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1-21 20:58
头部机构7个月融资近16亿,少儿编程为啥这么火?

作者 | 黄燕华

编辑 | 蛋总

出品 | 子弹财经

题图 | ICPhoto


少儿编程赛道再度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宠儿”。


11月20日,编程猫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这是目前国内少儿编程领域内最大的一轮融资。而就在7个月前,该公司才宣布获得2.5亿元C+轮融资。除了编程猫以外,还有数家知名少儿编程机构在今年获得了融资,比如3月完成1.5亿元Pre-C轮融资的小码王以及5月获腾讯B+轮投资的西瓜创客。


不过,资本在持续加码少儿编程赛道的同时,也更关注其盈利能力及存在的问题。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子弹财经”,资本在看少儿编程项目时,除了关注基本的增长,也会更关注财务模型的健康度,甚至关注项目与头部玩家的收入规模差距。


当前,少儿编程行业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各玩家难免会面临着不少的挑战难关。有人表示,今年少儿编程机构的线上整体获客成本较去年同期至少翻一倍;有人指出,少儿编程赛道的“集体性难题”仍存在,亟待从业者共同攻克。


事实上,少儿编程并非是在今年才跑出来的“黑马”,其在2018年就赢得了投资人的青睐——彼时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机构就超过30家,总融资金额超过20亿元。但碍于当年市场的需求还不大、课程体系尚未完善、师资力量匮乏等原因,少儿编程行业暂时“冷却”了下来。


那么,在今年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这个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何再度热闹起来?


1、早下手“吃肉”,后下手“喝汤”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渗透率不断提升,资本的目光也快速聚焦到少儿编程这个领域,各机构获得融资的消息接连传出。


2月,VIPCODE获战略投资;3月,小码王完成1.5亿元Pre-C轮融资,代码星球获Pre-A轮融资,乔斯少儿编程获战略投资;4月,编程猫完成2.5亿元C+轮融资……


回顾今年上半年,国内的大环境并不乐观,少儿编程赛道缘何引得资本争相下注?


“其他热门赛道基本已进入后期阶段,大多资本很难挤进去。”少儿编程品牌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向“子弹财经”说道,K12在线教育是一个刚需市场,但目前已进入“资金向头部玩家聚集”的阶段,且不说资本此时加码的价格很贵,真正能挤进去的资本寥寥几家。“这意味着,很多资本不得不把投资重心转向其他赛道。”


而少儿编程自然成为资本下一个押注赛道。据王江有介绍,目前,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仅1.5%,意味着它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如果此时看明白这点却不出手,等到渗透率达20%的时候再下注显然为时已晚。“现在,资本提前投是吃肉,后面投只能喝汤。”他说。


当然,在王江有看来,资本最看重的还是少儿编程的前景。他表示,未来,少儿编程不仅将成为普及学科,还将成为每个人的基础素养。“投资就是投趋势,不是今年投,今年就有回报,此时押注,后面的增长还是可以预期的。”



此外,王江有还提到,头部少儿编程机构持续受资本青睐也是“情有可原”。经过五年的发展,少儿编程行业已出现头部效应,跑在前面的一些被投企业的发展势头本身就不错。“要知道,它们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势必解决了运营过程中的师资和课程等问题,踩过很多坑,已经走出来。”王江有说。


“当头部少儿编程机构在拿融资时,基本都会告诉投资人,未来他们可以通过项目IPO实现退出。”长期从事少儿编程行业的冯岩(化名)对“子弹财经”透露。


除了头部机构,部分腰尾部机构也获得了融资。“因为少儿编程行业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未来成长性较高。即便上不了市,还可以通过被并购让资本退出。”投资经理沈彤(化名)向“子弹财经”解释道。

事实上,从融资情况来看,资本下注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以加码线上机构为主。


“要知道,在市场规模还不够大的情况下,线下模型其实算不过来,毕竟愿意花1万多报线下少儿编程课的人占少数。”沈彤说道。


更重要的是,经历过疫情对线下业态的影响后,人们对线上业态更为看好。“无论是疫情还是市场环境,均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当前主打线上化商业模式的创业项目更易受到资本追捧。”少儿编程品牌瓦力工厂创始人李慕对“子弹财经”表示。


2、资本变得严苛,行业标准提高


相比起如今投资人的愈发谨慎,前几年资本对少儿编程的投资风格可以说是“令人咋舌”。


前几年,有资本鼓励被投的少儿编程企业烧钱扩张。“以烧钱换增长,ROI可能很低,现金流甚至为负,烧到一定规模,资本就觉得能投了。烧钱速度越快,资本就越喜欢,尤其是一些美元基金。但如今,投资人变得异常苛刻。”沈彤表示。


今年以来,除了关注产品、教研和服务,资本还更关注健康的财务模型。“很多少儿编程机构对外PR的时候,都会强调续费率、ROI和现金流等关键指标,以证明自己处于良性成长的状态。”沈彤说。


这也意味着整个少儿编程行业的标准提高了,从过去的“风口创业”发展到如今的“真刀真枪”——得拿出可靠的运营数据和发展逻辑,才能叩开投资者的大门。


除此以外,资本更关注被投项目跟头部玩家的差距。


长期关注少儿编程赛道的投资人士周亮(化名)向“子弹财经”透露,被投少儿编程机构跟头部玩家的差距必须保证在能追赶的范围内。


据他介绍,首先,最主要的是收入规模差距。“如果被投少儿编程项目的月均收入低于1000万元,我们不会看的,因为它跟头部玩家的差距太大,几乎没有追赶的可能性。”


其次,是团队的背景,以及他们在教研、教学方面的能力和思路。“之前,我看过几个少儿编程项目,最后没投是因为他们都是程序员出身,而我更倾向于老师出身的团队,毕竟他们更知道学生想要什么,该给学生什么。”



除了面对资本的严苛,主打线下业务的被投项目还遭遇“降估值”的情况。


据从业者冯岩透露,今年,如果被投少儿编程机构以线下业务为主,估值会被压得很低。“甚至有些投资人盼着被投企业账上资金吃紧,以借机压价。要想提高估值,还得讲在线增长的故事。”他说道。


在此情况下,今年的早期少儿编程项目想获得融资并不容易。“因为现在新企业出来的速度远超当年,可能一年冒出数百家,最后能拿到融资的企业不多。”王江有说道。


据天眼查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少儿编程创业潮掀起的这5年来,如今在业的“编程”相关企业有2214家,而在最近一年内就有719家新企业成立,其中拿到融资的企业不多。


细数今年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企业,基本上是发展势头良好的企业,如编程猫、小码王等,这些企业在市场上已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效应。“毕竟,企业经营没有偶然性,而是一个长期积累、循序渐进、厚积薄发的过程,很多阶段是无法跳跃过去的。”王江有说道。从这个层面上看,资本是以企业的发展情况来做投资判断,发展情况不理想的企业则难以融资。


另据“子弹财经”观察,有些少儿编程机构表面主打“在线小班课”,实际做的是“在线一对一”模式,为何会这样?


周亮分析,从“在线一对一”到“在线小班课”,师资成本不断减少的同时,客单价也随之降低,但获客成本并未因此降下来,且要面临十分复杂的排班问题。更重要的是,报少儿编程课的学生数远不及报学科辅导类课的人数。“最后,你会发现,在线小班课模型反而不如在线一对一模型。”


但某些少儿编程机构仍宣称自己主打在线小班课,或许想要“迎合投资人”。“毕竟,投资人天然地认为在线一对一模式是规模不经济的。”他说。


3、线上获客成本至少翻一倍


当然,除了融资问题,获客成本高企问题同样值得关注。据冯岩介绍,相比去年,今年少儿编程机构的线上整体获客成本至少翻了一倍。


据“子弹财经”观察,今年少儿编程机构在短视频平台的投放增加了不少。鉴于短视频平台属于效果类投放渠道,更注重用户的转化率,而少儿编程行业还处于用户培养阶段,尚未到“用户收割”阶段。


因此,机构花重金做效果类投放恐怕不是明智之举,对此,冯岩也认为“少儿编程机构在短视频平台的投入产出比不高”。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仅为1.5%。“一个行业经历5年的周期,确实是一个很新的行业。”王江有认为,当渗透率达到20%以上时,才预示着少儿编程行业发展迈入中期阶段。


当前,家长们还没有把编程作为孩子的必学科目。“要知道,少儿编程行业最理想的情况是人人都学编程,就跟少儿英语一样。”他说。


在王江有看来,当下少儿编程行业的供给还需要进一步丰富。从线下供给来看,线下网点供给还没有便利到能让孩子们“随时学”的程度。


从线上供给来看,线上产品解决方案的多样性,也还没像少儿英语一样可以不断细分出更多的品类。比如,在线外教一对一可细分为固定外教、非固定外教、欧美外教和菲律宾外教等等。因此,少儿编程行业还没出现“百花齐放”的格局。



同样地,李慕也认为少儿编程行业发展从市场需求上来看仍偏上升期,用户对少儿编程行业的认知以及机构的品牌认知还较浅。“比如家长对整体行业认知的差异,更多是大家提出的营销词汇的区别。”他说。


也正因为少儿编程行业发展偏早期,仍处于培养用户认知与扩大渗透率的阶段,所以整体竞争并不激烈。目前,少儿编程机构之间的竞争更多表现在渠道投放上。“比如只有一个抖音和一个微信朋友圈,大家都去投放,想不产生竞争都很难。”王江有说道。


虽说行业整体竞争并不激烈,各玩家也在快速地发展,如编程猫、核桃编程等头部的少儿编程机构已经在用户市场上拥有了品牌认知度,课程开发体系也更完善,不过这个行业仍存在一些“集体性的烦恼”。


“专业人才紧缺成为横亘在少儿编程机构面前的一个难题。”王江有坦言,目前比较难从社会上找到能运营少儿编程项目的人才,基本都得从零开始培养,而这类人才的培养显然需要较长时间。


最后,困扰少儿编程机构的另一个难题则是续费率问题,其反映的也是市场需求的问题。要知道,长期将少儿编程作为孩子每年必学科目的家长只占少数。“有些父母让孩子学编程,更多是为了尝鲜,达到接触和学习的目的就够了,可能不会选择续费。”冯岩如是说。


说到底,少儿编程和K12在线教育一样,都存在着相似的问题,正考验着各企业解决问题的能力——市场占有率、师资力量和服务质量,当企业在这三方面的能力越强,就越容易获得融资,而获得融资后发展则更有优势,这无疑是一个正向循环。


当前,不管是政策导向,还是主流趋势,少儿编程无疑都是资本值得押注的赛道之一。但在获得了资本的认可后,少儿编程机构要想既走得快,又走得稳,还走得久,显然需要从业者共同去攻克市场渗透率不高、专业人才紧缺等集体性难题,资本与用户都在等待他们的答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