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5-22 07:30
四十年来,那些被中国人鸡过的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8字路口(ID:crosseight),作者:黄阿华,原文标题:《四十年来,那些被中国人鸡过的娃》,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是个晴朗的下午,阳光柔和地穿过落地窗,照进了一幢花园洋房。室内,几位穿着昂贵妆容精致的女人围坐在沙发上,表情却大多凝重得很,一看就是内心焦虑。


焦虑的来源,是其中一个短发女人。她用手托着个复古茶杯,风轻云淡地说:


——1到3年级呢,攻英语;4到5年级啊,攻奥数。


——现在小学生啊,拿到剑桥5级第1证书(对标大学英语6级)的,可不少。


——3000单词量是毛毛雨!


言罢,几个同座的女人表现得如坐针毡。我不禁脑补了一下她们内心的台词:


——我自己认不认识3000个汉字?


这是前不久完结的电视剧《小舍得》中的一幕,短发女人叫田雨岚,是个鸡娃妈妈。看过的朋友都知道,学而思干脆把这部电视剧的冠名都给包了,就叫学而思网校·东方剧场。


整部剧都在展示鸡娃的触目惊心,然后结尾播了一堆一堆的补习班广告,够幽默的。看完了才能意识到: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投资贩卖焦虑,就割不到韭菜。


不过,这部电视剧又很真实。中国人普遍的鸡娃需求,才是网校生意兴隆的真正原因。



四十年来,中国有无数个像田雨岚这样的家长,鸡娃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有没事就拿宁铂PUA自己孩子的,有跟孩子一起头悬梁锥刺股的,有逼女儿吃停经药一心学习的……


当然,还有无数利用中国家长鸡娃心理,闷声发大财的人。


有花钱搞焦虑营销,反手就卖营养液的;有搞鸡娃保健品广告,差点儿搞出外交风波的;有把游戏机打扮成电脑,同时吃定两代人的……


中国这几十年鸡娃的历史讲起来,就是一部现成的当代现实主义魔幻巨著。


而且,毫不夸张地讲:是把马尔克斯和莫言绑在一起,拿枪顶着,都写不出来的那种。


01


在故事开始前,我们先来做道题,整点儿鸡娃气氛。


在北师大2015版《思想品德》八年级上册第一单元第一课中,有这么一道课后问答题:


材料一: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青少年犯罪总数已占到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


材料二:我国有许多因早期教育而成才的人。宁铂,14岁被中国科技大学录为少年班第一期学员,毕业后留校当助教;曹一斌,14岁时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


(1) 材料一和材料二的对比中你领悟到了什么?


(2) 假如你也有同学走上了材料二中的人物道路,你准备对他说些什么?


刚才说到了宁铂,我想这个名字大家也都知道。80年代家喻户晓的明星神童,中科大少年班的代表人物。结果,这位国家花大力气培养,应该为提前实现四个现代化做贡献的神童,最后出家当了和尚。听说前几天又还俗了。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如果他没当和尚,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显然没有答案。然而,我们也许能从材料二里的另一个人,推测出来。


曹一斌,宁铂的大学校友兼江西老乡。他曾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自己正是受宁铂激励考上中科大少年班的:


小学三年级时,我听到了科技大学少年班的消息,尤其是宁铂同学的事迹。宁铂同学14岁就掌握了中学所有知识,而且精通医术、围棋、又能写诗。而我快10岁了,才上小学三年级,我想,宁铂能做到的,我也该争取做到。


1983年,曹一斌考入中科大少年班,读的是跟宁铂一模一样的物理专业,两人只差5届。


用天才少年形容曹一斌是绝不过分的。就读期间,曹一斌摘得中科大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并且被美国加州理工学院预录取,最终取得化学物理博士学位。


这所学校,是钱学森的母校,也是全世界物理学家的圣堂。然而,拿到博士学位的曹一斌,没有像老学长那样回国,顶五个师。甚至都没有在科学研究这条路上坚持下去。


他先是在麦肯锡干了一年商业分析员,又做过两家跨国公司的财务官,后来当了珀金埃尔默仪器公司(perkinelmer)大中华区的财务总监。中途还捎带拿了个MBA。


曹一斌这条路,是四十年来,中科大少年班毕业生们的多数选择。如果宁铂没有出家为僧,而是顺利出国留学,也很可能选择这条路。


比如跟宁铂同在78级少年班学物理,只比他晚几个月入学的张亚勤,23岁拿了华盛顿大学博士,最后却当了百度总裁;


83级的女生陈晓薇,拿了匹兹堡大学分子遗传及生物化学博士,结果成了央视主持人,如今也在商海打拼;


同在83级的王江洪,更是天才,拿了麻省理工学院化学硕士和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后来当了CCI中国区总经理;


……


截至2018年,少年班学院共毕业4140人。其中毕业超过10年的人,有55%选择了从商,17%的搞金融。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时在各方面普遍落后的中国,根本不具备搞物理研究的条件。


不然80年代的中国科学界怎么会流传那句名言: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


当时的中国迫切需要的,并不是理论物理,更不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而是先富起来。这些连普通人都想得明白的事儿,中科大少年班这帮早慧的天才不可能不懂。


于是,曹一斌们纷纷用行动做出了选择,这也无可厚非。而从宏观层面看,这场为加快实现四个现代化而鸡科技娃的官方行动,是失败的。


但,这无疑是四十年来中国鸡娃史的先声,揭开了中国人鸡娃史上最激荡的篇章。中科大少年班的出现,深深地刺激了无数望子成龙的中国家长,加快了他们鸡娃的步伐。


每个80后,应该都或多或少的听到自己爸妈说过这句像紧箍咒一样的话:你看看人家宁铂,再看看你!


直到现在,我们280斤的主编只要听到这句咒语,都会顿时胸闷气短,一屁股倒在沙发上老半天儿都缓不过来。


02


1988年,浙江某高校科研机构联合媒体,在报纸上发布了一项研究结果。结果显示:被研究的3006名小学生中,竟然有1336人存在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而且,其中有44.4%的孩子缺乏钙铁锌等微量元素。


这则豆腐块新闻的威力,相当于往家长们心头扔原子弹。谁来救救孩子啊?正当一筹莫展之际,电视台没缘由的开始轮播一种儿童营养液广告,啪的上来就是一句: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


香不香因人而异,娃哈哈倒是特别能get养生大国的点。这配料表,你就是放在今天,让最黑最黑的中医黑来挑,都挑不出毛病:桂圆、红枣、山楂、莲子、胡桃、米仁、鸡肝。


往事并不如烟。后来,已经财富自由的宗总说,那个所谓的营养不良研究:是我赞助滴。



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向来擅长内卷。看到娃哈哈赚翻,有个叫史玉柱的人坐不住了。


史玉柱当然也是个天才。他马上意识到,要有竞品意识。像娃哈哈那样喝了光长个儿不行,还得要长脑。


1994年,史玉柱捣鼓出了一种叫脑黄金的保健品,听这名字也知道,卖点就是吃了能补脑。这玩意儿里所含的DHA,明明是再寻常不过的鱼油成分,到史总嘴里就成了黄金。


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老话:挟洋自重。


在脑黄金的广告文案里,把美帝和泥盆薅了出来,帮他们制定了十年的国家战略:20世纪90年代,美国国会提出“脑的十年”,重视健脑;日本政府也列出一个计划,强调补脑就吃DHA。


然后,广告会悄悄告诉你,DHA就是脑黄金,是从鱼脑子里榨出来的。但是你自己在家吃鱼不行,因为把鱼做熟就会把脑黄金破坏。只能买我的。


嗯,事实是史玉柱带着策划小组,在办公室里连续996了一周,才替美国和日本想出了这么两条基本国策。


光挟洋自重不够劲儿,史总还干了一件放现在妥妥寻衅滋事包吃住的事儿。


他把邓公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拿来改成了脑黄金的广告语:让一亿人先聪明起来。


这可是戳了心窝。试问,哪个家长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先聪明起来的那波人呢?不用想,脑黄金肯定是卖爆了。当年回款就将近有2个王健林的小目标。



尝到了甜头的史玉柱加大力度,又搞了一系列衍生保健品,誓要把所有人一网打尽。一家人嘛,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管你老头老太,还是年轻肥宅,一个都别想跑我告诉你。


看看,句句都能让焦虑的群体对号入座,而且句句都非常接地气儿。不是流传多年的顺口溜,就是国家领导人登在《人民日报》上的话:


脑黄金:考考考,先健脑


巨不肥:肉照吃,肥照减


巨人钙:人是铁,钙是钢


脑黄金奶粉:健脑要从娃娃抓起


......


这些玩意儿刚面市半个月,就给史玉柱的账面上添了15个亿,但他很快就要吃瘪。


问题出在广告片上,出镜的不仅有戈尔巴乔夫,还有奥地利小画家希特勒。更炸裂的是还有一个镜头:


——伟大导师马克思挽着撒切尔,和爱因斯坦一起踢正步。


有关部门很快到位,把广告给依法处置了,脑黄金的销量蹭地一下直线下跌。痛定思痛,他才发现还是鸡娃生意好,于是卯足了劲儿,准备对友商重拳出击。


1995年,史玉柱搞了一款巨人吃饭香营养液,还编了个《巨人集团健康产品销售书》。里边写了娃哈哈的坏话。说人家掺了激素,造成小孩早熟。


史总这样不讲武德的行为,正应了郭德纲老师说的那句话: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这么一搞,把家长们吓得不轻,娃哈哈的销量自然也唰唰地跳水。


衡量一个人成熟与否,要看他是挨了打选择还手,还是掏手机打电话报警。


娃哈哈选了后者,结果是史玉柱赔了200万,并飞到杭州当面向宗庆后道歉,两家一起开了新闻发布会才算了事。


这个社会,谁都不傻。让史玉柱铤而走险的原因只有一个:利润超过300%,一时糊涂。


03


当时,除了少儿保健品,市面上还充斥着各种五花八门的鸡娃产品。吃的到用的全都有:


生命壹号口服液,补充大脑营养,提高记忆力。说有29种微量元素,然而主要成分就是牛磺酸和氨基酸,跟红牛没两样,卖得还比红牛贵。


贵多少呢?一支10毫升的生命壹号,售价4.6元;一罐红牛250毫升,售价5.5元。换算一下,前者的价格是后者的23倍。



刘东理疗镜。这眼镜号称能治近视,其实是用小孔成像原理来糊弄人,戴久了眼睛反而更疲劳。1996年,这玩意儿卖出了两个亿。



不爱吃饭怎么办?龙牡壮骨颗粒;发育迟缓怎么办?龙牡壮骨颗粒;多汗夜惊怎么办?龙牡壮骨颗粒;冲冲冲!


为什么叫龙牡这个名字呢,也许可以从它登在官网上的配料表找到原因。龙字,想必是出自配料表中的龙骨;龙骨,就是古代动物的骨骼化石,牛、马、大象伍的。按照中医吃啥补啥的指导思想,你想:骨头都成化石了,给人吃,肯定对骨头有好处。


牡字就更简单了。另一味配料,是炖牡蛎。牡蛎人人吃过,那壳还不硬吗?不硬你咬一个试试。中国的习惯,当然是中西药结合疗效好。这张配料表上,一长串中药的最后,是三个舶来品:乳酸钙、维生素D2、葡萄糖酸钙。


话说回来,不要埋怨那时的家长吃这一套,活活缴了智商税。作为80后这代人的父母,他们绝大多数都经历过那段困难时期。这个对饥饿和营养不良有过亲身体会的群体,无论如何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再经历一遍。


另一方面,当时中国人的认知水平普遍不高也是不争的事实。


要知道,那是连部长都相信水变油,研究火箭的大科学家力挺人体特异功能的年头,普通老百姓的认知水平又能高到哪儿?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一看就是智商税的东西,那时会被这么多人追捧的原因。


进一步说,80年代的客观生活条件确实困难啊。当时,北京的一户普通人家,每月的猪肉配额不过2斤。这还是在首都,其他地方更够呛。


1983年到1988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日肉蛋奶摄入量始终都没有超过10g,而农村居民干脆就没有超过5g。物资匮乏不说,就那么点存量还要凭票换购,当时国人一提到肉就两眼放光。肉蛋奶长期摄入不足,最直观的表现就是青少年营养不良,导致身高普遍低于正常水平。


低也就罢了,居然比日本还低。


就拿1985年说,卫生部和教、体委联合发布的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研究报告显示:我国12岁男孩的平均身高142.9cm;12岁女孩平均身高是145cm。


而同时期的日本小孩比中国小孩高了不止一点儿。据日本文部省的《体力·运动能力调查报告书》记录:1985年,12岁男孩平均身高为150cm;12岁女孩平均身高是150.9cm。


你说,一看自己的孩子比小日本的孩子还矮,父母们能不焦虑吗?


当时家长给孩子恶补营养的行为,是改开初年鸡娃的一种典型现象,也是初级阶段。波澜壮阔的中国鸡娃史,马上要迎来一个新的高潮。


04


90年代初的中国,社会上流行起一句话,对怎样才算现代人下了定义。大意是,一个人要掌握这三项基本技能,才符合现代人的标准。否则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电脑、英语、开车。


除了开车有年龄限制小孩不能学之外,剩下两个皆可鸡。玩笑归玩笑,道理是一点儿也没错,因为电脑技术这时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高度。


1992年也就是南海边画圈的同一年,世界上第一台ThinkPad在IBM诞生;英特尔在次年推出了第一代奔腾处理器。


人们能够通过便携式个人计算机,在任何地方高效处理信息和通讯成为现实。这意味着,使用电脑进行工作,肯定会成为一项未来职场上必须掌握的新技能。


在那个春风吹满地的时节,这股技术变革自然也会刮到这个国度。动辄上万块的电脑,是那时中国绝大多数家庭,无论如何都负担不起的代价。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没有家长会甘心自己的孩子落于人后,虽然孩子只想打游戏。


搞游戏机起家的段永平,深谙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庸之道,以和为贵。电子游戏和鸡娃,两种水火不容的东西,在他手里实现了合流。


他的做法简单粗暴,把原来仿照任天堂红白机制造的游戏机加个键盘,然后改名叫小霸王学习机。就像老婆饼里没有老婆一样,这款学习机里也没有学习。里边最接近学习的东西,可能就是打字游戏了。


段永平知道,仅靠这点改变,装成键盘模样的游戏机肯定不能逃过家长的法眼。但营销教父的名头不是乱叫的,他给学习机定了产品基调:望子成龙。


然后DUANG地请来成龙,让他在广告片里喊出了一串词儿:想当年,我是用拳头来打天下。如今,这电脑时代,我儿子要用小霸王来打天下!


同样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



这一席话,让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这台机器,既给了孩子们打游戏的借口,也给了家长们一个鸡娃的正当理由。


如此,便造成了一种双赢的局面,家长和孩子各取所需。但事实真就如此吗?我觉得,这里的双赢更有可能指的是:段永平赢两次。


电脑技能有了,可想要孩子搏出头,成为21世纪新新人类,还得迈过英语这道坎儿。



那儿不让钓鱼哈?那我就不是去钓鱼,我是到公园我背英语!诶,鼻,习,迪.......


这是电视情景剧《我爱我家》中的名场面,演的是贾志新钓鱼时救起落水儿童,接受记者采访的段子。但当他从记者口中知道公园不样钓鱼后,立马改口说自己是在那背英文字母。一个待业青年上进总样了吧。


不得不说,以梁左为代表的编剧们,是当时少有的懂得结合时事,会追热点的文艺工作者。就在这剧播放那会儿,一股英语热潮正在席卷全国,学校和家长无一例外都在给孩子鸡英语。


此时,一张叫《英语辅导报》的刊物,正悄悄占领全国中小学生的课桌。



它的创始人叫包天仁,是一个来自吉林通辽的英语老师。还没有办报纸的时候,包老师就以做题出名,常常是拉着学生们996刷题。


可能是嫌996还不够过瘾,他萌生了一个朴实无华,且枯燥的念头:创办一份英语学习辅导类报纸,将做题进行到底。


说干就干,较真的包天仁拉来几个老师和大学生,利用中国劳动力价格便宜的优势,楞是把这报纸给捣鼓了出来。


1990年,《英语辅导报》开始试刊,结果当年就实现了盈利。这份题量远超习题卷,价格只要1毛2的报纸,短短时间内就火遍了全国。


你想啊,那时没有互联网,印刷又不发达,老师出题纯靠自个编,速度都赶不上学生做的快。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需求缺口。《英语辅导报》不卖爆都没天理。


它的发行量一度达到1373万份,单期。1998年长江洪水全国捐款,教育系统的份额是600万元。《英语辅导报》一家就拿了四分之一。然而,许多当年被鸡的娃,对这份挂着报纸名头的习题卷印象并不咋地。


2018年,微博网友@1980s-2010s发了两张《英语辅导报》的图片,引来了8千多条转发评论。评论里,除了吐槽排版垃圾、纸张劣质,刷题噩梦之外,网友们点赞最高的评论是:这是一张有味道的报纸。


那是某种印油散发出来的怪味儿,结合着密集到令人恐惧的习题,给学生造成难以平复的精神创伤。以至于有人说,一看到图片就想呕。


可以肯定,就是这样一张味儿特冲的报纸,有个叫李永新的通化人一定做过。嗯,就是目前的A股教育第一股,中公教育的老板。


05


时间跨入21世纪初,四个现代化并没有到来,孩子们的被鸡之路还远未结束。看了那么多年英语辅导报,嗅觉上已经完全适应的你,总得用上啊对不对?


这时候,一个叫刘亦婷的女孩闯进了公众视野,让无数中国家长们在鸡娃之路上大步跃进。这个女孩申请了9所美国名校,先后被7所大学录取,最后她选了哈佛。


就在她上哈佛的第二年也就是2000年,刘母趁热推出了一本书,名字非常简明扼要:《哈佛女孩刘亦婷》。



这是一本纯纯的鸡娃手册。比如,为了训练女儿的意志力,刘母用了不少今天看来需要报警的训练方法:3岁教她洗碗、扫地,7岁开始教她做饭;手握冰块15分钟不许松手,踮脚尖半个小时不许落地……


拿其中一项来说,刘亦婷自己在日记里写过感觉:第一分钟,感觉还可以,第二分钟,就觉得刺骨的疼痛,我急忙拿起一个药瓶看上面的说明,转移我的注意力;到了第三分钟,骨头疼得钻心,像有千万根冰针在上面跳舞似的,我就用大声读说明的方法来克服。


当爸爸跟我说“时间到了”的时候,我高兴得跳着欢呼起着:“万岁,万岁,我赢了,我赢了!” 可我的手,却变成了紫红色,摸什么都是觉得很烫。


虽然很快就有人写了本书,说这本书是在炒作,刘亦婷没那么优秀,她是利用了美国高校在中国招生的规则漏洞云云。但他无法否定一个事实:刘亦婷火了。


这本书,卖出了200万册。这还只是正版的数据。盗版估计数倍于此,加起来估计要有上千万。


虽然这一千万家长的孩子,最后绝大多数都没法出国留学。但可以肯定,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自己孩子的身上试验过这一套。


一直到多年后,还有人在网上回忆自己的青春:当晚我就把家里冰箱里的冰凿下来握手里,非常轻松地突破了30分钟。以为也能考上哈佛……


我妈读了其中的一段话,“孩子的文具不应该过于五颜六色,容易分散注意力 ”。于是把还在小学的我心爱的玩具全扔了……


如果说,当时的出国热是一个烧热的大铁锅,这本书就是在浇油,刺激着家长们咔咔往里下料。


事实上,每一种风潮出现的背后,绝不是没有原因的。


2001年9月11日,本拉登劫持的飞机撞上了世贸大厦,举世哗然。两个月后的11月10日,我国就结束了与世贸组织长达15年的谈判,正式加入WTO。


中国的留学生迅速井喷。2000年中国出国留学3.9万人,2002年就达到12.5万人。


现实总是骨感的。能出国的总归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注定是被裹挟着一起鸡的炮灰,但不妨碍他们先当一把韭菜。


出国留学的重大利好,李永新的学长兼同行俞敏洪肯定感受到了。1993年就起步的新东方终于迎来了春天。就在刘亦婷卖爆全国的同时,他也忙着四处演说,宣传他的理念加广告。


在互联网方兴未艾的当时,普通人很难验证和质疑名人的话。就像下面这样的话:日本长期以来,一直和中国人过不去。二战以后,日本虽然战败,但是它的进攻性仍然非常明显,生产大量可以销售到别的国家去的产品;另外日本民族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非常团结,所以叫做‘大和民族’,他们的产品不是在日本内部互相竞争,而是一致对外销到全世界……


一听就是在扯犊子。要是放现在,俞老师不被喷成筛子才怪。



当然,俞老师也不只是灌鸡汤,他还是会给大家画大饼的。


用现在的话说,叫前瞻性:


——XX留在了美国那所大学当教授。我到美国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汽车房子都有了;


——XX听说我到美国来了,他们几个很高兴,说要请我吃龙虾。最后我请他们吃了龙虾;


——XX原来在美国是个穷学生,现在变成了美国大学的教授,每年拿着几万美元的年薪,假期回国旅游看看朋友,然后回美国继续当教授。


……


累了,我来总结一下。俞老师画的大饼,一共就六个字:到美国当教授。


那个时候,中国的社会发展还单薄得很。对个人来说,也没有太多的出路可走、可仰望和期盼。在美国当教授吃龙虾,确实是许多人心中能够想象到的最好愿景了。


出国,是迅速实现阶层跃升的最好办法。2001年,美国人均GDP是37133美元;而中国才刚刚过千,1053美元。


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曾就中美差距算过一次年代差,结果显示:这一年的中国人均GDP如果以1990年美元汇率计算,水平仅相当于1892年的美国。也就是大清光绪十八年。


看到这,你才会明白为什么姜文老早就在《北京人在纽约》里嚷嚷:请给我一个被剥削的机会。


人呐,是一种主观能动性很强的生物,用脚投票就是最典型的证明。鸡娃之路背后,是中国普通人想要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


06


2019年,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了一篇统计论文。里边统计了全球成年男性、女性平均身高从1985年到2019年的变化。


研究表明:这些年来,中国是身高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其中,2000年出生的中国男性平均身高175.7cm。1985年到2019年,中国男性身高平均增长了8厘米。而2000年出生的中国女性平均身高则是163.5,提升到了世界第54名。


这表明,经过改开四十年,中国的物质生活极大丰富,营养普遍能跟上了。而且,不仅是孩子们长了个儿,大人们也长了心,比如俞老师。


时过境迁,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瞎说是要去全国妇联道歉的。


四十年来,中国人鸡娃的历史,其实是一个从谋求生存到自我实现的过程。从吃上肉,到学会电脑英语,再到去美国当教授,一个个目标实现了或者被部分实现的时候,就该换新的目标了。


小霸王学习机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它的同门师弟正在热销。就是传说中的小天才电话手表。创始人正是段永平的徒弟。


当年那些收智商税的营养保健品,早已成为笑柄。你还别说,有不少还在卖着。尽管一个个目标都实现了,但东亚大陆内卷的命运,我们这一代依然逃不过去。


新一代的中国家长,又开始变着法往各种奇奇怪怪的方向去卷。就在我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鸡娃方式仍在不断地更新迭代,一路向北。用孩子的名义发核心期刊、去东非看大峡谷、3千英语单词量在美国够海淀不够那套,已经过时了。


前不久,微博上有人说,某科考人员在北极一处小镇上看到了一群中国小孩。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北京朝阳区某小学的毕业科考旅行。


依我看,照这么发展下去,中国人的鸡娃进程很快又会迎来一次历史跃进。这不,几天前我们的探测器天问一号刚刚着陆火星。


看到这条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假如有天马斯克的梦想实现,中国的家长们,估计会送娃去火星过暑假的。


到那一天,估计走在街上,会看到这样的广告宣传单:您来,我们送您孩子去火星过暑假;您不来,我们送您孩子的竞争对手去!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