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3-01-14 21:30
我在上海,给中产的狗子当私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联生活实验室 (ID:LIFELAB2020),原标题《宠物也请私教?中产的身材焦虑已经卷到狗了》,作者:这也是工作,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全国养狗人数在8000万左右,平均每100个人里至少有7人养狗,狗子的健康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


养猫养狗的人多了,“宠物经济”起来了,大家养宠物的理念也变了。早些年,宠物医院都很少,猫狗病了,想不起来去医院。现在,大家都知道给宠物打疫苗、绝育,毛孩子生病要去医院。


尤其是年轻人,一个个都把宠物当家人,舍得花钱,更重要的是,舍得花精力和时间。


叶玭婧是一名国际认证的康复兽医,大家都喜欢叫她“犬健身教练”。她给生病、受伤的狗做康复,也帮超重的狗减肥。


这行的历史不长,它是动物康复下的一个分支。课程都是一对一的“私教”,一次一小时,收费和给人上私教的价钱差不多。


康复的、纠正体态的、减肥的,课程都是私人(狗)定制。


狗子健身和人一样都需要威逼利诱,主要是利诱


两个浮标,中间放几个杆子,训练狗抬腿走路,对关节做过手术的狗狗特别有效;



虚胖或者刚进入康复期的狗子能先走起来就算赢;



大大小小的“骨头”和健身球都是做平衡训练的,为的是让狗狗不能承重的腿承重;



水下跑步机,有氧减脂,保护关节;



静站,动作看着不难,相当于人类的平板支撑;



难度最高的平衡器,是给灵活的喵星人准备的;



大狗减肥论斤算,小狗按两。


二宝8岁,减肥2年,上了小200节课,减重30斤,改掉了挑食的毛病。



从前,二宝像个被惯坏的小孩,主人给买一堆零食,它挑三拣四地吃。性格也被惯得跋扈了,故意把好吃的吐在小伙伴眼前,看人家有吃的,它给拱到下水道里,“反正回家我还有一堆。”


“小皇帝”做久了,二宝长到了125斤,后腿不利落,起身都费劲。妈妈实在没招儿了,把它送到了叶玭婧这里。


闹闹6岁,做过双髋关节置换。主人特地把它从北京带到上海做康复。训练了一个月,减了1.2斤,无力的后腿渐渐能使上劲了。




上课也不忘社交的爆米花1岁,健身两个月。柯基是“长背狗”,容易腰间盘突出或脊柱增生。锻炼是为了增强核心力量,“防未病”。



狗子健身和人一样,都需要威逼利诱,主要是利诱。


叶玭婧会提醒客户,来上课前,给狗子“留着点肚子”,带上它们最爱吃的东西。边练边吃,课才能上下去。


狗子还需要夸,夸还得讲究技巧。夸得真诚,夸得花样多,夸上天了,它就多配合一些。“就像你工作上被老板肯定,还有奖金拿,那你动力是不是200%?”



人类的瑜伽、普拉提老师也忽悠不住她了


“犬健身教练”听着跟闹着玩似的,其实需要极高的专业度。叶玭婧2018年开始干这行,一路摸索才走到这。


她有两只边牧,其中一只叫麒麟。2017年,麒麟6个月,被诊断出CHD(髋关节发育不良)。医生告诉她,这病没得治,只能等狗大一点,做髋关节置换。价格不菲,还可能留下很多并发症。


“不太可能吧?为什么要坐等手术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存钱了吗?”叶玭婧本科学的是兽医,研究生转去学动物行为学,她不甘心。


她查资料,找老师,学一点,用一点,自己给狗做康复。麒麟渐渐好了起来,在小区里遛狗,总会碰到问各种问题的邻居,慢慢地,来求助的邻居、朋友越来越多,得到的帮助都很正确、及时。



2018年,叶玭婧就开始认真考虑把"犬健身"这件事当成职业了。


现在,她在网上开课,给不能来“健身房”的外地狗狗做线上培训,也给慕名而来的狗狗上健身课。这职业太新,需要不断进修学习,她自己的“课业负担”也挺大。


成为“犬健身教练”后,叶玭婧对“人健身”这件事也有了发言权——原理都是相通的。“跟那些瑜伽、普拉提老师随便聊两句,就知道水平怎么样了。”


狗是领养的,主人没有放弃


叶玭婧训犬,也得“训”人。


她教主人帮狗做课后练习,给狗立规矩,控制饮食。让他们带狗出门长见识,要善于表达情感,但不能溺爱。


客户带狗子上健身课,治愈狗,也治愈自己:


闹闹的主人一直陪着它,狗子的身体在康复,主人和狗也获得了难得的相处时间;


Mlik是只有眼疾的13岁老狗,主人年纪很大了,这狗是她的伴儿;


二宝减了肥,“妈妈”治好了溺爱的毛病,认清了"关系"的规则和边界;


“社恐”狗兜兜能离开"妈妈"了,"亲密关系"需要彼此依赖,也要各自独立;


一个杭州的客户,家里的金毛"金不换"手术失败,一条后腿几乎废了。主人和叶玭婧一起努力,线上线下地上课。一年后,金不换跑着跳着来上海见她了。“我和主人都很感动,狗是领养的,主人没有放弃它。”



“能让狗变健康,又能把人犬关系修复好,我会一直做这个职业。”叶玭婧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联生活实验室 (ID:LIFELAB2020),作者:这也是工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