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4-05-11 08:28
李书福又一次得偿所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网科技(ID:ifeng_tech),作者:老缅,编辑:董雨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本文介绍了极氪智能科技登陆纽交所的情况,以及其融资和发展现状。

• 💰 吉利汽车大举认购极氪发售股票,李书福将拥有近75%股份

• 📈 极氪以不到三年时间成功实现IPO,打破国内车企最快上市纪录

• 💸 极氪现有资金不足,面临严重资金压力和盈利困境

美东时间5月10日,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ZK”。


因获超额认购,极氪本次IPO扩大了规模共发行了2100万股ADS,每份ADS对应10股普通股,最终发行价为21美元/股,募资约4.41亿美元。


早在5月5日,吉利汽车就已发布公告称,已提供书面意向,有意认购极氪发售的最多3.2亿美元(当前约23.1亿元人民币)的美国存托股票。而按照此前招股书信息,Mobileye将认购约1000万美元(当前约7220万元人民币),宁德时代也将认购约1908万美元(当前约1.38亿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作为“老父亲”的吉利汽车,包揽了极氪发行的大部分存托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在极氪IPO后将拥有近75%的股份,极氪首席执行官安聪慧持有近3%的股份。


极氪计划将所募集的资金用于三个方面:其中约45%(即1.389亿美元)用于开发更先进的纯电动汽车技术以及扩大产品组合;约45%(即1.389亿美元)用于销售和营销以及扩展企业的服务和充电网络;约10%,即3080万美元,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包括营运资金需求等。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极氪与李书福终于得偿所愿。


一、最快IPO纪录得偿所愿


小鹏、理想、蔚来分别在成立6年、5年、4年后登陆资本市场,而极氪实现这一目标,仅花了不到三年,这也意味着,极氪成功打破了国内车企最快IPO的纪录。


作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成立于2021年3月的极氪,定位吉利控股集团旗下高端智能纯电品牌,先后推出极氪001、极氪009、极氪007、极氪X四款车型。前不久的北京车展上,极氪又新发布了极氪MIX,定位中高端MPV。


融资方面,成立以来,极氪先后完成了5亿美元的Pre-A轮融资和7.5亿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英特尔资本、宁德时代、哔哩哔哩、鸿商集团、博裕投资等。


其中,在2021年8月完成Pre-A轮战略融资后,极氪汽车的估值达到90亿美元。随后,在2023年2月完成A轮融资后,其估值进一步飙升至130亿美元,超过900亿元人民币。


然而,以本次发行区间上限计算,极氪的IPO实际估值只有 51.3 亿美元,相较前一轮融资时的130亿美元来说,几乎腰斩。


某种程度上,这也体现出资本市场对于电动汽车的投资态度从乐观向保守的转变。


同样下跌的还有极氪的融资目标——即便是按照发行价的上限来计算,极氪募集资金实际为4.41亿美元,虽高于原计划的3.675亿美元。然而,按照最开始的IPO规划,极氪计划获得融资额度为10亿美元。虽然此后又被下调至5亿美元,但仍与实际有所出入。


没错——极氪并不是第一次谋求上市了。事实上,早在2022年10月,吉利汽车便披露公告建议分拆极氪,还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一份议案,建议分拆极氪汽车并将其独立上市,并得到联交所确认。但同年12月,极氪就选择更改上市地点,意欲在美国独立上市。业界分析,此举目的是为了获得更高的估值。


2023年8月25日,极氪获得了中国证监会发出的境外发行上市备案通知书;2023年11月9日,极氪即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注册声明。


然而,这次上市无疾而终。业内人士表示,最大的可能还是估值与预期不相匹配,以及其他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时隔半年有余,极氪再度重启上市,但从各个角度看,相比起最初的“宏大愿景”,此番极氪都几乎可以说是“流血上市”。


二、弹药所剩无几


2021年至2023年,极氪的总营收分别为65.275亿、318.994亿和516.726亿元;净亏损分别为45.143亿、76.551亿和82.642亿元,累计已超过200亿元。


虽然考虑到前期研发投入、品牌建设等种种因素,新能源品牌烧钱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仅2023年,小鹏就亏了103.8亿元。


但懂得“高筑墙,广积粮”的新造车老板们,一直在努力存钱。


截至2023年底,蔚来拥有现金储备329.35亿元,理想汽车则为913.29亿元,小鹏汽车也达到了211.27亿元。


但截至2023年年末,极氪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33亿元,按当年度约83亿元的年亏损粗略估算,极氪现有资金仅能维持半年时间。


如果把资金比作弹药的话,很显然,极氪已经属于严重告急了。


并且,虽然极氪的总营收实现持续增长,但却掩盖不掉极氪盈利能力飘忽不定的现实——以2022年与2023年数据对比来看,极氪2023年净利率为-15.99%,相比2022年的-24.00%有所回升,但2023年四季度的表现却又有所下降,为-17.96%。


造成极氪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其研发费用逐年大增。招股书显示,2021年至2023年,极氪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1.60亿、54.46亿、83.69亿元。


而根据招股书,极氪IPO募集所得资金净额的约45%将用于研发更先进的纯电动汽车技术与扩大产品组合,意味着研发投入依然是融资大头。


事实上,研发费用的增长,与极氪不断扩充的产品序列有着直接关系——为了更好面对市场竞争,极氪在首款产品豪华猎装轿跑001的基础上,先后推出了极氪X、极氪009和在2023年底上市的极氪007。


然而,后面三款车型,除了极氪007定价相对亲民、定位相对大众以外,极氪009过高的起售价格和豪华纯电MPV的小众市场,使其销量难以扛鼎,而定位同样小众的紧凑型SUV极氪X,销量表现也不佳——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极氪汽车累计销量为118685辆,其中,极氪001销量为76246辆,占总销量的64.24%;极氪X和极氪009分别只有22372辆和19210辆。


巨大的研发投入,似乎并没有转化成同样强大的产品力和销量。


值得一提的是,极氪CEO安聪慧近期在吉利汽车业绩会上表示,2024年,极氪还将推出三款新品,其中一款正是前不久亮相的极氪MIX。


而随着产品线的扩大,极氪对于资金的需求也将不断扩大。


存款有限,开销却越来越大,这一点,正是极氪不得不“流血上市”的主要原因。


三、一场阶段性胜利


无论是对于吉利还是李书福个人而言,都迫切地需要一场阶段性胜利。


作为吉利内部投入最大的新能源实验样本,极氪获得了最高级别的人员、资源乃至资金的支持。


但即便是再过偏爱,也总需要一些回响。


一方面,极氪上市可以极大缓解吉利的资金压力,为自身开辟新的融资渠道;另一方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上市不只能换来资金注入,也能让极氪在接下来的激战中增加赢面。


而现在,摆在极氪面前的挑战仍旧不小。


刚刚过去的4月,极氪实现了月销量历史新高——当月交付16089台,同比增长99%,环比增长24%。


但需要明确的是,某种程度上,这是极氪坐享了来自小米汽车滔天流量溢出的结果,这种来自友商的助攻能够奏效多久,尚未可知。


此外,今年以来的降价潮,使极氪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在此之前,极氪曾多次强调“平均订单金额超33.6万元”,以显示品牌冲高成功,然而,面对比亚迪、特斯拉为首的降价先锋,以及小米、华为等跨界流量巨擘的介入,极氪也被迫降价,其中,标配800V电压平台的极氪007后驱增强版售价进一步下探至20.99万元,而2024款极氪001的起售价较老款直接下调了3.1万元,至26.9万元。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能源车企被卷入“价格战”,行业竞争格局将变得错综复杂,极氪能否化被动为主动,同样也是考验其管理能力的重点。


除此之外,便是极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