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4-03-14 12:45
又募了500亿,他们仍然有点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 (ID:China-Venture),作者:蒲凡、张雪,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硅谷知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A16z)启动了一轮新的募资计划,预计募资规模在65亿至70亿美元之间。他们将重点投资于人工智能领域,表示人工智能将开启一场令人惊叹的革命。此举被认为是A16z对投资策略的调整和跟进。

• 💰 A16z启动新的募资计划,募资规模预计在65亿至70亿美元之间。

• 🤖 A16z决定将重点投资于人工智能领域,并表示人工智能将开启一场令人惊叹的革命。

• 📉 A16z的主力基金规模相较于上一期出现大幅度下降,出现了募资困难和退出困难。这可能是对A16z投资策略的急剧压缩的反映。

优秀的投资者从不缺少弹药。


硅谷知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A16z)近日启动了一轮新的募资计划,以成立“一系列全新的基金”,具体募资规模将在65亿至70亿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466亿元到502亿元),预计“几周后”的4月初就能完成。


具体的资金配置上,A16z会将其中的一半(32.5亿美元到35亿美元)配置给第四只增长基金,剩余的资金中分别拿出15%用于两只专注于人工智能的基金设立,即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基金和人工智能应用程序基金,10%分配给一只新的游戏基金,还有10%将分配给一只专注于“美国活力”(American Dynamism)的基金,该基金将支持航空航天、国防、公共安全、教育、住房、供应链、工业和制造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70亿还不是A16z目前曝出来的唯一募资计划。据The Information的补充报道,A16z正计划至少增设三支特定领域基金,将其特定领域基金从加密货币、生物技术和游戏扩大到人工智能和国防领域。


“删掉Web3,替换成AI”


严格来说,A16z决定逐渐解绑赖以成名的游戏、加密货币赛道,转而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人工智能这件事,即使谈不上“蓄谋已久”,也至少可谓“早有端倪”。


比如2023年5月,其旗下游戏基金Games Fund One的管理合伙人Adrew Chen,就在募资落地一周年的投资简报里,大幅度删减了关于Web3业务的表达。在详细介绍投资策略的“Why Now”一栏里,仅最后一栏“Web3与混合现实”中的第二点明确提到了一个与Web3直接相关的垂类利好,即“Web3游戏在2021年迎来大爆发”,其余8点都是能够与主流游戏行业(或者科技消费行业)共享的“公共利好”。


除此而外,Adrew Chen也在2023年Q1季度的投资复盘会上,明确表示第一季度Games Fund One团队最忙碌的工作,就是会见了超过100家“人工智能+游戏”公司,并且计划将这个趋势延续到整个2023年,将基金80%的投资都用来寻找“人工智能在游戏行业中的参与方式,要么重新发明核心游戏玩法,要么制造出一个生产力工具”


所以本次A16z将一大部分新募集资金投入到人工智能领域里,基本就是一个“众望所归”“意料之内”的操作,仅有的悬念是“为什么是2024年3月”以及“要投入到人工智能的哪方面去”。


A16z的合伙人Martin Casado在最近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回答了上述两个问题。他指出,历史上曾发生过两次因为边际成本大幅下降,进而发生的平台转移和行业革命的案例:一次是芯片将计算的边际成本降低到了零,另一次互联网将分发的边际成本降到了零。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大模型的出现将“创造”的边际成本降到了零,一场令人惊叹的AI革命即将开始,这是所有风险投资人感到如此兴奋的原因。


出于这样的观察,A16z决定秀一把激进操作。


首先从去年开始,A16z整合了金融和消费投资部门的员工,成立了一个由普通合伙人Alex Rampell领导的团队,名为 "应用程序",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


另一方面,根据PitchBook数据,A16z截止目前已经在超过20个AI相关的项目上进行了投资,涵盖健康医疗和生物科学AI初创公司、代码自动化与开发公司,以及大型语言模型及其基础设施的初创公司。


这些公司又具体可以被归类为三个大的方向,分别是:创造力+生产力;伴侣+社交;健康+个人成长——A16z认为,假设AI将成为手机一样的日常生活工具,那么主导行业趋势的头部公司将大概率从to C的AI产品中诞生。


游戏公司Roblox是这个思路下最具代表性的被投项目之一。作为“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形态无限类似于《我的世界》,没有固定玩法,主打开放式世界观+自由探索,鼓励玩家创建和分享自己游戏,号称“人人都能变成游戏设计师”的平台。


再比如,聊天机器人初创公司Character AI,利用AI技术来创造与真人难以区分的虚拟人物,为用户提供沉浸式的交流体验,1.5亿美金A轮,估值10亿美金;


以及健康科技公司Virta Health,该公司旨在采用个性化的营养治疗方案和人工智能技术,帮助患者逆转2型糖尿病,让患者免去每天打胰岛素的痛苦,真正实现健康自我管理。


当然,喜欢颠覆和扫荡一级市场的A16z也不可能死磕自己的偏好,A16z在AI热门领域的扫货也丝毫没有手软。


在去年大火的AI中间层领域,A16z领投了向量数据库公司Pincone的1亿美金B轮融资,彼时其估值达到了7.5亿美金,是该领域估值最高的一家公司。


在开源领域,去年底,A16z领投了Mistral AI的3.85亿欧元(约合4.15亿美元)A轮融资,当时该公司估值为20亿美元,这是A16z对一个开源大型语言模型创业者的首次押注,旨在推动开源AI模型的发展。


与此同时,Mistral的投资也兑现了A16z联合创始人Marc Andreessen关于人工智能的长篇大论中的关键点之一——去年六月,Andreessen写道:“应该允许开源人工智能自由扩散,并与大型人工智能公司和初创公司竞争。开源不应该存在任何监管障碍。”


而在AI图像生成领域,上个月底,A16z领投了Ideogram的8000万美元A轮融资。据了解,A16z早在Ideogram刚成立六个月时已领投了该公司16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Ideogram于2023年8月首次亮相时,当时他们展示了可以直接嵌入人工智能生成图像内的文本而引起轰动,这在当时的Midjourney等一系列竞争对手中是没有的。


“追求时髦,就一定会过时”


不过能够气势汹汹地进军AI领域,并不代表着A16z过上了舒坦日子。一个值得玩味的信号是,如果A16z本次募资完成后的资金配置计划真的按照媒体曝光的那样,将拿出70亿美元的50%的份额交给旗下第四期成长基金,那么这也意味着A16z的主力基金规模相较于上一期(50亿美元)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


当然关于这一点,其实早在2023年10月,也就是A16z第一次传出将开启新一期旗舰基金募集的时候,媒体们就进行了集中报道。按照当时最被广泛采纳的说法,将募资规模设定为34亿“这个保守的目标”,主要来自于LP认购方式的变化:A16z建议LP们将资金预先交给一个主基金(主投资工具)里,然后再由这个主基金(主投资工具)分配到其他的子基金当中。


这个新举措对于LP们来说,显然需要一个相应的“接受过程”。据披露的细节信息是,在稍早一周的前期沟通会里,有LP们表示,即使他们倾向于投资有良好业绩记录的老牌GP,但如果GP们拿出了一份全新的分配资金方案时,他们一定会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


然而将原因归结于这次“革新”,那就更值得玩味了。因为从时间线上来看,这似乎是一次对美国红杉资本的跟进。


早在2021年10月,美国红杉发表公开信称,将在美国和欧洲市场设立一支名为Sequoia Fund(红杉基金)的单一、永久基金,不再设立存续期,如今A16z的尝试与红杉高度类似。


具体可以概括为红杉的定位将逐渐变成“开放式的资本工具”(即主工具),这个“主工具”将成为未来所有的子基金(包括种子基金、风险基金、成长期基金等)唯一的LP,子基金管理者们只需要向这个“主工具”返还资产;相应地,主工具的LP将享有年度赎回权,由主工具的账户余额来满足LP们的“回报需求”。


红杉希望通过这样的改变,让封闭式基金、开放式基金两者取长补短,处于一种“不断相互反哺”的状态,最终更好地协调自身与被投企业、LP之间的利益。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这甚至不是A16z第一次被指认跟进红杉。


2023年1月,A16z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提交的文件中披露,他们正计划筹集一只名为“A16z Perennial Venture Capital Fund”的基金——这只基金是A16z新高管Michel Del Buono的全新业务线。


2022年秋天,A16z挖来了Jordan Park Group的前首席投资官Michel Del Buono,邀请其帮助公司开展财富管理板块,为“投资生态内的高净值个人提供多元化的投资机会”。


翻译成大白话,如果一切顺利,Perennial将成为“A16z和A16z投资生态圈(包括LP和被投企业)”的“专属财富管家”。


而在Perennial出现之前,此类业务最具代表性的产品正是红杉传承基金(Sequoia Heritage)。红杉传承基金目前管理着超过160亿美元的资金,大部分来自红杉生态内的LP和被投企业,例如Stripe的创始人John Collison。


首席投资官Keith Johnson曾经这样解释红杉传承基金的定位,他说:“我们的工作目标是优化传统投资者的回报,而不是试图提高红杉资本的回报。”


总之与其说这次募资70亿美元的信息,给风投行业带来的久违的活力,更合适的解读其实是不断的跟进策略+收缩的旗舰基金规模,反向证明了“有效投资策略”的急剧压缩,投资氛围进一步“向右看齐”。


如果再结合A16z过往的行业形象,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种可能:曾经被誉为先锋风投机构的代表、被形容为最有“社交媒体时代”色彩的A16z正在褪去光环,甚至因为这种“社交媒体时代”存在而变得不受欢迎。


事实上,关于A16z(以及其代表的投资策略)是否已经“过时”的讨论一直是近几年美国创投市场的热门话题:


A16z的联合创始人Marc Andreessen曾经描述过他的投资策略,他认为A16z是一扇引领创业者进入“矩阵”(Matrix)的门户……在这里,创业者可以突破传统商业现实的预期和束缚,按照自身意愿来塑造宇宙。


2011年,他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软件正在吞噬世界》的署名文章,进一步阐述了这个观点,认为“我们正处于一场戏剧性的、广泛的技术和经济范式转变之中”,而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存在大量场景亟需要新的公司接管。


对应到执行层面,A16z大胆地鼓励员工们挑战彼此的观点,授予每名合伙人一定的支票签发权,以此给大家“固执地相信自己判断”的机会,更鼓励员工们“以赢得交易”最终目的,“不要给自己的成交金额设置上限”,以至于他们成为了硅谷许多著名的溢价投资案的主角。


还记得么,2021年VC中唯一能与软银、老虎环球基金抗衡的,当属A16z。最经典的案例是,A16z在在Clubhouse上领投了三轮,用一年的时间把轮次从A推到了C,两位合伙人Horowitz和Andreessen每周都会在平台上主持节目。


为了帮助初创企业的快速起飞,他们在2010年专门引进了一位运营合伙人Margit Wennmachers,组建了媒体战略部门。与红杉低调的成为“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形成鲜明对比,Margit Wennmachers公开表示:“我们希望(A16z)成为人们了解情况的首选场所,我们要为任何正在构建、制造技术或对技术感到好奇的人构建未来。”


到加息周期开始,美国也开始出现募资难、退出难的2022年,他们干脆整出了一个花活儿,宣布自己的总部“在云端”,而分布在纽约、旧金山、迈阿密的办公室只是他们下凡的人间分部,因为“我们公司的运营模式主要以虚拟方式进行,实体部分只是用来发展我们的文化,帮助企业家并建立关系。”


这都很酷,但在《纽约客》看来这“并没有必要”。他们曾经试图引用著名投行Allen&Company的掌门人Herbert Allen III的名言,用委婉地评价A16z的气质特征,即“风险投资加速了美国人的不耐烦:他们让所有人下意识地认为现有的东西是坏的,取代它的东西是好的,然而又期待着这个新东西再次被取代。”


分析师、A16z前合伙人Benedict Evans也公开跳反,他称该公司是“一家通过风险投资获利的媒体公司”。科技媒体The Verge则选择在专题报道中直接指出:在风险投资中有两种赚钱方法,一种是传统的、困难的,即寻找并投资有前途的企业,然后培育它们;另一种方法是找到一家企业,炒作你的投资行为,让它估值膨胀,然后适时抛售——很明显A16z选择了后者。


作为大洋彼岸的旁观者,我无意也无法评价A16z是否真的过时,这种充满社交网络时代意味的投资策略是否真的不再奏效。但这让我想起某期《投中吐槽大会》,在讨论到“为什么投资圈翻车事件、尤其是以‘耍小聪明’为代表性的翻车事件越来越多”的时候,小野老师的一段发言,我决定用这段对话进行收尾:


“大家不断在打倒、打倒,不断在批判上一个周期的叙事,不断地打倒上一个周期不好的行为、做法和一些可能标志性的人,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新的时代可能需要一些新的叙事逻辑、新的语境,或者是大家期盼新的那样的管理人的特质。


但之所以还只能停留在‘批评阶段’,是因为新的那套叙事逻辑还是没有建立起来,我们所列举的那些‘候选人’好像还是在上一个周期的叙事逻辑里面,他并没有产生新的会让我们更怦然心动,让我们更幸福的新体系。这一代更年轻的基金从业者可能也是慌乱的,他觉得好像一个个神话在轰然倒下,然后一个个传奇项目也就消失不见,又看不见新的东西应该是什么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 (ID:China-Venture),作者:蒲凡、张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