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1-20 14:56
那些我们丢失的手机都去了哪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奥布雷,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两天,因为自媒体的一条视频,小隐火了。


视频讲述的是,小隐的手机丢失之后,过上了环游世界的生活:从“白色大理石之城”的阿什哈巴德,到阳光明媚的马斯喀特,再到游艇上兜风的伊朗。而小隐,却因疫情原因,被困河南郑州。网友们纷纷评论:“手机说,离开你以后,我过得比你好。”


小隐的经历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共鸣。事实上,类似的事情并不罕见,而手机丢失后的曲折过程,或许都与中国电子第一街——深圳华强北有关。


一、手机的奇幻漂流


2021年对小隐来说是“失而复得”的一年。1月4日,他发现,2018年8月丢失的一部手机(iPhone8),在自己的新手机上重新有了定位信息。更让他吃惊的是,手机的定位并不是在中国,而是在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的首都阿什哈巴德。与新定位一同而来的,是三张摄于当地的照片。


小隐的社交媒体账号截图


此后的每一天,26岁的小隐都能在手机上收到那部丢失手机传来的视频和照片。


看起来,那部手机在环游世界。


先是阿曼的马斯喀特机场,飞机起飞前,手机拍摄了几张海边的照片,西亚的阳光很充沛,巨大的椰子树闪着金光。然后信号丢失了。


后来,它又去了伊朗,在沙滩上和朋友们一起烧烤,每个人看起来都非常开心,也都带着笑容被手机记录着。后来这部手机还坐上了游艇,在海上愉快的兜风。


而远在中国河南郑州的小隐,因为疫情,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旅游了。他把手机里传来的照片和视频发给了朋友,朋友们都说,手机已经替他游览了整个中东,过起了另一种生活。


小隐把这件事发到了自己的抖音号上,但没想到却引来了巨大的关注,甚至还闹出了性别乌龙。


“澎湃新闻发了之后,我的手机就爆炸了。性别全部搞错了,我这个头像是外国童星,我比较喜欢。用了很多年。结果都报道成了女性。其实我是男生。”小隐告诉全现在。


其实和小隐有相似经历的人还有很多,在他的视频下方,许多网友纷纷留言,说也有相似的经历——自己的手机已经替自己去了很多地方。


小隐的社交媒体账号截图


网友@R77R77 说自己曾经在巴黎被偷了手机,买了新手机后,能看到以前的手机不停上传新的照片,甚至有通讯录信息也被备份进来。她立刻远程锁住了被偷的手机,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没想到一段时间后,这个手机再次出现了信号,定位显示在巴西。


一位澳大利亚的留学生的经历更让人匪夷所思。手机被偷后,她立刻报了警,却没想到,仅仅三天之后,她就在自己的新手机上看到了旧手机的定位,那部手机已经出现在了东南亚某地,甚至每天还都在更新定位地点。


二、“中转站”华强北


那些丢失的手机都去了哪里?手机丢失后经历了什么?


一位办理过类似案件的刑警告诉全现在,手机被偷走后,一般来说会有两个结局:如果手机没有设置密码,那么小偷通常会关机,拔出SIM卡,恢复出厂设置后二手卖给当地的手机回收贩子,二手贩子会再低价卖给第三方;如果手机设置了密码,并且无法被破解,就会遭到拆解,最终以零件出售或者重新组装成一台翻新的手机流入市场。


这个市场,一般就是中国著名的电子第一街——深圳华强北。但是据这名刑警表示,这类手机丢失的案件数目很多,小偷偷窃后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出手给回收二手手机的商贩,之后由谁拆解或翻新都很难取证,尽管大家都知道最终很有可能流入华强北,但并不容易从一部丢失的手机就追查到销售的终端。


在华强北,充斥着各种被拆解和翻新的手机。深圳地方媒体曾经报道过,在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有很多出售和回收手机及其零部件的摊位,这些零件大部分都是从回收的旧手机上拆下来的,商家将情况较好的零部件组装在一起,然后装上崭新的手机外壳,一部翻新机就完成了。


世界各地的二手手机商都会来到这里采购,再运往各个国家销售。


根据自媒体“懂懂笔记”的一篇文章,以前在华强北进货的商人里,外国人比例并不大,但近几年来自中东、东南亚和印度的商人明显多了起来。这些外国商人通常穿着宽松T恤、休闲布裤,一手拿iPhone,一手提着黑色“垃圾袋”,这套行头如今已成了中东、东南亚手机批发商行走华强北的标准着装。


但是疫情原因,这种景象已经不多见了。华强北的一位手机商人陈宝存告诉全现在,疫情前,来华强北采购手机的外国人比例特别大,他们通常会来到华强北各个商铺询价和采购,一部分也会在网上来往。不过因为疫情,2020年国外的生意又冷淡了。


那为什么被拆解的手机,还是可以将数据传给原手机主人呢?


一位iOS开发工程师告诉全现在,以苹果手机为例,iCloud是苹果公司所提供的在线同步存储服务和云端计算服务,所有苹果手机用户,都要通过iCloud账户(即Apple ID)登录和使用该手机,因此手机上的所有数据也就都会上传到iCloud上面。


iCloud的生态是,同一Apple ID下的多台设备数据共享。如果丢失的手机登录了原主人的账号和密码,即使恢复出厂设置(需要知道开机密码才可以恢复出厂设置,而小隐丢手机前曾把密码写在了手机背面),已经登录的Apple ID也不会自动退出。只有输入了原主人Apple ID的密码,才可以登出账号。


也就是说,如果这台手机被整机二手卖出后,新主人没办法登出原来的Apple ID,二手机只能保留并继续使用这个账号,只要新主人不关闭iCloud上传功能,那么这个二手机的所有数据都会自动备份,使用同一Apple ID的原主人,自然也就能在其他苹果设备上收到同步动态了。


小隐丢失的手机很有可能就是通过深圳华强北这样的“中转站”,几度易手,销往国外,并被其它人在中东的二手市场买走。一位曾在伊朗生活了8年的河南老乡告诉小隐,在那里,来自中国的二手手机很受欢迎。


三、“橘子哥与Matt”


小隐的故事和“橘子哥与Matt”的故事很像。


2014年2月,美国著名媒体Buzzfeed的编辑Matt Stopera在纽约一家他常去的酒吧喝酒时,iPhone手机被偷。大约在一年后,Matt在和朋友翻看手里iCloud照片流的照片时,发现了“二十多张一个陌生人在一棵橘子树前的自拍”,他觉得这“既可笑又可怕”。


他在Buzzfeed上写道,“之后的一个月,这个橘子先生的照片不停地在我的手机中出现……我渐渐地发现每天查看手机上这个家伙的照片也挺有意思的。”后来,他在BuzzFeed网站上写了一篇文章 :《谁是那个男人,他的照片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这篇文章被人翻译成了中文,并迅速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广为流传,许多网友都表示要帮Matt寻找这位橘子哥。


最后在网友们的帮助下,Matt终于找到了橘子哥,并且跟他成为了朋友。


事实上,除了橘子哥拍的照片出现在Matt手机上以外,Matt拍的照片也会出现在橘子哥的手机上。橘子哥不懂iPhone的设置,还“不停地删除那些照片”。


后来,Matt从定位信息上了解到,他的手机被偷后一路辗转到了中国香港,又从香港抵达了著名的二手手机市场深圳。


小隐知道了橘子哥的故事后,表示并不打算过度打扰这位远在伊朗过着另一种生活的大哥,也不打算远程锁死这部手机,他觉得每天看着他更新自己的生活还挺有意思的,但好像也不能一直这样偷看对方的日常。小隐告诉全现在,他打算等疫情好转后,拜托那位在伊朗待了8年的河南老乡,让其抵达伊朗后,帮忙找到这个使用旧手机的人,告诉他自己的Apple ID密码,帮助他把账号登出,这样两个人就可以不用再被同一个ID捆绑了。


但是小隐好奇的是,如果对方知道这是一部来自中国的二手手机,而且自己的生活记录实时被身处中国河南的另一个小伙子看见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陈宝存、小隐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奥布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