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7-30 21:00
面对新冠肺炎,男性比女性更脆弱?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乐天行动派(ID:letianxingdongpai),作者:希瑟·沙特克·海多恩、梅雷迪思·赖克斯和莎拉·理查森,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致死率的性别差异最初被认为是“性别”本身造成的差异。但是仔细分析之后,性别行为、健康状态和因性别产生的职业差异才是导致死亡率差异的真正原因——整体来看,男性的健康意识与健康状况都要比女性更差。


死于新冠肺炎的男性远高于女性


死于新冠肺炎的男性远远多于女性,数据差异惊人。在意大利,死于新冠肺炎的50多岁男性人数是同年龄段女性的四倍。从全球来看,死于新冠肺炎的男性可能是女性的两倍。


截止3月27日多国男女新冠死亡率对比 / 华尔街日报


当在多种群体中发现不同程度的死亡率性别差异时,人们通常认为这是由于男女生理差异造成的。基于这种假设,甚至有一些临床医生尝试向患有新冠肺炎的男性注射雌激素。然而,早期的指标和过往类似疾病的经验表明,年龄、种族或族裔、阶层、并发症等社会因素及其他人口结构因素最有可能造成这种男女新冠死亡率差异,而非生理性别。


重视这些因素的作用很重要,因为了解推动男女新冠死亡率差异的真正原因有助于更有针对性地开展挽救生命的研究与公共卫生工作。


正如多数报道所提及的那样,新冠病例数据已经为我们呈现出了社会背景在产生性别差异中扮演的重要作用。在康涅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新冠肺炎的致死率毫无性别差异。而在纽约和佛罗里达州,死于新冠的男性占到新冠肺炎总死亡人数的60%。


从全球来看,新冠肺炎男女死亡总数之比各不相同,在伊朗和加拿大,这个数据是1:1,而在荷兰则高达2:1。不过,单纯依靠这个数据来解释死亡率的性别差异还为时过早,因为抛开其他因素仅仅谈论性别差异是没有意义的。


男性死亡率在新冠肺炎和其他疾病中的比较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经常被拿来与新冠肺炎疫情做对比,当时在很多地方男性的死亡率也远比女性要高,但这不仅仅是因为生理上的性别差异,而是因为性别差异产生的社会差异即职业和现有的健康状况所产生的。


在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间,军队里的男人和在外劳作的体力劳动者的死亡率远高于一般人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没有进行社交隔离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总体而言,非军事领域和上流社会的男性的死亡率与女性死亡率相似。但也是由于类似的社会原因,男性不像女性一样鲜有社会交往,在1918年大流感开始前,男性已经承受了比女性明显更高的结核病负担,当结核病遇上流感引起的肺炎,致命性就更高了。


男性与女性路人佩戴口罩情况 / 美联社


新冠肺炎与其它冠状病毒如非典型肺炎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相似,后两者在致死率上也呈现出了男女差异。与新冠肺炎疫情一样,这种差异最初被认为是“性别”本身的差异。但经仔细分析,性别行为、健康状态和因性别产生的职业选择才是这些死亡的性别差异背后的真正原因。所有迹象都表明新冠也遵循了这一对比模式。


非典型肺炎病毒于2003年初出现,并迅速发展成大流行。总体而言,男性的死亡率的确高于女性。但经过对数据的仔细检查很快就能发现,性别差异因年龄组而异:在老年人中,男女死亡率并无明显差异,但是年轻男性的死亡率则明显高于女性。例如,在香港,年龄在35岁至44岁之间的女性死亡率为5.9%,而同年龄段的男性死亡率高达15.3%。确诊为非典的35岁至64岁男性患者死亡的可能性比同年龄段女性高10%。


从这些模式里寻找线索,研究人员对年龄、职业、既往状况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抛开这些因素后,所有年龄段的男女死亡率实际上都差不多。女性死亡率低的原因是,感染率最高的是卫生保健工作人员,她们大多都很年轻、健康,因而女性相比同年龄段的男性既极有可能被感染但又极有可能治愈活下来。


在年龄较大的男女及患有心脏病、癌症,哮喘和肝病等并发症群体中,非典的致死率又无太大差异。明显的性别差异,是由性别相关的职业差异和根深蒂固复杂交错的社会因素引起的疾病造成的。


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提供了更轮廓鲜明的案例。该疾病压倒性地影响了、并继续影响着老年男性——在沙特阿拉伯,骆驼的处理、屠宰工作主要由中老年男性负责——而骆驼是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的主要传染源。


与非典病毒一样,2017年发布的一项综合研究发现,在排除了年龄和既存现状后,死亡率在性别上并无差异。换句话说,性别差异是在最初谁会被感染这一阶段就产生的,而不是在感染后到死亡这一阶段才出现差异。


造成男性致死率高的因素


与新冠肺炎致死率中男女差异最相关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整体来看,男性的健康状况比女性差。在中国新冠患者的性别差异研究中,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患上一种甚至多种并发症。在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新冠患者中,男性占83.3%;而在患有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新冠患者中,男性分别占到58.9%和62.1%。


可以肯定的是,与性别相关的生物学可能在慢性疾病中发挥作用,但也伴随着阶层、种族或族裔、性别相关变量的复杂性相互作用。多项分析已经阐明,男性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高于女性的原因在于,男性比女性有着更多危害健康状况的行为,如吸烟、暴饮暴食等,而与吸烟、肥胖等相关的并发症如心脏病的发生率,才是真正影响新冠肺炎死亡率的因素。


男性因吸烟等习惯,总体卫生状况不如女性 / 华尔街日报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本月在《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强调了这一点,从绝对数字上看,4月的前两周,在马萨诸塞州死于新冠肺炎的男性人数更高。但男性的寿命本就低于女性,根据男性较高的死亡率基线调整新冠死亡率后,研究人员发现,同一年龄组男女死于新冠肺炎的风险相当。


在新冠肺炎成为大流行的头几个月里,总体看来,男性的死亡率更高。但是,争先恐后将这种结果简单归因为性别变量,不太可能产生有效的干预措施。在过去的大流行中,最初看似是性别造成的差异,最终也被证明是男女生活经历差异、性别产生的职业行为、健康状况等导致的。这些因素与潜在风险的判断显然才更重要。


随着证据的不断涌现,我们应该牢记过去的这些教训。性别相关的生物学差异可能导致新冠肺炎致死率的男女差异,但将这个差异归因于先天的性别差异会分散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和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力,无法集中解决真正的“罪因”。


如果性别背后的行为特征和因性别造成的职业差异才是让新冠患者更脆弱的原因,那么找到这些可控制的风险因素对我们(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而言才更加重要,也更迫在眉睫。


*本文原标题为《新冠死亡性别差异背后的真相》(What’s Really Behind the Gender Gap in Covid-19 Deaths?),作者是哈佛GenderSic实验室的希瑟·沙特克·海多恩、梅雷迪思·赖克斯和莎拉·理查森(Heather Shattuck-Heidorn, Meredith W. Reiches and Sarah S. Richardson),2020年6月24日发表于《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乐天行动派(ID:letianxingdongpai),作者:希瑟·沙特克·海多恩、梅雷迪思·赖克斯和莎拉·理查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