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打开虎嗅APP

No.10

2024-07-10

罗成读闲书 罗成读闲书

中国女性主义极简史

主理人:
前面几次的女性解放,都是自上而下的,甚至是男性和父权主导的,自我觉醒始终是“未竞的革命”。这也是中国女性主义与国外女性主义发展最大的区别。今天的中国女性,终于迎来了自我觉醒!

表面上看,现在中国女性主义现在很是火热,成为了流量密码。但是实际上这两年中国性别不平等的真实情况却是在扩大。

 

中国女性主义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想尝试从所读的书籍中,简单梳理一下中国女性主义的历史。

 

模仿西方女性主义的三波浪潮,中国女性解放大致也可以分为三波:民国时期、解放后和改革开放后。

 

民国时期

 

从“放足运动”和“拉娜出走”

 

晚清民国时候,中国女性迎来了第一次解放运动,这一次解放得益于西方现代化价值的输入。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放足运动”和“自由恋爱”。

 

裹小脚可以说父权制对女性身体规训与残害最经典的例子,但是当初要放足的时候,却是男性主导的,而女性常常扮演的是反抗者的角色,也就是不愿意放足。

 

男性主导放足,其实并非是从女性本身的利益角度出发,而是出于民族国家在追求现代化过程中对进步的租期,甚至认为裹脚会影响生育,使得当时的中国积贫积弱。

 

最终,在精英男性现代化与民族强大的话语下,加上法律制度的强制执行,放足使得中国女性在身体算是迎来了第一次解放。(如果对这个过程感兴趣,可以参阅杨念群《“缠足之美”与“缠足之痛”——传统与现代理解的错位》)

 

如果放足是身体解放的话,那么反对宗法家庭和包办婚姻,追求自由恋爱就是中国女性第一次心灵上的解放。

 

这个过程其实得益于越来越的女性开始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中国女性迎来第一次自我觉醒,女学生是追求自由恋爱的主力军,但是这部分人所占比例太小。

 

 

 

 

自由恋爱”成为一种至高无上神话,比如鲁迅、徐志摩抛弃原配和灵魂伴侣“小三”在一起的事情,在当时是被传为美谈。要是搁今天,两位肯定要被女性骂作“大渣男”。

 

女性走出家庭与包办婚姻,真的就走向解放了吗?鲁迅用一篇演讲和一篇小说戳穿了真相。

 

这篇演讲就是《娜拉走后怎样》,在演讲中鲁迅悲观的强调,娜拉出走以后,不是堕落(以色侍人),就是回来(父亲或丈夫身边)。其著名的小说《伤逝》中,子君在追求自由恋爱失败后,回到父亲身边,最后香消玉损。

 

还有一部分女性既没走向堕落,也没走向回家,而是走向了革命。

 

但她真的解放了吗?

 

没有,在救亡压倒启蒙的中国近代,国家危亡压倒了个人对自由权利的追求。

 

因此,中国女性的自我觉醒成为了“未竞的革命”,结果她们只是从家庭这个小父权,走向了国家这个大父权,这也是解放后中国女性的共同命运。

 

解放后

 

从加入生产到走向大父权

 

解放后,出于把女性从家庭空间拽入社会生产空间,变成社会生产的劳动力,为大父权赶英超美提供动力。女性被大父权自上而下的突然一下子给全“解放”了。

 

 

 

 

尽管在具体劳动过程并未平等,比如即使女性干活比男性多,但是记的公分还是比男性少,但是至少在制度(法律)意义上实现了男女平等。

 

不可否认,女性被卷人社会生产过程,对于中国女性觉醒和男女平等的积极意义,但是这是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具体情况贺萧在《记忆的性别》中有详细的叙述。而且这种解放本质上,只是更换了剥削女性的对象,从原来的小父权变成了大父权。

 

后来的那场浩劫运动,虽然造成的恶果累累,但是客观上,强有力的冲击了儒家宗法家族制度与文化,为后来中国女性地位的提升还是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卷入社会生产过程及那场浩劫运动,使得中国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地位,得到了提升。这点在和日韩等儒家宗法文化氛围浓厚国家相比,中国女性是明显更自由,地位更高一些的。这也是日韩女性主义特别激进的原因之一。

 

改革开放后

 

从计划生育到女性觉醒

 

在改革开放前后,使得今天女性主义高涨的政策和环境开始出现了,主要是三点:计划生育、应试教育和市场经济。

 

计划生育最初对广大中国女性造成很多痛苦与灾难(详见方凤美《独生》,这本书貌似已经被禁了)。有些临产的女性被抓住强制堕胎,甚至很多已经生出来的生命,被强制处理了或被主动遗弃了。

 

高中时去过一次孤儿院,几乎全是小女孩。还有更多未出生的女性,仅仅因为他们的性别,而未能来到这个世上看一眼。

 

但是计划生育客观上,让女性获得了更多的养育资源。原来多子女家庭里面,常常牺牲女性的受教育机会,给到男性。比如我很多堂姐、表姐都辍学外出打工,就是为了供养弟弟上学。

 

社会上一直认为女性比男性弱,只是因为她们没有机会,一旦有机会,她们常常表现比男性还好。

 

比如她们得到受教育的机会,在应试教育中,她们表现得比男性还出色,所以大学开始普遍出现女生比男生多的情况。

 

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进入了市场经济,成为了白领,实现了经济的独立,她们既未走向堕落,也未走向回家,而是走向了觉醒和独立!

 

 

 

 

因此,她们成为当下女性主义高涨基础,这是中国女性主义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刻。

 

因为,我们从前面的历史梳理可以看出,前面几次的女性解放,都是自上而下的,甚至是男性和父权主导的,自我觉醒始终是“未竞的革命”。这也是中国女性主义与国外女性主义发展最大的区别。

 

今天的中国,终于迎来了女性的自我觉醒!

 

但是,由于受过高等教育女性始终是少数,而互联网媒体又是典型的中产阶级媒体,所以反应的只是中产阶级女性的思想。

 

其实,占比更高的底层女性,因为经济的下行,她们失去了经济基础(上野千鹤子在《资本主义与父权制》中说过,每当经济下行,首先被排挤出工作岗位的就是女性),反而越发以来父权制为生,比如嫁人。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媒体上,中国女性主义高涨,现实中,性别不平等不断在扩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罗成读闲书(ID:xpweekly),作者:罗成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