能会到达一个比较高的点,但并不是说此前、此后几年就奇低。虽然说从2022年开始劳动力将急剧减少,但人口结构最不好的年份,当然肯定不是2022年,还要往后推上十几年。


人首先是资源,不是负担


《原子智库》:当前城市居民的生育意愿是比较低的,但如果人口政策全面放开,会不会造成农村居民的生育率大幅度提高?现在城市和农村之间资源分配不均等,如果农村居民的生育率突然提高,会不会由于资源分配不均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苏剑:即便生育政策全面放开,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现在农村还剩多少人了?在农村还能看到40岁以下的青壮年人吗?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基本上都已经出来了。现在还在农村待着的,基本都是50岁以上的人了。


中国的城镇化现在已经到这个程度了,真正放开生育政策的话,农民工在城市,并且已经适应了城市文化,你真的以为他们会愿意多生孩子吗?不是那么回事。现在,就算是在农村,一对父母一般情况下生两个孩子、最多三个,也就不愿意多生了。


农民现在算账也算的很精了:生一个孩子、尤其是男孩,得把他教育成人,可能还得给他在城里买房子、娶媳妇。这样下来,资源全部花在儿子身上了,这一辈子自己享受生活的时间或者能够享受的资源,还有多少? 


《原子智库》:如果进一步开放生育政策,有人会担心目前的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可能没办法负担,而且会加剧粮食或能源等资源不足的情况。现在很明显感受,去医院看病挂不上号,中小学入学也会争抢资源。您觉得如果进一步开放生育政策,会不会加剧这些问题?


苏剑:粮食、能源、教育、医疗资源这些问题,主要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供给结构问题,或者说是市场准入问题。


比如教育,现在幼儿或其他技术教育、高等教育,供给都偏紧,只要放松一点管制,让民营资本可以进入这些行业,就不会紧缺了。


人是劳动力,同时也是市场需求,只要有市场需求,只要体制机制合理,经济就能够提供出相应的服务。即使政府提供不了,也有市场可以提供——只要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这个市场。当然,政府可以监管。如果说质量不行,让人家改;如果哪个地方有缺陷,他改善,不就完了吗? 


医疗也一样,不是因为人多,而是供给有问题。


粮食在中国也不是问题。中国现在有18亿亩耕地,1亩地现在年单产1000斤,那么就是18亿斤粮食。按照13亿口计算,大概平均一个人1500斤粮食应该是有保障的。也就是说,按目前中国18亿亩耕地的红线,按现在的粮食产量,再有五六亿人,中国都养活得了。当然,中国有18亿亩耕地,利用率其实没有那么高;利用率高的话,粮食肯定一点问题也没有——现在中国粮食都不成问题。


能源这一块也一样。好多人都觉得人口会对各种资源构成压力,但是没有想到人口本身其实也是资源,劳动力本身也是资源,而且是最重要的资源。所有其他资源都是劳动力资源生产出来的,当没有劳动力的时候,其他资源的供给更少。人首先是资源,不是负担——只要是一个正常人,他就是这个社会的资源,而且是最重要的资源。


《原子智库》:您认为人是最大的资源,那么现在是否需要在住房、医疗、养老或生育方面给育龄人群更多的保障,以鼓励生育?


苏剑:确实需要对生育提供更多的政策性支持和保障。因为现在养孩子是在为社会做贡献,而不是私人的事了。现在养孩子是给自己养老吗?会给自己养老吗?基本上已经很难指望了。像一些发达国家,认识到任何一个家庭养孩子都是给社会做贡献,所以加拿大孩子一出生,基本上政府把养孩子的成本全包了——包括吃的、上学、医疗,一直到18岁的成本,全部包了。人家就认识到这是一个公益,不是私人劳动,而且他们还要感谢家庭为养这个孩子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凡是发达社会,都免不了需要这样干。中国也应该这样干。因为社会养老体系导致人都不愿意生孩子了,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了。这时候还想让人家生孩子,只有鼓励、给一些支持性政策。尤其是教育、医疗,这方面的成本都要想办法减少,同时要给他们一些补贴。住房方面,当然要给穷人提供一些保障。


中国现在劳动力不是过剩,而是短缺


《原子智库》:虽然现在中国人口出生率令人担忧,但同时中国还有大量的劳动力面临着就业压力,您觉得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吗?


苏剑:这两者之间,应该说没有不可克服的矛盾;但要说完全没矛盾,也不现实。要看清楚目前劳动力就业问题的特点是什么。


第一,中国从2012年开始,劳动力每年减少两三百万,2022年以后每年会减少1000多万。劳动力总量在减少,这是一个事实,而且将是一个长期趋势。


第二,只要中国经济在增长,那么劳动力需求就会增加。从总量看,中国现在劳动力不是过剩,而是短缺。最近这么多年,每年都有民工荒,而同时还有大学生就业难。这是一个矛盾。在宏观经济分析中判断劳动力市场的形势时,最简单的办法是数数,看看劳动力总量有多少、岗位有多少,如果二者正好相等,就认为从总量上看劳动力市场是平衡的;如果劳动力数量多于岗位数,就认为劳动力过剩;如果劳动力数量少于岗位数,则为劳动力短缺。有人算过账,每年有一段时间农民工短缺上千万,而到现在为止,大学生毕业数每年有800多万,把这800万大学生全部变成农民工都不够用,还有200个岗位是短缺的。在这种情况下,宏观经济学认为,总体上劳动力已经不足了。


当然,这里面存在一个结构性的矛盾:市场需要农民工,但是没有足够的农民工;而又有这么多大学生想找工作,但是没有足够适合他们的工作。在这个情况下,就需要进行产业结构、技术结构的调整、升级。产业升级和技术升级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对高素质劳动力的需求增加,这就转到大学生就业这一块了。结果就是,通过产业结构和技术结构的变化,会把劳动力结构性就业压力逐步消除掉。


如果不考虑疫情影响,其实中国现在总体的就业态势是劳动力短缺,而不是过剩。中国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结构性就业压力——就是产业结构和劳动力素质结构的不匹配。但这可以通过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来逐步消化。


其实这么多年,每年都在消化。每年年初春节过后,都在喊招工难,过一个月就不喊了。为什么?因为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农民工的市场就进行了调整,工资一般会涨,各种待遇也会涨。这一涨,有些企业觉得用农民工不合算,就不要了,劳动力需求会减少;有些农民工因为工资待遇高了,他可能更愿意出来了。结果,一方面农民工供给增加,一方面农民工需求减少,于是就恢复均衡了。但均衡的过程是什么?是农民工工资待遇提高。最近十几年、二十年,农民工工资一直在涨,到现在农民工的工资跟大学生工资差不了多少,以前差距可是很大的。


总而言之,好多人说中国劳动力过剩,有就业压力,但那是结构性的,而不是总量。总量,上看中国经济、中国就业没问题。也就是二者之间,人口增长迟缓,反映出来的是劳动力短缺。在目前情况下,由于产业结构调整相对比较缓慢,出现了结构性就业压力,但这两者之间没有不可克服的矛盾。


《原子智库》: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就业问题提到了39次,是历年来最多的。为什么今年的就业问题这么受到重视? 


苏剑:今年就业受到重视,主要是因为疫情。以前大家都关注经济增长,因为经济增长率高,就业当然就不成问题。今年情况特殊,不能像过去那样指望靠经济增长来拉动就业,就把就业本身直接拉到前台,必须通过别的手段来促进就业。


《原子智库》:其实在2018年“两会”就提到了“新就业形态”,今年“两会”期间又在提新就业形态,对此您有没有什么关注?


苏剑:在我看来,新就业形态可能就是跟以前劳动合同就业制不一样。比如,现在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单位,跟工作单位签订就业合同。这就是传统就业形态。新就业形态可能是依赖于一个平台,劳动者和平台之间不再是雇佣关系,而是合作关系。比如,滴滴司机跟网约车平台之间,就是合同关系,不再是雇佣关系,可能就是一种新的就业形态。


这种新就业形态,很显然是在增加。现在,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好多作家就已经不再有工作单位了——比如在网站上发表原创小说,如果受到欢迎就会出版、有稿费等等,形成了自由就业的形态。


以后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可能会越来越形成这样的劳动就业关系。再后来,越来越多的人都是自己当老板——不一定是赚利润,可能就是赚工资,但他就是喜欢这种自由的就业状态。我猜测这可能是新就业形态,不一定对。


好多人对人口的立场,还停留在二三十年之前


《原子智库》:5月18号公布的《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提出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宽个别超大城市落户限制,探索在城市群内户口通迁、居住证互认。这个政策之后,户籍改革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苏剑:在这样的户籍改革之后,慢慢会实现自由迁徙。目前是城市群内户口通迁、居住证互认,接下来希望在全国废除户籍管理制度。当然,超大城市或者几个一线城市可以有些限制。作为一个老百姓,你在哪儿生活,自然就拥有在这个地方的居住权,自然有权去享受当时当地的公共服务。


目前城市群内户口通迁、居住证互认,只是小范围的自由迁徙。在中国全国范围内,最终应该实现完全的自由迁徙。也就是废除户籍管理制度,人到哪儿,就自动拥有那里的居住权,自动拥有享受当地公共服务的权利,包括医疗、教育、住房、社会保障等等权利。


《原子智库》:但这会不会导致大量人口在短时间内涌入大城市?


苏剑:从最近这两三年的情况看,不是担心人口流入大城市,而是大城市担心人口不来。像郑州、西安、武汉,包括深圳,出了多少吸引人口的政策?是人不来,不是说人家会涌入。


现在好多人对人口的立场,还停留在二三十年之前。人是任何一个经济单位要长期存在下去必须的要素,没有人,有经济吗?没有人,有城市吗?如果一个城市人口太少,迟早会衰落。对一个城市来说,要想长期持续发展下去,必须有足够的人口。


接下来,中国城镇化的趋势应该变为都市化,就是形成一些大都市。大都市,就业机会多,年轻人去了好找工作,慢慢自然会形成一批大都市。那就意味着,每个城市都得想方设法吸引人口,否则人口就会往别的地方去,这座城市就会衰落、甚至消失。


其实现在好多二线城市,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好多省会城市——包括武汉、西安、郑州,都开始吸引人口了。城市管理者其实已经感受到了人口不足带来的问题了。所以,好多城市现在开始吸引人口了,就算吸引,人家都不一定去。所以,担心这个干嘛?


《原子智库》:像北京上海还没有开放户籍政策的超大城市,还存在着很多长期在此工作生活但无户籍的存量人口,应该怎么解决他们的公共服务权利问题?


苏剑:你看深圳,其实对户口已经放的很松了。深圳有句话:来了就是深圳人。只要有大专学历,工作过几年并缴纳社保,基本上享受各种公共服务都没有问题。那深圳出问题了吗?那么多人往深圳跑吗?没有啊!虽然大家都很喜欢去深圳,但并不是说全国十几亿人都到深圳去、把深圳挤垮了,没有这回事。


因为迁徙都有成本,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尤其是年龄大的人,拖家带口,迁徙没那么容易。所以能够跑来跑去的,一般都是年轻人。无户籍存量人口的形成,其实刚开始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到这个地方去找工作的时候互相迁徙。一般情况下,年龄大以后再迁徙的就很少。


像刚开始我们呼吁放开二胎,好多人说放开二胎说人口要爆炸!然后一直拖,等到二胎放开以后,发现放开二胎跟没放开差不多,效果并不像他想象的这么大,没有那么严重。


(标题为编者所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腾讯新闻(ID:AtomThinkTank),受访:苏剑(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访谈:李奕希,编辑:杨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