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8-01 14:16
新能源行业怪象:一边不赚钱,一边狂投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风信子,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新能源产业链大佬们吵起来了。


新能源这几年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曾经名为“XX消费基金”,“XX医疗基金”的都不知不觉的成了名不副实的“新能源基金”,然而资本市场的热情随着近日新能源大佬们的争吵“熄火了”。


7月21日-23日,世界动力电池大会在四川宜宾召开,这是我国举办的首个世界级的动力电池行业盛会,有意思的是,这届大会成了新能源产业链大佬们的“吐槽大会”。


“宁王”曾毓群率先向上游原材料开炮,“上游原材料资本的炒作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的困扰。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电解液原材料以及负极的石油焦等上游材料均出现价格暴涨。实际上,矿产资源并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可以生产160 TWh的锂电池,随着锂资源继续探明后会更多。”


广汽董事长曾庆洪紧随其后,向“宁王”等电池厂商开炮,“我要感谢我们的合作伙伴宁德时代,广汽有一半的装机量和宁德配套,而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了汽车成本的40%-50%,我现在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建议国家层面加强对电池行业的监督领导和统筹协调,改善供求的、供需的平衡,协调价格回到合理的区间。”


随后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回怼,“平常也遇到一些客户对我们的抱怨,说整车厂基本上不是很赚钱,是不是你们电池厂把利润都拿走了?事实上,宁德时代今年虽然还没亏本,但是在盈利的边缘上挣扎,非常痛苦。利润往哪儿走,大家也可以想象。”


一边是给宁德时代打工,一边是挣扎在盈利边缘,似乎只有“我家有矿”的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等上游原材料厂商赚了钱,真的是这样吗?一场都不赚钱的能源革命该如何走下去?


全世界的车企都不赚钱


到底谁拿走了新能源产业链的利润,车企肯定是第一个排除的。


不止中国的车企不赚钱,美国、日本的车企也都不赚钱,不只是新能源车企不赚钱,传统车企也不赚钱。


近几年,以“蔚小理”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逐渐登陆资本市场,每次它们发布业绩报的时候,市场关注的重点除了卖了多少辆车,还有亏了多少钱。汽车是个规模经济的行业,按照汽车行业的规律,一家车企年销量至少要超过10万辆才能达到规模经济效益,进而实现盈利,行业龙头特斯拉也是在经历了多年亏损之后,才在2020年实现首次盈利。


如果说造车新势力的亏损是因为还没达到规模经济的话,那大多数传统车企的利润也不高的原因就不能归结于规模经济了。


笔者翻阅了国内外多家车企的财报发现,无论在毛利率还是在净利率上,国外的车企均要略高于国内车企,但整体的盈利水平都不算高。以广汽集团为例,近三年的毛利率仅有7%左右,可以说是行业最低了,而同时期长安汽车毛利率在15%左右,比亚迪是国内毛利率水平最高的车企。



再看国外的车企,除法拉利这种定位于赛车和运动跑车的车企有着超50%的毛利率外,大多数车企的毛利率保持在20以内,其中本田汽车毛利率稳定在20%以上,特斯拉在2020年的毛利率达到了21.02%,领先于老牌车企。



从净利率来看,广汽集团的净利率领先行业,但应该注意到,广汽集团的销售净利率比销售毛利率还要高,这意味着广汽的很大一部分收入不是来自于汽车。广汽集团的财报显示,2015年以来,广汽每年的投资收益不断增长,2021年的投资收益达到了118.14亿元,占总收入的15.61%。如果扣除这部分收入,广汽的汽车业务其实是亏损的。上汽、长安等车企的净利率均不足5%,即便是电池自给自足的比亚迪的净利率也不足2%。



看国外车企盈利能力,似乎比国内也好不到哪去,本田、丰田和通用汽车的盈利水平比较稳定,其中丰田表现最好,长期高于另外两家车企,但也仅有不足10%的净利率。



有着百年历史的汽车制造业,产业链早已成熟,想在产业链里赚钱变得越来越难,魔幻的是,明知车企不赚钱,还是有创业者投身造车大业,也还是有资本的疯狂涌入,至于为什么,我只能引用一个投资的朋友的一段话回答,“为什么要赚钱呢?再说,短期不赚钱不代表长期不赚钱,那波音它每年都亏钱,但它每年也造飞机呀。做公司并不一定要赚钱,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要赚钱,我只能这样讲。”


为矿主打工的宁德时代们


虽不至于像吴凯所说的“挣扎在盈利”的边缘,宁德时代为代表的电池厂商赚的也是辛苦钱。


相比汽车制造,锂电池的技术壁垒要高得多,虽然目前动力电池市场呈“一超多强”的格局,但其实巨头面临的也是一个前有狼后有虎的环境,技术上的竞赛从来没有停止过。


2020年3月底,比亚迪正式发布刀片电池。从本质来讲,刀片电池是磷酸铁锂电池的一种,通过对电芯外形、布局排列的重新设计以及生产工艺的改进使刀片电池容量大幅提升。


2020年9月,特斯拉发布了无极耳、硅负极、无钴技术加持的4680大圆柱电池,2022年1月特斯拉宣布在加州工厂内已经试点生产了100万个4680电池;除特斯拉外,比克电池、松下、亿纬锂能、宁德时代在此领域都有所布局。



2022年6月宁德时代发布的第三代CTP(CellTo Pack)技术-麒麟电池。CTP被称为无模组电池包,由于取消了包裹在电芯外的模组,电池包有了更多空间排列电芯,系统能量密度得以增加,从而提高电池的续航里程。


技术的竞争,直接体现在研发投入上,宁德时代、比亚迪均保持这较高的研发投入,2021年宁德时代研发费用达76.91亿元,较2020年翻了一倍。


从盈利水平来看,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锂电池厂商的毛利率水平逐年下滑,宁德时代凭借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毛利率水略高于同行,2021年毛利率水平为26.28%。


锂电池厂商的整体盈利水平也并不乐观,如鹏辉能源和国轩高科,确实属于挣扎在盈利边缘,与车企盈利水平相当,宁德时代的盈利水平较为稳定,2021年销售净利率为13.7%。亿纬锂能的销售净利率一直高于宁德时代,这主要是因为,亿纬锂能的锂原电池(一次锂电池,且被设计为不可充电的电池)的毛利率水平比较高,毛利率在40%以上,这部分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已经从2019年的29.51%下降到了2021年的10.96%。



如果说车企是跪着赚钱,电池厂商是站着赚钱,那么锂矿企业绝对是躺赚。


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突破100万辆,达到了125.6万辆,较2017年同比增长了61.65%,此后直到2020年都没有较大的变化,与此对应的是2015年年底,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有了一波上涨的趋势,并维持到了2017年年底,随着2019-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停滞,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有所回落。


2021年疫情影响减弱,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的延续,新能源汽车销量迎来第二波爆发式增长,当年销量达到了352.1万辆,同比增长157.57%。这种爆发式的增长,使得下游原材料措施不及,产能跟不上的情况下,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在这一年里直线上扬,从2020年6月的44213元/吨涨到2022年6月的479527元/吨,价格在两年内暴涨了10倍。


碳酸锂价格的暴涨,以赣锋锂业为代表的锂矿企业成了最大赢家,曾经挣扎在盈利点甚至是巨额亏损的锂矿企业都赚的盆满钵满,采矿业的毛利率水平甚至超过了大多数高科技企业。比如2021年,锂矿巨头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的毛利率分别达到了39.81%、61.97%,净利率分别达到了48.53%、33.80%,尤其是天齐锂业,完成了从巨亏到爆赚的转变。



汽车企业不赚钱未必是宁德时代的锅,但锂矿价格飞涨确实是宁德时代不赚钱的锅。纵观新能源产业链,电池是带动整个新能源向前发展的车头,而且电池本身的技术壁垒要比成熟的汽车制造业更高,拿走产业链较高的利润是合理的,锂矿价格的高企才是阻碍新能源产业链发展的不利因素。


但锂矿价格是周期性的,需求的突然爆发,锂矿企业产能不足导致的,正如曾毓群所说,“矿产资源并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一方面随着锂矿探明及开采量的增加,锂矿价格会回落,另一方面,锂回收技术在不断的研发中,预计未来锂回收率将达到90%以上。随着三五年之后,第一批大规模的锂电池进入回收期,那将是整个产业链中下游的福音。但越来越卷的造车市场,又有多少家车企等来那一天呢?


新能源还能投什么?


即便是电池厂商,车企不赚钱,新能源依然是投资圈最热门的投资领域。


一个投资新能源的朋友告诉笔者,目前新能源主要投资方向包括光伏、储能和新能源汽车。其中光伏方向,主要投一些光伏电池新技术,比如H阶梯电池、钙钛矿;储能方向主要包括电化学储能,其中锂电池便属于这个板块,液流电池等各种技术路线的储能;新能源车方向包括智能座舱、智能驾驶,这里面涉及到传感器、功率半导体等;氢燃料电池也是个重要的投资方向,但目前仍处于商业化非常早期的阶段。


以锂电池为例,笔者以“锂电池”为关键词在鲸准上共搜到512个项目,其中今年拿到融资的项目有44个。


“估值高”“泡沫”是目前投资者对新能源投资的主要槽点,在资本的热捧下,即便像今年这样一个资本退潮的情况下,不少项目估值依然会被炒到极高。


因为新能源是个大赛道,有一定的泡沫是正常的,但同时也是个长周期的赛道,短期内把估值炒高,会给后续的融资带来比较大的麻烦,这对创业企业来说将是灾难性的。创新药、半导体也是同样的道理。


以蜂巢能源为例,这家最早成立于2012年的江苏常州的动力电池厂商,直到2020年4月份才开始进行Pre-A轮融资,获得了国投招商10亿元融资,随后的2021年,蜂巢能源的融资速度惊人,当年完成了三轮融资,2月A轮融资35亿,7月B轮融资102.8亿元,12月B+轮融资60亿元,投资阵容也是相当豪华,其中B轮的投资方高达28家,B+轮的投资方达18家,包括中银投资、深创投、IDG、小米集团、华兴资本、三一重工等,投资方涵盖国家队、知名机构、产业基金等,如此豪华的阵容在创投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蜂巢能源在B轮融资时估值已达360亿,仅隔一年(2022年),估值已经叫到460亿。


一边是新能源产业链不赚钱的哭诉,一边是新能源估值上的热火朝天,这支冰与火之歌将如何唱下去,成为摆在新能源投资者面前的魔幻与现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风信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