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今天介绍谁
2019-08-29 18:00
一个单身30年男人的自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ha视频(ID:ahavideos),文:马特;视频来源:Aha视频


我之前看过一部电影,郝杰导演的《光棍儿》,是关于农村老年光棍的故事,那片子让我做了几天噩梦,我怕最后自己就是那个下场。


我的朋友们有时候会用“母胎solo”调侃我。


母胎solo的意思是:从出生开始一直保持单身,没谈过恋爱。


我其实是介意的,但又不能表现出来显得自己开不起玩笑。虽然对方未必有恶意,但别人用我难过和困扰的问题开玩笑,终究是心里不爽的。


而且在大众认知中,调侃男性恋爱经验和性经验匮乏,其实算是一种羞辱。当然时间长了我也只好表现得无所谓了,爱咋说咋说吧。



在我童年九十年代的东北,时间好像是凝固的,我那时以为长大之后,会像父辈们一样,按部就班工作、结婚、繁衍。


说来有趣,有的人追求生活无限的可能性,而我从童年起就对稳定传统的生活方式感到安心。那个时候对未来的认知就像电视和广告里说的,到了30岁成为了真正的“大人”,就会自然都有了。


22岁毕业工作,23岁结婚,25岁生第一个孩子,27岁生第二个孩子,周末带着妻子孩子和狗开车去郊外野营——电视给了我一个关于成人生活的理想范本。我那时怎么也想不到30年后,无论是工作还是婚恋生活,都离自己期望的样子越来越远了。



作为一个向往稳定传统生活的人,我现在却从事着自由职业,一边给杂志做撰稿人,一边给一位音乐人做经纪。


同时做自己的一个项目,探访历史遗迹。我之前在国内做了中东铁路、新疆北部、西康省和南满铁路四条路线,后来又做了马来半岛、伊斯坦布尔和伊朗西部三条国外的路线,目前正在把其中一部分成书准备出版。 我努力让自己每天的生活变得规律,这是我觉得自由职业中很重要的自律。每天大概9点多起床,查看一些新闻和邮件,11点叫外卖,吃完饭之后我会选择一家漫咖啡去工作,选择漫咖啡是因为很宽敞,我不喜欢和陌生人靠得太近。一直待到晚上,差不多6点去吃饭,然后决定回家还是回漫咖啡继续工作。我有一个私人电台每天晚上录音,五六分钟的节目,然后差不多凌晨1点多上床睡觉。 大概是长时间一个人独居,我也会刻意让自己保持一些健康的生活习惯。


我不抽烟不喝酒,一方面是出于健康,一方面是独居喝多了没人照顾;平时我会尽量低糖饮食,多蛋白少碳水,经常买小番茄,因为看过一篇文章说番茄有利于心脑血管健康。在我的老家,老年男性心脑血管发病率很高,大街上经常可见老头半身不遂缓慢挪步,我出于对未来成为无人照顾的老光棍的担忧,会特意吃小番茄,虽然并不喜欢那个味道。


我之前看过一部电影,郝杰导演的《光棍儿》,关于农村老年光棍的故事,那片子让我做了几天噩梦,我怕最后自己就是那个下场。 


在我童年的印象里,结婚是完全不需要思考和担忧的事情,到了年龄自然就会有对象。


我生活在一个非常温和的成长氛围中,我的父母关系非常好,不是说他们之间有什么甜蜜的爱情表达,而是他们让我觉得就是天然的一家人,我作为孩子对家庭产生强烈的安全感和依恋,觉得伴侣就是背靠背互相依靠的,而家人是我最可以信任的。


直到上大学之前,我都没接触过很复杂的情感问题,觉得那些感情纠葛都是电视里演的,是瞎编的。这或许影响了我对婚姻和情感的理解,让我以为婚恋就是非常简单直线的,也让我不会处理很复杂的情感。 我的恋爱经验几近为零,身边的朋友却很乐意向我倾诉情感问题,这是外人很难理解的。


我因此而知道的这些情感故事,在别人看来会觉得惊讶、奇葩,甚至羞耻、恶心。比如男朋友一而再再而三出去寻找性服务,比如不断的暴力施虐-自我伤害式的道歉-再暴力施虐,比如充满欺骗的所谓开放关系和无法克制的滥交,或者是陶醉于“我爱你,但我控制不了也爱别人,我希望你们和平相处”这种话。


我听到这些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我觉得那是在我之外,和我自己没有关联的事情。 或许是我的冷漠看起来显得比较理性,对方才愿意讲给我听。我也会给对方在道理上分析利弊,提出建议。


后来我意识到他们喜欢听我说的这些,也许是社会压力太大,人们盲目崇拜“独立冷静理性干练”的特质,过于迷恋于亲密关系中所谓的掌握主动权、及时止损、谴责渣男/渣女等问题。


我开始发现,人们很难建立起我向往的那种战友式的伴侣关系,婚恋成为了一种“博弈”,本该作为一个整体的伴侣之间却在自己人斗自己人,还沉迷其中以为其乐无穷。



这个时代让人们把“自我”看得很大,社会越来越原子化,但我坚持认为“自我”的力量是很有限的,而庞大的“集体”又会蛊惑和裹挟个人。那么只有两个人组成的婚恋关系才是最亲密完美的,没有集体那么大的压力,也没有个体那么脆弱。


然而社会单身问题的一个点就是,人们要么追求个体的强大幻想,要么把自己沉浸在集体中,就是不肯建立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不肯把自己变成对方的一部分,把对方变成自己的一部分,总是在恐惧一些被灌输的似是而非的观点,总是在一些其实没有必要思考的问题上假装客观理性,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我这些年在去各地做历史探访的途中,看到过很多令我羡慕的爱情场景。


在伊斯坦布尔的码头,十二月份的海风非常阴冷,我看到一对情侣坐在码头边的台阶上,他们的长相如同古希腊神话中天神的模样,不是美貌,简直就是圣洁。码头边有很多买食物的小贩,这对情侣看起来有点拮据,翻了好半天衣兜,两个人买了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依偎在一起分着吃,宛若海滨雕像,多么动人的一幕。近些年舆论对于“浪漫的贫穷”是多么嗤之以鼻,我觉得他们就是嫉妒别人不需要跪着赚钱也可以很快乐。 在大不里士一个公园里,傍晚我坐在那里喝茶,一对情侣散步过来,男人好像讲了个什么笑话,女人一边笑一边推他,那个女子包着头巾,睫毛特别长,她笑的时候一开始牙齿都露出来了,然后又不好意思地抿嘴,低头眼睛向上看着男人,那个表情太动人了,真的是凝固空气的爱意眼神。


在这个鼓舞人们放开自我的时代,很多人活得像满山撒欢的野猪,而害羞成了被嫌弃的东西。 


说到对亲密关系的憧憬,我有一个期待的场景,就是和爱人一起逛超市。我有时候喜欢给自己制造一些生活氛围,所以洗衣服是我很享受的事情,清洁家务有家庭生活的气息,我很喜欢去超市买洗衣液,挑选家居用品同样是有生活氛围的事情。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容易把自己的生活填满,这样好像一个人过得很好,什么都可以自己解决,但是失去了建立家庭的空间。虽然一直一个人独居,我却从不学习做饭,我就是特意不想学,不想让自己享受一个人做饭,不想把生活每一件事情都自己解决明白,我觉得那是一种自我麻醉的幻象。


我反思过自己单身的原因,朋友们说我太不主动了,这是个问题。我确实不喜欢主动,不享受追逐别人的过程,不喜欢狩猎。我觉得命中注定的亲密关系,应该是一个很自然的开端,和可能艰难但却快乐的过程,如果开头就是我不自然不舒服的方式,我觉得那一定不是我该得到的那个亲密关系。 


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我对于安全感的需求比较高,这种安全感来自对方解决问题保护家庭的能力。我在视频里提到喜欢神奇女侠那种能打死我的女人,那是一种形容。神奇女侠并不是一个暴戾的角色,甚至不是个性格过于强势的角色,但却拥有强大的力量感,和温暖清澈的灵魂,所以我大概是喜欢一个强大而善良的女人。


马斯顿教授创造了神奇女侠这个人物,在他的观点中,他认为人的关系分成四种,支配、诱导、臣服与屈从,当人们自愿臣服于权威的时候,是非常快乐的,反过来被迫屈从就是不快乐的。女人比男人更善于通过诱导的方式支配对方,所以男性领导者更容易导致不快乐的被迫屈从,而女性领导者则会带来快乐的自愿臣服。


所以我向往的,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女人,她会是我们这个亲密关系整体中的权威,可以让我快乐地自愿臣服对方。

 


我的父母并没有很强烈的催婚,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希望我能尽快找到恋爱对象,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


我爸爸跟我说,我们希望你早点结婚,就是怕你以后会越来越孤独,你的朋友们都会有各自的家庭,我们慢慢变老也会慢慢离开你,到时候没人照顾你陪伴你,你回家也没个人说话,那日子怎么过呀。 


我觉得我爸说得对,和很多抗拒被父母催婚的人不同,我在婚姻的问题上和家里基本没有分歧,态度是高度一致的,都希望早点得到属于我的亲密关系。只不过我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们也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时间长了之后,都觉得催促也无济于事,就不怎么聊这件事情了。 


有的人会希望自己未来有无限的可能,而我却觉得自己这些年越来越保守,甚至主动在寻求一种“落后”。在这个流行宣扬不婚不育的时代里,我依然坚持认为无论是婚姻还是繁衍,都是美好而神圣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婚姻和繁衍都是不需要去思考是否该做,只需要自然而然去完成,并在其中感知对方和自己的美。 我希望自己不要有太多的经历,不要有太多的体验,不要认识太多的人,不要有太多的可能性。


这个时代给了人们过多的信息,让本来不属于同一个圈子同一种生活方式的人彼此看到对方的存在,一部分人会觉得眼界开阔了,但也会给另一部分人造成困惑,觉得别人的世界更精彩,别人的生活更诱人,觉得自己也可以。


但我只想做很少的、自己明确认定的事情,只有一条我自己非常清晰的道路就足够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ha视频(ID:ahavideos),文:马特;视频来源:Aha视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