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6-28 14:01
股价下跌8%,为何FaceBook遭遇“金主爸爸”集体抵制?

本文来自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刘俊寰、牛婉杨,原文标题《FB大危机!遭遇可口可乐等“金主”集体抵制,股价下跌8%,小扎资产蒸发72亿美元》,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Facebook遭到了广告商们的集体抵制,股价下跌8%,小扎资产蒸发72亿美元。


6月26日,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消费品巨头联合利华将在年底之前停止在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上的所有广告支出,在这期间的广告投入将转移到其他媒体维持推广计划。


除了联合利华,可口可乐也宣布暂停包括Facebook在内的全球社交媒体广告,自7月1日起,公司将暂停全球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所有广告,为期至少30天。


这到底是啥情况?广告商为何集体撤出Facebook?


故事要从美国弗洛伊德事件说起。抵制种族歧视事件发生后,Facebook被指责对其平台上的仇恨性及歧视性言论监管不力,不仅一直曝出种族歧视者的不善言论,对于相关广告和虚假视频也是有钱拿就收,完全不做鉴别。这就引起了一批“有良知”的”金主爸爸”们的不满。


这些看不惯的广告商们因此远而避之,大家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名为#StopHateforProfit(停止为赚钱不计手段)的运动,希望小扎的旗下社交平台能够抵制种族歧视者的广告投放,不赚“黑心钱”。



这个活动的发起方包括数十家大型零售和软件企业,目前又获得了包括支付企业、软件公司、零售500强等多家大企业的支持。

 


在上周三,这些广告商集体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了整版广告,敦促广告商参与抵制。


广告上说道:“今天,我们请求所有企业团结起来,为了我们在美国根深蒂固的自由、平等与正义,停止7月在Facebook上的广告投入。”“我们也能向Facebook发送一个强有力的信息:你的利润永远不值得宣传仇恨、偏执、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暴力。


但是,尽管各种被催促下架这些歧视性言论,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还是“视而不见”,决定不采取任何行动。


事件发酵:多家跨国大企业加入,FB股价下跌超过8%


第一家撤掉广告的企业是服装公司The North Face。上周五,The North Face全球行销副总裁Steve Lesnard发布声明表示,“长期以来,有害的种族主义言论和传播让世界变得不平等和不安全,这次,我们将与NAACP和其他致力于#StopHateforProfit的组织站在一起”。


大型零售商联合利华也很快加入。作为一家每年广告投入超10亿的家用品牌公司,联合利华的言论和行动也不仅在广告商中掀起了热议,吸引到了不少跟随者,也同样标示着对科技公司必须做出改变的一次威胁。



在直播中,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没有提到联合利华为代表的抵制广告行为,但他表示,“对Facebook能够在公共卫生和种族正义方面取得进展并持乐观态度,同时Facebook也将保持言论自由和投票的民主传统”。


截至发稿,该消息传出后,Facebook的股价已下跌已超过8%。



Facebook发言人告诉NBC新闻:“Facebook每年都会投资数十亿美元,以确保社区的安全,我们也将继续与外部专家合作,审查和更新内部政策。”“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我们会继续与民权组织,GARM和其他专家合作,开发更多工具、技术和政策来继续这场斗争。”



推特全球客户解决方案副总裁Sarah Personette回应了联合利华的决定,他说道:“我们已经制定了旨在保护和服务于公众对话的政策和平台功能,也一直都在助力于让来自边缘社区和群体的声音能够被更多人听到。我们尊重合作伙伴的决定,在此期间也会继续努力和他们保持沟通。”


联合利华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当前文化环境的复杂性赋予了品牌新的责任,他们必须学习、响应和采取行动,推动一个可信赖和安全的数字生态系统。”


“此时继续在Facebook这类平台上投入广告不会增加任何社会价值,但未来我们会持续进行评估,必要时会重新定位自己的位置。”


去年靠广告赚了700亿,FB会屈服吗?


据了解,去年,Facebook约700亿美元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广告。


多年来,Facebook 一直被视为唯一一个真正不可或缺的数字广告平台,无论大小企业都希望接触到该社交网络的广大用户。尽管Facebook在一个又一个争议中步履维艰,并忍受着要求用户删除该应用的病毒式标签,但它仍靠广告赚的盆满钵满,让Facebook看起来几乎势不可挡。


但最近几天,Facebook似乎不那么不可战胜了。


过去的一周,该公司召开了电话会议,告诉营销人员他们正在努力解决“信任赤字”的问题。该公司向广告客户发送了多封电子邮件,希望遏制抗议。周五,扎克伯格亲自向公众发表了新的承诺,要禁止恶意广告,并给政客们有争议的帖子贴上标签。尽管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但扎克伯格并没有提及抵制事件,这可能只会增强批评他的人的决心。


几个星期以来,Facebook一直对那些有关政客和歧视的帖子放任不管,但与其他抗议活动相比,广告商的抵制可能对Facebook及其核心业务构成更深层次的威胁。

 


Facebook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在联合利华的声明之后,Facebook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强调了它为保护其平台所采取的措施,包括禁止数百个白人至上主义组织,投资人工智能来发现和打击有害内容。


公司发言人Andy Stone说:“我们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以确保社区安全,并持续与外部专家合作,审查和更新我们的政策。”“我们知道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我们将继续与民权组织、GARM和其他专家合作,开发更多的工具、技术和政策来继续这场斗争。”


Facebook可能很脆弱,但扎克伯格可不是


随着更多新的公司加入抵制运动,Facebook面临的要求改变的经济压力也在以某种方式增加。这场运动让人想起了2017年广告商对YouTube的反抗。当时,像现在一样,一些家喻户晓的大公司纷纷宣布,他们将拒绝YouTube的平台,因为担心它的算法会在仇恨言论旁边放广告。


专家说,尽管与之前YouTube的抵制有一些相似之处,但与大多数企业相比,Facebook不太容易受到外部压力的影响。因为扎克伯格对公司有完全的投票控制权,不能被股东罢免。这可能会使打击Facebook的行动变得极为复杂。



Needham&Co.的行业分析师Laura Martin表示,“迪士尼做不到,苹果也做不到。因为他们是由董事会管理的。如果这是一家由董事会管理的公司,他们就必须做出反应,因为董事会会威胁要解雇首席执行官,以保护收入。”


事实上,Facebook在本周早些时候似乎还在回应文字中向这个运动发起了挑衅。“我们不会因收入压力而改变政策,”Facebook全球商业集团副总裁Carolyn Everson在本周发给广告商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制定政策的基础是原则,而不是商业利益。”


抵制活动是否会对Facebook的底线产生明显的影响仍然很模糊。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参与品牌的数量、活动的时间以及疫情等环境因素造成的,因此很难将Facebook收入的下降直接与抵制活动联系起来。此外,在达到Facebook所能提供的受众规模方面,除了几乎无可匹敌的广告定位数据之外,几乎没有其他选择。影响最早可能会在该公司今年秋季公布第三季度业绩时显现。


根据市场情报公司Pathmatics汇编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已经加入抵制活动的公司中,联合利华、威瑞森和户外设备零售商REI,均在Facebook上排名前100的广告客户中。2019年,联合利华排在第30位,估计在Facebook广告上花费了4240万美元。Verizon和REI分别排在第88和第90位,估计各花费了2300万美元。


根据Pathmatics的数据,去年支出最高的100个品牌为Facebook贡献了42亿美元的广告,约占该平台广告收入的6%。位居榜首的是家得宝(Home Depot)、沃尔玛、微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该公司拥有CNN母公司华纳传媒)和迪士尼。


广告高管说,Facebook的其余大部分广告收入来自中小企业。这可能需要成千上万的用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采取行动,才会对Facebook的底线造成重大影响。


抵制行为现在看来风风火火,实际前途未卜


由于“StopHateForProfit”运动要求企业仅在7月份暂停在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的广告投放,不少只能勉强坚持该运动的公司可能在几周内就会放弃。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的首席分析师Nicole Perrin说,在Facebook的季度收益中,这可能只是昙花一现的损失。

 


广告咨询公司Analytic Partners的总裁Nancy Smith表示,对许多参与该项运动的公司来说,一个推动因素是“品牌安全”,他们更多是希望自己的广告不要出现在阴谋论或仇恨言论之外。当这些广告商停止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投资时,营销人员会把这些投资转到别处,就像联合利华一样。


“对于客户,我们会建议他们重新配置这些资金,”Smith说,“可能会重新分配给其他社交媒体,或者数字出版商,或者有线电视、无线平台等,比如Hulu”。


在这里我们还不能忽视新冠疫情给数字广告行业带来的影响。根据Pathmatics的研究,3月和4月,广告商都普遍大幅削减了广告支出。Perrin说,随着新冠病毒感染率再次在全国范围飙升,综合因素影响之下也就“很难找出”广告数量下降背后的真正原因。


Perrin表示:“这将是一场政治性很强的运动,抵制一方会说他们产生了效果,另一方的人会反驳说抵制没有真正起作用。”


Martin说,除非扎克伯格自己决定改变平台上关于言论自由的限制,否则Facebook可能会失去品牌价值,直到平台上只剩下那些不反对该公司行为的人,或者离开该平台就无法生存的人。


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么很难说抵制是真正“奏效”了。


相关报道:

https://www.theverge.com/2020/6/26/21304619/unilever-facebook-instagram-twitter-ad-boycott-spending-dove-hellmans

https://www.wsj.com/articles/unilever-to-halt-u-s-ads-on-facebook-and-twitter-for-rest-of-2020-11593187230

https://edition.cnn.com/2020/06/26/tech/facebook-boycott/


本文来自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刘俊寰、牛婉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