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6-30 10:43
乘风破浪的奶奶李银河:不快乐的人生,我不屑于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轻浊,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乘风破浪的姐姐》连续刷屏后,率性敢为的姐姐们给所有迷茫的女生打了一针巨型的强心剂。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活出自己”,可落到行动上,又往往变得身不由己。


但有一位女性却不同,她这一生,可以说爱得痛快、活得潇洒、乘风破浪。


她就是知名社会学家,李银河。


最近,李银河出了新版自传:《活过,爱过,写过》。通过这本书,书单君和你一起看看,为什么这位“乘风破浪的奶奶”,能活出特立独行、自由快乐的一生。



我们和李银河到底差了什么?


在遇到王小波之前,李银河还不知道,什么才是做自己。那时候她尚还年轻,懵懵懂懂地只想着追求爱情。


怀春的少女怎么选择恋爱对象?想都不用想——选班草。


李银河的初恋长相英俊,鼻梁挺拔,笑起来好看,还有一副好嗓子,能唱忧郁的男中音。这样的男生,情窦初开的少女怎么抵挡得住?


两人迅速相爱了。但好看的皮囊往往只在恋爱初期能发挥作用。时间一久,两人发现他们的情调太不相同了。


李银河喜欢看外国文学,但在当时,那是被普通人唾弃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她的初恋无法接受她的“腐败堕落”,她也无法接受初恋的保守平庸。


如此,两人便分了手。


这时候,她开始仔细地思考,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好看的肉体试过了,接下来当然要试试有趣的灵魂。


这时,在出版社工作的她,遇到了初闯文坛的王小波。


他诗意的灵魂立刻吸引住了李银河,只是人实在长得太丑了,跟她的初恋男友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那就先试试看吧”,面对王小波的追求,李银河接受了。结果没过多久,又想反悔,因为觉得实在太丑,下不了嘴。


王小波气得半死,写信来说:你也不是那么好看啊。


两个相爱相杀的人这才解开了心结,彻底坠入了爱河。


可以说,与王小波的相遇,使她彻底明确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李银河在书里写道:


文学就为我确定了此生的基本价值观和人生道路,使我将追寻快乐作为此生唯一的目标,而这快乐仅仅来自于美和爱,不是来自任何其他的东西。


快乐,爱,美。说来飘渺,但当你愿意一辈子坚持这缥缈时,它们就会幻化成每一次最具体的选择,最明确的目标。


人生在世,最怕两眼抹黑,抓瞎般地往前走,而李银河的幸运在于,二十多岁的年纪,她就找到了人生路上的灯塔。往后的日子,朝着那方向走便好。



有人也许会问:“想活成李银河,我究竟差了点什么?”


是改变的勇气吗?是知识与见识吗?是一个王小波那样的丈夫吗?


其实都不是,最大的差距,是她很早就明白,自己这辈子,到底想要什么,而且脚步坚定,从不犹豫妥协。


只追求快乐的人生


试想一下,一个只为追求快乐而活的人,她大概会是个什么样子?


大概是一个离经叛道,无法无天的形象吧。外加上被身边的人指责。爱她的人特别爱她,讨厌她的人特别讨厌她。总之,一定是一个与中庸无关的,个性鲜明的人。


李银河就是如此。


和王小波结婚以后,她决定享受人生,不生孩子。要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做丁克,那就是大逆不道,还不如不结婚。


受不了家里的唠叨,1982年,30岁的李银河跑到美国读书去了,过了两年,王小波也跑去陪读。


两个贫穷却相爱的年轻人,一起在餐厅打杂工。李银河当服务员,王小波英语说得不好,就在厨房刷碗。用赚来的钱一起穷游美国和欧洲。



简单纯粹的快乐,这便是李银河那时的人生写照。


她在美国进修的是社会学,并开始研究起“性”。


那么多的学科里,她偏偏选择了性学。别说在那个传统保守的年代,就是放在今天,谁的孩子去研究性爱,家长估计会感觉抬不起头来。


但李银河不在乎。她光明正大地做起了“女流氓”。甚至还直言不讳: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王小波结了婚以后才做爱的。大好的青春没去做这美妙的事情,太浪费了。


光是研究普通的性是不够的,李银河研究的,是她真正感兴趣的性:虐恋。


结婚以后,李银河向王小波袒露了自己有虐恋情节。


她引导王小波配合她,一起玩SM,她说:有一回,小波主动买了一根指头粗细的绳子回家,使我感到意外惊喜…… 


她毫不避讳地谈论到,她的虐恋情节可以追溯到十几岁时,一个被五花大绑挨批斗的男同学身上。


那是李银河第一次看到真人被捆绑。她在自传里写道:


不知道是由于被绑的疼痛还是精神的屈辱,他紧紧抿着嘴唇,一颗泪水挂在他的脸颊上。我长这么大,除了在电影里,从没见过如此惨烈的情景……现在想来,我从他身上感受到的是性感,他那被凌辱的痛苦形象像烙铁一样烙印在我的记忆之中,成为我后来性活动中常常出现的性幻想形象之一。


1998年,她出版了《虐恋亚文化》,让很多读者脸红心跳,觉得怎么能把小黄书用如此学术的语调写出来,还大肆发表呢?



除了虐恋,她还研究同性恋,婚外情。不论哪个词,都触及着保守的国人那根敏感的神经。


直到现在,李银河还常常被人骂成“社会渣子”“伤风败俗”“淫乱大师”。但她并不在乎,还是我行我素地做自己。


我想,大概对她来说,只有性,既快乐,也美丽,还关乎于爱。


“我是来人间采蜜的”


快乐是一个太笼统的范围,有人一定会说:我也追求快乐啊,谁不想快乐。所以我快乐肥宅,快乐摸鱼,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活。


其实,在李银河的人生目标里,最重要的不是追求快乐,重要的是这快乐只来源于美和爱,不来源于其他任何事情。


快乐很简单,不来源于其他任何事情,很难。


选择什么来活得快乐,这才是普通人最迷茫的地方。


如果一个人觉得,只有钱能带来快乐,他可以努力挣钱,做一个富豪。如果有人觉得,只有旅游能带来快乐,他可以穷游世界,做一个背包客。


但大多数人的情况是,今天看到别人有钱,羡慕不已,想要去好好挣钱,明天看到别人旅游,又觉得,当下的生活不是我追求的,那大概才是我想要的。


人生目标一天一个变,看到一个过得不错的“别人”,就立刻改变了自己。



这其实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表现。


李银河的难能可贵,就在于她确立了目标以后,一辈子不受别人影响,笔直地盯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毫不动摇,决不妥协。


她认为虐恋是美,即使家人朋友接受不了,也不能影响她去深入研究,投身其中。


她说,在她眼里,虐恋,是不安于平庸,不安于常态。


在自传里,她这样写道:


这些东西不可谓不变态,但是它们确实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感。美,优雅,变态,在这里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有一种使人摆脱平庸和猥琐的力量,像从缓缓打开的巨型蚌壳中现身的阿佛洛狄忒,超凡脱俗,不可方物。


李银河发表了《虐恋亚文化》以后,北京一家虐恋俱乐部的朋友到她家做客,谈论这个话题。她说:


圈子里所有人的关系都是完全平等的、自由的,大家之间相亲相爱。他们生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身体的舒适和精神的愉悦。


她喜欢极端,讨厌中庸。即使别人认为那是变态,但只要她觉得那是美,她就会去做。



在热爱这件事上,还真的需要“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才行。


她的坚持,也引起了一些和她有相同想法的人的共鸣。


在李银河的微博问答里,有很多边缘人诉说着他们的苦恼,那些话题无法登上大雅之堂,生活里也没有人可以与之讲述,否则会被认为是“变态”。


但他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悲伤和痛苦。李银河的微博,无疑成了他们抒发情感的通道,他们感受到,自己也能被尊重,被看到。


他们和李银河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了同伴,才敢扎堆。而李银河不在乎同伴,独自前行,也要把自己选的这条路走通。


回到那个飘渺空洞,但每个人又必须面对的大问题:我们在为了什么而活。


每个人有不同的回答,李银河的回答是:我是来人间采蜜的。


她在自传里写道:


无论是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情感生活,我只要那一点点精华,最美丽的,最舒适的,最诗意的,最适合我的。活着,就是享受所有这些感觉;死去,就告别所有这些感觉。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意义。


我们总是要得太多,太过贪心,看什么都觉得好,什么都要得到。物质生活,情感生活,精神生活。什么都舍不得放弃。


但人生总是短暂的,什么都要,就什么也得不到。


不如换个方法,像李银河一样,只要那么一点点精华就好。


我们都听过那个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故事。我们总是下意识地觉得,现在所拥有的,没准就是西瓜啊,即使我没那么喜欢,但如果弄丢了,以后只能捡芝麻了怎么办?


书单君非常不赞同这种说法。西瓜更大,就一定比芝麻好吗?


有人追求吃得更饱,那就去捡西瓜;有人追求一路轻松自在,那就捡芝麻。孰好孰坏,不是靠旁人来打分,而是捡起它的人自己去判断。


只有明白了这一点,人才能坦率潇洒的活。


到了年老色衰,回忆一生时,才能够坦荡地对别人说:我的一生,活过,爱过,无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这里有一群三观正的读书人,与你分享思考,推荐好书。关注书单,我们一起通过阅读,变成更好的人。作者:轻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