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3-09-01 16:40
日本第一代丁克,正在疯狂相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NSIGHT视界(ID:weinsight),作者:淑珍而已,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日本的结婚率一直低迷,但最近一群日本老年人开始积极相亲,希望找到伴侣结婚。然而,这背后隐藏着日本高龄老人的血泪真相,许多老人生活在贫困和孤独中。日本政府和地方政府纷纷推出相亲项目,但对于这些经济困难的老人来说,结婚只是治标不治本。

• 日本老年人开始积极相亲,希望找到伴侣结婚,以解决孤独和寂寞的问题。

• 日本部分地方政府推出相亲项目,帮助老年人寻找伴侣,但这只是暂时的解决方案。

• 许多日本老年人生活在贫困和孤独中,他们需要更多的支持和关注。

日本的结婚率,竟然有救了?


众所周知,日本受不婚主义之苦久矣,虽是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结婚率却“奄奄一息”。


据2022年日本政府统计数据显示:男性每4人中有1人(25.7%)、女性每6人中有1人(16.4%)将终生单身;并且,这个数字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在日媒针对年轻人是否想结婚的街头调查中,大多数采访者都说不想,并直言:


“一个人感觉太舒服了,根本不想结婚。”


 而当被问到“结婚有什么好处”时,不少人或思考良久,或直言“没有”。


可以说,在日本,不恋爱、不同居、不结婚,早已成为一种主流。


但最近,却有这么一群日本人,开始力挽狂澜,几乎以一己之力拯救整个国家的结婚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大爷大妈,正在占领日本相亲市场


“我已经受够了一个人生活,想要找个伴儿结婚。”


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社采访时,63岁的日本千叶住民志津彻对着记者大方说道。


当节目组在东京都内的一家婚介所遇见志津彻先生时,他已参加相亲活动4个多月、和10多位女性见过面了;至于入会费、月会费、制作简历和拍照等方面的花费,也达到了30万日元(约15000人民币)


此前,志津彻先生堪称典型的“日本第一代独身主义者”——


年轻时候,对于婚姻、家庭几乎毫无兴趣;


沉迷工作的同时,也尽情享受着单身生活。


但当年岁渐长,他逐渐感受到独自生活的寂寞,对能够相互倚靠的婚姻生活产生了无限向往。


尽管现在行动不便、视力下降,但志津每天都会在会员网站上搜索、点击感兴趣的女性,同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婚恋顾问的推荐,要是感觉还不错,就约对方线下见见面。


“只要找到合适的人,一切就都值了。”


忙碌又坚定的志津,堪称不少日本独身老人的“嘴替”。


截至2023年,在这个全球老龄化最严重国家中,空巢老人数量已700多万,相当于每5个65岁以上的老人就有1人是独自居住。


不少人是因离婚或丧偶,而像志津先生一般至今未婚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现如今,这些已经走完常规意义上人生3/4进程的老人,对结婚却生出了渴望,并以此,催生出了越来越多的中老年相亲网站、线下介绍所、甚至在线交友APP。


(日本一相亲网站截图,50岁以上老人占53%)


日本健康管理运营的一家中老年大型婚介所表示,目前男性会员的平均年龄为59岁,女性为57岁。


这几年,银发老年相亲十分火爆,光是今年1月,有意入会者的咨询比较3年前就增加了20%。


许多爷爷为了制造共同话题,主动买钢琴、学乐谱;奶奶也开始涂口红,喷香水,重新穿上碎花衣。


日本部分地方政府自然也嗅到了这个拉升结婚率的好机会,于是官方下场、为民众寻老伴——


日本的滋贺县政府,就与企业及NPO组成了“培养爱情项目应援团”,为当地孤寡老人提供相亲机会;


福井县政府不仅有类似的“福井结婚应援协议会”项目,2021年甚至还引进AI人工智能技术,以提升匹配精确度:


在相亲派对上,老人们戴上特制腕带,简单握握手,对方的爱好、家乡、是否抽烟喝酒、有无婚史等资料,就会马上呈现在自己的平板电脑上。


据日媒报道,项目启动之后,这2县的报名热线异常火爆,热况堪比国内电视购物节目里998元金表金项链的抢购专线。



然而,却很少有人意识到,如此堪称其乐融融、一团和气的景象之下,其实暗藏着日本高龄老人的血泪真相。


在求偶的老年群体中,虽不乏能够提供收入证明、缴纳高昂会员费的中产老人,但数量更为庞大、需求也更为紧迫的,还是那些“下流老人”。


这一群体的数量,足足高达800万人;


而他/她们的诉求,也绝非生活乐趣和精神寄托这么简单。


“下流”老人,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死了2个多月,她才被发现。


由于在家中摔倒后无力动弹,微弱的求救声穿不透铁门墙壁,在尸骨发臭之前,谁都不知道一位高龄女性在挣扎中痛苦死去。


更不幸的是,此时盛夏已至,遗体高度腐烂后,早已不成人形。


腐坏的血液、体液从她的身体中流出。


蟑螂、苍蝇和蛆虫,逐渐成为房间的新主人。


更令人震撼的是,这种极度惨烈兼具视觉冲击性的恶性事件,在眼下的日本社会,却并不稀奇。


每年大约有32000名老人,如此一人,一间房子,孤独断气,无人知晓。


这种情况,被称为“孤独死” ;


这群高龄长者,往往无工作、无收入、无人照顾,被统称为“下流老人”。


可以说,在日本,没有谁比“下流老人”更想结婚了。


因为,如果没有生活上的伴侣,等待这些他/她们的,不只是极不光彩体面的“孤独死”,更是余生宛若凌迟般漫长的凄凉孤寂。 


这些800万老人,绝大多数处于经济与人际关系的双重贫困之中——


据日本政府统计,“下流老人”的年收入普遍在100万~120万日元(约合6万~7万人民币)以下、每月在8万~10万日元(约合5千~6千人民币)以下。


在高消费的日本,这点儿收入无疑寸步难行。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年轻时工作繁忙,无暇结婚、生子,不料却因经济衰退被企业辞退;


有人遭遇老年丧偶,丧失家庭一半的养老金收入,即刻陷入“老后破产”;


还有不少老人常年漂泊在外,早已丢失兄弟姐妹的联系方式,离异后也罕与子女往来。



孤身一人,什么事也没法做,在房间里整天听着老牌收音机,不和人说话、产生交集,是他们生活的常态。


年轻且熟练使用社交网络的我们,可能很难想象与人、与社会失去链接是怎样一种境况。


在日本NHK的一档节目中,一位每天只吃水泡饭的老人这样表示:


“我吃不饱、看不起病,但比这些更痛苦的,是我没有任何朋友、熟人了”。


据日本劳动力调查结果显示,2022年,超65岁退休年龄的日本老人中,每4名退休老人中,就有1名仍在工作;


并且大多从事3D(Dirty、Difficult、Dangerous)的非正式类岗位,其身心安全根本难以保障。


除了增加收入,这些高龄劳动者的主要目的,还是其他老人坐在一起,便于社交。


更荒唐又悲哀的是,为了从终日弥漫的孤独中解脱,许多老人甚至不惜犯罪。


2020年,日本法务省发布的白皮书显示:日本65岁以上老人的犯罪率,已占22%;至于重复犯罪率,更是高达70%。


这意味着,很多又老又穷又孤独的“下流老人”,是多次小偷小摸,反复入狱、出狱、入狱、出狱.......


日本监狱,被硬生生变成大型老人活动中心。



 一位85岁的康复庇护所理事长无不悲哀地说:


“人生在世,如果有需要为之努力的人、有可以依靠的人,很少有人会愿意抛弃这一切,走上犯罪的道路。”


老年孤独的恐怖,在于一点点被逼入绝境之感——


身体机能的退化、故人一个个去世、社会话语权的丧失,死神无时无刻近在咫尺。


而这些“下流老人”,比寻常老人更加需要安全感、归属感、认同感,他们的痛苦和绝望,很难透过文字表达。


正因如此,很多可怜的高龄老者才将活着的希望寄托于求偶、相亲之上,渴望能遇见合适的人相互倚靠、走完余生。



但事实,往往更加残酷——


对于这些没有钱,没有工作能力、生活在日本基本保障水平线以下的老人来说,就算成功结婚,终究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一旦伴侣发生意外,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更为摧枯拉朽的打击。


那么问题来了。


发现老人相亲可以拉动结婚率后,日本部分地方政府绞尽脑汁,思考如何为中老年群体抱团取暖、搭把手过日子提供帮助,堪称反应神速。


难道,就不能管管这800万“下流老人”吗?


日本失格,青年不婚、老年相亲


实际上,“下流老人”在日本官方话语中,总带有强烈的贱格下流的意味。


2021年,日本网红经济学专家成田悠辅,曾在新闻节目中公开支招:“最终还要靠老年人集体自杀、一起切腹。”甚至还称,未来可能对老人强制安乐死。


连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也曾发表言论:“老年人病治不好,就赶紧'去死'。”


在经济低迷、就业岗位少、超高龄化的日本社会,这种由官方发布的极端“仇老”言论,自然激化了青年与老人之间的矛盾,以至于日本年轻一代发起了对“下流老人”声势浩大的讨伐。


2022年“敬老日”前夕,日本《现代日刊》网站就报道过,许多年轻网民开始集中谩骂老人,将其称为“老害虫”,不少人表示“想直接把老人杀了”。


而必须要说明的是,所谓“下流老人”,绝非一群好吃懒做的社会蛀虫。


他们年轻时候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都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普通人。


甚至其中很多人,因为全身心投入工作,根本无法顾及恋爱、结婚、生子。


但在公司破产、企业裁员、雇主跑路的时代洪流之下,他们悄无声息地掉队了。


这群茕茕孑立、艰难过活的人,老后却无不悲哀地发现,无论再怎么打工,都无法积累足够的财富;甚至,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安稳度过余生、有尊严地离世。


于是,他们将目光投向了相亲、结婚,3D工作,监狱,甚至自杀......


而与此同时,日本年轻一代却诞生出穷忙族、茧居族、啃老族,无论疲于奔命还是安然躺平,年轻人都表示“不想结婚”。


或许,年轻人不结婚、老年人相亲热,本就是一体两面。


他们都是日本经济持续低迷、社会老龄少子化之下的“遇难者”。


青年,就是明日的老年;


老年,就是昨日的青年。


时至今日,日本经济发展停滞、政府漠视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深重症结,已经迫在眉睫。


而作为超前发展的人类社会样本,日本所面临的难题,何尝又不是几年后,几十年后,其他国家所面临的难题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NSIGHT视界(ID:weinsight),作者:淑珍而已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