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21 17:05
灌云大妈,左右世界性感潮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故研究室 (ID:zhengulab),作者:冬尼亚,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月租420元的矮楼里,几名中年女工正伏在桌前,缝纫机嗒嗒响着,没几秒,几根红绳被匝在一起,成了一条丁字裤。“一根绳子咋穿?”女工向来访的记者展示刚做好的成品。


“我们只做不穿。”


蕾丝的、镂空的内衣、吊带裙堆满狭小的空间,还有的被随手挂在翡翠白菜摆件上。女工的孩子在这其中穿行,等着母亲下班。


这是在连云港灌云县随处可见的场景。公路两边不起眼的二层住宅,里面很多都是制造情趣内衣的家庭作坊。据不完全统计,县里大大小小的情趣内衣工厂有500多家,每年的销售额近20亿元,占据国内市场的60%。这些灌云出品的情趣内衣还漂洋过海,被卖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甚至抵达到过冰岛。


就像撒谷子一样


在都市里无数个暧昧夜晚,那些传达情欲与爱意的轻纱薄裙,很多都出自原本在田间耕地的灌云大妈之手。而这些掌握全世界的情趣的人,却对情趣毫不感冒,“就跟撒谷子一样。”一位大妈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


丁字裤包三个边1毛钱,耽误20秒就少挣1毛。所以,就像撒谷子一样,她们要时刻集中精力于手上的活计,哪管什么情趣不情趣。大家都不喜欢新款,因为做起来更耗时。到了下班时间,女工们掀开门帘走出作坊,从“情趣”世界踏回普通世界。若是有人问起,她们在哪里工作,她们只会说“服装厂”。殊不知,在她们的包里,也许还装着一摞蕾丝内衣,等着她们晚上拿回家加工。


做情趣内衣,好像是件有些难以启齿的工作,但在灌云确实是很多大妈的“首选”,原因很简单:工资高,且方便。最开始,在灌云开情趣内衣厂的老板总是招不到人,好不容易打着“服装厂”的名号“骗”来几个,人到厂里一看,以为老板在搞色情行业,骂的骂,跑的跑,还有的一路跑去举报。无奈之下,老板只好提高工资,这才可以吸引来几个阿姨,硬着头皮干。


这几年来,情趣内衣厂的工资一直跟着房价跑,2019年房价六七千,工作量稍大的工人一个月也能赚7000以上,普通的缝纫工的平均工资也都有4000~5000元。


图 | 情趣内衣厂招工广告 图源:在人间_living


除了挣钱,做这行多少比干农活轻松一些。来情趣内衣厂前,女工王学含曾是村里的养猪大户。每到母猪生产的时候,她就睡不了觉,要半夜起来喂食。而一旦碰上猪瘟,这一切的辛苦便会顷刻付诸东流。怕猪瘟,她不敢再养猪了。她把大部分猪卖掉,到情趣内衣厂寻找新的生计。


对于很多中年女工来说,来本地的厂子上班,还能更好地照顾家庭。在情趣内衣厂挣计件工资,上下班时间自由,不妨碍接送孩子。不像以前远赴外地打工,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孩子,日子实在难熬。


生产线上有很多工种,很多基础的活门槛低,没有年龄限制。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说,岁数大了,在外面找不到工作,但在情趣内衣厂剪线头,她可以轻松胜任,一个月能挣2000多块零花。


裁版师傅赵涛一家四口都在情趣内衣厂上班。他的父母一个做仓库管理,一个做加工。他妻子则把布料带回家,一边照顾孩子,一边缝纫。每个月,一家能收入2万元左右。


这就是为什么,在灌云80万人口里,有超过2万人正从事着这个行业。也就是说,每40个灌云人里,就有一个在做着情趣内衣。


图 | 灌云的一家情趣内衣工厂 图源:界面新闻


隐秘的致富之路


情趣内衣厂出现在灌云,得益于电商的兴起。2008年左右,很多县民会在农闲时间里运营网店,什么都卖,像开杂货铺一样,当时还在念高中的雷丛瑞就是其中之一。有次,有客人买避孕套的时候问他,有没有情趣内衣。虽然不知道情趣内衣为何物,但他还是回了个“有”,随后从别处搜寻到货,给客人发了过去。进货价14块5,卖了15块。


虽然没咋挣钱,但雷丛瑞认识到,情趣内衣这个新奇玩意儿背后,或许藏着大生意。他开始从广州大量进货,在网店专卖情趣内衣,后来不满足于这种单纯的倒卖模式,打算自己开厂生产。


设计、制作情趣内衣,对于一个原本不懂服装的人来说如同天方夜谭,但真就被雷丛瑞做成了,这是因为他的母亲卖了很多年衣服,对服装样式的选择很有见解,也知道不同年龄的人对“情趣”与“性感”有着怎样的需求。就这样,母子二人加上几个被“忽悠”来的女工,灌云县的第一家情趣内衣厂就开起来了。刚上大一的雷丛瑞,就实现了年入百万的目标,索性休了学,一心经营厂子。


乡亲们看到雷丛瑞挣了钱,开始放下羞耻,纷纷涌向这门生意,从打工开始,再到自己开家庭作坊,乃至扩展成工厂。这一条原本隐秘的进阶之路,成了致富的黄金大道。


因为,这一行的利润确实比传统制造业要高。首先,布料用得就少,主材料蕾丝都是化纤做的,价格低廉。开在乡下的家庭作坊,房租也低。再来算一算人工,一件新款内衣的手工费1块8一件,卖出去的批发价大约8块,网店上的零售价大约28块。2014年起,雷丛瑞等厂主还发现了新的财富密码,那就是把这些内衣卖到国外,价格直接按汇率翻倍。比如卖到美国,批发价8美元,折人民币就是50多块钱。


图 | 卖到国外的情趣内衣 图源:梨视频


在十年间,灌云县逐渐形成了情趣内衣的产业集聚。如今,在500多家的工厂和网店里,有15多家年销售额在1000万元以上。千万富翁,也许就隐匿在不起眼的厂房里。


十年市场战


每个产业在刚兴起的时候,总能让一群人吃到红利,但想要持续发展下去并不容易。对于灌云人来说,把生意越做越大,最后打造成情趣内衣小镇,经历了两重挑战,一是要抢占市场份额,二是要不断调整营销方向。


在2010年代,卖情趣内衣的少,但不代表没有。小县城灌云要对抗的是广州这样的具有成熟的服装产业链的大城市。灌云厂主们采取的手段是打“价格战”。


2011年,灌云的店家集体把一件销量最好的黑色蕾丝内衣的价格调到9块9包邮,让它一下子就成了网上的爆款。雷丛瑞回忆,那条裙子当时卖出5000多万条,直接盘活整个地区。5000多万条,不知道连起来能不能绕地球一圈,但它们带来的利润足够供养很多厂继续进货、扩张,让普通缝线工摇身一变小老板。


靠价格战打倒广州大佬后,灌云人迎来了内卷。有店家把单价降到6块6包邮,一味追求薄利多销,最后连成本都覆盖不了。恶性竞争下,大大小小的厂子都开始亏损裁员。


不过,聪明人总有应对的方法。雷丛瑞的厂子在那年也亏了三四百万,他不得不遣散一批员工,他总是鼓励这些员工回家自己创业,做他的生产商。这样一来,他既节省了工资成本,又能不让员工流向竞争对手的厂子,还有了稳定货源,可谓一箭三雕。其他的厂主也学会了这套话术,这便导致灌云周边一下子又冒出几百个家庭作坊。


这样一来,灌云的情趣内衣业逐渐完成了细化的程序分工:规模大的厂子开始专门负责订单的承接和运营,并聘请设计师研发新款,中型工厂进行整体的缝纫,最后再把钉纽扣、锁扣眼这些细碎的步骤交给下游的家庭作坊完成。整个行业分工明确,也少了无谓竞争,势态又渐渐起来了。


收入增加,越来越多厂子想力争上游,他们联合起来,找到更上游的布料供应商,说服他们在灌云本地建仓库,给周边的情趣内衣厂供货。少了订购布料的运费,成本就又能省下一大笔。如此一番操作后,广州原本的完整产业链优势基本上就没了,而作为大城市的高人工费、高房租的劣势让其失去竞争力。灌云成功地坐上国内情趣内衣制造的第一把交椅。


审美风向标


有了市场地位并不代表一劳永逸,还要保持对客户需求的关注。2014年以前,很多货都被卖到南方城市,比如东莞。那边的KTV、桑拿会所的服务人员要经常更换服装,每个月对情趣内衣的需求大概有30万件。


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性每月要给“老大”上交300元服装费,老大下面有小弟,负责采买服装。雷丛瑞是其中的一个供货商,以每件30元的价格卖出服装,一件赚10元,每月卖几万件,算是一笔稳定的收入。


2014年,东莞的扫黄事件闻名全国,但这没太影响灌云内衣厂的销路,因为原本东莞的娱乐场所更多也是从本地的厂子拿货。反而,这个事件对整个情趣内衣业的营销还起了点推动作用。以前,即使是在厂里做内衣的业内人士,也不太清楚那些东莞娱乐场所是干啥的,而随着新闻的揭露和曝光,人们反而都对情趣内衣产生好奇,甚至想买来看看。


毕竟,情趣本身是无罪的。


2016年,直播又火了。主播穿上学生装、空姐装、女佣装这类角色扮演的制服十分吸睛,灌云的老板们察觉之后,立刻增加了相似款式的设计。


直播进一步挖掘了电商的潜力,很多人都是看主播穿得好看,想着自己也买回来试试。在行业监管还不到位的日子,靠着一些打色情擦边球的直播的间接带货,灌云的情趣产业再次突飞猛进。


但很快,有关部门对主播的穿着有了明确的规定,要求不能再穿暴露的衣服。做情趣内衣的人们又开始寻找新动向。


行业带头人雷丛瑞把目光投向了00后。起初,他只是想了解一下未来客户的购买力,一查才发现00后已经在买情趣内衣了。很多情趣内衣厂的老板都知道,学生一放假,销量就下来了,一开学就猛增,这自然是年轻人在发力。雷丛瑞潜伏在贴吧、QQ群,发现95后、00后对二次元情有独钟,这也给他在产品样式上提供了新思路。


除了用户群体年轻化,灌云情趣产业的另一个趋势是国际化。疫情之前,产品外销比例已经达到了80%。


掌握了生产端,灌云老板对全球人的情趣喜好了如指掌。在非洲地区,黑色不受欢迎,人们喜欢大红色、亮蓝色;南美地区的人喜欢紧身的、豹纹的,还有角色扮演类的,比如一个女超人造型的就是爆款;亚洲地区的消费量是第一,偏爱可爱型的。灌云的情趣内衣卖到过朝鲜,销量最高的是吊带裙。


图 | 非洲“爆款” 图源:梨视频


在国内,人们对情趣内衣的需求也有地域差异。据灌云的老板们说,发往南方的情趣内衣以走量为主,比如曾经给东莞娱乐场所供货,现在则多为广州、深圳的批发订单,而在北方则以零售为主,北京的成交量最大,其次竟是东北三省。有老板猜测可能因为是冬天太冷了,人们宅在家里没事干。


西北人民也不遑多让,京东大数据发布的成人用品消费报告显示,2018至2020年,西北地区对情趣产品的消费量增幅最大,也是购买情趣内衣最多的地区之一。


‍从情趣内衣在国内出现以来,它似乎一直随着经济浪潮涌动,紧紧地和娱乐产业挂钩,甚至游走于灰色地带。但现在,人们开始用平常的眼光看待“情趣”。


在偷偷摸摸地野蛮生长了多年后,灌云政府才发现当地搞出了这么大的产业。对此,政府顺势为之,组织了免费的电商培训,还在灌云规划建设了情趣内衣产业园,每年组织情趣内衣博览会,颇有“东方维秘”的味道。听说英国维秘公司申请破产后,灌云的老板们忍不住调侃,“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内衣卖得太好了?”


图 | 灌云情趣内衣展 图源:灌云在线


女工们的心态也在悄然变化。“我喜欢花边的,公主风的。”一个大妈微笑着告诉记者。“做得多了,觉得没什么。有时也往自己身上套一套。”她举起刚做好的吊带裙,“也挺好看的,不是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故研究室 (ID:zhengulab),作者:冬尼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