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8-24 23:07
有闲有钱,退休以后花钱会更多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说平台(ID:gh_ec5f5ab81b41),编译:贾铭,编辑:Via,原文标题:《AER|老公退休后更“居家”?关于中国的退休消费之谜》,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莫迪利安尼和布伦伯格在1954年的论文中提出“生命周期理论”,探讨收入和消费的关系。


该理论认为:典型的理性消费者会在其生命周期中的每一期合理安排储蓄和消费,以平滑终生消费效用,即便退休后收入降低也不会导致消费水平的明显下降。


但实证研究发现,家庭消费支出的骤然下降与退休紧密相随,这些发现是理性消费者行为理论难以解释的,被研究者称为“退休者消费之谜”,即劳动者进入退休状态后,其消费水平骤然下降。


理性消费者储蓄的动机是为了实现消费效用的最大化,因此会统筹考虑其整个生命周期。所以,合理的轨迹便是,在年轻时储蓄以平滑年老退休后的消费支出。


他们的这一理论在很多发达国家都得到了验证,但还没有在发展中国家得到数据支持。尤其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由于资本市场不完善、养老体系不健全,退休后保持平滑消费可能更困难。


来自清华大学的李宏斌、施新政、吴斌珍于2015年5月在经济学国际顶刊American Economic Review发表的论文“The Retirement Consumption Puzzle in China”,使用中国城镇住户调查数据检验了中国家庭是否存在退休后平滑消费。


研究发现:


1. 退休使得家庭总非耐用消费支出降低了20%,主要原因是与工作相关的支出、家庭食品消费支出的减少。


2. 退休后丈夫花在购物和食物准备上的时间有所增加。


由此可以发现,“退休消费之谜”可以用家庭生产的生命周期模型解释,这表明中国的退休人员可以很好地平滑消费。


一、研究数据


本文选取了中国城镇住户调查(Urban Household  Survey,UHS)2002年至2009年来自北京、辽宁、浙江、安徽、湖北、广东、四川、陕西和甘肃9个省份的数据。考虑到强制退休政策只适用于政府部门、公共部门、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雇员,因此只使用了上述4种企业类型退休雇员的信息。


中国城镇住户调查


中国城镇住户调查(Urban Household  Survey,UHS)由中国国家统计局主导,调查范围覆盖中国的全部省份,使用概率抽样和分层多阶段抽样的方法选定受访家庭。UHS是追踪面板数据,每年轮换1/3的样本,所以每3年轮换1次完整的样本。


家庭支出消费指标设定


家庭非耐用品支出是指工作相关的支出、家庭食品消费支出、娱乐支出和其他非耐用品支出。具体来说,与工作相关的支出包括外出就餐、交通、可穿戴物品(即衣服、鞋子等)和通信(即电话服务、邮政服务等)的支出。


家庭食品消费支出包括大米、猪肉、牛肉、鸡蛋、鱼、蔬菜等24种家庭食品的总支出。


娱乐支出包括旅游、健身活动和其他娱乐活动的支出。


其他非耐用品支出(排除教育和医疗支出)包括物业管理、租金、水电费、个人护理和其他服务的支出。


退休信息与样本筛选


中国政府部门、公共部门、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强制退休制度规定,男性退休年龄为60岁,女性退休年龄为55岁。在本文中,将丈夫退休的家庭定义为退休家庭。


首先,研究选取了丈夫年龄在50岁-70岁的家庭,并剔除了丈夫年龄恰好为60岁的家庭(避免混合退休前和退休后的消费),样本量为36974户家庭。


在样本中,丈夫平均年龄为58岁,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1年,其中,3%为少数民族。在调查时,48%的丈夫和58%的妻子为退休状态。平均家庭规模为2.8人,住房面积大约79平方米。


其次,研究还使用了2008年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数据,该数据覆盖北京、河北、黑龙江、浙江、安徽、河南、广东、四川、云南和甘肃10个省份。在使用上文提到的方法筛选样本后,最终选取了2321户家庭的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本文仅使用丈夫是否退休来定义退休家庭。


二、实证检验


断点回归设计(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Design,RDD)是一种常见的自然实验思维,其基本逻辑是利用社会生活中的明确规则(界断点)来设计拟随机对照实验(张彬斌 ,陆万军, 2014)。法定退休年龄是劳动者退休发生率的一个模糊界断。本文拟使用RDD识别退休和消费之间的因果关系。


断点回归方程设定



其中:


Yhpt:p省t年h家庭的结果变量,即调查的支出(log形式)和时间使用;


Rhpt:丈夫是否退休的二分变量;


K(s):丈夫年龄s的多项式函数(相对于60岁),K(s)采用Akaike信息准则(AIC)选择。


现实中,强制退休政策未必得到严格执行。为解决此问题,引入了第二个处置变量Ehpt,如果丈夫的年龄大于60岁,则Ehpt=1,若小于60岁,则Ehpt=0,为了得到无偏估计,用Epht做Rhpt的工具变量。


回归结果


回归结果显示:


表3列1:退休使得非耐用品总支出降低了20%;


表3列2:与工作相关的支出降低了33%;


表3列3:家庭食品消费支出降低了12%;


表3列4:退休对娱乐消费也有负面影响,但影响不显著;


表3列5:退休对其它非耐用品消费支出没有显著影响。



退休后时间成本的降低,促使家庭在寻找和准备食物方面花费更多的时间,因此降低了家庭食品消费支出(如表4所示)


退休增加了人们在工作日花费在购物和准备食物上的时间。但有意思的是,由于退休和非退休人员周末的时间成本都很低,所以是否退休对人们在周末花费在购物和食物准备上的时间没有显著影响。



三、结论


研究发现,退休降低了20%的非耐用品消费支出,其主要降低了工作相关的支出和家庭食品消费支出,对娱乐支出的影响不显著。


同时,研究结果显示,退休对排除工作相关支出、家庭食品支出、娱乐支出后的其他非耐用品支出的影响不显著。


这些结果表明,如果考虑家庭生产的延长生命周期模型,退休消费之谜实际上可以被解释。


过去十年,中国的老龄化水平迅速上升。所以,这一研究对政府是否采取措施提高老年人福利水平,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References:

1. Aguiar, Mark, and Erik Hurst. 2007. “Life-Cycle Prices and Producti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7 (5): 1533–59.

2. Banks, James, Richard Blundell, and Sarah Tanner.1998. “Is There a Retirement-Savings Puzzl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8 (4): 769–88.

3. Battistin, Erich, Agar Brugiavini, Enrico Rettore, and Guglielmo Weber. 2009. “The Retirement Consumption Puzzle: Evidence from a 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Approach.”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9 (5): 2209–26.

4. Hurst, Erik. 2008. “The Retirement of a Consumption Puzzl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13789.

5. Luengo-Prado, Maria Jose, and Almudena Sevilla. 2013. “Time to Cook: Expenditure at Retirement in Spain.” Economic Journal 123 (569): 764–89.

6. Modigliani, Franco, and Richard H. Brumberg.1954. “Utility Analysis and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 An Interpretation of Cross-section Data.” In Post-Keynesian Economics, edited by Kenneth K. Kurihara, 388–436.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7. 张彬斌.陆万军, 2014. 中国家庭存在退休者消费之谜吗?——基于 CHARLS 数据的实证检验. 劳动经济研究, (4), pp.103-12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说平台(ID:gh_ec5f5ab81b41),编译:贾铭,编辑:Via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