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6-10 07:49
丁磊距离张朝阳还差几步?

作者:杨羽,编辑:王芳洁,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6月7日晚,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2022年6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但是,在所有60款获得批号的游戏中,均不见腾讯、网易、三七互娱等传统强势游戏厂商的身影。自4月11日版号重启发放之后,已经连续两次出现该情况。


对于这样的现实,2B业务营收已与游戏业务比肩的腾讯尚能说一句:“先让小公司回血更要紧”,但网易显然就不能那么轻松了。根据5月末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业绩,网易当季实现净收入236亿元,其中在线游戏服务的净收入为172.7亿元,占比73%。


而这些年网易相继重仓的电商、音乐和在线教育行业,却都陆续出现了主动收缩、增速下滑,以及行业性的重大挫折,而这些情况也都展现在了财务报表之中。


因此,在一季度,网易的游戏业务营收占比攀上了近6个季度以来的最高点。


网易成立于1997年,最开始进入的是电子邮箱和门户网站行业,2001年,它转型开始做游戏,至今已21个年头。这是一家互联网世界里寥寥可数的,跑过全程的企业,但今天如果你要给它贴一个标签的话,那它还是一家游戏公司。


回首中国门户网站的发展初期,网易的丁磊,搜狐的张朝阳,还有新浪的王志东,曾被称为“网络三剑客”。


早年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主持人问张朝阳如何看待彼时网易游戏的规模时,这位丁磊和网易的老朋友曾这样回答:丁磊一直在持之以恒做游戏这件事情,PC时代就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随着手游市场的成熟、基础设施的完备,自然会迎来一个十倍速的爆发。


当时的张朝阳应该是羡慕的,对于也曾想将游戏作为救生艇的搜狐来说,网易的游戏业务就是珠玉在前。


微妙的是,无论是“归来仍是少年”的张朝阳,还是“网易永远29岁”的丁磊,这两名企业家在经过了20多年的互联网征程后,看上去仍有很多相似之处。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个浏览量超184万的问题,叫“如何评价网易这家公司”。


回答基本是一种两极分化的状况。


一部分人,喜欢网易的佛,愿意做网易这个互联网乌托邦下的“死忠粉”。


另一部分人,则怒网易之不争,甚至认为这家创业非常早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是“美人迟暮”了。


其中一个回答在列举了网易当前一众问题之后,在回答末尾这样写道:“......这些痼疾不解决,网易未来估计可能要沦落到收地租了,以网易现在这个股价,再过几年很可能就是下一个搜狐。”


到目前为止,这个回答获得了3163个赞,622个评论,是该话题下讨论度最高的一个回答。



5月25日,云音乐公布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期内实现净收入20.67亿元,同比增长38.6%。尽管这个数字的绝对值看起来不小,但对于云音乐来说,却不见得是一次合格的增长。要知道,云音乐在2019年、2020年营收同比增速都超过了100%,而2021年,其营收同比增速下降到42.92%,此次是进一步收速。


于是,在各种因素的交织下,自去年12月在港IPO以来,云音乐的股价持续出现下跌,目前股价仅70.75港元,较发行价205港元折让已过大半。


当然,作为云音乐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音乐的股价表现也不是很理想,今年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同样跌去超过30%。但资本市场上的冷遇,并不妨碍两家公司在业务场景里打的热闹。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每年一度”的嘴仗,虽迟但到。网易云音乐先出手,就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行为正式提起司法诉讼程序。


又一次的擦枪走火,表明两家公司持续多年的版权之争尚未彻底平息。客观而言,自此之前,网易已经赢得过不小的胜利,2021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责令腾讯音乐解除独家版权协议。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上述政策出台11个月后,曾表态过“只要独家版权放开,我们就敞开买”的丁磊,至今买回的版权寥寥可数。


更为关键的是,移动音乐市场的大环境越发恶劣了。大家都承认,这个行业已经是“尸横遍地、艰难至此”。


易观千帆《2022年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年度综合分析》的报告显示,2022 年1月,全部移动音乐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 21 分钟,同比下降 21%;全部移动音乐用户人均单日启动次数 4.2 次,也同比下降 21%。


不是移动互联网的网民没了,也并非网民的休闲时间没了,而是泛娱乐时代的到来,以抖快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平台,抢走了大量用户的休闲时间。面对人均每天2小时刷抖音的数据,移动音乐app能抢下多少时间?


尽管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都有防御之举,逐渐押注社交娱乐服务(直播)去抗衡,但对手无疑太过强大、用户行为习惯难以改变也是不争的事实。更何况,在防御的时候,还有抖快在移动音乐领域的出击。


或许云音乐永远无法忘记《漠河舞厅》的尴尬,公司力捧的歌曲,在抖音上火到大街小巷的程度;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孤勇者》身上,不错,云音乐拥有这首歌的版权,可是当它成为全国小学生传唱的儿歌,却是因为在抖快上火了,并且孩子们基本都只会唱那三十几秒的副歌。


这也许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毕竟将作品切割成了快餐,却也是这个市场里搏击的老玩家们,需要面对的残酷事实。


并且抖快还在乘胜追击。在先后推出K歌app“回森”,原创音乐社区app“小森唱”后,快手又在今年推出了一款为音乐爱好者量身定制的工具型产品“光音Mulight”;抖音则祭出了“汽水音乐”。


随着外部竞争越发激烈,一季度,云音乐在线音乐MAU为1.82亿,同比下降1%,而其在线音乐服务的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社交娱乐服务的阅读ARPPU都同比出现了不小的下滑。



2020年初,在网易的一次内部管理会议上,有人问:“未来网易云音乐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当时丁磊回答他:“怕大家失去了对音乐的热爱”。


当然,作为一家25年历史的商业公司,网易也不可能只是为爱发电。从商业的角度上,它曾经重点发力过很多项目,比如电商,比如在线教育等。


先说电商。


2016年,丁磊曾表示,3-5年内要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再造一个网易,让电商成为网易新引擎。


这话刚过3年,2019年9月,考拉被以129.58亿元(阿里赴港招股书披露)的价格贱卖给了阿里。之所以说贱卖,是因为自2015年成立,考拉的投入远不止129.58亿元。单2017年考拉启动欧洲战略时,考拉就自称将投入200亿元。


而2016年诞生,甚至被认为是丁磊消费观传递的网易严选,在2019年三季度被纳入了创新及其他业务中,不再单独披露。


基本可以说,电商这个引擎,在3年前就失灵了。


再说教育。


屡屡为有道的活动站台和发声,亲自探讨有道词典笔的颜色,让有道的老师在网易赴港二次上市的台上敲钟......


种种迹象都表明,丁磊是偏爱有道的,而有道在过去数年间里,也一直是丁磊的骄傲。


为了拿到更好的牌桌位置,有道亦曾义无反顾加入到烧钱营销的竞争中。从2018年All in K12以来,有道2019~2021年的销售与营销费用依次是6.3亿元、27亿元,21亿元。


但随着双减,最有赚钱能力的学科培训被盖上了非营利属性的印章,尽管有道还有硬件业务和素质教育做支撑,但让有道去担当整个网易集团的增长引擎,大抵是小材大用了。


所以今天对网易来说,支撑起其700亿美元市值的仍主要是游戏业务。


目前来看,网易游戏业务的弦绷的还很紧。毕竟,就像网易内部人士的看法,过去、现在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整个网易大家庭都是在靠游戏业务供养。


520那一天,网易举办了一个线上游戏发布会,集中展示了40余款游戏作品。在新一季度财报会上,网易还表示接下来还将推出包括《暗黑破坏神:不朽》、《永劫无间》主机及手游版本、《倩女幽魂隐世录》、《蛋仔派对》、《战争怒吼》等游戏新品。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监管政策趋严的形势下,网易游戏的国内业务挑战重重。因此,在新一季度财报会上,丁磊称目前,网易游戏海外市场营收占比达10%以上。未来,他们希望海外市场占比能达到40%至50%。


只是,游戏的题材不同、终端不同,发行地区不同,用户群体结构也就不同。做出满足不同地区、不同消费群、不同终端需求的游戏,是网易游戏在全球开启“大航海时代”的关键。


这条路,不好走。



如上所言,长久以来,网易的营收和利润主要靠的都是游戏业务,其实搜狐也一样。根据搜狐2022年一季度财报,其游戏业务占比达到了82%,当然搜狐在线游戏业务的营收规模不大,当季不过1.58亿美元。


现在很难想象的是,凭借《刀剑Online》和《骑士Online》两款游戏,搜狐其实在2005年获得了“年度中国十佳游戏运营商”、“年度中国十佳游戏开发商”、“年度十大最受欢迎的民族网络游戏”三项大奖。《天龙八部》的推出,更是直接助力搜狐畅游登陆纳斯达克。


只是在整个搜狐的衰退过程中,搜狐畅游也后劲乏力了,近年来多在吃老本,终于2020年完成了美股私有化。


正如彼得·L·伯恩斯坦所言,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在当下这个极其不确定、充满各种快速变化,且具有巨大角逐力的时代,这种未知未来的风险性,自然更大了。


另外,抛开业务形态来说,今天网易和搜狐仍旧有不少相似之处。


比如,这两家公司的创始人都很佛,佛也意味着更为保守、没有狼性文化,在他们身上很难看到大开大合的叙事。


这种风格正潜移默化地渗透到公司的管理运作和企业文化当中。


一些被访的搜狐员工会承认公司老人文化盛行。而尽管丁磊曾表示要建立一个有自我进化能力的组织,但今天网易也被不少员工认为中高层萎靡且无欲,很多五年乃至十年以上老员工在安心养老。


这是一个负面循环。因为这种文化越盛行,猎犬型的骨干就会出走越快,白兔型的员工会逐渐充斥整个公司。


再比如,这两家公司的创始人都已年逾50岁,却仍旧奋斗在业务的一线,对公司有极大的掌控力和话语权。


看起来,更年轻的企业家们也更能“拿得起,放得下”,刘强东在48岁宣布卸任京东CEO,黄峥42岁从拼多多全身而退,张一鸣则更早,在38岁就宣布了退休。


只是,在张朝阳反反复复的抽离和回归中,搜狐没有找到新时代的锚点。而丁磊虽然从未离开他的办公室,网易似乎也离互联网的中心战场越来越远。


对了,虽然丁磊没有效仿张朝阳去直播讲课,但在云音乐的上市仪式,29岁的“他”,50岁的“他”(由虚拟技术合成)和现实的他,却以三分身的形式出现在了网易“瑶台”之上(网易元宇宙概念的沉浸式活动平台)


有时候,瑶台和讲台之间,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