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24 14:48
桑德伯格离职,初代职场女性偶像“塌房”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商业评论 (ID:ceibs-cbr),作者:周琪,编辑:施杨,原文标题:《“硅谷第一女高管”离职,初代职场女性偶像“塌房”了吗?》,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Meta(脸书母公司)COO 谢丽尔·桑德伯格近日宣布,将于今年秋天离开工作了14年之久的 Meta。


在男性主导的硅谷世界驰骋多年后,桑德伯格给事业按下了暂停键。“2008年接受这份工作时,我希望我能在这个职位上干五年。十四年过去了,是时候书写我人生的下一篇章了。我不完全确定未来会怎样——我了解,从来没有谁能笃定。”


桑德伯格曾是脸书的核心灵魂,凭借出色的运营能力,在她入职的第三年,脸书全球用户就从7000万扩张至7亿,媒体称她为“脸书第一夫人”,2013 年,桑德伯格登上《时代周刊》封面,并被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她在中文互联网世界以《向前一步》闻名,在这本职场女性励志书籍出版9年后,豆瓣上依然有超过3万人将它标记为“想读”(作为对照,《奥普拉传》的这个数字是三位数),超过18000名读者为它打出了8.1的高分。她在书中鼓励女性突破内在的自我障碍,在职场主动争取自我表达的机会,“要学会让自己的手一直高举着,要学会往桌前坐”。


在硅谷之外,桑德伯格“职场女性偶像”的身份比“硅谷第一女高管”更加深入人心。这位哈佛学霸拥有傲人的工作履历,不但兼顾工作与家庭对她而言不成问题,甚至能在工作、生活之余,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启动了一家基金会以推动书中倡导的事业。


是桑德伯格告诉我们,不仅男人可以身居要职,同时拥有事业和家庭,女性也可以。无外乎在一些人看来,桑德伯格的离职无异于一次“塌房”。


“塌房”是饭圈用语,表面意思为“房子塌了”,引申到追星中,主要指偶像在粉丝们心目中形象的坍塌。连硅谷最有权力的女性都选择“后退一步”,和未婚夫结婚,共同抚养五个孩子,是否意味着《向前一步》中“女性可以拥有一切”是一场作者本人制造的幻觉呢?


一、“非典型”二号位:偶像气质的养成


如果桑德伯格的故事有中国版本,或许没有人比柳青更加适合,后者曾被称为“中国互联网最有权势的女人”,从哈佛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加入高盛,奋斗12年后,成为高盛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职务,又毅然“清零”,加入成立不到两年的滴滴出行。


关于柳青,最近的一条消息是去年的“被离职”。这条新闻之后被滴滴辟谣为不实信息。这位在微博上拥有超过1000万粉丝的职场女性偶像,从公众视野消失了。


桑德伯格和柳青的故事,尽管“结局”不同,开端却惊人相似。


桑德伯格加入脸书被描述为简·奥斯汀小说中天造地设的“缘分”。扎克伯格“社恐”,桑德伯格优雅、健谈。扎克伯格乐于将战略、人事和政府事务交由她处理,于是他可以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产品和工程。在接受《彭博新闻周刊》的访谈中,扎克伯格直言,“没有她的存在,我们不完整。”


在硅谷,“谢丽尔”(桑德伯格的名字)被用来特指“乐于辅佐年少得志的创业者的二号位”——与一号位形成完美的互补,且不会抢走一号位的风光。风险投资家 Marc Andreessen 对《财富》杂志说,“我需要不停向创业者们解释,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复制一个‘谢丽尔’”。


桑德伯格加入脸书的2008年,柳青成为高盛集团的执行董事。在她这个年纪,父亲柳传志还在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设备研究室研究磁记录。为了证明这些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柳青曾讲过一个故事。进入高盛几年后,同事问她,知不知道柳传志的女儿在哪个部门,她有些尴尬地说,那个人是自己。她不希望别人只把她看作是柳传志的女儿。


柳青自称“凤凰女”,多少有点苦大仇深。在高盛12年,从最底层的银行分析员起步,一直做到董事总经理的位置,为了证明不靠父亲也能成就一番事业,她内心一直憋着一口气。“降薪”九成加入滴滴,也是出于内心深处“自我证明”的需求——在她看来,打造一个数百亿美金的全球企业,成就感与银行家不可同日而语。


加入半年后,柳青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也是当时中国移动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之一。记者雷晓宇曾这样评价柳青之于滴滴,“我一直暗暗觉得柳青是滴滴的‘宋美龄’。她出身名门,又不乏世故,为已处胜场、却又给‘土狼’似的滴滴带来了品牌、国际资源和某种类似沉石落水般的定力。滴滴从此不一样了。”


投资人王刚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提到,程维和柳青是互补的,“柳青出身名门,大家风范,人脉资源、国际视野、在资本市场里呼风唤雨的能力,又是程维缺乏的,所以他们这个组合是很快见到了化学反应和叠加效应的。”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说,“女性的一些表现,不是激素赋予的,也不是大脑的原因,而是由女性的社会处境所造成的。”中国商界历来不乏女性“二号位”,她们被称为“大佬背后的女人”,彭蕾之于马云,杨绵绵之于张瑞敏,孙亚芳之于任正非,马雪征之于柳传志,刘伟之于史玉柱,于淑珉之于周厚健……和“一号位”相比,她们是幕后默默无闻的支持者,公众面目模糊,与“偶像”毫不沾边。


桑德伯格与柳青则属于非典型“二号位”,许多时候,她们需要冲在“一号位”之前,成为公司和公众打交道的那张“名片”,打破商业世界被一种性别垄断的刻板印象。她们擅长与媒体打交道,在聚光灯下游刃有余,对自身魅力充满信心,乐于为女性职场争取权利和权益发声,这一切共同塑造了她们身上的“职场偶像”气质。


二、比起“塌房”,更需要警惕“造神”


我曾询问一位事业女性对桑德伯格离职的看法,会不会觉得“房塌了”,她说,“如果我自认为是独立女性的话,桑德伯格就不会成为精神道标(道德标准)的偶像,我的道标是我自己。我欣赏她的过去,尊重她的决定,不会因为她回到家庭而觉得幻灭。”


她的话提醒我,所谓“塌房”,折射出的是当代职业女性更广阔的困境。《梦华录》中的赵盼儿因为无法脱离对优质男性的幻想而被批独立女性人设“塌房”,但所谓独立女性就要一生不婚不育拼事业,难道不是对女性更大的恶意?


最新发布的《职场女性调查报告》显示,董明珠位居女性职场偶像第一位,72.4%的职场人认为董明珠是独立女性的代表人物。


今年2月份,68岁的董明珠实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新高度,再一次连任格力董事长,这已经是她第4次连任了。她最近一次登上热搜的新闻是放狠话称“格力手机不比苹果差”,董小姐被媒体称为“营销大师”,频频放狠话,却似乎在市场上激不起水花,这背后,是空调市场面临天花板,转型吃力,市值大幅缩水的无奈与坚持。


《向前一步》之所以动人,没有沦为“闻着香,吃起来没有营养”的鸡汤,是因为桑德伯格从一开始就拒绝与“完美”捆绑,她主动袒露自己兼顾事业与家庭的狼狈,她说当她丈夫不在家时,为了既不上班迟到,又不让孩子们上学迟到,她会让孩子们在前一天晚上穿着校服睡觉,因为这样在第二天早晨可以节省15分钟的宝贵时间。


2015年,桑德伯格的丈夫 Dave Goldberg 意外死于突发心脏疾病。两年后,她出版了第二本书《另一种选择:直面逆境,培养复原力,重拾快乐》。在书中,桑德伯格得以填补了《向前一步》中的“盲区”——直到成为一名单身母亲后,她才发现自己原先对这一群体在事业和家庭两头疲于奔命的一无所知。


入职滴滴两年,柳青便查出身患乳腺癌。2019年,她在朋友圈透露自己已经离婚两年,独自抚养三个孩子。滴滴每天晚上开会开到很晚,经常到十一二点。团队后来竟想出来一个“变态”的方案:每天晚上先让柳青晚上九点下班,回去哄孩子睡觉,十一点再在她家楼下开会。


事业家庭平衡与其说是所有职场女性共同追求的目标,不如说是一小部分职场女性享有的特权。


与桑德伯格坦然接受“不完美”不同,柳青曾说,“负罪感是阻碍事业进步的绊脚石”。


的确,没有比董明珠和柳青更“适合”且“正确”的职场偶像了,但扪心自问,你想成为她们吗?在公众对职场偶像只存在“造神”与“塌房”两种极端态度,中间缺乏缓冲地带的舆论场,摆在她们面前,真的存在“后退一步”这个选项吗?


每个人都难以控制事业和家庭的命运,很多女性向前一步,逾越诸多障碍,在职场努力追求自我价值的同时,另一些女性认为,在她们还有机会的时候,尽量多花时间陪伴家人,照顾关爱他们,也是她们生活理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职业目标。


十年来,桑德伯格对职场性别问题的态度既影响了她的支持者,也影响了她的批评者。她不遗余力地为职场女性发声,她说“没有什么事情比歧视女性的事情更能刺激我”,尽管卸任后,她仍将面临来自老东家律师的审查,但主动选择后退一步,亦不失为一种自由,也令桑德伯格的形象更加立体和完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商业评论 (ID:ceibs-cbr),作者:周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