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27 18:25
5位前Airbnb房东的自白:选择经营民宿的理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 (ID:jiuxing_neweekly),作者:新周刊,原文标题:《那些开民宿的,现在怎么样了》,头图来自:受访者


“爱存千里,前路相迎。”


近一个月前,Airbnb(爱彼迎)突然宣布关闭中国业务——宛如来到七年之痒的夫妻,其中一方悄无声息地判了一场婚姻的死亡,只留下了“未来还能做朋友”的体面话。


△爱彼迎被普遍认为“没有讲好故事”。


曾经,这位来自旧金山的民宿鼻祖,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让房东出租其空闲资源,让房客能以更低廉的价格拥有一张床、一份温暖的早餐、一段难忘的旅程——扰动了全球几百万人的价值观,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但这套逻辑终究没能在中国大陆行得通。房源数量无法与本土企业匹敌,“小而精”的运营策略又难以与中国大陆市场契合,还固执地坚持绝不卷入价格战,种种问题堆积,导致了爱彼迎的退场。


回想2015年初入华时,媒体还曾用“鲨鱼来到河流中和鳄鱼搏斗”,来形容一头扎进中国大陆民宿流域的Airbnb。


如今,“鲨鱼”只不过是放弃了其全球营收中占比不到1%的市场,游回自己的舒适区。喧嚣的互联网上,人们也仅是将原因简单地归结为“水土不服”。


△为了落地,爱彼迎也曾在中国做过许多营销活动。


这听起来是合理的,但总有人很难从中翻篇,比如房东


尽管Airbnb给出了房源迁移计划、流量支持及礼金补贴等“能帮助房东平稳过渡”的人性化方案,但房东们仍然要独自面对自己生活方式的急转弯。


随着平台关闭进入倒计时,房东们的情绪也由愤怒和失落,走向妥协与怀念。


5位房东跟我们分享了ta们的故事。


哈秋:做全平台超赞房东吗?用“提心吊胆”换的


△哈秋备受好评的房间之一。/受访者供图


其实在2019年疫情开始时,我已经开始“断舍离”,陆续将手里的3个民宿房源转租。但对于Airbnb要退出中国大陆市场,仍然觉得惋惜。


大学去中国台湾旅游的时候,全程都是通过Airbnb预订民宿,体验很棒,所以我也开始逐渐留意民宿短租这种模式。


2017年待业在家的时候,终于把念叨已久的民宿计划付诸实践了。


一开始只有一个小小的两室一厅,但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创业尝试,比每天到点上下班来得真实很多。暴走看房,和房东、装修工人斗智斗勇,搞了这辈子最多次的卫生……


△装修,犹如从零开始创业。/受访者供图


一点点把空荡荡的房间,改造成理想中的样子,虽然累,但成就感很强。到后来,慢慢筹备起更多的房间,才开始驾轻就熟起来。


可能是有点天赋在,民宿的开局即巅峰,在Airbnb上线后,我就以最快速度拿下超赞房东,在小猪短租、榛果民宿等也是一样。


但维持超赞房东的过程,其实相当让人头秃。差评自然是不能够出现的,身为房东的我需要有问必答,随时在线解决问题。


自从开业后,我的手机再也没有设置过静音。别人是信息一响,黄金万两;而我是微信一响,慌里慌张。


因为一千个房客就会出现一千个小状况,比如房客找不到路、电器不会用、看到了连南方人都猝不及防的飞天小强……为了等凌晨入住的客人,我会守着信息直到他们入住,半夜揣着报警器去帮房客找遥控器等等。


△一千个小状况之一。/受访者供图


在三年多的房东生涯里,我接待了数百位来自不同国家、城市的客人,和很多想着“以房会友”的民宿房东不同,有点社恐的我更倾向于房客们能轻轻地来,悄悄地走,不落下东西,只求留个好评。


我觉得自己尽力做到了最好,收获了房客的好评与认可的同时,也陷入了“信息焦虑”,这也是我比较决然放弃经营民宿的一个原因。


国内的短租平台对于房东是不太友好的,房源是否能获得首页推荐、好的标签,全都依赖好评以及参加一些可能会让房东亏本的打折活动。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这无可厚非。但面对房客如果出现过错时,一些平台的处理方式不免叫人失望。比如当房客给墙面留下难以清洗的痕迹时,平台会有客服介入处理吗?会让三方陷入“扯皮僵局”吗?或者说能提前垫付赔偿,再由工作人员去与房客沟通?


我想对于平台来说,房客和房东应该是手心手背,Airbnb种种让房东窝心的政策是目前许多平台无法做到的。


鹿鸣:民宿还没死,但我已经“入股”露营了


经营民宿之前,我一直在昆明从事梅花鹿养殖培训工作。


2010年的时候,我到大理旅游,爱上了这个地方,回昆明后不久就辞职了。


最初,我只是在人民路上摆地摊,后来在大理古城里有了一家店面,卖点手作皮具,也做些鞋子。渐渐地,自己也想要在大理定居下来,住得更舒服一点。


刚好,一个白族朋友家的老房子在出租,我很喜欢,便租下来了。多了两间空房,我想干脆把它做成民宿。


△鹿鸣的房子只有两个房间出租,这是位于一楼的那间。/受访者供图


房子近90%的装修改造都是我亲手完成的。墙面我都保留了水泥的质感,一间是土黄色的,一间是纯黑色的,搭配上暖色调地光,可以中和压抑的气氛,也符合我喜欢的极简侘寂风。


我喜欢简简单单的设计,所以不会把房间装得很“万能”,但它该有的都有了,不能牺牲掉功能与舒适性。


因为只有两间房出租做民宿,所以我觉得也可以投入多一些,用更高标准的设备,客人也会住得更舒服一些。


△房间内简单的装饰与摆件,都透露出房东的个人审美。/受访者供图


楼上楼下两间房,我总共花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来装修,接近40万元。


我和爱彼迎就像是双方相互的选择。我喜欢他们平台的气质、运营方式;在爱彼迎上,我也一直是5星的超赞房东。他们甚至派了工作人员过来给我的房子拍摄视频,好像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我的房源都会出现在首页推荐上,这其实是一个良性互惠的过程。


现在我在考虑要将房子转移到哪个平台上,也会持续观望其他平台上民宿运营、推广的情况。但我不会因为转到其他平台上就调整房间的价格或风格。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露营地正在起步当中。我和朋友一起合伙,租下大理古城外的一片草地,背靠苍山,视野很好,能看到非常美丽的朝霞和晚霞。


我们现在弄来了一辆大巴车,白天卖咖啡,晚上可以喝酒蹦迪吃烤全羊,再之后的话,还可以搭帐篷露营。


当然目前还有很多东西待完善,没有爱彼迎了,我们会考虑做小红书、抖音,自己运营社交账号。


总之,无论是继续做民宿,还是经营露营生意,我觉得未来应该问题都不大的。


△民宿一角,鹿鸣还养了两只小鹿,算是没放弃老本行。这两只小精灵也为他带来了不少流量。/受访者供图


E3:爱彼迎要离开了,市场会振作起来吗?


今天,很多共享经济成了泡沫,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联接,似乎又疏远了些。


我是在2015年开始使用Airbnb的,一次境外游让我体验到它所崇尚的这种名为“家”文化的乐趣。所以回国后,我也试图把这种快乐带给更多的人,做起了Airbnb房东。


后来我才知道“bnb”其实是“bed and breakfast”的缩写,所以我的房间也希望提供给客人“最高标准”的床和早餐。大多数民宿不提供早餐,但是我很喜欢做饭,所以就给大家做一些早饭,煮煮咖啡,熬熬果酱,或者做个本地特色的臊子、煮个面之类的,他们都很喜欢。


△房间里的画。/受访者供图


这几年,当我是房客的时候,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房东,普通打工人、餐饮从业者、搞艺术的、搞时尚的……他们的家各具特色,但你能感觉到他们同样是那么热心、友善。


我做房东时也遇到过圈内的音乐人、国外常青藤大学毕业却回来支教的学生,还有真把我家当成自己家,每天准备好山珍海味,喊在隔壁念大学的孩子回家吃饭的父母。


你会随时接到各种奇怪的需求。有人提前了解房间的网好不好,因为他住民宿是为了打游戏;有人刚下飞机,拎着猫就来了;还有人是因为身份证丢了上不了飞机,需要临时找地方“收留”一晚。


我的房间也比较特别。“房东”除了我,还有我的狗。当客人出发特别早的时候,我的狗狗就会替我完成送他们到门口的仪式。


△民宿所在小区的风景。/受访者供图


希望在这里能感谢我的狗,它的开朗活泼,给了我很多帮助,也给客人带来不少欢乐。


之前我看过一本书说,当非常受人喜欢的一个人离开了,他的优点会不知不觉地散落到没有离开的人身上。如今爱彼迎要离开了,市场或许会吸取优点,振作起来,毕竟民宿行业这几年都不容易。


之前我发了一个谈话vlog,收到了各个平台民宿人的留言和鼓励,他们有的说自己在海边开了一排民宿已经亏好几年了,有的人来找我探讨之后的出路,真希望大家早日渡过难关。


喂小姐:兼职房东与“兼职”铲屎官


第一次用Airbnb是在日本旅游的时候,想体验一番传统的日式榻榻米。


谁成想,旅行结束后不久,有点怕狗的我竟然阴差阳错地养了一只柯基。开始做“兼职房东”,也是因为原来住的一居室对于狗狗来说,活动空间太小了。


在爱彼迎上发布房源后,因为价格实惠,我们几乎每个月都是满房状态。当时生活非常忙碌,上班之余,我还需要牺牲午休时间,回家换洗床单搞卫生。房间豪华程度虽比不上星级酒店,但卫生方面我们是很有信心的。客人总会在结束行程后留下“感到很治愈”“房间很干净”之类的评论,让我们也倍感温暖。


△民宿的整洁与温馨,可胜过酒店。/受访者供图


家里猫狗双全,这可能也是我们房源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但反过来,我们其实也很感谢这些来往的客人,让粘人的猫猫狗狗有了一起玩耍的对象,无需整日待在空荡荡的家里等我们回来。广东的雨季总是伴随雷声轰鸣,狗狗很怕打雷,如果客人在家它还能安心一些。


今年是我们当兼职房东的第三年,最熟悉的客人之一,也成为了我们家的“兼职”铲屎官。在我们出差出远门的时候,替我们照顾了猫猫。


客人在老家也有一只粘人的布偶,所以当我们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她爽快答应了,还说:“我本来就是干这个的。”


△喂小姐的其中一只猫,叫芒果,性格最好。/受访者供图


这是一种难得的相互信任,我们把家和猫狗托付出去,客人也不辞劳苦地照顾它们。


这几年里,我们认识了一群有共同爱好的房东、一群可爱的客人。未来,如果有境外旅游的需要,我们依然会继续经营民宿。


思文:你永远不知道,一起吃年夜饭的会是谁,来自哪里


△思文的民宿被人形容“又乱又整洁”。/受访者供图


自2017年底成为一名爱彼迎房东以来,我差不多接待了2000多名房客,他们留下了1000多条好评,我也连续4年被评为超赞房东。


由于我是和房客共住在一套房子里,所以我们会有很多沟通交流的机会。我会给他们介绍周边好吃的,会和他们讲很多苏州的历史,偶尔还会约着一起出去玩儿,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记得有一年除夕夜,家里来了一对广东的房客,是一对母子。房客阿姨按照他们当地的习俗给我包了红包,那年春节,我之前接待的房客也特地过来登门拜年,特别热闹。


每年春节期间,我都是正常开放房源接待房客,所以在做民宿的这几年,我几乎每顿年夜饭都是和房客一起吃的。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一起吃年夜饭的会是谁,来自哪里。


△房间里的每个小装饰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受访者供图


做民宿的这几年里,能够认识这么多来自各地的有趣的小伙伴,是我最大的收获,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部分回忆。


甚至,我和我的妻子也是因为爱彼迎相识。2018年爱彼迎在苏州做了一场房东学院的活动,当时她是爱彼迎的工作人员,邀请我去当分享嘉宾。我们这才相互认识,最后走到了一起。


爱彼迎给我的认识带来了太多不可思议的经历。这些人这些事,也许我不做民宿,是永远不会碰到的。很多房客走了以后,我们依然保持联系,现在我甚至可以说,到任何一个城市旅行,我都能找到当地的我的房客。


△民宿,也构建了我们精神上的舒适空间。/受访者供图


尾声


人们会说,情怀归情怀,生意归生意。但人们期待的其实是一种友善的民宿业态:


民宿不全是简装房、农家乐、千篇一律的网红风,房东也不全是甩手掌柜和黑心二房东,人们愿意以交递钥匙作为相互信任的媒介……


这样的民宿和社交关系,难道不值得追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 (ID:jiuxing_neweekly),作者:新周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