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8-26 10:56
京城出行四少恩仇录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Karakush


想少


前阵子,李想的理想汽车完成了5.3亿美元(约合软妹币37亿元)的C轮融资,带投大哥是美团的王兴,他个人承包了近3亿美元,字节跳动投了3000万美元,后面还跟着经纬创投、明势资本、蓝驰创投等等老股东。


人是会变的,男人尤甚。


大概一年前吧,李想还在说,“我对融资没有兴趣。”


那时,车和家累计融资不过50亿元,头部的蔚来融了近200亿元,很多人担心车和家的造车经费不够用。李想说,“基本上我和樊铮几个人就能把车做到大规模交付,把车造出来,卖车的钱就已经够了。”


樊铮是汽车之家的联合创始人,车和家的前几次融资,他是金额最多的个人,甚至要超过一些机构。


在李想看来,“外面的钱”是没必要的。车和家是一个用钱效率很高的企业,这是自之家以来的优良传统。“汽车之家第一次融资是IPO,之后再也没有融过资,上市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亿利润。车和家也会继续这个优势。”


在我们这些外围看来,则是因为李想在“外面的钱”上,吃过一记猛亏。


那是2008年,金融危机作大背景,之家尽管做到了行业第一,却面临现金流断裂的窘境。贫穷是万恶之源,之家元老级合伙人邵震和一些小股东提议要罢免李想,认为他作为第一负责人却融不到资,是公司陷困的主因。在当年关键的董事会上,还是薛蛮子拍案大骂:“你们这是在谋反!”——把这场逼宫给骂懵了。


怒啐乱党之后,薛蛮子给李想找来了“外面的钱”——澳洲电讯,后者以7600万美元拿下之家55%的股份。对于澳电控股,李想本来是犹豫的,但形势所迫、诉求诸多,还是答应了。这成为一个结束的开端。



在随后的几年里,澳电多次增持,管理层手中的股权则被不断稀释,随之缩小的还有他们的话语权。2016年,澳电要将之家卖给平安,管理层誓死不从,两次提出私有化都被拒了。两个月内,大资本玩家们迅速完成了交割,平安以16亿美元购入之家47%的股份,正式成为其最大股东。而在博弈过程中和大股东撕破脸皮的管理层,则被更迅速地洗牌走了。


这场当年轰动一时的股权⼤战发生时,和李想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2015年6月他已经离开了之家,并正式移情别恋,开始“110%投入在第三次创业上”。就在他卸任的第二天,7月1日,车和家成立了。但从大战结束后他发的那篇《我眼中的汽车之家股权之争》,人们还能看出一些无奈和一些遗憾的。



男人会变的,未必都是坏事。


如今在车和家项目上,李想死死把住大股东的份额和权力。本轮他自己又投了近1亿美元;而此前他个人投资额已经超过1亿美元。除了信自己,他还信熟人——领投他们B轮的经纬中国就发现,车和家的资本构成十分偏科,李想几乎不拿一线基金的钱,而多是通过熟人关系找钱。李想坦言,B轮时才第一次感觉到了基金之间的差别。


王兴,还是老熟人。据说李想还在之家的时候,在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的牵线下,他们本有一个汽车相关项目的合作机会,预备投一大笔钱,让昆仑万维的周亚辉来主导的。太忙,罢了。


我们更知道的关联,是那款SEV。由于我国低速电动车的法规问题,车和家不得不在历时两年研发后,放弃掉——但其实这个项目没有完全死透。李想的另一位老熟人余恩源和他的新石器,把SEV平台盘活来造L4级的无人物流车。


2018年,美团发布了一个无人配送开放平台。你可以从名称中望文生义,项目已经在北京朝阳大悦城、深圳联想大厦、上海松江大学城等区展开试运营。无人小车产品符合美团标准的自动驾驶公司都可以加入,新石器也是其中之一。虽然倒了一道手,那也算是李想和王兴实现了上下游会师啊。



熟人有熟人的好,大家知根知底、互相理解,尤其是汽车这种长周期低回报的产业,需要不着急套现退出的真爱基友。至此轮,理想汽车已经累计融资额达到15.75亿美元(约合软妹币111亿元),估值达到29亿美元(约合软妹币200亿元)


本该是毫无后顾之忧、蒙眼奔向交付的,李想却很苦恼,也是一位老熟人带来的。他发现最近有个不好的现象正愈演愈烈,“蔚来汽车有任何负面新闻都有人往我们身上甩。”



“这锅我们真不背。”


斌少


2014年国庆,李斌问李想他要不要一起造车。李想拒绝了。但还是慷慨地拿出了1500万美元,成为蔚来的原始股东。这让他日后领取了一枚EP9,一枚ES8,以及现在一堆连带的锅。


其实李斌第一次见李想的时候,便想拉他合伙。就是在那个特别倒霉的2008年,易车创立8年,之家创立3年,都是身在京城的汽车媒体老师,生生第一次见,一见就是谈合体。主意是李斌提的,李想又拒绝了。


根据著名互联网八卦号左林右狸的记载,李想是觉得,李斌提议的换股合并大法,没法带来太多现金;更重要的是,两家网站其实底层的价值观和运作方式完全不同,合并是很困难的——易车是购买流量然后变现,而之家是创造内容吸引流量再去变现。同为汽车媒体老师,我们可以大胆地猜一猜言下之意,大概是我们这种原创号,和刷数据的营销号,能相提并论么?(挑事儿挨打的专用括号)


到了2013年,李斌又想合体。易车已经不是原来的易车了,他们从新浪汽车挖来了邵京宁,改版不到一年流量涨了5倍;但之家也不是原来的之家,他们在经销商业务上增长迅猛,让李斌压力山大。他用力地给之家开价20亿美元,要知道当时易车的市值才十几亿美元,这次是之家的CEO秦致拒绝的。那年,之家就上市了。


这算三失想少吧。



一年后,李斌生命里的关键男子出现了。2014年,国家废止了汽车专卖制度,李斌大力拥抱汽车电商,打算给易车引进一个大电商平台作股东爸爸,最后选了京东。那名关键先生不是大强子,而是Pony马化腾。京东钱少,于是又拖了腾讯,一起投资易车近30%。


这笔买卖在易车是亏的,股份让出三分之一,股价掉了一半;但是后来都给兜回来了。也是在那一年,蔚来成立,创始股东里就有马化腾、刘强东和高瓴资本的张磊(当时重仓京东),他们都各投了1500万美元。


李斌在腾讯汽车的《CEO来了》栏目上透露,虽说前后两个星期确定了投资,但搞定Pony就用了一个小时一顿饭。当被问到是如何搞定投资人时,他说,“我从来不去主动找投资人的,很多投资人都是来找我们的。”可见,朋友们,见字如面的理解就图样图森破了。后来,腾讯还投了蔚来的C轮和D轮。



李斌曾说,Pony是自己非常钦佩的企业家;而有了Pony在背景板里,李斌的一些决定也就有了解释。比如后来摩拜被美团收购,王兴也是Pony的门徒。有不少传闻指出,当时王兴是越过胡玮炜直接找的李斌,博弈了半年谈下来的。收购完成后,媒体全天候科技采访李斌时,李斌只是评价说,王兴的执行力非常强,“想事想得特别仔细”,不过“不那么熟”,而拒绝过多评价。


但李斌心里一定是有些郁闷的。尤其今年初,“摩拜单车”改名“美团单车”,李斌说,“不认为是个好想法,但既然卖给人家了,那是人家的权力。”都是人家的东西了嘛。



从摩拜退出后,李斌就失去了共享单车的版图。但并不影响他“出行教父”的称号。从2014年开始,李斌在出行行业共投资了30多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和产品,涉及车媒、电商、制造、后市场、移动出行服务和汽车周边服务等等等。


但每次提到这个称号,李斌是拒绝的,他宁可说自己是创业狗。“不要关联来关联去,搞得太复杂。我觉得永远不要高估协同的作用,低估协同的成本,有的时候协同它是有成本的。就像电池的内阻一样,也不要高估协同的作用,还是简单一点去看一件事情。”


这个观点,在Pony饭圈里的另一枚重要人物程维看来,一定不是这样的。


维少


是的,四少中又一位Pony饭圈男孩。饭他的场景各有千秋,饭他的理由总是相同。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2014年滴滴发起补贴大战,两周内订单量上涨50倍,自己的40台服务器根本撑不住。程维连夜电话Pony,后者在腾讯调了一支精锐技术部队一夜备了1000台服务器给到滴滴,大家一起爆肝七天七夜重写服务端架构。


那是滴滴最苦的时候,也是滴滴形成打法的时候。这套武功乱拳揍死了其他同期30多家互联网公司,包括国际又洋气的Uber。


狭义上说,程维才是“出行教父”,甚至可以说是“出行教皇”。


鹿鸣财经在去年出过一篇很有意思的稿子,标题是《在李斌与程维,马化腾身边“争宠”的男人》,把不算有关系的维斌二少摆在对立面上。摆的姿势其实很高级,是“出行帝国”这种大盘子级别的暗杠。


实际上,两人是很像的。就连一饭拉钱的神技都很像。据说,2013年马化腾来回北京时请程维吃饭,饭后滴滴就获得了来自腾讯的1500万美元投资。而更相似的,就是在于布局盘子。话说,这和Pony也很像。传闻他早期的QQ签名,就是“正在布局”,虽然其实说的是布局四国军棋游戏;后来这个签名才变成“weixin”的……



或许正因为相似,才会有种针尖对麦芒的局面,比如:斌少投资了首汽约车,就是和维少的滴滴主业产生直接竞争的;斌少还投资了优信二手车,和维少投资的人人车也是直接竞品;此前,斌少还是摩拜的董事长,而维少这边则是入股ofo,因为戴威不受控制,还自己做了青桔单车。


程维倒是说过,“滴滴不会自己造车”;但在去年联合了31家整车、零配件企业成立了“洪流联盟”,来一起建设汽车运营商平台。这些企业显然会承担滴滴不涉足的汽车制造部分。然而,名单中竟然没有蔚来,那一天李斌就在台下坐着。


差不多过了一年,滴滴又和一家新造车企业达成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组团为共享出行场景定制生产智能电动车。这么明确的标签,然而握手的仍旧不是蔚来——是李想的车和家。



同属一个饭圈,李斌和程维反而没有合作。最近他们的名字一道出现,也是在一个澄清与女无瓜的新闻里——


8月20日,有消息称,蔚来考虑将自动驾驶业务部门与滴滴分拆出的自动驾驶公司合并,说李斌已就此方案与滴滴进行了多轮谈判。滴滴在8月初才宣布,把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滴滴出行的CTO张博兼任自动驾驶新公司CEO。而传闻露出没多久,滴滴方面便回应,并无相关合并计划,将持续与汽车产业开展深入合作。随后蔚来也发微博声明:未拆分、未计划。



虽然看上去很喧嚣,实际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当然,要说和维少真正剑拔弩张的,恐怕还得数兴少。


兴少


2012年,程维才开始要创业滴滴的时候,王兴已经发了。再前一年正是著名团购圈千团大战,美团杀出个黎明,成为最终的胜利者。程维于是抱着滴滴的第一版去找意气风发的王兴拉投资,演示完产品,王兴的评价是:垃圾!


程维当场反扑,你就不能多鼓励创业者,知不知道现在创业有多难?但王兴还是以大佬姿态教训了他一顿,并给出了修改意见。程维乖巧地做了调整。


多年以后,程维坦诚,王兴的评价是客观的,但当时多少伤自尊了。不过自尊嘛,都是成功以后才有资格谈的东西,谁还没点微时的小委屈呢。不说别人,当年王兴创业找周鸿祎融资时,据说后者只是推门看了兴少一眼,就拒绝投资。因为他断定兴少是个没有本事且非常自大的“海龟”大学生。


虽然骂了垃圾,可是除了2015年滴滴曾战略投资过饿了么或有嫌隙,兴少和维少的关系还是不错的。2016年,他俩和张一鸣TMD聚首在乌镇闭门会议上谈笑风生,还是互联网圈的一桩美谈。



转折就在2017年2月,美团打车上线吧。当天两人还在一块吃饭,王兴只字未提,程维还是饭后从新闻上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一边非常震惊,一边毫不犹豫地下令让滴滴马上停掉和美团的合作接口,并且很快就推出了滴滴外卖业务。他说,“如果别人都要打上门来了,你还要假惺惺跟他合作,就没必要了。”


被问到为啥要做打车,王兴只是说,想试一试。但试起来挺要命的。毕竟他也曾说,如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这不是一场战役,这是“战争”。于是有了程维的著名回应,“尔要战,便战!”


战争的高潮发生在2018年4月,美团打车开城上海,不少朋友应该还记得,有几天是能用一两块钱的极低跳楼价打车的。虽然管理部门赶紧叫停了这种不合价值规律的竞争行为,但美团还是通过巨巨巨额的补贴,用三天拿下了滴滴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程维坐不住了,亲自跑到上海指挥防守反击,对烧补贴。毕竟这个行业真正的壁垒实在补贴这种虚胖虚脂烧完后才会出现的。在美团宣布停补后,司机与乘客的日活数据暴跌,司机跌超50%,乘客跌超40%。到今年4月,美团已经改变策略,在上海和南京上线“聚合模式”平台,也就是你在美团上也能打到首汽、神州等等其他平台的车。虽然平台上并没有聚合滴滴,但外界认为,此举是兴少放弃了跟维少“正面刚”。




对此,程维一定不意外。毕竟他一早就说了,“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强的。”对滴滴来说,美团只是在350个网约车对手的基数盘上又加了一个。在程维心中,自己已经无敌了。


只是尽管不惧美团对地位的挑战,但程维心里也是很苦美团的搅局。2018年滴滴持续巨亏,一年亏掉109亿元,尤其在司机补贴上投入了113亿元。而原本滴滴计划从2018年开始盈利的,净利润接近10亿美元,公司整体实现“微赚钱”。


在出行创业圈,如果你想要同一个东西,大概就是情深不寿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Karakush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