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萌虎招新 #大公司情报站
2020-12-08 15:48
为了拿下学生党,他们一个暑假花了60亿

此稿件为参加萌虎招新的参赛稿件,视频投稿活动正在进行中,详情请戳 萌虎招新


什么行业会投入60亿进行烧钱大战?

 

2011年,全国五千家团购网站一年的时间补贴超过60亿;

 

2015年,外卖平台在半年时间里,烧掉了几十亿;

 

2016年,网约车大战开始,腾讯、阿里每天烧掉4000万;

 

2017年,共享单车大战,一两年的时间吸纳了500亿的投资;

 

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大量学生只能在家上网课,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学而思为了争夺这个流量,共投入60亿,进行疯狂的补贴、推广大战……

 

今年,猿辅导赞助了《王牌对王牌》、《中国诗词大会》、《最强大脑》、《五哈》,还成为了北京冬奥会的官方赞助商;跟谁学旗下的高途课堂赞助了《极限挑战》第六季;作业帮和掌门1对1赞助了《向往的生活》第四季,而还只是已经播出的。

 

根据新京报之前的报道,综艺《二十四小时》第二季的独家冠名费用是1.5亿人民币。知道这个综艺的call个1,反正我是不知道,就这也敢要1.5亿?那马保国首秀要15亿也不亏。

 

你以为综艺广告已经很烧钱了?老板们,补贴了解一下。

 

为了在今年暑假争夺用户,很多在线教育平台把课时费补贴到了几块钱的水平,甚至还另外赠送价值百元的教辅材料,连包邮的钱都赚不回来。再加上运营成本和教师工资,算下来,一个9块钱的课,卖出去要亏掉100块钱。而这100块也不是想亏就亏的了,为了亏这100,还要付出每个用户3000块的获客成本。

 

这么亏,却还要继续烧钱,就是为了在一个无路可退的市场里搏一个美好的未来。

 

因为,传统线下教育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遭到了重创,有的老牌教辅机构因此已经濒临破产,在线教育公司看到了这个机会,想要通过烧钱,一举统一这个市场。

 

在线教育其实已经发展了很长时间,很多企业已经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很多年,其中有上市的行业巨头,有入场收割的互联网巨头,也有拼命烧钱的创业企业。

 

今天,韭菲特就给各位老板们讲讲,处于在线教育市场复杂格局中的老江湖和新秀们。

 

在已经上市的教育企业中,新东方是其中最知名的一家。

 

新东方成立于1993年,比阿里巴巴还要早六年。

 

新东方最早的业务是线下英语培训,主要是培训GRE、托福,目标用户是那些有出过留学需求的人。

 

之所以做这方面的培训,和俞敏洪当年留学失败,以及为维护面子主动从北大离职有一些关系。

 

2006年, 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美股上市的教育企业。

 

而在上市前一年,新东方推出了自己的在线教育品牌,新东方在线。2019年3月,新东方在线在港股分拆上市,成为了港股的在线教育第一股。

 

刚刚上市的时候,新东方风光无限,但没过几年舒服日子就遇到了一个叫好未来的强劲对手。

 

如果不是好未来的施压,新东方不会那么快推出优能中学这类的K12教育品牌。

 

优能中学刚刚推出的时候,和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还爆发过抢人大战,双方互相争夺对方的教师资源。

 

实际上,面对好未来的进攻,新东方一直比较被动,但疫情给了新东方调整的机会。

 

疫情期间,新东方的线下业务遭受了比较大的冲击,这让俞敏洪坚定了创新的决心,需要在在线教育方面投入更多才可以。

 

相比集团的生死存亡,线下学校的利益分配可以放一放了。

 

为此,俞敏洪把自己的老搭档孙畅调到了新东方在线,并且把新东方原有的九大业务板块调整为六大业务板块。


调整之后,效果立马出来了。

 

互联网产品技术中心研发的云教室在疫情期间,将新东方100多万寒假班的学生都迁移到了线上,让新东方度过了一次大规模的退费危机。

 

度过了危机之后,新东方在港股成功二次上市,市值接近2300亿港元。

 

如果新东方没有在港股二次上市的话,中概股教育企业里市值最高的应该是它的对手好未来,多年来一直处于领跑的位置。

 

在纽交所上市的国内在校教育机构中,好未来以428亿美元的市值排名第一

 

好未来原名学而思,公司的创始人张邦鑫和俞敏洪是北大校友,但和俞敏洪被迫创业不同,张邦鑫一开始就是奔着创业去的,最开始的补习班只招收了20个人,但他为了上课效果,还是把学员分成了两个小班。

 

虽然成本增加了,但效果很好,20个学生,大部分都考上了重点中学。

 

学而思因此一战成名。

 

和新东方不同,学而思很早就开始走线上。而且,学而思不是走的语言培训路线,是奥数辅导。

 

到底都是北大出来的,一个留学失败的北大老师可以教学生留学,一个自学数学建模的北大生物专业硕士,可以教学生做奥数题。

 

学而思刚创立没几年,张邦鑫就连续上线了奥数网、中考网、作文网、高考网,并在2007年上线了1对1教学。

 

2008年,学而思才开始布局线下,在上海、广州、武汉设立分校,最后又把他们拓展到线上,成立了学而思网校。

 

同时,张邦鑫也把早期上线的网站全部集中到了E度教育网,整个公司的业务结构也已经清晰。

 

张邦鑫要比俞敏洪激进的多,虽然上市时间比新东方晚了四年,但新东方上市用了13年,学而思只用了7年。

 

这大概就是互联网的速度吧。

 

2013年,学而思总部搬到了北京丹棱SOHO,正式更名好未来。

 

更名之后,学而思把分校扩充到了25个,并且把手伸到了语言培训和留学领域,推出了自研的外教品牌,同时还收购了励步英语、顺顺留学。

 

好未来的一系列操作,给新东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但其实两家也算是相爱相杀的难兄难弟,因为他们都曾被浑水做空过。

 

和好未来、新东方相比,跟谁学虽然市值不如他们,但名气可一点不比他们低。

 

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仅仅用了5年时间就在纽交所上市了。而且,跟谁学还创造了一个记录,上市之前只融资到A轮,加上天使轮,总融资金额只有5000万美元。

 

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跟谁学有一个优势,上市之前,公司已经盈利。

 

招股书显示,跟谁学在2019年第一季度盈利超过3000万人民币。号称是首家盈利的K12在线教育公司。

 

但跟谁学在当时能有那么大的声势,除了盈利,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同行的衬托。

 

2018年是国内教育企业扎堆上市的一年,尚德教育、精锐教育在美股上市,中国新华教育、中国21世纪教育集团、天立教育、卓越教育先后在港股上市。

 

但其中有很多不仅连续多年亏损,而且上市之后经历了破发,比如尚德教育,上市第一天就破发,上市前,公司已经连续亏损三年。

 

经历过强制退市的安博教育,在美股二次上市的时候也是长期亏损的状态。

 

上市失败的沪江在2015年至2017年连续亏损,总共亏损了12.4亿元,2018年前8个月直接亏损8.6亿元。

 

还有51talk,2016年在纽交所上市,但在2020年之前一直是亏损的状态,市值只有5亿美金。

 

相比这些前辈,跟谁学上市的时候,是一个拿着最少的钱,干出最好业绩的企业。

 

跟谁学的创始人是陈向东,之前是新东方的执行总裁,创建了新东方武汉分校。他在2014年创立跟谁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当时的O2O热潮,所以最初是想让跟谁学走的是平台模式,做一个对接课外老师和学生的中介平台。

 

可惜,C2C的模式走不通。跟谁学最后选择了转型B2C模式,自己招聘老师。

 

跟谁学的转型不仅及时,而且成功,推出的高途课堂成为了跟谁学在K12教育方面的主力产品。

 

这些上市的在线教育企业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市值断档严重,跟谁学、好未来、新东方是极少数市值超过百亿美金的教育企业,而其他的企业,市值超过十亿美元的都很少。

 

除了上面提到的51talk、大名鼎鼎的英语流利说市值只有7400万美元的,最近几年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只有网易有道

 

说完上市的企业,我们再来说说还没有上市的在线教育企业。

 

目前,市面上没有上市的在线教育品牌中,有很多和跟谁学一样,是在2014年前后成立的,比如2012年成立的猿辅导,2013年成立的洋葱数学、VIPkid、哒哒英语,2014年成立的作业帮、掌门1对1,2015年成立的伴鱼、编程猫、智课教育、大塘小鱼。

 

这些在线教育品牌虽然没有上市,但估值却一个比一个高。

 

比如猿辅导,光今年融资了30亿美元。

 

在过去8年里,猿辅导总共进行了10次融资,现在明白猿辅导哪来的18亿做补贴推广了吧?

 

创始人李勇(甬)出身网易,最开始做的是K12题库类的产品,你们都用过猿题库吧,抄作业神器,人家把咱们抄作业的流量聚合起来推向资本市场就融了这么钱。

 

目前,猿辅导旗下有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斑马AI课等产品,全球累计用户有 4 亿。

 

2020年10月,猿辅导拿到了腾讯、淡马锡、德弘资本、DST等机构的10亿美金G+轮投资,估值155亿美金,号称全球估值最高的在线教育品牌。

 

除了猿辅导,还有两家估值特别高的在线教育企业,作业帮和VIPkid。

 

作业帮原本是百度孵化的一个在线教育项目,创始人侯建彬之前是百度知识搜索体系的负责人,主要负责百度知道、百度百科。

 

作业帮的业务和猿辅导有很多重合的地方,主要是提供K12教育的搜题、解题。说白了还是抄作业流量,如今也把业务拓展至了在线视频课程。

 

今年6月,作业帮拿到了7.5亿美元的E轮投资,估值超过110亿美元,也投入了烧钱大战,如今,作业帮免费直播课的学员有3100万,日活超过5000万。

 

信心满满的老板侯建彬放出了一句狠话,今年要把员工数量增加到一万人以上,

 

当然,侯总还说,招这么多员工,是为了解决今年应届生的就业难问题。

 

和猿辅导、作业帮的来势汹汹相比,VIPKID缺少了一些冲劲,因为实在冲不动。

 

VIPKID的最后一次融资是2019年10月,腾讯独家投资了1.5亿美元。

 

这个规模按说也不小了,但是,VIPKID在D轮和D+轮分别融资了2亿美元和5亿美元,估值超过35亿美元。

 

VIPKID原本计划以70亿美金的估值融资5亿美元左右,但最终估值只有45亿美元。

 

在当时的政策环境下,VIPKID的1.5亿美元融资极大的提振了市场信心,要知道,猿辅导整个2019年都没有拿到过融资。

 

而在2019年之前,VIPKID更是一个类似于带头大哥的存在。

 

不过,VIPKID虽然在少儿英语辅导方面有很大的优势,而且主打北美外教1对1辅导,但如今的在线教育市场只靠一个英语辅导可不够看的。

 

大概是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在今年年初,VIPKID就推出了少儿全科目辅导的在线教育产品“大米网校”,而且已经获得腾讯等机构联合投资的8000万美元。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无论是猿辅导,还是VIPKID,在他们的背后总能看到一家叫做腾讯的企业。

 

这就是在线教育的另一面,大家在前面打得热火朝,巨头们已经开始在后面收拢自己的棋子了。

 

腾讯入局在线教育也是在2014年,到2019年,腾讯已经投资24家在线教育企业,投资总额超过40亿人民币。包括、洋葱数学、VIPKID、猿辅导、新东方在线。

 

当然,只有投资还是不够的。

 

2019年,腾讯公布了旗下的在线教育业务,包括腾讯教育、腾讯教育云、智慧校园、智慧幼儿园、腾讯微校、腾讯新工科、腾讯课堂、企鹅辅导、腾讯英语君。同时,还配套了9条和在线教育有关的技术产品线。

 

到今年4月,腾讯在远程会和/在线教育领域的全球发明专利申请超千件。

 

百度原本也对在线教育下过重注,比如,2014年曾投资智课网超过1000万美元,只可惜,百度走下坡之后,为了自救,业务中心调整到了AI领域,在线教育只能敬陪末座。2017年之后,百度只有寥寥几次投资是布局在线教育行业。

 

另外,百度自研的在线教育产品只剩下了百度文库、百度阅读、百度智慧课堂等,在疫情期间,各家忙的在线教育产品狂刷存在感的时候,百度也没有搞出太大的动静。

 

阿里对在线教育的布局有一些不同,旗下云锋基金只投资过十几家在线教育企业,包括VIPKID、宝宝树、作业盒子、兰迪少儿英语、CC英语等。

 

阿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非营利性学校和搭建在线教育基础设施,比如湖畔大学和淘宝教育。

 

如今,在线教育领域最活跃的巨头,除了腾讯,就是网易和字节跳动。

 

网易对在线教育布局的成果显而易见,2019年10月,网易有道上市,市值27亿美元。

 

网易有道几乎囊括了网易所有的在线教育产品,包括有道精品课、有道词典、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有道少儿英语、有道数学等等。

 

此外,有道旗下还包括有道词典笔、有道翻译王等在智能学习硬件。

 

在有道的第三季财报中,K12的销售额超过了6.7亿人民币,智能学习硬件的销售额超过了1.6亿人民币,两项收入相比之前翻了3倍。

 

优秀的表现提升了CEO周枫的信心,他直接表示,现在不着急盈利,要扩大规模。

 

在线教育领域,比网易还要疯狂,就是字节跳动了。

 

字节跳动在过去两年让外界刮目相看,你以为它只是一家搞算法的平台,它立马做一堆游戏给你玩,你以为它开始搞休闲游戏,它立马推出一大批在线教育产品。

 

2016年,字节跳动就已经开始布局在线教育领域了,和真格基金、好未来一起投资Minerva University,和淡马锡、雷军的顺为资本共同投资了一起作业,和真格基金、新东方共同投资了晓羊教育。

 

2018年,字节跳动首次推出了两款自研的在线教育产品GOGOKID、AIKID,其中,GOGOKID对标的就是VIPKID。

 

据一些内部员工的透露,GOGOKID最初的研发团队基本都是从VIPKID挖过来的,连最初的版本都很相似。

 

可惜,两款产品在大规模的宣传攻势下,依然没有拿到太好的成绩,无法撼动VIPKID老大哥的位置。

 

最终,两款产品合并为一款。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今日头条又连续推出了大力课堂、开言英语、汤圆英语、瓜瓜龙英语、瓜瓜龙思维。

 

2019年,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的硬件专利和团队,入局智能教育硬件,旗下大力课堂以2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清北网校。

 

2020年,字节跳动把旗下的在线教育业务整合为大力教育,之后,收购了数学启蒙教育品牌你拍一。

 

到今年3月,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企业已经超过了10家,仅仅4年的时间,字节跳动就已经玩遍了语培、K12教育、婴幼儿启蒙教育。

 

今年,大力教育CEO陈林曾说过一句话:未来三年不考虑盈利。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4年只是一个开始。

 

2020年,在线教育,风云再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