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原创
2020-08-03 19:15
广告失势,谷歌靠“云”续命?

出品| 虎嗅科技组

作者| 张雪

封面| 视觉中国


近日,美国四大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由于一同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一度霸占了中外媒体的头条。巧合的是,他们选择了在同一天公布季度财报。

 

然而,尴尬总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在7月31日公布季报的四家企业中,有三家都获得了超预期的增长,多项指标也刷新了历史新高,相反地,只有谷歌营收利润双双下滑,交了上市14年以来的最差的一份成绩单掉。

 

谷歌还是掉队了。

 

不可否认,谷歌业绩的滑铁卢与当下疫情发展不无关系,但另一方面这次疫情也成为了谷歌布局的试金石,一时间,业务单一的短板暴露无遗。

 

上市以来最惨数据

 

话不多说,首先来看谷歌二季度财报的主要数据。

 

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Alphabet(谷歌母公司)第二季度总营收为382.9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89.44亿美元下降22%;净利润为69.5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9.47亿美元下降30%。

 

具体来看,谷歌网站第二季度营收为251.31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85.402亿美元。其中,谷歌搜索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213.19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36.42亿美元;YouTube广告业务营收为38.12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6.03亿美元。

 

另一个明显的信号是,谷歌第二季度广告营收为298.67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324.94亿美元,同比下降8.8%。与此同时,谷歌云(Google Cloud)业务第二季度营收为30.07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1.00亿美元,同比增长43%。

 

可以看到,除了谷歌云和YouTube广告业务的微小增长外,谷歌搜索及其他业务和谷歌一直引以为傲的“广告业务”都出现了大幅下滑。

 

虽然谷歌在财报通稿中称,云业务、YouTube业务等相关业务的增长与广告业务下降正好两相抵消,但依旧不能改变这是谷歌上市以来业绩最差一次的事实。

 

而对于这次业绩下滑的原因,外媒相关报道指出,谷歌二季度业绩的疲软并不能归咎于新冠疫情,毕竟,Alphabet一直是大型科技领域增长最慢的公司,主要是因为过分依赖了广告业务,云业务落后于行业同行,其他任何业务都没有取得大的成功。

 

另外,多年来利润率一直是Alphabet的不利因素,这主要是由于向移动广告的转移导致广告业务的流量获取成本增加,从而导致历史上利润增长乏力。

 

疫情让广告靠不住了

 

毋庸置疑,今年二季度对于谷歌来讲是艰难的。

 

一方面,占据总营收78%的广告市场疲软,旅游、休闲等广告正在减少,另一方面,以Facebook为主的广告市场进攻者正在蚕食谷歌的广告份额。

 

首先,尽管广告继续为Google创造最多的收入,跌幅小于华尔街的预期,但由于新冠疫情对广告业造成严重破坏,与2019年同期相比,这一数字明显下降。

 

据了解,同期谷歌广告客户被迫进行大规模裁员和其他成本削减,而营销预算往往首当其中,旅游搜索引擎、航空公司和酒店等谷歌大客户更是如此。可以预见,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该公司的业务都将遭受广告预算缩减的困扰。

 

让谷歌高管们看到希望的是,“在整个季度中,用户搜索活动逐渐回归更多的商业主题,随后广告客户的支出有所增加,这导致本季度的搜索收入同比趋势有所改善,到6月底,搜索收入与去年基本持平。”

 

不过,谷歌、AlphabetCFO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指出,”关于谷歌广告业务目前状况还都很不稳定,一切还不能下定论。广告主的投资量是跟宏观大环境成正比的,这也是我们用于观察业务走势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与谷歌面对的境遇不同,在本季度,Facebook的广告营收同比增长了10%,为183亿美元。

 

究其原因,主要是疫情助推了Facebook的业务增长。越来越多的人居家躲避疫情,Facebook的用户就越多越活跃。

 

据财报,2020年6月平均日活用户为17.9亿,同比增长12%。截至2020年6月30日,月活跃用户为27亿,同比增长12%。Facebook表示:4月的广告收入持平,5、6月广告收入又开始上升。这证明了更多用户花时间在网络上,商业也需要在网络上接触到新的用户群。

 

相比之下,谷歌则只享受到了YouTube广告业务上的红利。

 

对此,露丝·波拉特表示:“第二季度我们的总营收达383亿美元,这得益于广告业务的逐步改善,以及谷歌云和其他收入的强劲增长。我们正在继续克服艰难的全球经济环境。”

 

新宠云计算“临危受命”

 

对于谷歌云,外界称它为本次季报的最大亮点。在二季度的同比增速上,谷歌云甚至超过了两大云巨头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

 

数据显示,第二季度AWS的收入同比增长为近29%,达到108.1亿美元,微软Azure营收133.71亿美元,同比去年的113.91亿美元增长17%。

 

但整体来看,与第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包括GCP(Google Cloud Platform)和G Suite在内的Google Cloud收入增长较低,这反映了G Suite实行了去年4月推出的价格上涨的事实,好在GCP保持了其在第一季度交付的强劲收入增长水平,其收入增长再次显着高于Cloud整体。

 

而GCP的增长再次则主要由基础架构产品以及数据和分析平台带动。与其他两家竞争对手相比,其优势在于构造价格折扣的方式即为客户提供了更简单的议价方式,更适合AI和机器学习,专用的光纤网络以及开放的混合云、多云策略。

 

正是如此,谷歌收获了包括Keurig,Pepper博士,德意志银行,Lowe's,Telefonica,Orange和Groupe Renault等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季度,谷歌G Suite增速虽然不及GCP,但已经在教育、医疗、远程办公等多领域应用,也曾在一周内达到了超过6亿个参与者的峰值。举例来讲,普华永道的员工在一个月内通过Google Meet观看了近1000万小时的视频会议。

 

自然而然地,谷歌高管们在财报和电话会议上也丝毫没有掩盖对云业务的偏爱。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就Google Cloud而言,我们对与大客户达成多年合作的牵引力感到满意。这反映在我们积压的订单中,截至本季度末,订单总额为148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与Google Cloud有关。这种性能是我们对云进行的投资投入到市场组织的结果。”

 

在成本控制上,露丝·波拉特也为谷歌云开了绿灯,其在电话会议上透露:“2020年总资本支出水平将比去年有所下降。这主要是由于我们决定放慢近期购置办公楼的步伐,但在技术基础架构方面,我们预计投资将保持与2019年大致相同的水平,服务器方面的支出将比数据中心建设相对多,并且受益于我们对服务器效率的持续关注。”

 

与此同时,尽管员工人数同步增长率会下降。但谷歌仍会积极地在云等优先领域招聘人员,包括技术人才、销售人才等。

 

根据谷歌此前为谷歌云设定的目标,即在2023年之前击败其竞争对手微软Azure和亚马逊云服务(AWS)。

 

需要承认的是,即使在增速43%的增速下,谷歌云的体量只有30亿美元。这个数字在内,只能占据总营收的8%,与广告营收的298.67亿美元相差甚远;在外,与真正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的AWS和微软的Azure相比,也只是这两家的三分之一。

 

这样一来,谷歌业务板块中广告和云服务的对比和定位就非常明显了,似乎正在印证那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值得庆幸的是,谷歌终于在除了广告业务上的其他服务上开始有了起色和希望,想必这也是谷歌高管不断强调云计算的背后原因之一吧。


我是本文作者张雪,关注5G、云计算、人工智能,微信:zhangxue-0929,欢迎行业人士聊天爆料(加微信备注身份)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