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3-06 10:31
本次增值税减税力度空前,未来还有减税空间

今天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听取国务院总理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


今年报告的最大亮点是:2019年将深化增值税改革,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增值税率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要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据了解,16%的增值税税率档次所涉的行业最广,覆盖制造业、实体经济的经济领域,本次减税体现了我国对实体经济制造业的扶植和重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ID:AtomThinkTank),作者:唐大杰,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以下是本文的重点内容:


1、2018年中国全年减税降费达1.3万亿元,全年财政收入仍有6.23%增长,增值税更录得增长9.14%的历史最好成绩。这说明国内税基广阔,税治有力,减税降费空间巨大。


2、增值税是企业最直接的税负,也是税负中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增值税在制造业中小企业的税负中占80%以上。


3、“营改增”的减税效果并没有使经济主体普遍受益,尤其最应受益的制造业获益较少。此次减税直击痛点。


4、在充分竞争的交通运输市场,运输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顾客是减税减费政策的最终获益者。不过,企业仍能从减税中获利。


5、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增值税还有很大减税空间。目前增值税采取三档税率,适用复杂,未来可以将第一档13%税率降至10%(或9%),与第二档合并。


以下是本文的正文:


2018年经济形势复杂多变,下行压力巨大,政府积极采取减税降费措施,全年减税降费达1.3万亿元。如此大规模的减税费下,2018年全年财政收入仍有6.23%的增长,尤其是增值税更录得了增长9.14%的历史最好成绩。这说明国内税基广阔,税治有力,减税降费空间巨大。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将现行16%税率降至13%,部分行业税率由10%降至9%,并继续向推进税率三挡并两档、税制简化方向迈进。这是顺应市场需求,促进企业发展的“及时雨”,必须为这种大幅度降税的政策鼓掌。


减税降费直击痛点和难点,既要公平又要效率


总理的报告中提出了“普惠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的目标,十分重要。


减税措施必须要有结构性思维和明确的减税对象,才能使得公共政策达到预期效果。2016年营改增共减税5736亿元。房地产及相关行业的税收负担在“营改增”中减了四分之一;而100多万亿产值的工业制造业,只获得了1000多亿的减税。


这说明,“营改增”的减税效果并没有使经济主体普遍受益,尤其是最应该受益的制造业获益较少。


2017年综合减税降费1万亿元,但2017年工业税收增速15.9%,批发零售业税收增速竟然达到20.3%,仅此两个行业就比2016年多征了13317亿元。


而2017年规模以上的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仅为6.6%,批发和零售业增速仅为7.1%。事后总结问题,对于减税效应的结构性分析,对于公共政策的效益分析应该值得更多的重视。


此外,报告中还指出,“确保减税降费落实到位。减税降费直击当前市场主体的痛点和难点,是既公平又有效率的政策。”这是这次增值税降税率的重要决策前提。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决策部门选择了减增值税,他们看到了增值税是企业最直接的税负,也是企业税负中的最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教科书上说的那样,增值税会转嫁给购买者而不构成企业的实际负担。据我们调研发现,增值税在制造业中小企业的税负占比达80%以上。


其次,优先减16%这一档,是因为目前适用这一档增值税率的企业是一般销售型企业,即传统的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等,也就是我们最近常说的实体经济的主体。


实体经济提供了绝大部分的就业,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只有减轻了这些企业的税负,才能真正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对稳就业、稳预期和提振市场信心有直接作用。


针对交通运输和建筑行业的减税可能会打折扣


以交通运输业为例,国内运营的运输车辆大多属于私人购买再挂靠在运输公司,税收政策的优惠通常落实不到私人车主。在充分竞争的交通运输市场,运输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顾客才是减税减费政策的最终获益者。这样的优惠不如直接给营运货车补贴油费更直接、更到位。


交通运输业和建筑行业都是买方市场,供应商处于弱势,减税的实惠很容易被买方挤压,从而导致政策红利折损。


这种红利折损现象在去年的小幅度减税政策效应中也很明显。每年都有过万亿的减税举动,为什么获得感不明显?其中一个原因是减税幅度低,容易被产业链的某一端独占,被系统性折损,最终获益者只是少数,尤其是那些急需获得优惠的中小企业获得的较少。


去年我们进行的企业调研中发现,一般生产企业都会被下游采购方要求降低供货价,原因是你的增值税降了。事实上,下游的下游也在等着他降价。当然,谈判议价的胜负取决于你是否拥有谈判筹码,如果你的产品没有差异化、没有独特价值,那必然会被下游挤压利润。


按说减税幅度高了,处于强势一方也还是可以掠夺殆尽的。经过调研,企业经营者都认为,更高的减税会使他们有更大空间与上下游周旋,减税的实际收益肯定会更明显。


当然,即便是由强势方获得得多一点,这笔减税收益还是留在企业,最终的结果是商品零售价格下降和企业利润增加,利润增加带来企业所得税增加,商品价格下降,则全民受益。


增值税横向对比仍然偏高,减税仍有空间


我国的增值税标准税率(16%)是日本的2倍,韩国的1.6倍,均高于其他主要竞争对手——澳大利亚(10%)、泰国(7%)、越南(7%)和新加坡(7%)。要想获得更有利的国际竞争优势,大幅度降低增值税率是必然选择。


以2018年税收数据推算,按照总理的减税方案,全年可减税7132.75亿元,约相当于去年减税降费总额的55%。按照我的粗略推算(实际执行9个月,减税5350亿元计算),减税后财政收入增幅仍可达到3.32%。更大幅度的减税仍有空间。


如果再加大降幅,将第一档16%降至10%与第二档10%降至9%叠加计算,2019年(实际执行9个月)可减税10039亿元,财政收入增长0.76%,税收收入增长1.91%。


在今年提高赤字率,增加特定国有金融企业和央企上缴利润以及压减政府支出的强有力措施下,更大幅度的降税率不失为一个积极的选择。


更需大力优化税制,增值税率三档并两档


从优化税制角度考虑,应该是减少增值税率档数,简化税制。目前多数经合组织成员采取简单的税率制度。日本和智利实行单一税率,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家实施的是一档标准税率加零税率模式。


我国增值税目前采取三档税率,适用范围非常复杂。在实际交易中心,增值税税率档次过多会扭曲增值税税收中性,干扰商品价格生成机制,导致不同行业之间税负不公平,影响资源配置效率。


当然,由于适用边界模糊,上下游抵扣比例不一致,还会带来一些税收征管上的复杂性。从税收效率的角度研究增值税税率结构,多数学者赞成采用单一税率。


税制改革的总体目标是要简化税制,增值税率三档并两档。而这次针对交通运输和建筑行业采取了特殊优惠政策,给下一步的并档改革增加了难度。


减税是好事,但也应从长远目标考虑,从加速简化税制,维护市场公平和税收中性原则作考量。我认为,应该加快将第一档13%税率降至10%(或9%),与第二档合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ID:AtomThinkTank),作者:唐大杰,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别打CALL,打钱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