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8-02 10:30
互联网人,“三十而已”


来源 | 燃财经(ID:rancaijing)

作者 | 赵磊 梁丽爽 唐亚华 金玙璠 苏琦 孟亚娜 周继凤 黄丽梅

题图 | 视觉中国


电视剧《三十而已》的热播贡献了这个夏天一半以上的话题,这部剧描写都市女性在30岁人生节点上面临家庭、事业、爱情上的种种波折,以及她们的态度和选择,引起广泛的共鸣。

 

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没有哪个年龄比30岁更“动荡”。中国传统中“三十而立”的观念深入人心,在这个节点周围,聚集了很多重要的人生时刻,结婚、买房、生子,每一个都让刚刚独立不久的年轻人面临巨大的压力,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他们必须有所选择,也必然有所放弃。

 

小城市的年轻人会早一步进入既定轨道,但在一线城市,尤其是拥抱变化的互联网行业,频繁的跳槽变动、漂在大城市的无助感、高强度工作导致的早衰等问题,给互联网人的30岁蒙上一层不确定的阴影。

 

互联网职场女性似乎最为不易,工作压力太大,恋爱和结婚的意愿低下,父母步步紧逼,每天把回老家工作和安排相亲挂在嘴边,即便结婚了也难以兼顾工作和家庭,该不该生孩子又是另一个两难困境,就业市场又对30岁左右的女性充满审视,如果再碰上个不靠谱的老公,生活简直就是灾难。

 

本期小酒馆,燃财经采访了9位30岁左右的职场女性,她们有的刚买完房子,又在纠结生孩子的问题,有的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只能默默承受更大压力或忍痛做出选择,有的不想被年龄束缚,宁愿和父母闹僵也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有人放下执念与自己和解,去过安稳日子。

 

《三十而已》中,三位女性经过生活洗礼获得成长,但现实生活中,这些问题很难得到解答,唯有放平心态,安然面对,走过了就会发现,30岁不是一个跨不过去的坎儿,甚至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坎儿,“三十而立”本身也是个伪命题。

 

为了平衡工作和家庭,我选择裸辞


杨柳 | 29岁 咨询公司法务经理

 

我在一家国际咨询公司做法务经理,公司对女性比较友好,上升空间还蛮大的。我们全球CEO是女性,大中华区的VP和CEO也都是女性,相比于大厂,我的30岁焦虑会少一些。

 

但也是有前提的,她们真的是工作狂。我们大中华区CEO同时也兼任法务总监,几乎每天有15个小时在工作,40多岁还是单身。副总也是在疯狂工作,50岁也还是单身。我们的财务总监虽然结婚了,但她是丁克。行业里这种现象是会普遍一些,也不是说故意要求这样,一方面我们出差多,另一方面做咨询顾问的以专业人才为主,我们是用时间来创造金钱。

 

不过我已经结婚了,要孩子也在下一个5年计划中。对,我会给自己制定5年计划,今年是本次5年计划的第一年。我现在是法务经理,希望两年内能带领一个小团队,5年内做到法务总监,自身职级大幅提升的同时,让法务职位在公司中更加重要。

 

我是2019年跳槽到这个公司的,主要是为了平衡工作和家庭。我之前在一家精品所做律师,其中有一位跟了老板8年的资深律师,她把所有工作推给我们这些年轻人,自己带孩子去了。我记得当时我们被外派到外滩SOHO一个客户的公司跟项目,每天工作到凌晨12点,下了楼还要排队等网约车,回到家洗漱,最快也要凌晨1点才能睡觉。出差也很多,经常去北京和武汉的法院交材料,一天之内要搞定,但其实坐高铁就要花掉10个小时。那段时间暴躁易怒,像个刺猬一戳就炸,现在想想觉得那时老公好可怜,火都撒他身上了。

 

换工作时我是裸辞,律所的工作是实习转正,所以我是没有找工作的经验的,那时下载了所有招聘APP,每天就是筛职位、投简历,前两周没有回应还觉得没啥,但第三周、第四周就开始慌了,有点崩溃,因为我对自己预期还是挺高的,不过幸亏在疫情之前确定了工作,现在回想还觉得后怕。


来源 / 视觉中国

 

20岁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光是实习就换过很多,什么银行产品经理助理、医疗器械整理归纳、特斯拉销售助理、信托公司、游戏公司......现在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会自己去争取,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成果很明显。

 

周末双休的时候,我就和老公一起出去走走,疫情之下去不了远一点的城市,就去郊区,出游是我们沟通的一种方式。上班就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不会谈的很深入,出游时放松的氛围就很适合聊天,容易引起共鸣和对话,我周末是基本上不看手机的。 

 

在我看来,30岁不应该是个坎儿。现在社会有时对女性要求比对男性高,女性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很多跟我同龄的女同事都看了《三十而已》,她们觉得顾佳太优秀了,会不自觉的想向她靠近,最近午休明显好多同事带上小背包去健身房做瑜伽、做运动,我有时会一起去,不全是因为这部剧,锻炼身体保持身材也很重要。

 

拼工作还是生孩子,我还没有答案


尔立 | 30岁 媒体从业者

 

我是媒体从业者,这份工作最大的焦虑就是年龄焦虑。我虽然很不屑别人说这一行是吃青春饭的,但每次熬一整晚写稿子的时候,还是会想,这样的强度年龄再长一点是不是真的扛得住。

 

我是研究生毕业后才开始工作的,所以30岁了其实才工作了三年而已。初入职场时,我的同事甚至上级年龄都比我小,而我是个零经验的大龄小白,实际年龄和工作经验没法成正比。这让我一度怀疑我这个研究生到底读得值不值。

 

好在我坚持下来了,度过了最初的起步难。但30岁的快速逼近提醒我,自己没有95后肆意挥霍、随心所欲的资本了。

 

我原本对30岁的规划是稳定好工作,买房扎根,开始备孕。今年最大的欣慰是经过努力,我和老公在北京买了自己的房子,也算是对30岁的我们有了个交代。签完购房合同的晚上,我们在回家路上特意在夜色中多走了一段,内心无比放松,觉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这应该是我们30岁最幸福的时刻。


来源 / Pexels

 

但作为职场鄙视链底端的已婚未育成员,我又开始在工作和生孩子上陷入了焦虑。三年工作经历其实刚好走到一个转折点,努力冲一把让工作更上一个台阶,还是在进入高龄产妇之前放慢节奏,生孩子,这对每一个职场女性都是难题。更何况由于家庭关系,我暂时还没有找到帮我带孩子的人。如果未来让我做全职妈妈,我不能想象这是什么样灾难性的结果。更何况未来还要面临户口问题、孩子上学问题。

 

最近电视剧《三十而已》特别火,我被其中的“死放炮的”许幻山出轨气得够呛。我一直以来的理念是坚持和另一半一起奋斗,同甘共苦。但现实是,不少男的在小有所成后遇到剧中林有有这种高段位“绿茶”确实毫无抵抗力。这虽然是电视剧中的情节,我觉得发生在现实中也不意外。我老公莫名其妙受牵连被我攻击“你们这些男的,不是出轨就是杀妻”,可能是最近的新闻都太负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父母跟家庭的事都需要我来操心,肩上有了很重的责任感。我觉得三十岁最大的变化是,不像二十多岁那么慌了,内心非常笃定,对可能的风险一开始就有预期,所有的事情都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

 

虽然目前在拼工作还是生孩子的问题上,我还没有最优解,各种各样的焦虑和压力也一直会有,但不管怎样,我都选择坚定前行。

 

对于女性来说,很多变化与年龄无关,与孩子有关


张楠 | 32岁 互联网保险顾问

 

30岁这个年龄段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是做保险顾问的,我们这个行业,只要你客户越多,你的工作的底气就越足,而且年龄不是问题,你甚至可以做一辈子。

 

相反,我对下一年会有期待,不会说长一岁之后未来会比较焦虑。可能家庭的稳定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父母身体比较硬朗,我还有弟弟,很多事情都能帮得上忙。婚姻也比较稳定,家庭不会成为我的牵绊。

 

现在孩子都大一点了,我想着能够在工作上多努力一点。父母很支持,说:“孩子就在家,我们帮着带,你自己忙你的就好了。”

 

我的性格特别中立,不会对人的要求太高,很多不是原则问题都觉得差不多就行。我毕业后就领证了,当时也没有办婚礼。本身想等到房子安置得不错了再办婚礼,结果发现自己怀孕了,之后又要了二胎。所以很多步都比同龄人要稍微早一些。

 

尽管事后也会有一些后悔,比如对于婚姻的选择,对于要孩子这件事,因为其实我丈夫的家庭条件一般,但是又一想就是缘分。

 

但是我对我工作的年限会有特别大的感觉。比如说毕业工作5年,毕业工作10年,这些年限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到了这些节点都会让我想想,我下一个阶段该做什么了。我工作第5年的时候有些焦虑,感觉好像5年间也没有特别大的成长,当时就在想要不要去考个证提升一下自己。现在工作第十年,这个就会想,我这十年间有什么改变么,有哪些成长和进步。能力方面能不能再提升,这些都是我需要去思考的。


来源 / Pexels

 

其实对于女性来说,很多变化和年龄没啥关系,而是和孩子有关。我是有了孩子之后为人处事突然变得更成熟起来。有了孩子之后,你其实就不是为了自己活着了,你手中的很多事情,奋斗的目标都是为了孩子为了整个家庭。有了孩子和家庭,很难做到从容,在你忙到四脚朝天的时候,生活时常会搞个正面偷袭。时常就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前天因为教育观念和丈夫吵架,今天工作上忙到脚不沾地,一口水还没来及喝家里又打电话老人生病了,你还得跑回去去带老人看病……

 

我特别喜欢《乘风破浪的姐姐》里面的蓝盈盈,这个女孩会主动去做一些事情,主动去努力追逐。所以我给我觉得给年轻女生的建议是,也可以像蓝盈盈一样给自己列一些人生目标。因为那个时候的你是没有什么牵绊的,可以把自己活得更精彩。

 

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别人的道理对我们又不适用


西西 | 30岁 互联网公司设计

 

我是一名设计师,说自己没有年龄焦虑是假的。设计师这个行业最大的焦虑不在于自己,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后辈,现在小孩儿还挺厉害的。

 

还有一个表现是,我会尽量不去想自己的年龄这件事儿。但仔细一想,我身边玩的好的,特别是一起经常看演出的朋友,年龄真的都还比我小,他们比我更不在意年龄,还常说自己有个“老灵魂”。

 

比起我们这种无所谓的态度,长辈们常常会逼着我们正视年龄。他们会跟你说,你该结婚生孩子了,你工作该要稳定一点了。和朋友聚会时,大家几乎会刻意地回避这些每个人都被催过的话题,这种小心翼翼维护着的“自由感”,会让我觉得我生活在很多个平行世界里。

 

我的态度就是不要管别人说什么,每个人都不一样,别人说那么多,其实对你来说大部分也不适用,所以没什么意义,当然了我说的话也别全信,我说的可能也是错的。


来源 / Pexels

 

目前来看,年龄带给我最大的压力还是挣的钱不够多,前两天听一个在阿里的朋友说,他们部门有一个人50多岁在阿里退休了,还实现了财富自由。我觉得挺神奇的,年龄的负面作用或许只是对那些还没有实现自己目标的人,所以可能我只是还没活到那个更大的岁数?我对自己有信心。

 

另外,朋友们每次相见都会问我,最近感情上有什么进展吗?然后大家各自干一杯,“没有”。不是我不努力,感情的事,光我一个人努力也没用啊。

 

疫情期间我还是很沮丧的。今年,我周围离开北京的朋友肉眼可见的多了起来,每个月几乎都要送一个人离开。这些人还不是去别的城市工作,而是被迫回老家了。他们可能找了很久却没找到工作,可能面试已经过了,岗位又突然砍掉,不堪房租重负,只能离开。这令我非常崩溃。

 

想到这一点,我很珍惜自己现在的小幸福。虽然还买不起房子,但可以租自己喜欢的房子,不心疼钱。因为我值得住得更好一点。

 

世上本没有一道坎叫三十岁,说的人多了便也成了坎


Ferne | 29岁 媒体从业者


九一年生,堪堪三十。


对三十岁的恐慌,尤其女性,大概是被最近这部“热搜剧”《三十而已》点醒的。我追了几集、问了几个追这剧的同龄朋友,在心里下了个粗暴的结论:这不就是一部讨好已婚女性的“爽剧”嘛。编剧告诉女性,不该听别人的评价,做自己想做的,过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三十岁,但我作为女性,看不出三个女主谁能代表独立女性,不是感觉有被冒犯到,就是人设过于完美,无形拔高了人们对全职妈妈甚至是妈妈的期望标准。


来源 / 电视剧《三十而已》官方微博


我现在已婚,是一个1岁半小宝宝的妈妈。疫情期间和几个老朋友“云喝酒”,她们拍我彩虹屁,说我这些年内心变化不大,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承认、接受自己做不到“兼顾家庭和工作”。

 

比如没时间做饭就吃外卖,家务来不及做就请人做。比如我现阶段的工作强度很难做到世俗标准里的“兼顾家庭”,那就跟公婆承认,我需要你们。当然,当我婆婆把一些我看不到的场景讲给我听时——“你上班了,宝宝睡醒会到处找你”;“小区的人经常说,都没见过宝宝妈”,还是会鼻子一酸,但会告诉自己,做到精力范围内的最好就可以。

 

更多的男性也无法兼顾事业和家庭,他们中多数人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放弃家庭,专心搞事业。其实自己怎么想最重要,对于非亲密关系人的“提醒”,OS时刻储备着一句“关你什么事”,至于亲密关系,那就要给他们“洗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前两年,我也会想三十而立立的是什么,眼看快到了,反而不在意了,一个俗语而已,未立也无妨。编剧笔下的角色、你身边的朋友可能家庭或事业的节奏领先你,但谁的人生都有自己的时间表,别用年龄、用一个家庭角色要求自己或是绑架别人。世上本没有一个坎叫三十岁,也没有必须兼顾家庭和工作的职场妈妈。

 

年龄只是个数字,没必要看太重


Luna | 29岁 互联网行业

 

都说互联网都是青春饭,确实,年近30,拼体力拼不过二十出头的职场新人,拼智慧又拼不过久经沙场的前辈们,感觉自己被卡在了中间,进退两难。25岁的时候总想着要干一番大事业,眼看着30岁就要到了,现在只求生活轻虐。

 

作为一个大龄未婚未育的女青年,其实压力也不是很大。身边的朋友,基本上都比我小。所以我也总感觉自己还小,不需要考虑那些“老阿姨”需要担心的事情。但是今年开始,我的心态有了微妙的变化,突然发现一些老同学、老朋友已经成家立业了,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而我还在这儿搞事业,一想到这里,就想落下几滴独立又坚强的泪水。

 

我不觉得三十岁是个坎,年龄只是个数字,没必要看太重。最大的感觉就是精力不像以前旺盛了,脾气也缓和了很多。

 

最近看了《三十而已》,感觉王曼妮这个角色很有代入感,这几年,我身边也有几个这样的朋友,觉得在北上广没有归属感,回老家结婚生子了,日子过得也挺好。我算是比较另类的,从来没想过要给自己留退路,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大城市的日常工作、生活节奏让人焦虑,但也挺享受这种快节奏的生活。比起对未知生活的恐惧和不安定感,我更害怕被这个时代抛弃。

         

凌晨四点的北京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我是个工作狂,忙起来“六亲不认”,一心想着搞事业,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一段稳定的感情,但不知道为什么,事业暂时还没什么起色,这几年关于工作的规划,并没有往我想象的那个方向发展,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时常会陷入迷茫。但我心态太好了,想得很开。

 

三十而立是没什么希望了,甚至还有点一事无成,希望三十五岁之前,我能找到自己擅长的路吧。

 

做决定更瞻前顾后了,但还不想用年龄限制自己


偏不姐姐 | 30岁 前互联网公司品牌运营

 

再过十来天,我正好30周岁。之前觉得30岁应该挺坦然的,有事业、有感情,会慢慢往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30岁的焦虑,一个是事业,一个是感情,然后就是世俗价值的有房有车。世俗总说三十而立,但现代社会真的难立。

 

对我来说,现在最焦虑的是工作还没起色,只有投入到工作中,才有安全感和底气。

 

我的前两份工作是给某行业品牌做运营,前一份做到了部门负责人的位置,本来前景还是可期的,但因为是美国品牌,没有完全适应中国市场,公司摸索了几年没有取得成果,所以总部决定撤出中国市场,公司解散。面临要换工作的时候,也为职场对临近三十的女性不太友好而焦虑过。幸运的是,因为对行业比较熟悉,一个共事过的朋友邀请我加入他那边做新项目,刚好无缝衔接,我对未来也还是充满期待。

 

不巧的是,二月受疫情影响,新项目没法开展,项目组解散,公司开始大量裁员,我只好匆匆离职。当时主要是出于对生命健康安全的考虑,觉得再有前景的工作,都不如踏实待在家人身边来得可靠,所以离职的时候还挺轻松,想着四月份再回上海换工作。

 

刚离职回家的时候,自己会看书学习,生活心态还没什么变化。但三月后,家里人开始给我各种渗透影响,觉得我快三十了,不应该再出去拼一个未知的前途,而是应该以解决个人问题为主,他们的关注点都集中在结婚这件事上。

 

受到家人影响,我也开始思考人生,加上复工遥遥无期、上海生活成本太高,于是决定先撤回老家,试试看能不能适应老家的工作生活。四月回了一趟上海,和一众朋友同学见完面后,就收拾东西打包回家了。

     

六月自驾游去青海拍的公路照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五月开始,在老家也看了一些工作,但工作要求、薪资水平、工作环境等都不是我能接受的条件。老家是内陆西北城市,好的工作就是考公考编,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最近,我又有收到之前做的品牌在其他城市的工作邀请,便开始考虑返沪还是换个新城市开始。相对回上海换行业换岗位,高成本的生活和难以企及的房价,换一个新一线城市更实际。但我在上海读书工作生活了十多年,朋友圈子都在那里,要完全换一个陌生环境,也需要勇气。

 

感情方面,我的态度一直都是宁缺毋滥。我从小就比较独立有自己的主意,没给家人添过额外的负担,唯独至今未婚给他们带来了压力。今年开始,他们也给我安排相亲,但我跟我妈聊过了,如果强求将就结婚,万一婚姻不幸弄得生活鸡飞狗跳,还不如一人独乐,等待缘分。我会主动寻找合适的人,但不强求,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三十岁,最明显的感觉是做决定更瞻前顾后了,没有十八岁的勇往直前,但还是不想用年龄限制自己,任何时候都可以换一个新的开始,做新的尝试。

 

互联网公司的工作节奏只适合年轻人


Y小姐 | 31岁 门户娱乐编辑


讲真,年龄上我没有焦虑,因为自己心态上还是20+。


不过工作内容的确令人焦虑,年龄越大越发觉得娱乐编辑这份工作,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都没有意义,甚至一些娱乐新闻让我有抵触感,甚至觉得恶心,比如一些饭圈拼音文化,zqsg之类的用语。


现阶段工作非常忙碌,需要面对各种临时或者突发,以及一些不合理的加班要求,比如,已经是大小周了,休息周领导还是会安排工作让人加班。


20岁时能熬夜到凌晨四五点,现在十点半还不睡觉,心脏就难受,特别是周末值班17个小时,熬到晚上12点以后。有几次心脏突突的难受,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现在为了活着,只能默默承受,毕竟互联网圈的工作节奏只适合年轻人,我就是脑力跟得上,身体也熬不动、吃不消了,以后可能会换个行业。


来源 / Pexels


其实我更多的压力来自原生家庭。最崩溃的是前一阵子,我母亲和她前夫(离婚了,仍然纠葛在一起的夕阳红之恋)每天吵架,俩人轮番给我打电话诉苦,让我出解决方案,她前夫轰炸我:“你说什么办,你是你妈的女儿,你不能不管”;我母亲:“我要同归于尽,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我活不下去了”。


我需要时刻面临“如何解决他们关系”的难题,而我母亲不是一个很乐观的人,经常无理取闹,但是血缘和责任摆在那里,我没办法无视她,只能选择承受,或者大哭一场,然后消耗掉这些负能量,又或是朋友亲戚吐吐槽。


好在我老公是一个特别积极正能量的人,大多数时候都能保持幽默,无论是工作,还是和我母亲的关系上都很会开导我。


刚结婚时我们也会吵架,但现在更能理解和了解对方,特别是想到我老公本来一个帅小伙,现在累得像个小老头,我就更不会和他吵架了。我现在的状态是,期待生宝宝,进入人生下一阶段。


努力对抗人生可能性的衰减,即使我会失去很多


Helen | 30岁 互联网战略分析师

 

今年5月刚过了30岁的生日,与之前所有生日不一样,没有家人、朋友陪伴,也没有鲜花、蛋糕和礼物,而是在四姑娘山的清冷夜空下,握着一个电热宝瑟瑟发抖,但一杯红酒下肚后,我的内心达到这几年最轻松的一刻。

 

人家都说“三十而立”,人生应该是已经有了明确的轨道,但我却让自己主动“脱轨”,将自己置于不确定性中。

 

我之前在北京某互联网大厂做战略分析,这应该是世俗意义上“光鲜亮丽”的工作,但我在四线城镇的家人亲戚们并不知道我的生活细节,比如经常凌晨四点还在整理数据,因为研报里的一个小错误被老板劈头盖脸地骂,要去缓解管理层对业务的焦虑,但最后都变成了自己的焦虑。

 

对我来说,年龄焦虑的本质是人生可选项不断减少,20岁的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但30岁的时候,当你有了一定的积累,其实放弃才是最难的,但放弃又是选择另一种生活的前提,我越来越感觉到,生活变迁的成本越来越高。

 

疫情期间我在家里的时间比往年多了不少,去年和交往三年的男朋友分手后我爸妈就对我意见很大,觉得两个人都相处那么久了,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为什么因为一点小事就分手,他们觉得,到了我这个年龄,除了出轨、家暴等原则性问题,其他矛盾都很正常,没什么是不能忍的。

 

这让我很沮丧,高一那年理科成绩不好却执意学理,大二从建筑设计转到金融,后来出国,爸妈都是完全支持我,让我自己做选择,但现在他们越来越希望我早点稳定下来,稍有变动就劝阻我,回到北京裸辞这件事更是让我和他们的关系闹得很僵。

 

Helen云南旅拍照片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这些年在大厂拼死拼活,我有一笔数额不错的积蓄,虽然离财务自由尚远,不能让我就此退休,但够我去追求一些能让自己兴奋的事情。我是一个地理爱好者,在四姑娘山,我拍下了自己第一个旅行Vlog,上传到B站上有近一千的播放量,后来扎在西南地区两个多月,拍下了无数绝美的风景。

 

未来这段时间,我打算做个旅行博主,这是我很早时候的一个梦想,那会想做的是旅行作家,不过形式没那么重要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想去做一些别的事情,希望爸妈能够理解我,而大多数人追求的幸福家庭、有前途的工作,就随缘吧。


*题图来源于电视剧《三十而已》官方微博。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尔立、张楠、西西、Ferne、Luna、偏不姐姐、Y小姐、Helen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