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7-01 11:59
2022上半年:有趣的时间,有趣的展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培风客 (ID:peifengke),作者:奥德修斯的凝望,原文标题:《2022年H1|回顾和展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半年是一个不长不短的时间节点,一些回顾和展望是有帮助的,当然这说明记录也是有意义的,我看我自己12月写的东西,当时我觉得经济慢变量还在变差,然后2021年2月开始的经济下行有失速的风险,政府必须在2022年实行比较强有力的措施,逆转先行指标走低的趋势,然后让经济重新回到正规上。


然后对美国的看法是经济要等到二季度看到拐点,联储会继续加息,我记得按照当时的数据算出来,联储要加息到150bp左右。


年初的时候我觉得国内M1的拐点来到后,上证50的表现会不错,然后美股应该空成长多价值,商品方面金铜油农的顺序到了偏后的地方。当时我想多金空铜。


事后来看,2022年H1最大的变量是俄乌冲突,以及由此带来的通胀预期和油价上涨。


整体来说呢,除了对我A的看法有点问题之外,其他还可以,PSQ和IVE今年一个涨了30%一个跌了15%,加起来还是有收益。多金空铜交易也不错。然后对我A的乐观让我也在4月底的时候对我A保持了信心,这是我对自己比较满意的地方,被隔离在家里也没有太过悲观。


那时候我对周期的理解依然很浅薄,我觉得我们眼前有三个后周期的剧本,2008、2011和2018。但其实并不能简单去类比周期,关键在于驱动力是否有所不同。


政治方面:美国的极化依然非常严重,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分化从庙堂之高逐渐传导到江湖之远。在控枪和堕胎这种明显存在争议的话题上开展争论,意味着红州与蓝州的分化将会越演越烈:



这种分裂是很难停下来的,因为对于共和党来说,民主党源源不断把移民挪到美国,然后稀释他们的选票,如果没有一个办法去遏制这个进程,长此以往民主党肯定是立于不败之地,那么通过一些看起来非常离谱的手段,把移民排除在本州之外,反而可以稳固一下阵线。


所以这也意味着,要想油气公司在拜登的指挥下扩产实在是太难了,拜登宁可去沙特都不一定愿意去德州。


而更深层次去思考,美国未来两党的团结将变得非常难。这意味着大规模的投资,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只有在经济下行的时候才有可能出台。与此同时,越来越Data dependent的联储,让整个美国的决策系统变得迟缓而落后市场。因此我已经不会去指望说联储为了防止萧条,提前停止加息。


而这种事情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一个组织,以不背锅为最大目的,它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大家一起造一个天大的锅出来,因为不会有人主动去防患于未然。任何预先的防范都有可能变为对手攻击的弹药。没有人喜欢多嘴的先知。


回到市场上,在上面政治因素的驱动下,很多经济指标和动作是失衡的。


在美国的货币政策端,联储依然会在未来1-2个月加息100-125bp,然后加息的终点按照目前的模型算应该在3.5%左右,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之后,如果GDP不重新回到扩张区间(目前看几乎没可能),2022Q3联储的加息预期可能就慢慢降低了。


当然通胀是一切的推手,目前住房租金MOM有1%,这个数字依然太高了(2%的CPI目标一般对应0.2%的MOM),所以联储转向时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比较晚一点。



目前美国实际利率已经到了2008年~2020年这个周期里面的高点,我自己觉得在经济已经被遏制的情况下,实际利率要继续走高也难,我肯定不会在这里去做空实际利率或者做多美股,但有可能2022H2最值得关注的指标就是这个了。


如果说意外的话,目前能够让联储快速转向的可能就是通胀快速走低了,但通胀快速走低确实又是个艰难的情景。2008年6月,2014年秋天,2018年10月,通胀快速走低往往会带来市场的恐慌情绪,所以美国市场虽然已经Priced in了很多萧条预期,但我依然觉得有点点危险的感觉。


欧洲的货币政策就比较讨巧了,欧元区一直把欧美的汇率对冲成本卡在了两国的经济差附近,所以导致任何想要卖出欧元换美元的人都必须三思而行,这种做法也让美欧的汇率没有日本汇率那么难看。


但凡事都有代价,日本选择放弃汇率但也让本国的货币政策可以适配本国的经济实情。欧洲的政策让ECB必须跟着联储去超预期,当美国CPI超预期必须压制需求的时候,欧洲CPI和自己的需求一毛钱关系没有,但也必须压制需求去加息,由此带来的信用风险ECB通过补丁来缓解。


这一套组合拳:保证汇率-放弃货币政策与经济的适配-带来更多风险-打一个补丁。我自己觉得还是有道理的,至于欧洲的信用风险,我觉得其实还是可防可控的,因为欧洲这一次不是团结的问题,欧洲的问题是德法到底带不带得动的问题。


2012年是德法给力,但PIGS完蛋了,而且德法不是很想救人,现在是德法非常愿意救人,但大家会有点担心德法的问题。


综上所述,ECB的货币政策还是比较好判断的,风险爆发在边缘国,但核心的担忧可能是德法,目前看德法虽然进行了非常傻的制裁,但整体债务水平还是可控的。


毕竟,过去12年的财政纪律让欧洲增速远远慢于美国,但也不是毫无收益,风险还是降低了的。


对于人民银行来说,我们今年GDP的增量依然不够,距离目标5.5%,8-9万亿增量可能现在只有3万亿左右是确定的,这还建立在一季度制造业投资比较不错,基建还算给力的基础上。这个时候让人民银行去上调MLF是没有逻辑的。


但短端的流动性实在太宽松,有点点收紧是可期的,疫情中人行懒得和大家玩,未来一段时间,人行找个时候搞一个宽松不达预期还是有可能的。


财政我估计大概率是要发力的,下半年还有2-4万亿GDP的目标可能还压在20万亿基建的担子上,它承担了太多……


回到资产上:


股票方面,对于我A,我还是觉得会有一个风格的切换,我觉得之前的赛道股里面依然淤积了很多基金,这个过程里面,就像15年之后大家从小盘股换成白马一样,你要超额收益就必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抱团是可以的,但需要持续向好的数据,在一个没有太多增量的经济体里面,持续向好的数据一般来自消费品的涨价,以及科技股的渗透率提高。


所以我自己对50还是不悲观的。但对于美股,我自己觉得目前分析师共识预期没有下修太多,然后预测明年EPS跌10%或者15%我觉得都不一定可以很好表征明年的情况,从估值上看,实际利率涨不动或者涨不太动,估值就跌不动了,但盈利的情况我觉得要多留心。


铜的话,之前分享过贸易商的逻辑,当时我觉得贸易商除非看到联储把价格砸下来,不然没有任何兴趣在高位去扩产,但一旦价格下来扩产,价格的走低就有正循环的可能。最近几天,铜有那种增仓下跌,减仓上涨的特性,虽然价格在高位不至于出现利润亏损被动补库存的情况,但这种量价的pattern肯定是不讨喜的,需要多看看。


油的话,闲置产能太低,库存也没有恢复,单看基本面几乎无解,所以只有把消费压制下来,整体来说一般铜是萧条的很好先行指标,所以我自己对于美国加息加出一个萧条还是有信心的。


因为通胀这个东西其实有利于债务消解,但老百姓不体谅朝廷的难处,所以加息-萧条-再刺激,然后把通胀维持在一个还可以的点位,对于美国是有利的。加上年底的中期选举时间节点和页岩油公司对民主党的反感,油价的变盘下半年后半段概率可能更大。


黄金的话,实际利率如果见顶了总是有些机会的。


我本来想写详细一点,但可惜八点马上就要比赛,所以这篇文章头重脚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培风客 (ID:peifengke),作者:奥德修斯的凝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