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12-24 16:23
探访潮汕睡衣王国:年产10亿件,能赚多少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五环外(ID:wuhuanoutside),作者:小志,编辑:车卯卯,原文标题:《探访疫情下的潮汕睡衣王国,年产10亿件,却依然发愁?》,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疫情影响之下,全球消费场景急速改变,宅经济势头上扬,在家时间延长让人们对睡衣需求大幅增长。


2020年年初,与睡衣相关的词条屡次登上热搜话题榜。拼多多2020年2月的数据显示,睡衣位列“宅家十大热销商品”榜单第五,销量增加了190%,国外市场也对睡衣的需求激增。


许多的睡衣卖家都在这场睡衣大潮中收获颇丰,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拥有一个共同的家乡——广东潮汕


潮汕,古称潮州,主要指潮州、汕头、揭阳三兄弟。潮汕素以非凡的美食著称,《舌尖上的中国》导演陈晓卿把其中的汕头,曾比喻为中国美食的孤岛。


殊不知,潮汕还是中国睡衣之乡。


这个王国里,睡衣业(又称家居服业)作为当地主要行业之一,盛行程度超乎我们的想像。


据汕头潮南区工信局数据,目前潮南区家居服产量约占全国的80%,女性内衣产量约占全国的40%,每年,这里都有超过10亿件内衣家居服装被生产并销往全球各地。


汕头潮南区一角


凭借着这里从纺纱、织造、印染到服装加工的全产业链,从汕头孵化而出的内衣家居服名牌数量居全国第一,名牌产品占全国75%以上,并有一大批龙头企业。中国睡衣大牌——芬腾、安之伴、兴雅婷,都坐落于此。


2021年12月,我们走访了这个睡衣王国产业链上的各种角色,通过他们的视野,丈量这个疫情下的睡衣王国。


一、睡衣大牌:疫情期间销量意外增长,年营收足足11亿元


黄少第一次感受疫情的影响,还是在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当时我们厂临时接的某大牌的睡衣代加工急单,一天一千件,干了90天。”


黄少是汕头一家时装工厂的少当家,家里财力雄厚,拥有销往多国的销售渠道。疫情来袭后,黄少家的海外核心时装市场销量陡然下滑,为了维持工厂的员工不流失,他们接下了这家的代加工单子,这让黄少感受到睡衣业蓬勃的发展势头。


黄少的工厂


睡衣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一件睡衣的生产,牵涉到布行供货、工厂生产和网店销售等方面。工厂环节需要缝纫、包边、检测、搬运等环节的工人,网店环节则需要客服、运营、美工、模特、摄影师、主播等职业人员。


整条链路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支撑,而潮汕地区人口密集,尽管随着社会发展,潮汕的人工成本正在逐渐上涨,但仍有劳动力的优势。


我好奇地问黄少:“你们有人,又有技术,那时做代工应该很赚钱吧?”


“其实还好,大公司的员工有限,但对成本把控很严格,他们凭着品牌优势,把价格压得很低。他们还想找我们长期做代加工,因为我们加工出来的成品质量确实不错。”黄少回答说。


黄少还指出,现在睡衣市场上是大鱼吃小鱼的状态,大品牌爽赚,小商家的份额则被逐步吞噬。


芬腾品牌母公司-洪兴实业 利润表


由“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一栏可见,疫情期间公司盈利增长了4千万余,涨幅明显。


潮汕睡衣的崛起,除了来源于地区的人口优势,疫情下的增长,很大一部分还是要归功于潮汕稳固的纺织服装业根基。


历史上,潮汕纺织业就有着深厚的民间基础。明清时期,凭借潮汕平原雨热充足的热带亚热带气候,潮汕人便已开始种植桑麻等经济作物,出产夏布、黄麻布等手工纺织品。


上世纪初,侨胞将第一代缝纫机带回潮汕,机器织布兴起,民族资本纺织工业萌芽,潮汕开始了现代纺织服装的历程,在战乱与动荡中曲折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和汕头经济特区的设立,吸引了海外侨胞回乡投资纺织服装行业,早期企业拥有了一批具有专业知识的产业工人,本地纺织服装业获得发展。


90年代,由于劳动力、原材料、能源的价格优势,西方国家的生产订单大量转移过来,纺织服装企业以集群发展为主要特征,大大增加并集聚。发展到近年,各类配套企业开始跨集群发展,服务机构更加细化和专业。


如果没有这样的天然集群优势,大品牌就无法及时找到专业的代工厂完成订单。起步早、产能大、产业链完整,深厚的纺织服装业根基,毫无疑问是潮汕睡衣的肌肉所在。


截至2020年底,光以家居服内衣为其中支柱的汕头潮南,就拥有纺织服装企业3261家,从业人员9.19万人,生产总值650亿元;而揭阳普宁,作为中国纺织产业基地,拥有从事内衣家居服生产加工的企业约1500家,从业人员超15万人。


如此庞大的产业链,除了头部代工厂,还有各路中小玩家混迹其中。


二、小睡衣店:乘风电商年盈利100万,入场直播九死一生


林店长30多岁,出生于潮汕一个流水之畔,钟灵毓秀的古村落,并于浓厚的经商氛围中成长起来,毕业后就加入父母,一起经营睡衣批发。


他回忆儿时道:“那几年,父母在镇上开了一间睡衣档口,地方虽小,但每到夜晚,一起做生意的厂家叔叔和经销商伯伯们都会聚在这里和爸爸喝茶聊天,探讨生意,热情非凡。”


从小到大,对于潮汕文化的论道他听过很多,其中脑海里最深刻的“东方犹太人”形象和“胶己人,爱拼才会赢”的团结拼搏精神,他在这段记忆中找到了切实的起点。


“睡衣实体店过去很繁荣,但现在已经快走不下去了,做电商才能找到出路。”林店长说。


2016年初,睡衣市场里的实体店经济整体下滑,陷入困局。林店长的雇工反映:“近年实体店出货量少了很多,客户变得很挑剔,一有不满就退货,看到网上价格便宜,就直接在网上买,越来越少人会来逛市场。”


依托父母经营十几年积累下来的经销渠道,林家的收入固然还算可观,但在电商的四面楚歌之下,林店长渐渐看不见实体经济的未来,他意识到只有做电商才能生存下去。


危机感促使他果断转战电商平台,柳暗花明,2016年末林店长在结清整年款项后,惊觉在电商平台赚了100多万,确认做了一个正确选择的他,关上电脑,踏实地结束了一年的忙碌。


谈着谈着,林店长给我发了他今年五月份注册的“xx猪”商标,做经销这么久,他也希望有自己的品牌,不能一辈子为他人做嫁衣。


为了商标上的小猪头logo,他找了一个出价五千的设计师,来回调整了三个星期,注册成功后,他满意地为自家的衣服挂上了这个专属牌子。


经过多年稳定发展,家居服行业已经逐渐成熟,传统小型加工企业将面临淘汰或转型,品牌化竞争成为当前的主流趋势之一。家居服领域的电商品牌众多,行业集中度不高,行业整体的竞争激烈。


“说回疫情吧,疫情出来那年,上半年卖爆了好几个链接,下半年又卖爆了好几个链接,开年时账上有80万,年尾和厂家把账结清后,剩下200多万,算下来,疫情那年赚了150多万,像那些大牌肯定赚更多。”林店长说到。


林店长的电商货仓


但谁也没料到,这样的好形势对于睡衣市场里的小商家们来说没有持续多久。


林店长告诉我,今年行情不像去年那么好,上半年他只赚了30万,下半年更少,尤其是双十一结束之后那几天,大家的消费热情一下子就降了很多。


直播电商的新风口他也了解过,专业门槛很高,将外行人拒之门外。现在的人买睡衣,都是直接在网上买,直播只是走马观花看一下,想要更多的流量,就必须得有好内容吸引顾客。


但在潮汕,想要把睡衣直播做出彩,还有一大段路要走。更让人担忧的是,在这条路上,林店长还未看见任何潮汕商家成功。


“现在电商直播看起来很火,好像人人大赚。但实际上九死一生,打个比方,如果有10家做睡衣直播,一般只有1家会成功,剩下有5家不赚不亏,半死不活,其余4家则会把钱亏光离场。”


据了解,要建设一支给力的抖音睡衣直播团队,需要以下人员:


1. 对直播事务了如指掌的抖音运营x1,团队核心,工资2万起步;

2. 有水平的主播x2,两人轮流担任主讲与模特,工资6k起步;

3. 剪辑摄影师x1;

4. 配合所有人的外勤x1。


懂抖音运营的人才,在潮汕地区非常稀缺,可遇不可求。一方面,是潮汕文化水平相对落后,高素质人才少,跨不过做内容的专业门槛;一方面,懂抖音运营的人才,通常倾向于独立组队赚钱。


潮汕睡衣直播


“我听说一个主播说,她上家的抖音运营员,一上来就烧钱买流量,降价促销,把衣服两元一套卖出去,最后销量和关注量都挺好看,让老板很开心,实际上却是赔本赚吆喝。我不可能雇这样的人”在林店长眼里,忠诚永远比赚钱重要。


他宁愿用一个能力不强的自家人,也不愿把钱交给外人。无独有偶,芬腾品牌母公司——洪兴实业,也是家族成员控股超9成。不同于外企的经理人文化,潮汕流行的还是传统的家族式管理。


我问林店长:“你可以试着评价一下潮汕睡衣吗?”


“做潮汕睡衣的这批人,整体还是很草根,需要高素质的专业人才支撑才会越走越好”


不久后,林店长花钱购买了灯光设备,搭建了直播间,并招聘了两位颜值在线的主播,每天按时营业。


纵然知道很难,该赶的趋势,还是得赶。


三、软件公司:月营业额逾百万


“我们的软件一个月销量在30~40套左右,单价2千~15万不等,月营业额通常一百万上下”某软件公司雇工小李说。


一般来说,影响睡衣行情的常见因素包括原料价格、人工成本、供应链管理能力及品牌溢价等因素。虽然原料价格占主要因素,但供应链管理是商家最需要花心思的地方。


小李所在的软件公司,正是为提升商家的供应链管理能力而生。


小李说:“一般客户我分两类。经销商和生产商,经销商通常只要八九千的软件,因为他们需要用到的功能不多;生产商生意体量大,需要做生产规划,同时又很多人用,所以软件功能更加复杂强大,售价可以到十几万。”


小李骑电瓶车去往拜访客户的路上


为当地人所熟知的管理软件,有金蝶、领域、932、爱讯等,这些软件位于全国排名前列,各有所长,用料损耗,自动化生产、订单管理等等皆能实现。


小李接着娓娓道来,其实这些伴随着睡衣商家们经营的管理软件由来已久,早在10年前,它们就已出现在潮汕睡衣批发市场里,其专业、实用、方便的优点,帮助商家们高效解决了许多管理上的问题,带动了一代潮汕服装业的发展。


当然,这些软件面向的,除了强势的睡衣与内衣产业,还有潮汕实力不容小觑的布料产业、玩具产业、文具产业等等。


而今这些管理软件已经壮大,不断创新着产品服务。


小李公司的内部照


我最后问道:那你觉得你们软件行业的前景如何?


小李憨憨一笑:“如今这里的产业规模越来越大,要处理的数据越来越多,不依靠科技软件的话要怎么整合?兄弟,我们软件行业是刚需,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四、结语


作为根基产业的睡衣,已为广东潮汕打上时代的烙印。在这涌动的睡衣大潮里,上有大牌的风云叱咤,中有商家的鲜活精彩,下有雇工的烟火故事。


虽然面临着人才缺失的困境和原料涨价的影响,但对一个被疫情影响的产业群来说,能有更多的订单,仍然是生意持续下去的信心保障。


未来,且看潮汕睡衣能否在历史浮沉中,探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繁荣发展之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五环外(ID:wuhuanoutside),作者:小志,编辑:车卯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