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6-28 14:41
双师是中国教育重病的“救命良药”吗?

题图由原文供图,为青海省玉树州称文县称文镇中心寄校学生。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田园,编辑:吉吉&天一


 “我们高中的数学老师几乎崩溃了,1/3大还是1/2大,高中学生都分不清楚。”


“往年的升本率比较高,在20%左右,去年差一点,是9%。”


“我有时候想,有一天我们二高的高考数学成绩,全校的平均分突破50分时,那可能是玉树州上的一件大喜事。”


说这话的是青海省玉树州第二民族高中副校长任文玉,他窘迫却又无奈地告诉芥末堆,自他2012年任教以来,全校的高考数学平均分一直没超过35分。不过他现在找到了一颗“救命稻草”。


为他“治疗”的是情系远山基金会的双师课堂,“药品”是来自两所教育培训学校的顶级师资,他们通过一块屏幕相遇了。


4月24日,芥末堆来到青海玉树的两所学校,一所是在校生仅有152人的村小,另一所是升本率仅有9%的全寄宿高中,探索“双师课堂到底能否真的带来教育均衡”这一灵魂拷问。


芥末堆发现,双师确实可以提高学生学业成绩、缓解师资不足,这也正是贫困地区学校最迫切解决的痛点。但双师在治疗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副作用”,比如难以深入了解贫困地区学情、主讲与助教的教研环节薄弱、缺少完善的双师落地机制等等。双师距离完整的落地模式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无论如何,双师都给当地学生、教师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至少,他们不能比现在更差了。


现状:教育资源薄弱,学生学业成绩差


任文玉是汉族人,五官长得斯文,戴着一副眼镜,但说话却带着一股浓浓的藏族口音,性格上也有藏族人的直爽。


问起当地的教育现状,任文玉做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表情。“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几乎崩溃了,连1/3大还是1/2大,高中学生都分不清楚。”他苦笑说,“我在高中这几年,高考数学平均分都没超过35分。”


贫困地区教育质量差,“症结”往往在于缺少优质的教育资源,通俗讲就是“缺人缺钱”。


芥末堆此次去的两所学校,因为是灾后重建,学校硬件都比较完善。但也都存在师资不足、教师专业性差等问题,而这直接导致了开不足课、学生学业成绩差。


称文镇中心寄校校门口,修建于2010年


称文镇中心寄校(以下简称“中心小学”)位于白龙村白盖山脚下,这里山大沟深,地处偏远。学校现有学生152名,教师仅有10名。在这里,体育老师教数学很正常。


在称文镇中心寄校,一个老师要带多个学科。


不只是这一所小学,芥末堆了解到,由于缺乏师资,当地许多小学的英音体美等学科都难以开课。一位老师哭诉说,“自己给孩子买了画笔,在家里放了3年一直没用过。”


“现在到学校去,课程表里啥都有,但是到真正课堂上,只有语文、藏文、数学这几科。”玉树州教育局教研活动办公室主任白玛认为,基层许多学校表面上按照国家要求,要开足开齐课程,但是实质上都没有改,而这种现象产生的主因就是缺教师。


教师总量不足是一方面,教师素质不高、专业性差、流失率大更是让当地的教育环境雪上加霜。


玉树州第二民族高级中学,修建于2012年。


任文玉介绍,以前当地乡村的基层教师教学水平低,混日子现象很严重。很多乡村教师并不渴望把学生教好,只为了让自己糊口,上课了就让学生去操场上背书,下节课继续背。


在这种“死记硬背”的教学方式下,学生从小的理性思维就比较差,到了高中,选文科的学生自然多于理科,数学成绩也差得一塌糊涂。其次,当地优秀教师流失率大的问题也很严重,学校面临“老师不愿意来”和“留不下老师”的双重夹击。


除了教师资源薄弱,相比于省会西宁,玉树州在教育经费上的投入也十分薄弱。玉树州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将投资4.39亿元实施各类教育项目56项。而西宁市2018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显示,将落实资金52.8亿元到教育上,是玉树州的12倍。


教育资源薄弱反应到学生身上的结果便是,学业成绩差、升学率低。


问及2018年的高考升本率,任文玉介绍,“去年高考全校的平均分是300多分,往年的升本率比较高,在20%左右,去年差一点,是9%。”


“我当了20多年的老师,好像不会教了似的。”英语教师刘占鹏苦笑说,他们班级共有18名学生,3个英语好一点的学生能考90多分,还有两个学生是凑合着能学懂。其他十几个学生根本啥都不知道,只能考20多分。


做得好的教育各有特色,做得不好的教育总是盘根错节,复杂而又相似。那么,双师能带来怎样的改变呢?


落地:提高学生学习兴趣,补足教师专业知识


称文镇中心寄校学生


“老师,你是从哪里来的?西宁嘛?”“北京哦”“哦,hi teacher,good morning.”被晒得黑红的孩子脸上浮现笑容,主动用英语和芥末堆打招呼,许多小朋友的鼻涕还挂在脸上。


据中心小学校长索南巴久介绍,之前学校英语课一直由其他学科教师代替,今年3月引入双师后,学校临聘了英语教师昂格。目前双师英语覆盖三年级到五年级,每周两节课。


孩子们告诉芥末堆,他们对双师课堂的感受是“喜欢上、主讲老师的读音更标准、之前老师很辛苦,视频课老师可以帮助学校的老师、上完课能记住学到的东西。”


芥末堆发现,与原来的上课形式相比,主讲教师的专业性非常突出,课堂互动性和趣味性更强。比如他会借助动作、图片、动画帮助学生反复练习单词和音标,包括老师比划动作,学生猜单词,老师指单词,学生做动作等。


如果有学生听不清或者不懂的单词,屏幕这一端的昂格则会把单词写在黑板上,并重复发音。在接近40分钟的课程结束后,主讲教师下线,昂格继续帮学生做单词练习以及布置作业。


称文镇中心寄校的双师课堂。学生可以看到老师的表情以及上半身的动作。 


课堂上的互动:两名学生上前随机指单词,下面的学生做相应的动作。


与小学相比,高中的双师内容更偏应试、注重讲知识点、讲题型、讲高考战术。目前开设了高二、高三两个年级的英语课和数学课。上课时间不占用正课,而是放在周天的晚自习。


高三英语教师刘占鹏介绍,通过双师课程,提高了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有助于培养学生学习英语的习惯。同时,学生的考试成绩在稳中上升,与3月份模拟成绩相比,4月份全班英语平均分超过了50分。


(主讲教师)教学内容丰富,对题型和考点的掌握也好,可以说和西宁的老师旗鼓相当。”刘占鹏一边点头,一点感叹说,主讲教师的水平很高。 


他举例,以前自己讲完形填空时是直接讲原文,但主讲老师会结合实际生活中的例子讲解,同时还会分享自己总结的完形填空的高频词汇。 


芥末堆发现,对于学生来说,双师课程可以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提高他们的学业成绩,但更重要的是对当地老师教学方法和专业知识的提高。


“对老师是拔高,对学生是助长。”刘占鹏这样总结双师带来的作用,他认为,学生的基础实在太过薄弱,在短期很难补足,但对教师的影响是长远的,包括教学经验、应试能力、解题思路、高考资料等等。


因此,总结来看,无论是对学生,还是对教师,目前双师课堂的确能给薄弱学校带来积极改变。但尚未形成完整的教学循环,糙而不细。


问题:学情把握不准,教研环节欠缺


玉树州第二民族高级中学的双师英语课


双师落地到贫困地区的问题十分复杂,不仅包括主讲教师、助教教师、学生、教学内容、课堂本身,还有双师落地的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其中最严峻的是主讲教师对学生学情把握不准。


英语教师刘占鹏举例说,主讲教师在讲完形填空时,常常把句子读出来后,直接把单词填上去,这让学生听得云里雾里,跟不住教师。


高三数学教师童延霞介绍,在高三上学期,主讲教师按照专题讲解时,学生还好接受,但是到了高三,老师讲综合性卷子时,就常常出现知识点讲解重复、“讲难的学生听不懂,挑简单的学生会”的情况。


童延霞分析,这可能与高三更换主讲老师,以及一个主讲老师对接多个地区、多所学校有关。


“可能外地的(学生)学习水平好一点,老师讲得就需要快一点,现在还在调节的过程中。”童延霞告诉芥末堆,高中一名主讲教师要对所有考全国二卷的地区,不同地区、不同学校之间的差距较大。


“在持续讲题的过程中,可能大部分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的。除非下课学生主动提问,不然很容易蒙混过去。”她补充说,现在课堂上师生互动基本为零,如果一个主讲教师只面向一个地区效果会更好。


此外,助教教师与主讲教师之间沟通少、教研环节欠缺也很突出。


小学英语教师昂格表示,“虽然与主讲老师加了微信,但是平时不怎么交流。”高中的的情况则是,每周末晚上结束后,周一双方教师进行反馈交流,同时主讲教师告知下周末讲解的内容,日常中交流甚少。


针对上述问题,任文玉认为,双师给学生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让学生有了学习的奔头。尽管双师存在许多问题,未来可以持续磨合。


未来:让助教成长为主讲,回馈本地


称文镇中心寄校双师课堂


“双师课堂的关键性在于我们本地的学校制度。”玉树州教育局教研活动办公室主任白玛认为,学校校长首先要主动改变教育观念,主动出击。同时要制定针对双师课堂的机制,对老师形成一套管理体系、评估体系。


具体而言,一方面要要求主讲老师对当地孩子教育情况进行了解,另一方面要加强对助教教师的培训,促进助教教师主动向主讲教师学习。


“到先进的地方去学习,其实因为我们差距太大,没什么可看。”白玛认为,助教教师可以从当地学校的优秀经验学起,加之其他专业的教师培训,逐步提高自身专业能力。


“借助资源的补充,让当地老师成长起来,这是解决当地更核心的问题。”好未来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满超认为,双师课堂的长期愿望是,在未来2-3年,可以让当地老师成为主讲老师,为当地其他老师实际授课。


从双师课程的实操层面看,芥末堆认为,从低年级进入比从高年级进入更好,更容易帮助学生补足基础。从学科来看,可以从互动性较强的学科开始推进,比如英音体美等。


最重要的是,双师落地到贫困学校需要长时间的磨合,需要用足够多的耐心解决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尽管现在的双师不是很完美,但对于贫困地区学校来说,能解“燃眉之急”。


说起未来的计划,任文玉十指紧扣说,“我有时候想,有一天我们二高的高考数学成绩,全校的平均分突破50分的时候,那可能是玉树州上的一件大喜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田园,编辑:吉吉&天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