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5-30 14:43
应届毕业生被企业毁约后

本文为澎湃号·湃客财经&燃财经·燃次元联合出品,原文标题:《被毁约的应届生:迷茫、沮丧与突围》,作者:马舒叶,编辑:曹杨,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人还没毕业,就已经开始被社会毒打了。”被二手闲置交易平台转转解约的校招生方明告诉燃财经,“太突然了,去年11月公司还催着签三方,今年5月就被解约了。”


和方明不同,冯现去年在哈啰单车实习后成功转正。今年4月底,他突然被公司通知毁约,同部门的其他应届生无一幸免。“被毁约后,只能赶紧找新工作。”冯现直言。


像方明和冯现一样被毁约的应届生不在少数,“被企业毁约的2022年应届校招生”更是在社交平台引发热议。


5月11日,有用户在职场社交平台爆料理想汽车由于业务调整,部分2022年毕业生将被解约。


一周之后,话题#小鹏汽车被曝毁约20余名应届生#登上微博热搜,截至发稿,阅读次数已高达1.7亿次。随后,在一份流传的毁约校招生的企业名单中,一些应届生心向往之的企业名字赫然在列。



图/微博平台小鹏汽车毁约应届生热搜来源/燃财经截图


今年研究生毕业的川川告诉燃财经,2022年从秋招到春招都比较卷,好不容易拿到了offer,还被毁约,不仅没了应届生身份,大部分企业的校招也早已结束,大家都很迷茫。


而被毁约固然会让人迷茫和沮丧,但还是会有大部分应届生在被毁约之后重新出发。他们选择振作精神,或选择报名入口没有关闭的企业重新开启校招,或修改简历之后疯狂刷招聘平台。


为了拿到新offer,张莹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都在刷面试题,简历改了十多个版本。方明则动员了父母、朋友齐上阵,主动出击寻找着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我有个朋友,被网易毁约了,现在已经在找海外的兼职岗位了。”方明告诉燃财经,不少校招生在三方被毁后,即使伤感和失落,但还是会很快投入到下一轮海投。


积极的他们或有人幸运地斩获了大厂的高薪offer,或有人重新调整职业规划,找到了理想的岗位。


“也许2022年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比较残酷,但好在我们的心态很积极,仍然期待着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企业,一份满意的工作。”方明表示。


22届毕业生,挑战就业压力


了解大厂动态、不断完善简历、去各大社交平台熟知心仪的岗位信息……早在去年8月,川川就已经开始为秋招做准备。


“秋招开始前,作为一向高薪的技术岗,我在脉脉等平台上刷到的offer年包薪酬几乎都在50万元以上。那时不仅是我,同学们对于找工作也都抱有乐观的心态。”然而,川川与同学们信心满满地进入秋招,但很快,现实就给了她们重重的一击。


脉脉平台offer分享贴/燃财经截图


“第一次参与秋招笔试是去的网易,结果四道题都不会。”在好几次直接挂在笔试轮后,川川开始突击强化,可到了国庆,还是没有一个offer。此时的川川,陷入了迷茫和恐慌。随之而来的焦虑,让她开始频繁上火,嘴里也起了很多水泡。“看到大家都在晒大厂offer,我开始自我怀疑,每天都特别沮丧。”


“原本还以为能进大厂,结果一个offer没拿过,SP(“Special Offer”,意为优质生源优先推荐,是更高级的offer,往上还有SSP)更是一个没有。”挫败之后的川川开始看中厂或规模还可以的上市公司。短短一个月之内,参加了20次面试、近40次笔试的川川,终于在海投之后拿到了顺丰的offer。


然而,顺丰给出的薪水只能让川川将它当成保底之选。随后,川川又面试了多家规模还可以的企业,但都被过低的薪酬待遇所“劝退”。就在心态接近崩溃时,她惊喜地拿到了理想汽车的意向书,“薪酬待遇不算高,主要觉得新能源是趋势。”


随后,川川拒绝了其他面试邀请,满怀期待地等待理想汽车走完offer流程。然而,一直到11月底秋招收尾,在川川第三次催促理想汽车HR发offer后,HR才电话通知川川,offer没有了。


“各大公司基本都关闭了投递窗口,我还能去哪里呢?”已经开始准备租房,却猝不及防没有了offer的川川,既愤怒又委屈。


和川川有着相似经历的还有Kane,“魔鬼求职季”是Kane对2022届毕业生秋招的直接评价。


燃财经了解到,去年4月开始找实习工作的Kane,为了拿到某知名OTA大厂的心仪岗位,可以说做足了准备。刷题、刷面经、向前辈讨教、精修简历之外,还特地买了衣服。4月13日,笔试顺利通过的Kane,在4月25日再次顺利通过了一面。然而,就在他以为这个岗位只差最后“一哆嗦”时,却折在了4月28日的二面上。


Kane表示,从4月开始,跨越半年的求offer之路,让他神经紧绷且焦虑,甚至开始尝试转发锦鲤,去拿到offer的帖子下留言接offer。


直到11月,Kane通过了马蜂窝的笔试。之后,为了能够顺利拿到马蜂窝的offer,K他几乎每天都在进行面试演练,以至于顺利签约了还恍如梦中。“薪酬待遇确实不错,而且等疫情稳定了,旅游业市场恢复,前景还是很可观的。”经过一番思考后,Kane拒绝了其他公司的offer签了三方。


然而,就在Kane开始为入职恶补岗位专业知识时,却在5月中旬,接到了马蜂窝的毁约电话。


“机械地道歉后,HR说会按照合同补偿5000元,”可校招都结束了,我怎么找别的工作呢?我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又怎么赔?Kane痛苦地表示,同批的应届生和实习生也有不少都被毁约。“除了接受现实,又有什么办法?”


同样在等待offer中煎熬的还有方明。秋招时,大厂遥遥无期的书面offer让方明无比焦虑。此时,转转第一个向方明抛出了橄榄枝,但给出offer的同时,也只给了她三天的时间考虑。“我当时觉得,既然自己实力有限,没法进大厂,转转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让一心期待入职的方明意想不到的是,5月份,方明发现,转转应届生群突然被解散了,随后转转开始毁约。最后方明收到了8000元的赔偿款,和写明甲乙双方同意解约的解约合同。


“可事实上,并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方明欲哭无泪,突然而来的毁约让她猝不及防。


被毁约后,高薪加入华为


被毁约后,川川短暂地陷入崩溃状态。可面对公司大多停止投递的岗位,川川心知肚明,留给她悲伤的时间不多。“我决定尽快振作起来,进入更好的公司,拿到薪酬更高的offer。”


调整心态之后,川川在去年12月初迅速投入到了搜寻补录的应届生队伍当中。一份份重新投递简历。“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刷新补招信息。”


“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偶尔还是忍不住想,自己会不会再也拿不到offer了。”可短暂的“丧”情绪之后,川川又继续刷新补招岗位,“只要不停下来,总会有希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两三周的疯狂投递后,川川意外地收到了滴滴、快手、京东等多个大厂的面试机会。“只要有面试,我都会去尝试。即便依旧充满未知,但心里也没那么慌了,面试多了总会拿到offer的。”更让她重拾信心的,是面试时谈到的年薪,都至少比理想汽车多10万元。


最后,川川心满意足地拿到了快手的offer。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川川拿到offer还处于兴奋期时,就有网友在脉脉平台上爆料,“快手即将裁员,其中应届生正是裁员重灾区。”川川意识到,互联网平台,或许并不是自己的理想之地。


再次投递简历,川川改变求职方向,从互联网大厂转向更为稳定的制造类企业。幸运再次降临在了她的头上,在被华为的HR主动联系之后,川川经历了极其顺利的面试,并最终拿到了华为的offer。


但在经历过被理想毁约和快手爆出裁员信息后,即使手握华为的offer,川川仍然非常忐忑,“从体检到证件审核,最后走完全部流程,我才彻底地安心下来。”


从被理想汽车毁约到高薪进入华为,川川表示,“现在反而有点想谢谢理想的‘不录之恩’。要不是他们毁约,我也不会继续奋斗,不继续奋斗,或许就不会有机会进入华为。”


这次的毁约经历,也让川川意识到,对应届生来说,在没有签订正式合同前,不要相信公司的意向书和口头承诺,尤其是在2022年,继续投递和面试才是硬道理。


2022毕业季,还好没放弃


人社部数据显示,今年我国高校毕业生(指本科生、大专生、研究生、博士生等)达到1076万人,同比2021年增加了167万人,这也是我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1000万人。


“人多了,就卷起来了。”方晨告诉燃财经,今年春招,他发现不少大厂的岗位审核期都比较漫长,“HR说是因为面试的人太多了。”


“有次群面,一起面试的不是985、211的毕业生,就是海外知名大学归来的留学生。”方晨表示,去年被他拒绝offer的某中厂,春招时同样的岗位要求早已悄悄提高,当他再次询问HR岗位招聘情况时,发现自己竟然连招聘门槛都“够不到”。


就在应届毕业生加速内卷的同时,招聘岗位的锐减,也让大批应届毕业生陷入窘境。


某高校辅导员告诉燃财经,今年校招企业的岗位数量明显少于去年,这些应届毕业生的就业意向,也有了明显变化,更倾向于相对稳定的企业。


实际上,“力求稳定”成为了2022年求职的“关键词”。智联研究院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44.4%的应届毕业生希望进入国有企业,而选择继续在国内读博的应届硕士生占比11%,增长率高达156%。


而随着北大核物理女博士、曼大海归硕士、中科院硕士考取城管岗位、协警岗位;小县城招聘70%的岗位要求为研究生等新闻的接连爆出,就业形势也似乎变得愈发严峻。


“疫情之下出国不方便,就业环境又极其激烈,这也直接导致了考研考公的内卷。”但与此同时,张莹直言,尽管这届毕业生很难,但好在足够清醒。在经历某大厂裁撤业务线后,她意识到“相较于盲目迷信大厂,找适合自己的岗位才更重要。”


转变思路之后的张莹,从之前非大厂不投,转向关注产业链上游的集合制造型企业,并最终以小幅度降薪拿到了满意的offer。


“知道我被毁三方后,学院领导和老师都在帮我联系面试机会。现在我已经拿到了两个保底offer,下周还排了四场面试。”冯现表示,“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即使拿到offer也不要拒绝面试机会,随时保持警惕才是关键。”


被毁约的方明,选择第一时间通过朋友圈让所有的朋友为她推荐工作,并在当晚11点重新修改好了简历。第二天定好闹钟,方明早早起床在各类求职APP投了3个小时的简历。随后,方明开始通过同学的推荐陆陆续续参加面试。


“最近看到一句话,只要一直在饭桌上,菜总会转到面前。就像找工作,一直找,合适的工作总会出现。”方明补充道。


参考资料:

《刚毕业的大学生,这届车企为何不爱?》,来源:虎嗅APP。

*题图及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川川、Kane、方明、冯现、张莹、阿墨均为化名。


本文为澎湃号·湃客财经&燃财经·燃次元联合出品,作者:马舒叶,编辑:曹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