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1-29 16:30
是谁让你每天把“毒素”涂在脸上?

每一个女人都是这个世上最名贵的珍宝,只有经过岁月的打磨,才会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你不必为取悦或者迎合别人,而让自己陷入被动之中。我们要学会善待自己,坚守生活中的目标和内心的良知,不为外界瞬息万变的规则而拘束——《做灵魂有香气的女人》戴尔·卡耐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Figure(ID:FigureVideo),作者:长风,编辑:鲜于,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化妆品行业正在摧毁女性细胞。”


这句看上去很“引战”言论,出自纪录片《Toxic Beauty(毒美)》。


人是视觉动物,始终有追求美的倾向。我们身处一个“颜即正义”的时代,无论是在社会职场,还是人际交往中。尽管每个人对于美的评判并不相同,通向“美”的道路亦是万千,但护肤和化妆几乎被公认为是女性增强美感,提高评价,实现自我认同的重要手段——于是谋利者在其中有了巨大的运作空间。


偏偏《毒美》在2019年站出来,向公众提问:你每天乐此不疲涂在脸上的,是美还是毒?


来自加拿大的制作团队,通过与受害者、医生、律师以及专家的对谈,将化妆品产业的黑幕揭开:大公司为利不仁,美国政府辅助遮掩,导致“这些精美的小东西,随时都可能要了我们的命”。


一、“如果这都不算恶棍”


“我从来不是为了钱,为的是这间屋子之外的,更多的女性。”


说这句话的,是美国南达科他州一位普通的中年女性,迪恩伯格。


几年前,她被诊断出患上了卵巢癌,在经历化疗、切除手术的痛苦时,作为助理医师的迪恩伯格,不断问自己:我做错了什么?在一本医学书里,她看着卵巢癌的成因一一对照排除:家族没有癌症历史;自己没有肥胖;没有使用过避孕药……直到最后她看到了——滑石。


滑石即硅酸镁,其中可能包含石棉和二氧化硅,二者都是已经被证实的致癌物。滑石粉是强生婴儿爽身粉——对,那个著名的美国强生集团——的主要成分。



迪恩伯格从16岁就开始使用婴儿爽身粉,却从来没有被告知使用风险。她拿出产品包装,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滑石致癌风险的提示。她把自己的情况发到了博客,问是否还有其他人因为滑石粉患病。


密西西比州律师艾伦·史密斯关注到了迪恩伯格的发帖,主动取得联系,最后成为她的代理律师。艾伦律师出示的一份极为关键证据显示:早在20世纪五十年代,强生就已经发现了滑石粉不能“安全地”被阴道吸收。但是该集团非但没有对公众告知,反而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影响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等监管机构,令这些机构对可能的危害视而不见。



“如果这不是恶棍,我不知道还能如何形容他们。”


迪恩伯格遂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强生集团生产的婴儿爽身粉中含有滑石粉,导致长期使用的她患上卵巢癌。


面对诉讼,强生集团选择用钱“封口”:他们找到迪恩伯格,提出一次性给她80万美元,代价是她从此不提这件事。


迪恩伯格问:那么警示呢?你们是否会在产品包装中向消费者明确警示致癌风险?——当然不会。见她不答应,强生公司的解决办法是涨价:80万不行,130万?


迪恩伯格的选择是,2013年9月,和强生的律师团们,在美国南达科他州的法庭上对质。


庭审中,强生的律师表示:强生婴儿爽身粉已经卖给了全世界数以百万人,100年来被证明绝对安全,不会引起卵巢癌。甚至当庭展示出了女性生殖器的大幅照片,问:滑石如何能进入女性阴道呢?不可能的。


迪恩伯格用事实回击这种言论:她提供了自己的卵巢组织切片,检测结果明确显示,其中残留着滑石成分。



最终,陪审团判定被告有罪,但是,在损害赔偿一栏中写的是:none——一场民事诉讼,被告被判有罪,原告竟然得不到任何赔偿,真是让人忍不住口吐芬芳。


美国每年有2000万人被诊断出乳腺癌或者卵巢癌,迪恩伯格是其中第一个提起滑石诉讼的人。尽管她没有得到任何经济赔偿,但是在她激励下,源源不断有受害者发声,成千上万的女性加入了这场战斗。


2015年,一位名叫福克斯的女性在使用强生婴儿爽身粉35年之后确诊卵巢癌去世,没能等到自己的诉讼开庭审理。当时引起极大轰动,强生因此被判付7200万美元的罚款,其中6200万是惩罚性质,1000万是对福克斯家属的补偿。



但强生的态度一如既往,发言人在采访中说:(婴儿爽身粉致癌)情况根本没有这么严重,不值得大费周张。


但被追问“FDA确实收到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许多人的卵巢癌与滑石粉有关系”时,这位发言人耸肩、挑眉,以无辜的表情缓缓吐出:God Bless Them(自求多福)


二、一场“审美绑架”


强生集团不承认它的罪,《毒美》则认为有罪的不仅仅是强生,许多被广泛使用的产品,和人们习以为常的行为、观念都足以致命。


从古至今,人们对于女性的审美标准一直在变,但是将时间限定在某一时代时,却又经常能看到审美惊人的被规范化、统一化,特别是针对女性。


早在原始社会,人们就懂得把动物油脂涂抹在面部、身上,让皮肤看起来更加健康有光泽。在古代,女人们为追求肤如凝脂,脸上涂满铅粉,所谓“洗尽铅华不著妆,一般真色自生香”;欧洲女人为了追求细腰丰胸,穿了一个世纪鲸骨裙……


外貌焦虑、身材焦虑悄无声息、不知不觉地强迫,犹如无形的强制权威,让每个女人都无可逃遁。直到现代社会,化不化妆看似是个人的自由,但事实上,它已然成为外界对女性强制的“审美绑架”。



24岁的亚裔女孩梅梅(Mymy),从小被教育要注意自己的容貌,要用各种方式让自己更美。她向往白人女孩的外貌,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用各种各样的美容产品,化妆让她更自信、觉得自己更有吸引力。


用化妆面具和美颜滤镜掩饰“缺点”,用主流生活模板营造身份地位,只有这样才能赢得赞美与掌声,何其哀哉?


被化妆品“浸泡”多年后,梅梅上大学时乳腺被检查出肿瘤,医生告诉她,这是个意外。但是她自己发现,不是的,身边很多女孩子都有不良反应。


“除去所有的假象,剩下的一种解释,无论怎么不可能,都是真相。”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梅梅拿自己做了个实验:


第一天,身体不用任何东西,包括化妆品、护肤品甚至牙膏,她自己形容,“摆脱对这些产品的依赖像是在戒毒”;第二天恢复每天都会用的产品,牙膏、洗发水、化妆品;第三天开始用露得清等清洁产品及替代品……


她认真观察自己用的东西,制作出完整的电子表格,为每一种产品的成分都创建目录,对比出现频率高的成分是什么,分析如果自己身体的“毒性”高,那么到底跟哪些成分会有关系,是什么在干扰自己的内分析和生殖系统。“如果能找到足够多的成分或者数据,就能向公众证明,我们每天在对自己的身体做些什么。”


每天分别留存尿样并检测。最终的结果证明了她的猜测:身体里的“毒素”远远高于常人平均水平,并且会随着她每天使用化妆品的频率、程度而波动。



“我才24岁,我不知道我以后要面对的是什么。”梅梅说。


三、这是一个每一环节都滞后的系统


事实上,受化妆品毒害的,已经不仅仅是女性。


研究成果表明,人们日常使用的美容产品会影响激素和荷尔蒙、诱发癌症,包括前列腺、乳腺、子宫……


21世纪初,美国的一些科研人员对成千上万的男性生殖系统病例进行了研究,发现他们都接触过一种叫做邻苯二甲酸盐的化学物质。同样的物质在20岁~40岁的育龄妇女身体中含量更高,于是怀疑与化妆品有关。



2002年,科研人员把72种产品送去检测,其中三分之二都含有邻苯二甲酸盐。于是科研人员召开了记者会,还在纽约时报上登了整版的广告,标题是:它对她很性感,但是对婴儿来说,却可能真的是毒药(Sexy for her,For baby,it could really be poison)


因为儿童在生长发育阶段接触到这些物质,伤害会比成年人更大。有些毒素会影响儿童大脑的发育,对其产生终身影响,比如,多动症跟铅中毒有关。还有一些常用的精油,比如薰衣草精油,其实是一种内分泌干扰物,有些男孩会因为使用乳液或者精油,造成激素紊乱而长出乳房。


一位自己创办公司的微生物学家还表示,许多公司会骄傲地说他们不再用某某有害化学物质了,但其实他们只是换成了防腐剂——之前被叫做甲醛。当然,他们不会在产品上标注这是甲醛,直接改名,换成谁都没听说过的陌生名词。


那么,为什么这么严重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该有的重视?因为这是一个系统,在商业利益面前,每一个环节都在滞后。


仅在美国,化妆品行业就有840亿美元的市场,但是关于它的监管条例在联邦法律中只有一页半,还是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时期制定的,此后再也没有经过修订。曾有国会议员提出立法规范,但是每次都会遭到业界反击。他们表示:我们会更好地约束规范自己。


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化妆品行业自我约束的办法包括:赞助科学评估小组,让其跳过大部分化妆品成分的检测;雇佣科学家团队为自己的产品辩护,把科学家变成诡辩的律师。



更大的危险在于,这个行业所依赖的是后市场监管体系,即,产品未经过检测先投放到市场上,出现了问题后,监管体系才开始运转——可怕的是,这种监管体系并不仅仅运行在这一个行业中。


代价可能不仅仅是千千万万个迪恩伯格和福克斯。假以时日,我们或许会看到化妆品工业对人类身体的巨大威胁,悲剧是不可逆的。


四、“美,与外表无关”


尽管面临成千上万的诉讼和数以亿计的罚款,强生的产品依然在全世界范围内畅销,它们依然没有发布关于致癌成分的警示。


2018年,时任强生CEO再次公开表示:我要重申,强生婴儿爽身粉是安全的。对数以万计女性和男性的研究成果显示,滑石不会致癌。



讽刺的是,到了2020年5月19日,强生公司宣布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的滑石粉型婴儿爽身粉全部下架。媒体报道称, 3年来近2万名癌症患者起诉强生公司,指控其滑石粉型婴儿爽身粉致癌,索赔总额高达数十亿美元,产品销售量暴跌了60%。


北美市场上销售的强生婴儿爽身粉替换成了玉米粉型,而滑石粉型爽身粉继续在其他国家销售。


《毒美》最后,梅梅素颜面对镜头,她依然认为女性爱美不是错,只是需要健康的替代品:“要在努力和坚强之中寻找美,寻找女性本该拥有的力量,与外表无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梅梅是幸运的,二十几岁的人生可以重新开始,所有事情都还来得及。但是有些人再也没有机会了:福克斯,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却死于卵巢癌的维和人员梅尔·利卡,以及那些曾经跟痛苦抗争、还没有被听到就已经逝去了的生命。


她们的不幸是否能改变什么?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化妆品吗?


美丽与否,应该由他人定义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Figure(ID:FigureVideo),作者:长风,编辑:鲜于,图片、资料来源:纪录片《Toxic Beaut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