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7-10 08:30
约翰逊之后,英国政治将回归常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ID:eeoobserver),作者:刘淄川,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面对手下大批官员辞职的压力,素来特立独行、以抗压能力强闻名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终于撑不住了。7月7日,约翰逊正式宣布将辞去英国保守党党首职务,但仍将留任首相,直到执政的保守党选出新党首担任新首相。


虽然在2019年12月的大选中,约翰逊曾率领保守党取得数十年来的最佳战绩,大败工党,但当前形势已今非昔比,他已陷入严重孤立。颇能说明这一点的例证是,约翰逊辞职前夕,西方左中右派的媒体均对他进行不留情面的严厉指责。比如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论认为“约翰逊早该下台”,《卫报》表示约翰逊“留下了可耻的遗产”,《经济学人》则称他的下台是“小丑的坠落”(clownfall)。这一切均从侧面印证了约翰逊的政治资本已经基本完结。


从不到三年前的大获全胜到今天的墙倒众人推,约翰逊究竟经历了什么?应该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冒险、别出心裁、不按常理出牌的政治风格,既是约翰逊异军突起执掌相位的原因,也是他今天坠落的原因。而约翰逊下台之后,英国政治大概率会回归常轨,即强调温和、理性、稳健的传统政治家会重新挑大梁。在一个以脱欧为标志的特殊时代涌上浪尖的约翰逊,会成为一个昙花一现的人物。但约翰逊独特的政治风格,仍将为后人铭记,并可能在某些新的形势下为后代的英国政治家效仿。


约翰逊遭到各方背弃并下台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政绩,而是道德。从政绩上而言,虽然约翰逊的抗疫表现饱受争议,但英国毕竟已经走出了疫情最阴暗的时期,国民生活基本恢复正轨。经济方面虽然通胀高企,但毕竟这一轮通胀已经成为全球现象,经济学家对脱欧之后的英国经济困境也早有预言,民众也没有期望约翰逊能创造奇迹。约翰逊的主要问题是他无视作为政治家的道德守则,屡屡说谎,在谎言被揭发之后又以各种方式圆谎,或者动员手下人帮助自己圆谎,最终走到了游戏玩不下去的程度。


约翰逊下台的直接导火索是他对保守党副首席党鞭平彻的包庇行为。据报道,平彻曾在一家私人酒店对两名男子进行猥亵,此前还在多个场合有不端行为。约翰逊遂被质疑是否在明知平彻品行有问题的情况下还让其上位。首相府明确表示此前不知。


这一被视为撒谎的行为成为压倒约翰逊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约翰逊的表现和此前“派对门”(被指在疫情封锁期间违规在首相府举行派对)中的表现如出一辙。经此一事,约翰逊内阁的大量成员认为,首相已经习惯性不说实话,他们也受够了首相的这种作风,于是群体性辞职抗议,以这种方式逼迫约翰逊下台。


其实像约翰逊这样的政治家,蔑视常规道德守则本是他的一贯作风,以前他可以靠取悦那些欣赏这种作风的民众涉险过关,但当主要阁僚和政治盟友都放弃他的时候,他就难以为继了。这也说明在英国乃至整个西方,即使在民粹主义和所谓的“后真相”时代,民众依然期望政治家能在伦理方面表现正直,至少是要说实话,不能说假话,如果突破了这个底线,假话说得太多,那么再好的政绩、再高的人气也救不了他。


虽然约翰逊经常被比作英国的特朗普,但他与特朗普之间还是有一些重大区别。


首先,从个人风格上来讲,虽然约翰逊喜欢披头散发,有时说话也不顾“政治正确”的禁忌,这方面与特朗普有相似之处,但约翰逊粗鲁的表现掩盖了他作为文人的一面。约翰逊的职业生涯是从记者起步的,写有包括小说在内的一系列著作。毕业于伊顿公学并任辩论协会主席的他,学识自然要远远强于特朗普。


其次而且更重要的是,约翰逊的政治作风明显偏向现实主义,意识形态色彩不强,他根据现实需要来调整自己的立场和政策。比如他最初并不支持英国脱欧,但后来看到脱欧是一笔政治上的好买卖之后,摇身一变成为脱欧派大将,不仅借此入主相位,而且迫使欧盟与英国签署协议,结束了旷日持久的脱欧谈判。


这种现实主义与特朗普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有着强烈的意识形态执念,而约翰逊更多是随波逐流,根据政治形势的变化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作为英国保守党领袖,约翰逊并非各方面都遵守保守党的传统,比如在他任内,英国的税负已达到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保守党倡导的一直是低税负、小政府的理念。约翰逊表示要回归保守党的撒切尔主义传统,但这主要是为了在保守党内部搞团结,而不是出于意识形态方面的冲动。


总体而言,约翰逊有一定的民粹主义倾向,他也因此而为美国民主党及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者所不喜,但他的民粹主义并不像法国的勒庞等人那么明显,而是体现出更多的机会主义和变色龙特征。但也因为这种圆滑的原因,除了他力主脱欧有损英国经济之外,他并没有给英国的国家利益带来太大的损害。如前所述,导致他下台的主要原因是道德,而不是政策和政绩。


今年初俄乌冲突的爆发,曾经给约翰逊带来一个机会,即他可以在国际舞台上展示英国对乌克兰的坚定支持,以扮演好英国作为民主国家领导者的角色。约翰逊也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打造自身“现代丘吉尔”的形象,而恰好丘吉尔也是他的崇拜对象。但在当前欧洲各国国内利益多元化、民众主要关心自身民生的情况下,这种外交和形象方面的得分给他带来的收益是有限的。英国民众依然主要关心疫情、通货膨胀、企业生存等国内问题,而不是遥远的乌克兰所发生的事。因此扮演援助乌克兰的急先锋的角色,也不足以让约翰逊挽回自身的政治生涯。


约翰逊之前的几任首相,包括布莱尔、布朗、卡梅伦和梅,都属于主流政治家,基本符合严谨和循规蹈矩的英式风格。主要由于梅在任内无法解决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脱欧僵局,才给风格奇异的约翰逊创造了机会。约翰逊在众人不看好的情况下,靠着自己强硬的谈判风格迫使欧盟让步,打破脱欧僵局,又在2019年底的大选中获得大胜。而这已经代表了他依靠这种风格所能取得的政治能量的顶点。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以“派对门”为主要表现,约翰逊蔑视道德、不守规则的做法,给他造成的政治上的负资产逐渐显现,导致他的最终崩盘。


经过约翰逊这番折腾之后,英国政治将回归常轨。不按牌理出牌的做法在混乱时代也许能产生奇效,但长期而言,英国仍需要一个把政绩和伦理、原则和务实主义结合得很好的首相。约翰逊带领英国走出脱欧僵局的政绩是值得肯定的,在疫情应对方面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包括他自身感染新冠病毒一度进入ICU,塑造了自己的英雄形象,也提振了国民士气。但最终,英国需要的还是没有明显道德瑕疵、作风严谨规范的主流政治家。


约翰逊少有大志,曾试图成为一个像迪斯雷利、丘吉尔那样的名垂青史的人物,但他最终还是从高峰坠落了,这也许是因为他没有那么高的才能,也许是因为他没有遇到那么好的时势。但从约翰逊身上,我们依然能够看到一些民粹主义趁势而起的特质,比如作风强悍、善于打民情牌、行事不择手段甚至不惜造假(约翰逊曾夸大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所需付出的成本,以误导国民,使其支持脱欧)等。


现在除了北爱尔兰问题依然存在之外,英国脱欧已基本成为过去时,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也逐渐减弱,所以民粹主义可以利用的机会已经不多。但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即未来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会从约翰逊身上找到一些值得学习的东西,利用时势借机再起。总之,约翰逊是一个有很多缺陷的领导人,但他毕竟在关键时刻左右过英国政治格局,并将给未来留下长远的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ID:eeoobserver),作者:刘淄川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