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23 15:23
车企复工复产“满月”了,成绩单如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王玄璇、任娅斐,原文标题:《车企复工进行时:如何走出“三明治困境”》,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如释重负,感觉我们离复工又近了一步。”4月28日,上海第二批复工复产“白名单”发布,上海龙感汽车电子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总经理周良杰觉得一个月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


上海龙感汽车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感电子”)成立于2014年,其主要业务是为主机厂提供汽车电子传感器,一年产出上千万只轮速和方向盘角度等传感器。在周良杰的印象里,这是龙感电子成立至今遭受的最大一次挫折:整个4月份,公司产量减少了92%。


3月28日,上海开始封城,龙感电子第一时间将客户库存情况进行调查,做了14天的生产计划,安排了18个人留守车间,进行闭环生产。但让周良杰始料未及的是,这次疫情时间会持续至今。


“前面很焦虑,因为第一批白名单出来后,客户开始复工,也同步开启对我们的调研。”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周良杰坦言,每天的压力都很大,天天在填表,天天盼着第二批白名单发布,“心力交瘁”。


第二批白名单公布后,龙感电子紧接着发布复工复产工作专项方案,成立疫情防控小组,一方面针对涉及人员流动的场所,制定了严格的消杀方案;另一方面,对于返厂员工的管理、物流及防疫物资等,都提出事无巨细的要求。


不过,复工复产之路并不顺畅。第一道关卡,就是一线员工到岗率仍不足50%。周良杰称,一是要看员工个人复工复产的意愿,二是看居委会和街道是否放人,三是需要对男女员工分开管理,刚开始住宿不太好解决,所以第一批先让男员工投入到生产中,“到后面人越来越多,办公室、会议室、实验室这些非生产经营的区域都挤满了人”。


据周良杰初步估算,防疫物资、生活物资、额外工资补助等各方面加起来,公司一个月的用工成本增加超过50万元,这给公司运营带来了一定压力。所幸龙感电子经营良好,抗风险能力强,目前公司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复工复产。


当下,周良杰面临的更大压力是,如何实现交付。


参与闭环生产的一线员工住在办公室。来源:被访者


“下游原材料供应商交不出货,我们的产品做不出来,客户天天催。”周良杰称。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跟客户频繁沟通,每天都在打电话做确认工作,尽量保证能产尽产,“现在内部开会的次数也非常多,每天晚上基本2~3次”。


龙感电子的处境,只是当下汽车复工复产进程中的一个缩影。受困于供应商的复工、物流的畅通,汽车产业仍然步履维艰。这也给行业带来了全新课题,究竟应该如何调整生产方式,以面对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


复工复产“满月”成绩单


目前,汽车行业的复工复产“号角”已经吹响了一个月。


据新华社报道,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上汽集团、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自复工以来,累计分别实现整车下线2.1万辆和2.6万辆。上海市已有1200余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复工复产。


在5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临港新片区党工委副书记吴晓华透露,特斯拉上海临港超级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已经超过45%,略低于上汽50%的产能利用率。临港汽车产业链的配套企业产能利用率也达到50%左右。


对于开启封闭生产的车企而言,防疫防控管理是一大重点。刘芸(化名)在上海一家合资车企负责测试相关工作,近一周以来,合作的第三方试验公司陆续复工,线下试验重新启动,尽管只有部分员工进入实验室,但都在加班赶进度,项目推进速度已经恢复到疫情前。


刘芸目前仍在居家办公,但公司的一线员工已经开始进入公司工作,休息主要借助行军床或睡袋,因为不能聚集,所以洗澡不太方便。居家办公两个月,她多了一个工作习惯,就是每天早上把当天要做的工作一项项列出来,逐个去完成。焦虑时,就在小区遛弯,公司也开展了一些云团建活动。


如何在疫情防控的同时加快复工复产的进度,已经是车企的当务之急。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在5月9日《未来汽车日报》的直播中表示,自己从3月17日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家,无法看到产品、接触用户,这让他很焦虑。新车威马M7到了最后的测试阶段,很多细节需要确认,但是现在部分工作只能推迟。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沈亚楠在5月10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理想汽车约80%的供应商都在江浙沪一带。目前约一半供应商已经恢复生产,但就下一阶段情况发展而言,仍存在不确定性。4月,受疫情及车价上调等影响,理想汽车交付量为4167辆,同比下滑24.7%。


哪吒汽车相关负责人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哪吒汽车在浙江和江西均有工厂,疫情对整车厂影响不大,但哪吒汽车在上海有13家供应商,零部件压力非常大,整车哪怕只缺一个零部件也交付不了。另外,整车运输也受到影响,即使车生产出来,对交付也会有影响。


上汽临港乘用车基地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封闭生产管理、防疫措施等均是非常大的考验,而最主要的挑战和不确定性还是供应链和物流保障及通畅情况。


因此,车企正在重新思考生产方式,在提高效率和保障供应之间取得平衡。


长期以来,精益生产模式在汽车行业中备受推崇,其特点是低库存、高效率、快节奏,追求链条上没有物料的冗余。这原是日本二战后的产物,丰田考虑到当时资源稀缺的环境,采取了“多品种,少批量”的模式,最大限度减少企业生产所占用的资源和成本,避免过度生产。


而在2011年日本大地震中,供应链被切断,丰田意识到精益生产模式或无法应对自然灾害等灾难性冲击。在那之后,丰田提出业务连续性计划(business continuity plan,BCP),该计划明确要求供应商储备芯片,同时丰田选择多家供应商,如果一家供应商无法供货,将向一家备选供应商下订单。这让丰田将“缺芯”影响控制在最小限度,2021年全球销量同比增长10%,超过德国大众,连续两年排在全球首位。


国内车企也在思考业务连续性计划的必要性。沈晖就在上述直播中表示,威马的供应链有12级之多,目前车企的供应链管理正在逐渐实现数字化,建立更多的库存管理。


另外,供应链的国产化再次受到重视


沃尔沃汽车亚太区采购副总裁李海在5月15日的一次直播中表示,作为外企,这么多年沃尔沃一直在提高国产化程度,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类似的黑天鹅事件,沃尔沃的目标是要全部国产化。不仅是在中国,其他国家的零部件也都采用本国的供应商,停止跨州的零部件物流。


此外,供应链的透明度、车企与供应商的合作模式也将被刷新


李海表示,沃尔沃对供应商的期待是,必须知道下面几级供应商的情况,对产能、质量、成本等进行跟踪。只有在高度透明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直接管控。岚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采购总监刘俊也在上述直播中提到,过去车企只关注一级供应商tier 1,这次疫情也让车企不得不将tier 2到tier N这些供应商纳入到管理体系,但具体怎么管还需要思考。


最后,关于垂直整合的合理性,也再次被重视


今年4月,比亚迪汽车销量为106,042辆,同比增长313%,环比增长1%,几乎是唯一环比、同比均上涨的车企。这与其全产业链的积累不无关系。


与比亚迪类似,采用“全域自研”的零跑汽车4月上险量为8223辆。零跑科技战略与产品规划部总经理江涛告诉《中国企业家》,疫情保供最主要的基础是全域自研,这意味着核心零部件基本都是零跑自己研发,找替代时会比其他车企更快一些。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表示,这种模式让零跑比别人增加了多生产一辆车的可能性。


供应链突围:上下游联动与打通物流


伴随着复工复产的进度加快,截至目前,进入上海复工复产白名单的企业已达1854家,但对车企而言,上游供应链保障和物流运输,仍是当下复工复产中两个最大的阻碍。


当下很多一级供应商所面临的难题,是在整个产业链条上处于一种“夹层状态”,像三明治当中的肉一样,夹在上下游之间。


智能物流平台G7的公路货运指数显示,从3月28日上海“封半城”开始,半个多月时间,上海市整车货运流量指数从3月最后一周的90.27跌至4月第二周的16.25。5月9日至5月15日,上海货运流量指数开始缓慢上升,但指数仍然只有22.55,同比去年暴跌了80.71%。


上海市3月至5月整车货运流量指数。来源:智能物流平台G7


货运指标,实质是通过货运流量推断经济活跃度,而公路货运卡车的流动不仅反映了城市内经济活动,还能反映城市间的经济活动与流动。


“大批量的物流仍旧被锁死,供应链并没有真正的全面流动起来。”博世中国实验室主管蔡立春告诉《中国企业家》。在5月10日的博世集团一年一度媒体沟通会上,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透露,“我们也在积级保供。芯片从封测厂一出来,我们就会不计成本地采购和运输,保证零件运输到国内的工厂,并迅速转化成控制器等产品供给客户。我们的客户也是蹲守在苏州工厂和上海工厂,希望这些产品能够迅速地运输出去。”


在恢复生产的过程中,博泰车联网同样也卡在了物流。“上游有上千个零部件。如何把它们都运到工厂进行组装,这是物流的第一个难点;第二个难点是如何能把完整的设备运到车企组装;第三个难点则是,运完以后,如何能尽快结算成资金。”博泰车联网创始人、董事长应宜伦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些都是他和团队现阶段需要思考的问题。


为此,公司做了几级防控:一是通过接力的方式进行运送,但成本增加了300%~400%,运输时间也有所拉长。二是建立长效物流。博泰车联网从3月份开始建立自己的两支物流车队,有车,也有司机,方便自由调配。


此外,公司还成立了一个针对物流的应急小组,成员包括供应链负责人、仓储负责人、计划负责人,以保障厦门、南京生产基地的生产小组。同时内部专门设立了“物流调查员”的岗位,每天和公司所有的供应商进行确认,并将信息与公司的交付团队进行同步。


“我们的供应商已经付出了很大代价。一批物资进来,意味着有一批人要隔离,然后再换一批人,不断循环。”应宜伦称。


徐生(化名)所在的巴斯夫上海涂料有限公司,主要给各个主机厂供应汽车涂料。徐生透露,疫情期间,物流运输的成本按照一辆车计算,比以前增加了至少有7~8倍。“原先一辆车可以送很多地方,现在通行证是点对点。”


华兴源创汽车事业部总监赖海涛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因为上海的“冻结”,物流受到很大影响。该公司主要经营检测设备、整线检测系统解决系统,用于LED、OLED、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等领域。


对华兴源创来说,进、出上海只能和供应商点对点联系,采用专车,成本和过去相比增长“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时间和精力的消耗也非常大。同时,过去华兴源创也有部分产品从上海港出口,现在一些非常着急的产品也只能改道北京,采用空运的方式。


上汽大众MEB工厂也有70%的供应商来自江浙地区,跨省运输难度大。上汽大众与安吉物流一起制订特殊运输方案,整合某一地区多家供应商零部件集中运输,以打通运输瓶颈。


除了物流,如何加快二三级供应商的复工复产进度,也是影响一级供应商以及车企恢复进度的重要变量。


“供应链,如果不形成‘链’,就会影响我们最终产品的产出。虽然博世的所有工厂都在闭环生产,但供应链上的料进不来,就无法继续运营。”为此,陈玉东拉了一个上百家企业的名单,包含40多家一级、二级、三级供应商。陈玉东称,目前博世大约有3/4的直接供应商已经复工复产,其余正在逐步恢复中。“整体而言,我们的产能大概在30%~75%之间。”


周良杰告诉《中国企业家》,部分二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因疫情原因无法复工,且原材料运输受阻,无法维持稳定生产。“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开会,时刻与客户保持沟通交流,及时调整生产计划去和客户的需求进行匹配,结合我们现有原材料库存与客户需求决定明天准确的生产计划。”


近期周良杰感受到的一个变化是,客户的需求、公司新增项目的数量明显比以前增多了,他预计等疫情趋缓之后,业务量应该可以实现快速增长。一方面车企想把之前的产能补回来,会加大订单;另一方面为了保证供应链的稳定性,市场新机会增多。“除了产品研发与质量优势外,我们的快速响应、吃苦能力、服务意识等等也得到了客户好评,总之能解决问题绝对不躺平。”


上汽临港乘用车基地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除了自身复工复产之外,也密切关注供应链情况。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早期,他们就摸排了400多家一二级供应商的人员动态、产能、库存、原材料等信息,加快下级供应商的流程推进、防疫复产等工作。同时,对接政府部门,打通跨省市通行的绿色通道,缓解供应链保障和物流保障压力。


在应宜伦看来,大企业受到的影响是暂时的,压力更大的还是很多中小供应商,“有些供应商老板下落不明,有些供应商还想再最后努力一次,但是能再撑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也未可知。”在应宜伦看来,上海疫情对整个供应链是一种颠覆式的影响,冲击要远远大于当年武汉疫情。


不过跟刚封控时相比,应宜伦的焦虑减少了很多:“在国家的管控措施下看到上海正在逐步恢复,可以说看到了一些曙光。”同时应宜伦也强调,危机尚未过去,“疫情让很多企业学会以‘战备状态’去应对很多危机,这种意识和能力非常关键。”


但产业链是否会出现转移?赖海涛表示,目前有一些汽车行业客户会要求华兴源创在其越南工厂必须做备案,以防将来发生黑天鹅类事件,苏州工厂如果不能生产,可以转移到越南。华兴源创的越南工厂主要是早年间为其客户三星等做配套而建。


沈晖则表示,一些汽车行业的中高管已经接到了越南猎头的电话。不过,他认为中国汽车产业链的基础还在,越南可能还是以劳动密集型为主。


市场端:重建信心


每年3月和4月,原本是新车上市的高峰期,按照惯例,这些新车将会在北京车展或者上海车展露面,但受到疫情影响,北京车展二度延期,原本计划看车的消费者也被隔离在家。


家住北京海淀区的王尚星是一位32岁的二胎妈妈,她原本计划4月中旬购置一辆7座的新能源车,但由于疫情反弹、小区封控,后来整个海淀区又一直倡导居家办公,出行受到影响,加上新能源车价格不断上调、油价上涨、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影响,她暂时取消了购车计划,想再观望观望。


王尚星还发现,自己身边的一些朋友换车的频率也没有以前高了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近期发布的《2022年4月中国汽车保值率研究报告》显示,今年4月,二手车车源环比持续下降,除了中大型SUV保值率环比增长0.6%外,其余级别车型的保值率均呈现下降态势。



二手车成交价的下降,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消费者购车意愿的降低。中汽协发布的最新一期“汽车消费指数”显示,今年4月份的指数为71.8,市场销量较为低迷。


理想汽车将二季度销量目标定在了2.1万~2.4万辆水平,环比减少24.3%至33.8%。沈亚楠在电话会议上表示,目前车市仍存在一定风险,包括供应链的制约以及受疫情影响用户消费意愿降低。


而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日数据,4月中国汽车产销明显下降,分别完成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46.2%和47.1%,同比分别下降46.1%和47.6%,产销量为近10年以来同期月度新低。


面对行业的下滑,政策刺激迫在眉睫。


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鼓励汽车消费、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和充电桩建设等成为重点,打响了2022年促进汽车消费的第一枪。


会议指出,消费对经济具有持久拉动力,事关保障和改善民生。鼓励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各地不得新增汽车限购措施,已实施限购的逐步增加汽车增量指标。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和充电桩建设。


4月21日,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透露,将鼓励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深化汽车流通领域的改革,扩大二手车流通,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


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提出,“巩固拓展重点领域消费,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新能源汽车和智能家电下乡,推动品牌消费、品质消费进农村。”对此,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这对稳定和促进汽车消费有很好的指导性意义,有利于各地政府进一步出台促进汽车消费的具体措施,是很好的纲领性文件。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广东、海南、山东、沈阳、天津等20个省市明确发布促进汽车消费政策,如发放消费券、放宽限购指标等。


此外,据公开报道,汽车下乡政策有望于6月初出台,鼓励车型为15万元以内的汽车(含燃油车及新能源汽车),每辆车补贴范围或在3000元~5000元。


政策刺激到底会起到多大作用?据首创证券研报,2000年至今,汽车行业已经历三次大的政策刺激周期,分别是2009~2010年、2015~2017年和2019~2021年。



前两次政策效果显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汽车市场全年销量增速6.7%,大幅低于2007年22.3%的增速。2009年在启动购置税优惠和汽车下乡政策刺激后,2009、2010年汽车增速分别为45.5%和32.5%。


2015年4月份开始,乘用车市场增速下滑,6~8月同比增速出现负增长。同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颁发了汽车购置税减半政策。政策实施后,效果立竿见影,2015年10月,乘用车销量增速同比为13.3%,11月份即达到23.7%。2016年全年乘用车销量增速为14.9%。


不过受汽车销量的高基数,叠加2020年初以来的疫情影响,2019年的汽车下乡刺激效果并不明显,2019~2020年乘用车销量增速同比分别为-9.6%、-5.9%。


首创证券认为,短期内从生产制造供给角度看,随着上海及周边复工复产的有效进行,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随着政策刺激、疫情缓解,汽车需求有望得到显著恢复。


“待疫情好转后,核心不是生产问题,而是消费者的信心问题。”零跑科技战略与产品规划部总经理江涛认为这些政策非常有必要,但要让消费者信心重新回来,还要看整体经济的表现。江涛表示,目前零跑汽车鼓励没有被封的门店做直播,效果打了折扣,不过在疫情好转后也会是一个有效的补充。


直播通常解决的是品牌知名度问题,真正要促成销量还需要线下试乘、服务。北京某新势力门店的一名销售告诉《中国企业家》,因为疫情关闭门店后,销售压力很大,每天直播,效果却“微乎其微”,“直播做得早的门店,有的已经接到订单了,我们开始得晚,暂时还没有订单”。


沈晖也认为国家需要出台刺激消费相关的措施。威马汽车没有调整全年销售计划,沈晖认为6、7、8月可能会填补3、4、5月的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王玄璇、任娅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