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加入虎嗅会员

“扫一扫”立享会员服务

正确的提示信息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取消 发送 评论
虎不咬你,你来咬我?
好啊
搜索历史
热搜词
他玩儿过P2P艺术,现在又拍了世界上最长的电影,而且没台词

注:本文来自VICE,原文标题《We Spoke to the Artist Making the Longest Movie in History》,作者Rod Bastanmehr,笔者对文章进行了编译。


这部电影时长为720小时。


电影历史有不少拿时间做文章的。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有一系列马拉松式的电影问世,其中包括1964年安迪·沃霍尔的《帝国大厦(Empire)》,其原版长达485分钟(精简版67分钟),而这400多分钟里,只有如下这一个画面。而进入21世纪后,2011年一个来自丹麦的电影《现代文明永不消逝(Modern Times,Forever)》摘得了世界上最长的电影这个殊荣,长度为240小时。但这个记录又被打破了。


Eric_Doeringer_Empire_3881_397.jpg(《帝国大厦》剧照)


sf-11-011-1.jpg(《现代文明永不消逝》剧照)


瑞典艺术家Anders Weberg准备打破《现代文明永不消逝》的240小时电影时长记录。这位艺术家从事视觉媒体艺术超过20年,也通过实验探索了艺术的不同维度。在2005年左右,他玩儿了把P2P艺术(peer-to-peer art),意思是这类艺术作品只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点对点传播、欣赏。另外,他之前也拿时间做过文章,最长的一个视频作品时长达12小时。


而他最新的作品《Ambiancéis》片长达720小时,制作了6年之久,打破了世界上最长电影的记录。IMDB上面是这样描述这部电影的,“空间与时间交织出超现实主义,一场如梦般的旅程,”而对于Weberg而言,这部电影更是一部介于自传与职业回顾的作品,混合着他炙热梦想的能量。


当被问到故事大纲时,Weberg若有所失,“这是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他说,“该怎样概括一部横跨30天长的电影呢?”取而代之,他用了一组抽象名词来描述这部作品:生活(life)、追求(quest)、力量(power)、毁灭(death)、逃亡(escape)、停止(rest)、爱(love)。


虽然《Ambiancé》这部剧可能很难用语言概括,但是它的视觉内容是极为丰富的: 电影有结构地拍摄了大自然(包括蜜蜂授粉、水流、青蛙追赶灯塔的剪影),这些大自然的情景与芭蕾舞者、人眼等超现实片段相组合,就组成了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首支预告片发布于2014年7月,时长72小时,而之后,这段预告便从网络上消失了。上个月,Weber又从预告片里摘录了一段一分钟版本,这个新版本将于明年公布于世,同时也会上线电影的7小时20分钟版本。

 

we-spoke-to-the-artist-directing-the-longest-movie-in-history-111-body-image-1449264873-size_1000.jpgfrom 《Ambiancéis》


以下是VICE对Anders Weberg的采访:


VICE:能说下你为什么把你的最后一部电影做得如此正式而严肃么?

Anders Weberg:这会是我的最后一部电影,所以我要有风格地结束。而且基于我的个人意愿,因为我之前制作过长电影,所以这一部一定要更特别才可以。这也是一个我重拾自我的过程,是我对自己深爱的事业一次深刻的告别式。


VICE:你能从个人角度说下你在准备这部电影时做了什么么?还有这部电影的结构是怎样的?

Anders Weberg:拍之前,我已经在脑中构思了好几个小时,电影过程中我也一直在这样做。这部电影被分为了数个部分和场景,都很难以用言语去形容。因为这是一个持续的项目,所以我也一直在修改它。


VICE:你怎样描述这种电影的制作过程呢?

Anders Weberg:就我个人而言,我用相机拍了很多光下的样子,把它们放进电脑,把他们重新组合成可以表达某种情绪的样子。所以其实《Ambiancé》里面是有很多影视后期制作技术的。


VICE:那么这部电影是一场精心设计,还是也融入了一些自由即兴的创作灵感?

Anders Weberg:我整个电影的制作方式就是希望通过图片表达情感,这些很难进行精准的策划,因为有很多的变数。我之前从没做过分镜,现在也不打算做。我希望自己可以享受这个过程,那就是要把握当下,顺着我的心走。


VICE:电影里有演员么?

Anders Weberg:电影的最终完成版里差不多会有100个职业演员、舞蹈演员、艺人。有的人之前参加过我之前的作品,但是大多数是第一次在我这部电影里出境。目前为止,我的电影里没有一句台词。之后我可能会想加,但目前我认为还没有必要用台词去解释什么。我觉得电影中的台词有些多余。就好比音乐节拍,这些东西都是不必要的。我们电影有一条原则,就是演员必须在愉悦轻松的环境下表演,因为我希望这个过程可以成为大家的一段美好回忆。


VICE:你说这将是你最后一部电影。是什么让你决定远离你的事业?
Anders Weberg:
在过去几年,我好像逐渐失去了对于媒体的兴趣。我对基于屏幕的媒体艺术的未来方向很不确定,所以我决定从中脱离出来。


VICE:你能透露一下你打算同时在各大洲上映这部电影的计划么?对于这个你是怎么想象的?

Anders Weberg:具体的地点还没有确定,但是上映时间将会是每个时区的2020年12月31日。等它上映之后,我会一个一个飞到当地,人肉销毁电影。我认为销毁电影的所有原始文件是我整个表演的一部分。这之后,我要去喝一杯红酒。


VICE:朝生暮死是媒体从模拟时代走到数字时代的最大变化,尤其是在电影业。通过销毁电影,你是否想建立这两个时代的某种联系?

Anders Weberg:完全正确。对于我来讲,电影作品是项目的一部分。其中,创造与毁灭具有同等的价值。我想那大概是在2002年,我的小儿子当时10岁,他很爱玩儿电脑。我看到了年轻人是如何改变他们接触媒体的方法的。他们发现并下载音乐、电影和游戏,之后又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删掉。在这部电影中,我在反向转变这个现象。


VICE:谁出钱拍的这部电影?

Anders Weberg:我们这部电影完全没有赞助,是自己筹款拍的。这么多年我学会了一个道理,只要有一分钟你是用其他人的钱拍的,你就失去了对作品的控制权,不得不妥协于人。《Ambiancé》最终版本的每一帧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知道这一切的成本是多少,但是在过去五年中,我将此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好在我血液里有着DIY的基因,我从没做过商业电影,我不知那种电影是怎么制作的。


we-spoke-to-the-artist-directing-the-longest-movie-in-history-111-body-image-1449267624-size_1000.jpgfrom 《Ambiancéis》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虎嗅App猛嗅创新!

本文已被收藏在:

分享至:
  • 2

热 门 评 论

3人已评论, 说点什么吧

热 文 推 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