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8-02 22:18
50万东北老铁搅动世界泳衣潮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张梦依,编辑:刘杨,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傍晚电话接通时,李晟的声音略显疲惫。这个200人左右的泳衣厂还未结束忙碌的一天,听筒那头时不时传来机床的轰隆声和工人们模糊的对话。提及兴城的泳衣,李晟操着浓重辽西口音笑了起来:“耐克、维密都让我们打败了!”


从沈阳出发,往西南210公里,就会来到隶属于葫芦岛的兴城市,这里坐落着上千家小型泳衣加工厂,形成了当地独特而悠久的泳衣产业。


有这样一种说法,全球每销售4件泳衣,就有一件来自葫芦岛兴城。根据《葫芦岛兴城泳装产业三年行动方案》,目前兴城共有泳装生产企业1100家,年销售收入141亿元,产品远销俄、美、韩、东南亚等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占国际市场份额达25%以上,占国内市场近40%。


蝴蝶结纯欲风、黑白简约风、法式复古波点、镂空性感风,这些风格各异的泳衣占领了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亚马逊等国内外电商平台的货架,然后送到各个国家的年轻人手中,陪伴他们潜入美妙的水下世界。


一、东北老铁的泳衣生意


作为北方为数不多的海滨城市,兴城位于渤海北部海岸,这里沙滩坡缓宽阔,水质洁净。炎炎夏日,南来北往的游客会聚集于小城东部的天然浴场赶海、晒太阳、吃海鲜、看日出,海滩遍地是冲浪、玩游艇的年轻男女,以及抓鱼捕虾的孩子们。


在这座人口五六十万的小城中,接近一半人口从事着泳衣行业。泳衣也正在取代多宝鱼——一种北方著名的养殖海水鱼,成为当地最著名的特产。兴城的泳衣行业最初是做游客生意。渐渐地,兴城人开始为海外品牌做起了代工,掌握了打货、出样在内的一套研发技术,并向淘宝和1688电商迁移。


入行十几年的李晟,对各国消费者的喜好早已烂熟于心:欧美人喜欢性感的分体式泳衣,美国人看重面料质量,东南亚人图便宜,韩国人和日本人稍微保守点,简约风很受欢迎;中国人最保守,卖得最好的永远是连体式泳衣,其中连体裙款式最畅销,因为比连体裤遮挡更多大腿,显得甜美、有女人味。


这些都是李晟的生意。李晟经营的兴城市耐浪泳衣厂,拥有泳衣、比基尼、泳裤、泳镜在内的完整生产线,外单和内单都接。经他双手设计的泳衣,一部分流向了2000多公里开外的外贸集散地广东地区,还有一部分远销到了欧洲、美国以及南半球的澳洲。


在兴城,这样的泳衣企业超过一千家,与泳衣配套的辅料企业,包括泳衣内衬、罩杯、包装、印染、商标印刷等,构成了自成系统的泳衣产业链。


疫情也正在激发人们回到水下的欲望,当投身沙滩和海洋的怀抱时,运动的多巴胺将释放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小红书博主们晒出自己的下水照,这些包裹着美好肉体的泳衣,编织着夏天的荷尔蒙故事,也撩拨起人们的购物欲。


兴城不是中国唯一生产泳衣的小镇,与它齐名的还有港口城市晋江和小商品集散地义乌,但在兴城人眼中,自己的家乡处于“三大泳衣之乡”鄙视链的顶端。


“我们生产周期快,设计研发能力强,相对高端一些,都是给欧美大牌做设计做代工,质量过得了关。他们生产周期慢,好多山寨和抄袭我们,主要做低价批发,面料质量比兴城的差远了。”李晟总结说。


数据也证明了兴城的实力,近年来,兴城的泳衣产值一直稳定在150亿元左右,即使2020年受到了疫情影响,兴城的泳衣产值也突破了100亿元。每年8月,葫芦岛都会举办中国国际泳装展,这是美国迈阿密泳装展、法国巴黎内衣展及沙滩装展之外,在中国举办的最具规模的国际化泳装年度会展。


每到年末,兴城人为了出口生意忙得脚不沾地:12月起,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美洲开始做黑色星期五折扣活动,生意进入旺季。随后,北半球和国内市场也进入旺季,世界各地的品牌客户和代理订单像雪花一样飞向兴城,客户会先预定五六十件来试款、选款,卖得好的再加单订大货。兴城的老板们也会飞往莫斯科、巴黎、首尔的购物广场,了解各国人偏好的设计和流行趋势。


除了加工制造和批发生意,兴城也诞生了几个响当当的本土泳衣品牌,范德安、亦美珊、三奇是其中的佼佼者。


虽然不是每家工厂都能做成大品牌,但设计团队和研发中心已是当地泳衣厂的标配。因此,即便每年新入行的人很多,甚至包括已经积累了一定客户资源后,再来这里建厂的生意人,如果缺乏研发能力,同样无法生存下来。


二、被抄袭的爆款


每个葫芦岛走出去的年轻人,总会认识那么一两个在泳衣厂上班的同学,90后朱茂茂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同学。


回想三十几年的人生,朱茂茂总觉得,自己和泳衣有着冥冥之中的缘分。她父亲开了一家泳衣厂,靠着卖泳衣赚来一家人的生计,供她读到大学。她曾短暂摆脱泳衣笼罩下的人生,大学到东北某小城念采矿工程专业,但毕业后没找到工作。2014年,她回到父亲厂里,负责工厂的上新打样。


入行第二年,朱茂茂迎来职业巅峰,淘女郎喜欢穿她家的泳衣,全网网民也跟风购买兴城市贯美制衣厂生产的网红同款,工厂加班加点生产,还不够卖。但过了几年,网红潮流时过境迁,朱茂茂感慨道:“网红款现在可能是贬义词。”


朱茂茂家的工厂厂房 受访者供图


8年时间过去,朱茂茂成了行业里最懂泳衣的那拨人,她带着几个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的年轻人,一起为工厂设计开发新款式。


朱茂茂对泳衣的感觉很敏锐,通常她觉得哪个好看,基本上卖得就不差。虽然说不清楚具体的设计章法,但她有一套自己的逻辑,比如,韩国的怎么大胆个性怎么来,多做分体式;国内的多加蝴蝶结、网纱蕾丝设计,做成平角裤或者连体裙款式。但实际上,“大家喜欢的元素差不多,根据之前卖得好的款式稍做改动就可以了。”


淘宝上,一款月销3000多件的黑白拼色泳衣就是她设计的,这一系列款式从去年三月份变成淘宝爆款,三角款今年在韩国又卖到断货。


朱茂茂设计灵感是这么来的:“我大学毕业刚入行时,有款无袖的黑白拼色连体泳衣卖得很好,我留了一件。那天我在设计泳衣的时候,偶然看到这件泳衣。就想着这两年长袖的比较流行,给它加个袖试一下,结果卖得很好。”


朱茂茂还有不少得意之作,一款皮粉色胸前带褶皱的连体泳衣,很受韩国顾客喜欢。她觉得这款泳衣会火并不稀奇,外国人喜欢款式稍微暴露的泳衣,褶皱显得胸围大,还能遮挡肚子上的赘肉,宽肩带遮副乳,身材好的会喜欢,粉色又带点温柔,不会太过火。


设计需要揣摩人性和心理,不同的泳衣表达着不同的性格偏好,有人觉得越露越好,这契合了他们的虚荣心和社交需求,但不是所有人都敢大胆展露身体,特别是性格含蓄内敛的人。多数人没有魔鬼身材,设计上必须考虑怎么才能显瘦,为微胖的女孩子遮挡腹部赘肉,让大多数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自信地展示不那么完美的身体。


不过,设计出爆款并不意味着能拿到最大的红利,往往一款泳衣卖好了之后,大家都会跟着模仿。抄袭在泳衣行业不算新鲜事,维权的更是极少数。


朱茂茂告诉《豹变》:“泳衣上新特别快,申请专利下来得8个月,8个月下来之后不一定卖得好不好。也有申请专利的先例,上诉赢了以后只赔8000多元,没什么意义。”在淘宝上,有几十个卖家在卖朱茂茂设计的那款黑白拼色连体泳衣,一些仿款卖家甚至卖得比原厂的更好。


最困扰朱茂茂的是同行杀价太厉害。她设计的原款批发价50元,别的工厂看到卖得好,就生产仿款,而且只卖二三十元,而这一切的根源仍是缺乏版权保护,抄袭泛滥。朱茂茂很无奈,“抄袭这个问题,大家都商量过,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解决,也没有办法解决”。


三、危机与破局


尽管兴城在全球泳衣行业的地位很稳固,但这个小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内部危机:这里的年轻人不愿意下工厂了。


李晟告诉《豹变》,在东北,年轻人能进体制内的都进了,读书好的去了大城市也不再返乡,找得到工作的也去办公室上班了。只有那些早早离开学校,没有班上的农村孩子,才会把泳衣厂放在自己的人生选项中。


即便如此,年轻人也不愿意进厂房做流水线工人,在他们看来,这些设在村庄和乡镇的劳动密集型泳企,看上去又老土又传统,某种程度上正在被信息化和城市化的时代抛弃。就算卖泳衣,他们也更愿意选择一些更轻松也更有弹性的工种,比如开网店、做直播、跑销售。


泳衣厂的工人一年比一年老化,40到60岁的员工成为了车间的中流砥柱,90后年轻人很少愿意操作机台。兴城不像南方的义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补充劳动力,当地人口体量小,到了旺季招工难上加难,直接限制了当地泳企的产能。


李晟不缺客户资源,但产能还是跟不上客户需求。他对《豹变》表示:“兴城这边都是三五十个人的小工厂,接不了大单子,产量跟不上。我们都是被迫创新,再不创新一点优势没有了。客户一看款式挺新颖的,定了单子,单子大了就给南方工厂去做了,他们规模大,价格便宜。南方工厂跑量,利润比我们多。”


当问及能否合作接单时,李晟连连叹气:“大家都不团结,各自为营,有客户都藏起来,生怕被人撬跑了,没法合作。”


泳衣这个小众、季节性强的服装品类,也在限制了兴城泳企的长大。在兴城,最主流的工厂是50人左右,100人以上的都不常见,当地工厂几百件几万件的订单都接,而南方的工厂只接大单。


兴城市琳琳泳衣厂负责人张琦坦言,自己不敢招太多工人,因为到了淡季时,养着太多人,日子会很难过,如果淡季随便开掉工人,旺季又很难招到人。


近年来,兴城的泳企为了弥补淡季时的利润空白,生产起了瑜伽服,但瑜伽服更小众,旺季时瑜伽服的销量往往只有泳衣的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淡季时,多数工厂仍然以备货为主,或者干脆给工人放个假。


虽然兴城走出了以范德安为代表的知名泳衣品牌,但大多数工厂仍靠贴牌生产和批发维持生计。张琦觉得,做品牌需要一定的能力,而自己实力不够。此外,做品牌需要营销,很花钱,并且不一定卖得好,也很消耗精力。而做B端出口生意,相对更稳定,他也更擅长。


因此,兴城的泳衣仍然主打中低端大众市场,价格卖不上去,走不了高端路线。


对兴城的老板来说,疫情之后的日子更难过了。2020年韩国和日本封了一段时间,2021年下半年,广西又爆发疫情,国内的货到不了越南。别的国家进关清关也需要办各种手续,工厂想发货,客户想要货,但碍于疫情,物流走不动。


两年折腾下来,张琦的年营业额比疫情之前少了一半。他说:“国内也一样,泳衣是和旅游行业息息相关的,国内人口不流动,泳衣就卖不动。”


但泳衣行业的人仍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做这行久了,朱茂茂觉得,最重要的能力还是研发。而兴城从来不缺研发能力,像朱茂茂这样的年轻人的加入,正在为兴城泳衣行业注入更多的创新与活力。每当看到自己设计的款式销量后面带了几个零时,朱茂茂会有种由衷的成就感。


今年夏天,朱茂茂又设计出了一件新款,那是一款胸前镂空设计的黑色吊带泳衣,四角裤款式,背部做了了U型挖空设计,这款在网上也卖爆了。


应受访者要求,李晟、朱茂茂、张琦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张梦依,编辑:刘杨


虎嗅长期关注出海,在急剧变化的竞争环境中,为大家提供一手资讯、链接头部企业。点击链接留下您的交流与合作诉求,我们将与您联络,同步最新行业动态和活动信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