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4-24 12:13
现在的总统选举,越来越像“饭圈”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 (ID:guixingren123),作者:Juny,编辑:Vicky Xiao,头图来源:IC photo


这些天,五年一度的法国总统选举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在上周结束的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中,现任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与有“女版特朗普”之称的玛丽娜·勒庞,分别以27.6%和23.41%的得票率挺入了总决赛,这也是两人继五年前巅峰之战后的再度对决。本周日,总统大选的第二轮投票将正式开启。


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这次的法国总统大选之中,除了传统的竞选活动之外,社交媒体成为了所有竞选人的必争之地。从为大选造势开始,竞选人们都开始在各种社交媒体上“蹦迪”,试图为自己拉到更多选票。


他们有的在YouTube上放竞选纪录片,有的通过Twitch来直播互动,有的在Instagram上发精修美照,也有的在TikTok上一本正经地搞笑……而大家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做流量的宠儿,让更多的“粉丝”为我打投。其中,玛丽娜·勒庞更是凭借着犀利的言论圈粉无数,一度占据了团体C位,支持率一路上涨。


从特朗普的“推特治国”到勒庞此次的“逆袭上位”中不难看出,如今的社交媒体,已然是各国总统大选的新战场。当政客们卸下包袱以更加鲜活的形象出现在网络上时,一场全民“选秀”的狂欢就此拉开。


当选民都在“网上冲浪”,政客们也玩起了新花样


跟五年前的照本宣科的“正经”大选不同,今年法国的总统大选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欢乐的气氛。这些年过半百的老政客们都纷纷主动“下凡”,尝试起了全新的拉票方式。


过去一年来,包括马克龙、勒庞、让-吕克·梅朗雄、埃里克·泽穆尔、瓦莱里·佩克雷斯等热门总统候选人都相继加入了年轻人最爱的社交平台TikTok,而大家所选择的短视频风格和打造人设的路线也各不相同。


比如马克龙就率先打破总统滤镜,跟很多TikTok的年轻人一样穿着T恤自己举着手机自拍录视频。他还曾晒出海贼王官方赠送给他的尾田荣一郎亲笔签绘的海贼王彩页原稿,以海贼王的热血音乐为背景并配文“致爱好者们”,狂拉了一波年轻人的好感。


马克龙的TikTok主页,图片截自于马克龙TikTok


媒体人出身的极右翼候选人泽穆尔则变身TikTok“网瘾少年”,加入大半年就发布了上百个短视频,除了跟选举有关的内容外,还有各种他打保龄球的、踢足球的、喂马的、做饭的日常。此外,他还喜欢发一些在通勤路上的他拍视角,打造出了一个和蔼、亲民的形象。


今年已经70岁了的左翼候选人梅朗雄更是在TikTok上放开玩耍,先是用Rap的方式来自嘲以及嘲讽马克龙,接着又制作短视频抨击勒庞是特朗普和普京的结合体,还经常自编自导一些“戏”来传达自己的执政理念。哦对了,他还是首次尝试用Twitch直播来跟网友们互动的候选人。


这些紧跟时代步伐的玩法也让这位70+候选人瞬间变身流量网红,入驻TikTok几个月就涨粉超百万。虽然此次他在第一轮投票中以22%的得票率惜败勒庞,但梅朗雄却在今年收获了不少年轻支持者。


图片截自于梅朗雄TikTok账号


相比之下,勒庞则把主阵地放在了推特上。大选大幕拉开以来,勒庞常常一天要发几十条推特,而因为她的极右观点和竞选路径跟当年天天泡在推特上的特朗普有很多相似之处,很多人也称她为“法国版特朗普”。与此同时,她也会在TikTok上发布家里小猫躲在圣诞树上的视频,反差性地展示出她在竞选场上完全不同的女性形象。


在热门候选人中,虽然从粉丝基数来看,现任总统马克龙要高于其他竞选人,但自大选以来,马克龙对社交媒体平台的经营却明显弱于勒庞等其他候选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发博数量让他的增粉速度大大落后。


但随着决战在即,马克龙最近也憋出了大招。几天前,他通过自己御用摄影师Soazig de la Moissonnièr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组个性工作照,其中除了包含他与妻子的“狗粮照”、竞选场上意气风发的奔跑照之外,还有一张他坐在沙发上衬衫微开的“胸毛照”。


马克龙的这张照片瞬间冲上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网友们纷纷开启调侃模式,有人说马克龙胸口藏了一只毛猴,有人说他这是把头发长错了地方。但很多媒体分析,马克龙是试图用这张照片拉近与选民的距离并展现自己的硬汉形象提高曝光度,跟2017年大选前他留起了胡渣的战略有异曲同工之妙。


“法国大选比任何时候都离公众更近,社交平台无疑是以更低成本和没有时间限制的方式赢得选民的理想场所。”法国媒体观察员在文章中说道。


重构总统选举:社交媒体、粉丝与选票


在网络社交时代的到来之前,参与总统竞选的政客们对于公众来说往往都是神秘且遥不可及的存在。过去普通人能看到的都是他们西装笔挺地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的执政理念来争取民众的支持。


但随着社交媒体在人们日常生活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竞选人们开始发现,要想获得更多的支持,网络平台成为了一种最直接、最高效的沟通工具。如今人们不仅能从社交媒体上了解竞选人的政见,还能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家庭、宠物、甚至喜欢的球队或音乐,参选人的“人格魅力”逐渐成为了一个全新的得分点。


比如,在这次的法国大选之中,玛丽娜·勒庞就通过社交媒体成功塑造了一个不服输的“铁娘子”形象。


图片截自于勒庞的推特主页


与温和派的竞选人不同,勒庞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观点常常是犀利而尖锐的,并带有强烈的民粹主义色彩,她主张外国人不得同法国公民享有相同的权利、反对全球化和多元文化、希望法国脱离欧盟和北约等。这些观点虽然听起来似乎都跟“主流价值”大相径庭,但对于当前难民问题凸显、社会共识割裂、经济不景气的法国来说,勒庞的每次发文却都踩到了网友们的关注焦点上,从而受到大量粉丝的追捧。


法国民意调查专家表示,这种反传统的模式常常能够吸引到一些其他传统政客难以接触到的选民,特别是年轻一代的选民。社交平台让过去那些对政治根本不感兴趣的人群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路径,来了解候选人和表达自己对时政问题的不满。


相较于五年前大选期间的强硬做派,此次勒庞在社交媒体大数据的帮助下也聪明了许多,发文时刻追踪着网友们的讨论热点和舆论走向。比如,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勒庞就快速改变策略,开始在网络上更多地谈及生活成本、物价上涨,弱化移民和文化战争问题,从而收获了一大批好感。


图片来自于france24


通过社交媒体,勒庞还进一步放大了自己的性别影响,大力呼吁女性意识。不仅强力反对伊斯兰女性在公共场合戴头巾,还承诺一旦上任将注重各部委的男女官员的平等,这些观点在网络上的发酵也她的女性粉丝数一路暴增。


如今,勒庞在推特上已经拥有超过270万名粉丝,相比之下,其竞争对手马克龙在被法国禁止用总统官方号宣传之后开设的竞选账号目前只有3.9万名粉丝。除了推特外,勒庞在Facebook、WhatsApp等平台上的粉丝群组数量相较于其他候选人也都具有压倒性优势。


分析称,此次马克龙忽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可能也是他成功连任的风险点之一。在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在 18~24 岁人群中只获得了 20% 的选票,而勒庞获得了约56%的选票。根据调查机构POLITICO 对大选结果的民意调查显示,马克龙获得 53%了的选票,而勒庞为 47%,但要知道,在2017 年二人的对决中勒庞的支持率只有 34%。 



勒庞和马克龙官方推特账号受关注情况


竞选人争夺流量高地,社媒平台们坐收渔利


实际上,在过去这些年,用社交媒体来为自己造势这件事,各国的竞选人们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


最为大家熟知的,当然是将社交媒体的力量发挥到前所未有高度的“推特爱好者”特朗普。统计数据显示,特朗普过去这些年一共发布了近6万条推特,有时候单日发推数量甚至超过200条。此前,特朗普就曾公开称推特为自己的打字机,因为他认为他发在上边的任何东西都会立马自动登上Facebook、Instagram和电视节目。


除了特朗普外,年轻一代的美国政治家也通过社交媒体实现了异军突起。2018年,29岁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下简称AOC)就曾凭借着其庞大的粉丝团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国会议员。


如今,AOC已经坐拥了850万名Instagram粉丝,比美国其他所有众议院议员粉丝的总数还多。去年,她通过在Twitch上通过直播玩“狼人杀游戏”《Among US》来拉选票的活动还一举打破了Twitch同时在线观看的人数记录。在Tiktok上美国2024总统人选的应援视频活动中,AOC的热度已经超过了1亿。


AOC的Twitch直播,图片来自于Geekwire


要知道,过去像她这样没有什么背景的年轻竞选人是几乎不可能出现在竞选场上,因为他们根本无法负担高额的广告费用来组织竞选活动。但社交媒体出现,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战场来宣传自己和收获关注。


此外,去年的加拿大大选中,胜出者特鲁多也最善于运用社交媒体展示个人魅力的那一个。其团队除了在Facebook、Instagram上充分凸显特鲁多身高1米88、长相帅气的优势之外,也特意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与家人的生活照和活动照,营造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这些都让粉丝们疯狂,并在选举中为他扳回了不少分。


支持者们为特鲁多应援,图片来自于亚马逊


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的社交网络已经为竞选者们提供了一套完整的工具来让他们接触到所有类别的人群。例如,如果他们想要触及专业类别人群可以使用 Linkedin,想要接触年轻人可以用 Tiktok、Twitch、Snapchat,想要接触更广泛的大众可以用推特、Facebook。


伴随社交媒体在政治选举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竞选人们也开始更愿意在这些平台上砸钱。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们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花费仅为1.6亿美元,2016年大涨至14亿美元,到2020年,候选人为总统大选花费的广告费暴涨至29亿美元。


在政治广告的投放潮之下,Facebook、推特、谷歌这些头部机构也都赚得盆满钵满。根据此前Facebook官方发布的数据,仅在2018年5月到2020年10月期间,Facebook就从政治类广告中赚了22亿美元。


图片来自Statista 


此外,近年来“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在饭圈打投模式也开始在这些平台上流行起来。过去,竞选人募集选举资金渠道主要靠资源和人脉,但如今大家都可以在社交账户上开通募捐渠道,5块、10块、100块,一点点通过粉丝们的支持来为自己攒出道经费。


虽说粉丝们的个体力量有限,但也别小看了流量的威力。曾有数据显示,特朗普在2019年第一季度筹到的超过3000万美元政治捐款中,90%以上都是来自于200美元或者更少的小额捐款。


总体来看,社交媒体渗透进政治选举之中已然是大势所趋,而这种趋势带给政治竞争的改变也可能将是深远的。一方面,它为如AOC一样的年轻政治家群体开辟出了全新的上升通道,造就出新时代的政治明星;另一方面,它也让本来跟普通人有距离感的政治人物和政治话题变得触手可及,进而颠覆传统的竞选模式和竞争格局。


或许在不远的未来,当那些在互联网时代里长大的年轻人逐渐成为了选举投票的主力,最后谁能C位出道掌握大权,可能还就真得粉丝们说了算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 (ID:guixingren123),作者:Juny,编辑:Vicky Xiao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