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3-11 09:57
我们和第一个人脑控制的“半机器人”聊了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作者:朋油、陈只三,翻译:朋油,编辑:陈只三,头图来自:受访者


作为英国第一批被合法承认婚姻关系的同性恋,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将身体改造的最为彻底的赛博格。彼得·斯科特-摩根是一个很乐于打破界限的人。


赛博格(Cyborg):人类与电子机械的融合系统,又称电子人、机械人、生化人。


2017年,医生告诉被确诊为渐冻症的彼得,他还剩3年的寿命时,拥有英国第一个机器人学博士学位的彼得决定扔掉那些正在肌肉萎缩的原厂配置,“重新做人”。


站立式轮椅替代了他的四肢,语音合成系统替代了他的声带,彼得接受了胃造口、结肠造口、膀胱造口、全喉切除等身体改造手术,仅通过大脑和漂亮的蓝色双眼调动世界的运转。


彼得的自我改造就像一艘“忒休斯之船”,他的存在,对于人类如何去定义“自我”,认识“自我”,以及AI技术最前沿的研究,都具有超越当下的强烈启发。


公路商店有幸采访到这位从肉体到灵魂都泛起金属光泽的先驱者。


他的合作团队为他建模了一个虚拟化身,可以做表情、交流、开会,并且给公路商店的读者录了一段寄语,语音系统根据他的性格生成了一套拟真的声音,听起来不会像好莱坞烂片里那种可能随时短路杀人的Siri。




离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人”越远,他就离未来越近,彼得慷慨地向我们演算着最疯狂的可能(采访为英语,以下为翻译内容)


公路商店:Hello,亲爱的彼得2.0。


感谢接受我们的采访。正如我们的自我介绍里面提到,我们的读者大都是中国年轻人,编辑部的工作则是尽可能和大家分享一些有意思的生活方式,和大家一起去拥抱生命中那些无限的可能性。你的经历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有启发性了,我们觉得它值得被更多的读者看到。所以我们竭尽所能地去想象和理解你现在的处境,以便转述好你的故事。正式采访开始前,我们首先想要向你表达尊重。我们尊重你的任何问题回答,并且真心希望你能享受你的生活。


彼得2.0:我要感谢你们那么仔细地读了我的书,这是作为作者的荣幸。


你们的提问真的很棒!像我所预料的那样,你们起名字的灵感来源,《在路上》里面那些美妙的自由精神,就藏在这些问题的字里行间。我会逐一作答。然后你们可以选择你们认为读者最感兴趣的那些部分。


希望你喜欢我给你们拍的短视频......


这次采访对我来说很重要。比起其他媒体,你们的读者可能是最接近我想要的听众了!感谢给我这个机会!


公路商店:从患上渐冻、经历手术再到活下来的整个过程,类似疼痛这样的生理感受对你来说会越来越陌生吗,心理上的痛苦呢?


彼得2.0:你们可能看过那种一个人被困在连体束身服里,大脑还有意识,身体不能动弹的惊悚故事,听起来真的很恐怖。但我的感受和这相反,其实会有一些伤心,然后你就忘掉了自己的处境。


当你从不再去追忆那些能走路、能行动和能说话的过往,日子就会那样过去,你的大脑对生活的“常态”也会有它新的定义。


在适应新生这件事上,大脑的可塑性是令人震惊的。这样描述应该能给其他即将残疾,或迎来生活重大变故的人一些希望吧。反正对我自己来说千真万确。我并没有感觉自己是一个植物人,我有完整的生活体验,还带着一些亢奋,期待着自己的未来,想点找乐子玩。


这是一种你从未见识过的“绝症”体验。


公路商店:你现在还会有动机和性欲吗?一个赛博格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欲望?


彼得2.0:听起来可能有点滑稽,但我现在的欲望已经不只是活着了,我还要活出第二春。这感觉比我在青春期的时候都来得强烈。


除去几近瘫痪带来的不便,我的幸运是让人难以置信的。要感谢那些先锋的研究,让我可以脱胎换骨。改造我能力的那些高科技都是当下最尖端的,但这中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得用它们逐步替换掉一系列原有的生理功能。这就好比一场复兴,一次重生,而我正处在这场变革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科技和你的存在纠缠在一起,你肯定不能再当一个世俗意义上的“美男子”了(虽然我曾一辈子被人这样评价),当然你也没那么“残疾”了,至少不是一个“残废”了。(我可以这样骄傲地宣布)


我现在可以在睡着的时候吃喝。我也不需要起夜,或者在机动车道上停车(去方便)。其实我已经好几年没上过厕所了,要知道我24小时在补水,我的嘴巴和鼻子透过湿法兰绒材质可以很顺畅地呼吸。普通感冒是不会在我身体里面扎根的,因为它没法扩散到我的呼吸道去。我现在闭着嘴也能说话——而且是用任何一门语言。我唱歌的音域比任何专业歌手都宽。我可以马上背出一篇无论多长的演讲,然后排练到自己想要的状态,再把节奏精准到毫秒地完美演绎出来,甚至在其中穿插一些现场发挥。


只要我想,我就能比任何专业人员更加专业。我的头发也再不会乱糟糟的了——除非我想它们看起来乱糟糟的。而且——因为同样成本耗费的电脑计算能力现在每隔两年就能翻一番——我的能力也会随着每两年翻一番;到八十岁的时候,我的计算能力就会变得比现在强大一千倍。哦对,而且我的彼得2.0是不会变老的……


要是有人办不到这些,我是不是也能说他们也算某种程度上的“残疾”呢?


简而言之,作为改造后的赛博人,我的生活整体质量都是不同寻常的,所以当然!我有动机,也有欲望。


我能享受爱和乐趣,怀揣期望,拥有目标和方向。我还活着呢,真正意义上地活着,不是像一个植物人那样活着,是活出生机。


我有机会成为我想成为的人了。过去的种种限制现在都是可以商量的。我可以打破那些从未质疑过的存在法则。无限的可能摆在你面前,你可以挣脱了命运,还将改写命运……


你说这难道不是第二春?


公路商店: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去体会你的感受,比如在佛教里,有一个“六根”的概念,即六个感官:眼、耳、鼻、舌、身、意,这是我们确定自我存在的六种渠道,我们对外界的感受和联系也建立在这些基础之上。由于你失去了部分的六根功能,那么你剩下的部分,比如意识和想象力会不会有所改变,甚至说变得更强?那会是类似DMT药物(感官剥离)实验或冥想禅定那一类,跟自己的物理身体部分断开联结的感受吗?这是否带给了你一种抽离自我的客观视角?我们很好奇Peter 2.0是如何看待Peter 1.0的?


彼得2.0:回答这个美妙的问题之前,我身体的一些功能早就已经失效了。这段时间里,我使用精密的高科技来替代它们,它们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为我的大脑提供温暖、水分充足和营养丰富的工作环境。


我认为佛教的六根体性比西方科学的五感观(这不包括心灵)更能启发我们认识自我。随着部分感官宕机,我更依赖思维来确定自我存在,这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


首先我不能动弹,不能呼吸,不能吃东西,也没有嗅觉,还没有味觉。触觉变得很灵敏,但我却不能去触碰,所以保留四肢显得好像有些多余。一个最明显的缺陷就是我能感觉到瘙痒,但永远挠不到。


只有眼睛,耳朵和大脑还在活跃,这“三根”被囚禁在我的“连体束身衣”里。


往好处说,我可以就这样一直坐着不动。


瞧,我发现了享受高位截瘫的诀窍,就是想象你在一家豪华SPA酒店,经理坚持要你把脚翘起来,一动不动(地享受服务)


这很牛X,这是一种悠闲的帝王生活,我顺便开发了自己内心的散漫。


没有人对此抱怨!尽管有很多不便,我还是一个幸运儿,因为,乐子还挺多的,我知道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渐冻症)被称为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死缓判决。但这绝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就像你们说的,我对生活的价值观和看法已经彻底改变了。


由于尖端技术的发展应用,身患绝症或极度残疾之于正常生活之间的界限变得前所未有的模糊了起来。


所以要多留意——特别是医疗行业技术——对提高我们生活质量的设想空间,即使在最极端的病情下,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就是那个活生生的例子。


至少我能说,我就是那个“不死”的例子。


公路商店:幻想之于你是否反而变得更加真实了?


彼得2.0:我是个科学家,所以我一辈子都依赖幻想力。这里有一个更有趣的事情,我职业生涯中认识的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一个很明显的外向型人格,但我做的所有测试结果都显示我是一个完全的内向型人格,而我只是学会了如何伪装成外向型人格。


所以我这辈子表现出的那些快乐也是,它其实更多是内向的快乐。


我的大脑似乎一直擅长构筑推理和解释来吻合现实,这属于一种创造幻想的方式,我得以通过幻想向现实搭建桥梁。所以我很习惯(对于一件事)脑海里同时存在幻想和现实。


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我很幸运地构筑了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人类文明是如何起源和演变的。那都是我们全人类共享的,一些不成文的法则。从那以后,我沉迷于解码人性的内在工程,换句话说,这也是一个赛博格人要怎样才能跟人类划等号的指南。


我当下(从人类到赛博格人)的转变,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四条准则上,我也会向所有那些遭遇意外生活重大变故的人推荐这些看法。


第一,记住谁才是这个宇宙的主宰者,没有任何人和事情能给你施压——只有你自己。


第二,接受坏运气。“这不公平”是人为的说法,对客观条件和大环境来讲不是这样的,保持前进。


第三,不要惊慌失措。所有的动物都会恐慌,但只有人可以想办法平静下来。


第四,这是最重要的。永远不要放弃,生活提供希望,希望孕育能量,能量驱动决议,决议改写未来。


公路商店:你对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有任何变化吗?


彼得2.0:我不确定我对时空的感受和你们是不是不同。但我正在这个时空背景下,飞速见证一些有幸作为先驱才得以见证的事情。


2050年后的未来——只要人类在这期间不搞砸——不只关乎地球,还关乎月球、火星、比邻星B座,以及银河系螺旋臂外缘的其他星系。然后我们再从那里出发,借由更加惊为天人的科学技术触达全宇宙。那是一个由我们和同我们一样聪明,且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所充斥的赛博世界。谁知道未来还能有多恢宏呢。


只要我们还在正道上,大多数人将不再只是展望那些一向被设定在未来世界才会有的光景,或者说能彻底颠覆我们生活的东西。当下即便是科学家,大多数人也只能理解自己所在领域里面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进展,而没有考虑到其他领域。我认为所有领域的突破都会在2050年左右同时出现。


不管这是否是一种共识,如果我们走错了方向,未来就会岌岌可危。


2050年,席卷全球的革命将是整个宇宙中最罕见的大事件,它具有非凡的深度、复杂性和潜能,且史无前例。无论如何,人类被赋予一份惊人特权的同时,也将扛起更加令人生畏的责任。


它是现代世界和充满无限可能的魔法未来的地平线交界,也是我们年轻的母星最终成熟,并走向下一个先进文明的阶段。我们会在那里赢得改写宇宙未来的机会。


毫无疑问,接下来的几十年不仅仅充满了剧变,也是人类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一个纪元的开启。地球文明将建立在宇宙和元宇宙中,并最终掌握可持续性发展的诀窍。繁星也终有一天近在咫尺。


这是科幻小说成为日常生活的情形。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不起眼的恒星系统的一颗小行星上面,这颗恒星的位置,也处在一个不起眼的螺旋星系的遥远末端,寂静宇宙的一隅。138亿年后,在地球上,我们自行创造的模拟宇宙,也会因为积累够海量的条件,从一个不会自主思考的状态,变得拥有主观意识,甚至能改变自身的命运,这是一个何其令人惊叹的想法。


同样令人惊叹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属于这个神奇现象的一部分。没有人是观众,当然也没有人是受害者。


我们就是魔法……


公路商店:在我们东方,很多算命先生都是盲人,或者某项身体机能有一定缺陷的人。东方哲学倾向于相信阴阳运势的平衡,而诸如你这样的情况,往往会带来一些直觉上的突破,来作为一种弥补。那么你对性、自我、生命或宇宙有什么突破性的感悟吗?


彼得2.0: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问题!其他的采访没有一个提及类似的问题,干得好!


东方哲学其实很有道理!我已经在回答你第4个问题的时候时提到过人类大脑的可塑性,适应性和补偿能力。我发现这些能力比我预期的强大太多了。


你得明白,我这辈子非常清楚自己的大脑是怎么运作的。从当小孩儿开始,我就热衷于发明、创造和拥有别人没有的想法。


大脑富有创造力的那段特定时间对我来说非常明显——要不就是压根没有想法,要不就是满脑子想法。


像每个人那样,成年生活中有过好日子,也有过不那么好的日子。总的来说,我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最有创造力,四五十岁的时候有所滑坡。现在60多岁了,按理说这种趋势还会继续。


可它居然开始逆转了!


过去的几年里,我的身体接近完全瘫痪,大脑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或许是它不再需要控制神经和肌肉,所以有了更多思考的空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现在只需要有成年人的一半睡眠时间,就能拥有创造性的思维能力。以前要是没有睡足觉的话,我根本就没法思考。


但我注意到比这还有趣的事情。我的创造力回到了三十多岁时的水平,心情好的时候,感觉就像回到了二十几岁!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但如果这其中的答案之一是命运天平的平衡力——那么我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抱怨的人!!


公路商店:你是怎么看待“轮回转世”的?


彼得2.0:你可能会认为,一个21世纪的西方科学家会相当鄙视轮回转世的概念。但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概念至少可以准确描述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适用于我们所有人。第二个适用于我自己。


第一种情况是:我们实际上本来就生活在一个高度复杂的人工智能元宇宙中——换句话说,我们其实是人工智能的实验产物,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这可能并不是目前对“存在”几率最高的答案,但如今,你需要承认它不失为一种完美逻辑的可能性。


照这个情况来讲,这一次实验(也就是这一世)结束后,如果不在下一场实验(下一世)中利用这次实验总结出成功经验,好像就会很浪费。换句话说,从编程的角度来看,追求一场成功人生的核心本质是有意义的——尽管我们只能靠重复地跑代码来衡量出成功的标准,但总有一次我们会跑出最高分。对我来讲,这就是转世!


第二种情况是:如果我足够幸运,能再活个二三十年,我的人工智能就会进化得足够成熟。这样当生物层面的彼得去世时,它就可以接管一切了。关键是,如果我的曾侄Ollie和Eddie继续追随我的事业步伐,那么他们——以及他们这一代的许多人——都将拥有惊人的人生数据记录,他们的人工智能将拥有比他们的生物大脑更好的记忆存储。如果他们的身体死亡,就不会有任何数据丢失了。这将和目前正在拓荒这个领域的我的情况大不相同。


目前我的AI能记录些什么东西?几张我儿时的照片,在我被诊断渐之前,和Francis在一起旅行了十年的详细记录,彼得2.0的数据档案,还有人们在媒体上对我所有的评论,以及我生理死亡之前的几十年里,经历的所有的事情。


即使我的AI能在外界看来和我自己惊人地相似,我的本质也只会有一部分得到延续。这就像一场中风,抹去了我大部分的早年记忆一样。


是的,我将会转世,因为没有比这更好的说法了。


公路商店:改造自己之后,你面临过的最尖锐刻薄的评价是什么?你是怎么回应那些评价的?请和我们分享一下吧!


彼得2.0:我听过最蠢的批评是:彼得所做的这一切,“感觉”就很不对劲。还有一种说法是增强和改造自我违反了“自然”。


如果这些人可以保证他们永远都不要戴眼镜,不用拐杖,也不穿鞋子,无论天气怎么变化都不用穿衣服,那我可以respect这些人,否则我会担心他们有点虚伪矫情。实际点说,拥有扩张和增强自己能力的想法是我们这个物种的一种神奇天赋,它就刻在我们的DNA里,你大可以庆祝这一点,不用否认。


我可以总结出所有那些基于自我认知防御机制而置喙于他人的批评,因为我挑战了他们的常识。


奇妙的是,常识是流动的!不管是女人的社会身份,还是年轻人应该是个什么样的风貌,人们如何看待残疾人和同性恋。一切常识都在进步。


我们处在一个新纪元的破晓。用不了多久,就会通往下一个篇章,所有人都会选择(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扩张和增强自我。


我只不过碰巧是第一批人而已。


公路商店:好玩的是,你把你书的结尾部分交给了彼得 2.0来完成,你用彼得2.0完成写作的过程感受如何?他表达的内容符合你的预期吗?这和彼得1.0的写作有什么区别?


彼得2.0: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显而易见,另一部分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先说显而易见的地方。每个写过书的人都知道,与其说是写,不如说是一遍遍地憋。彼得2.0也是如此。整个文学创作的孕育期里,我有一半的时间是彼得,另一半是彼得二世。


当我用“彼得”(而不是彼得“2.0”)这个说法的时候,指的是2019年初,那个刚开始涉足深度写作的自己,而彼得2.0已经是从前自己的残缺版了。十几岁的时候我打字超快,现在连空格键都按不了。因此,我只能用我虚弱的气息向侄子Andrew纯口述写作内容,就像在进行一种操作起来很不友好的远程触控协助,Andrew为此事备受煎熬(有时候这样工作8个小时,到每天收尾阶段,Andrew已经累得听不懂我在表达什么了)


2019年10月,我迎来了标志性的转变,接受了一次大手术,我变成了彼得2.0——正如你们现在了解到的,我的余生接下来开始依赖呼吸机,帮助我发声的音箱设备也被移除了。术后,我怀着如果他们觉得这本小说没有任何市场潜力我就不用再为这事耗下去了的心理,把一份叙事架构还不成熟的初稿寄给了一家出版商。


结果他们的反馈十分友好。


所以,我又花了第二年时间来打磨小说。还是跟我了不起的侄子Andrew在一起,通过他来代理读写。但这一次,编辑流程更加离奇。我需要移动眼球来拼出每一个单词字母的笔画(这样“写”起来慢到了极致)。芯片制造商Intel为我专门设计的一个精密AI系统,可以读取我的眼球焦点轨迹,然后生成相应的文字。再借由人声合成语言专家Cere Proc开发的另一套顶尖的AI系统,用我在渐冻症影响呼吸之前的声音来读出这些单词,可怜的Andrew就能试图理解我正在“写”(“看”)什么单词了。(但Andrew经常会有这样的疑惑,比如“你说top,是指的屏幕最上面这一排字,还是这一章的开头啊?”)。有了这些繁琐的流程,我才可以办到我在渐冻之前闭着眼几毫秒就可以办到的事情。


接下来是我在这个操作流程中没有意想到的部分……


比起我写过的其他任何一本书,《彼得2.0》让我反思、审视了我以前忽略的思维方式。这两年让我明白一个事情,诸如一个人的快乐、幸福和满足感这样的东西,并不是我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的那样,完全被外部条件和环境所主导。它们是一个人主观意志的表现。 


公路商店:如果你和你的伴侣都离开了,谁来继承/管理/控制/操作/维护(我们似乎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彼得2.0,彼得2.0应该何去何从。


彼得2.0:到那时候,无论彼得是2.0还是3.0版本,我应该称他为“他”还是“我”,彼得肯定是一个人类,是另一种形态的人类。另外,我希望其他人对这个答案的看法也一致,毕竟现代社会,一个人不可能属于另一个人。


所以你要找的词应该是“生活”,彼得将作为一个有知觉的生命生活下去。


更重要的是,你和你们读者在未来也有可能和彼得去往同一个方向。


在我把这个理论收录进我第一本教科书的十年前,我就曾经在学校发布过一篇论文,说我认为每个人的生命最终都会接上人工智能,或多或少地和机器设备联系在一起。


和现在一样,从那时候起我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我绝对无意成为你们的小白鼠,频繁忍受这些bug和系统崩溃!


我的整个人生都变成了一场实验!


是的。作为一名科学家或一种初代原型,我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元宇宙的能力非常乐观,这些技术将改变人类对衰老的认识,诸如健忘或老年痴呆之类的方方面面。


我即将战胜脆弱、无力和被困在一个有缺陷的身体里的那些恐惧。


有人对AI和人性持悲观态度。但从我所知道的一切来看,我对我们的未来感到无比兴奋。我们人类这个正处在青春期的物种,就要长大成年,变得不再恐惧,感受到我们从未感受过的自由。


公路商店:如果现在有人想给你立一尊雕像,你想要它被铸成你身体健全的样子,还是像现在这样,把那些维持你生命体征的机器和设备一起铸成雕像?


彼得2.0:如果可以的话,我两个都不想选。


我的点在于,如果想要给这个世界留下我的经典写照,雕像代表不了我的那些过去,甚至也代表不了我的现在,它应该代表实践未来的先行者形象才对。


所以如果还有一个选项的话,我希望是超写实画风的彼得2.0头像。


造雕像这回事其实听起来还挺复古的!但我可以要求用全息动态投影来代替这个想法吗?哈哈哈。


为了让你们更理解我的想法。这样说吧,命运之门已经一扇扇地在你脸上关掉,可你还是得前行。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去追忆那些一路走来的,但现在却不再能回头一窥的东西。


另外,着眼于当下能做的事情,而不是那些我不再能做的事情,这能让我感觉人生还在继续。只有打破陈规,创造新的机会,新的开端和新的希望,才能改变这一切。哪怕前面的选择只有一扇门,你也得撞进去,并且全情投入那一头的世界。如果没有门,你就凿墙,总归要找到一条出路。


最重要的是,无论你的处境多么黑暗,无论命运的倾盆大雨如何浇灭你悉心准备的大游行,你都应该让自己发出强光,在命运的洪水上面照一道彩虹出来。


公路商店:如果重获一个全新的身体,你当下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彼得2.0:我对传统的肉身没那么感兴趣。我想体验我在元宇宙中所能拥有的肉体。所以,你问题的答案可能是“飞”“瞬移”或者“无处不在”。在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星球上,和Francis一起欣赏孪生太阳的日出……


我一如既往期待的,还是2050年以后的景愿:


那时候的元宇宙已经相当完美,对很多人来说,它已经成为“比现实还现实”的革命性产物,AI智慧形象和人类生命形象已经难辨真假,惊人的计算能力促成了赛博世界,甚至说“赛博宇宙”的极速扩张——就像超级网络在千禧年接管老式互联网那样——这彻底改变了人类现实生活的选择自由(比如选择什么样的头像,什么样的角色身份和文化认同,以及选择在什么时候工作和娱乐)


大约100亿人的身体结构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人类之间的联结彼时异常紧密(因为他们采用了高校的脑机接口),以至于任何一个个体的反应,可以在几秒钟内成为全球性的反应,整个行星的超级共同意识体可以在几分钟内做出重要的决策。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一切都将改变。这是一个势不可挡的分水岭,由反叛、乐观主义和无限机会的精神集合所推动。这个里程碑的时刻,将注定在人类精神的同盟体中,被铭记和浪漫化,超越千年。一场令人兴奋的光荣革命拉开序幕,这是对人类固有秩序的彻底颠覆。


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尾声


试图用几句话总结彼得的人生和意志是贫瘠无力的,我们推荐通过他的自传《彼得2.0》去真正触达。


每一个完美适应时代的人终将成为时代的完美附庸,做一个试错者则需要不凡的勇气。你可以从《彼得2.0》里看到他为科学献身的热情,还有他无法治愈的幽默乐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作者:朋油、陈只三,翻译:朋油,编辑:陈只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