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09-10 14:25
100年了,韩国人和日本人还在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张家明,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2019年是韩国三一运动100周年,日韩关系也不怎么平静。在这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两国经济谁都离不开谁,日本制裁韩国必然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韩国人反对日货也免不了闹出许多笑话。


2019年7月3日,上海,白洋淀杯上海国际少年足球邀请赛第二比赛日,日本少年队3-1胜韩国少年队。


日韩吵架,竟吵出了TVB翡翠剧场的感觉。


在首尔,数万韩国人请愿示威,呼吁抵制日货,甚至要求政府杯葛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个月,在韩国江陵举行的中日韩女子冰壶赛差点要拆伙,一度传出拒绝日本队参赛的消息。


在韩国民间,反日活动一浪接一浪。韩国快递行业拒绝配送优衣库产品,一位首尔市民把自己的日本车开到光化门前当众砸毁,2019年韩国小姐的获奖者集体拒绝参加日本主办的国际小姐大赛。


韩国小姐获胜者。


在东亚其他国家的民众看来,他们的心态是吃瓜的。


有微博网友调侃说:“韩国小姐派一人参加即可,反正各位佳丽长得都差不多。”“希望韩国不参加东京奥运会,让东京奥运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干净的一届奥运会。”


调侃归调侃,韩国和日本吵起来是认真的。在首尔,有日本女游客因为拒绝韩国男子搭讪而被暴打;在日本,媒体上已经出现了“和韩国说再见”“断韩”之类的说法或主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涉事男子对媒体表示,是日本女生先用日语骂他“照镜子看看”。/SBS


真有这么简单的分手就好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还未开始,就在韩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由于日本奥组委不愿意禁止观众携带旭日旗,其残奥会奖牌设计得像光芒四射的太阳,韩国方面向国际奥委会提出了严正抗议。


可以想见,在体育赛事上以强烈的求胜心闻名于世的韩国人,不可能杯葛东京奥运会而把奖牌拱手让人。但届时东京奥运会场上的日章旗,恐怕还是会让他们想起80多年前的一次耻辱。


看懂韩国体育,你才能看懂韩国人


1936年,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办。


朝鲜运动员孙基祯是长跑天才,最大的梦想是去奥运会拿奖牌,但他只能以日本人的身份报名参赛。


当时朝鲜半岛是日本殖民地,孙基祯不得不穿着胸前印着日之丸标志的运动服,以日文名字的英译“Kitei Son”(在中文里被翻译成孙龟龄)出现在柏林赛场上。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来自远东的运动员第一个冲过了终点,成为首位在奥运会获得金牌和奖牌的朝鲜运动员。



孙基祯夺冠时刻。获得铜牌的是朝鲜运动员南承龙。


在领奖台上,会场奏起了日本国歌《君之代》,孙基祯神情黯然,用一盆颁给冠军的月桂树挡住了胸前运动服的日章旗,史称“日章旗抹消事件”。


此举激怒了日本政府。《东亚日报》因为刊登了孙基祯遮挡日章旗的领奖照片,被勒令停刊9个月。在日方的要求下,孙基祯的冠军奖品——古希腊骑士青铜头盔也被主办方扣押,直到1986年才还给孙基祯。


这顶头盔后来由孙基祯赠给韩国国家博物馆收藏,被列为韩国国宝。


孙基祯夺冠以及他遭到的压制,使其成为了朝鲜的民族英雄。2002年,《朝鲜日报》记者闵鹤洙在一篇报道中,以饱含民族情感的笔调概括了孙基祯的象征意义:


“孙基祯先生的马拉松人生是穿越艰难困苦的 20 世纪‘韩民族的缩影’。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的 1936 年,24岁的孙基祯戴着太阳旗标志参加奥运会,通过马拉松发泄了失去祖国的同胞之恨……”


1945年后,韩国得以独立,但孙基祯在国际奥委会登记的国籍一直得不到更改,韩国人数十年来为此忿忿不平。


1970年8月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的那天,韩国国会议员朴永禄带上了锤子和凿子,摸黑潜入德国柏林奥运会体育馆,找到奥运冠军纪念碑,将孙基祯的国籍“日本”凿掉,重新刻成“韩国”。


事后朴永禄因为涉嫌破坏公共财产而收到德国警方的拘捕令,德国方面将孙基祯的国籍重新改回日本。


直到2011年,国际奥委会才在网站上介绍孙基祯是韩国人,但孙基祯的名字依然是日本名字Kitei Son,国籍也没有改成韩国,理由是“如果修改他参赛当时登记的名字和国籍,就可能有损历史真实性”。


奥林匹克运动会官方网站,孙基祯的国籍登记为日本。


即使韩国人不想承认,他们在体育上表现出来的强烈爱国心,很大程度上也要追溯至日本的殖民史。


1919年朝鲜半岛爆发“三一运动”后,日本有限度地放开了对朝鲜的管制,允许殖民地民众自由结社。当时出现的第一批社会团体,就是各种各样的体育协会。


所以从一开始,韩国体育就与民族独立运动分不开,比赛输赢不仅仅是体育竞技上的事,还事关国体荣辱,尤其是不能输给日本。


在1986年的汉城亚运会中,韩国队拿下了93面金牌(仅比榜首中国少1枚),日本只拿到58面,被韩国代表团团长金潗大书特书:“这是我们五千年历史未曾有过的一大快事。”


然而,韩国人无形中将日本当成了构建认同的“他者”,日本人却始终没有怎么把韩国人放在眼里。


“很不幸,你生来就是韩国人” 


据台大历史系教授陈翠莲统计,日本从1910年开始统治朝鲜半岛,但直到1919年“三一运动”爆发,日本社会基本不怎么关注殖民地,尤其是朝鲜与台湾。


1919年前,日本媒体显然更关注中国东北。图/陈翠莲


“三一运动”爆发后,很多日本知识分子都认为,日本将朝鲜从李朝的封建统治下拯救了出来,让朝鲜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本应“粉身碎骨以报",有什么理由不满?


最后,日本知识分子大多将原因归为殖民地统治制度的失败,主张实行进一步的“日鲜融合”,即取消朝鲜的殖民地地位,将其制度、文化、语言等一切东西日本化,使朝鲜成为帝国的地方行政区,以后或可改称“西海道”。


可想而知,这种名义上的优待,会彻底抹杀朝鲜的民族性,朝鲜人是极度抗拒的。而这种被殖民的耻辱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1945年9月9日美军接管,降下日本国旗,再升起美国国旗。


1970年,一名在日本长大的韩国人朴钟硕(Park Jong Seok),以他在日本的名字新井钟司(Arai Shoji)向日立公司申请了一份工作,并成为7名入选者之一。


当日立公司要求他提交户籍登记簿时,才知道他是韩国移民。然后日立公司以“不会雇佣外国人”为由收回了给他的offer。


日立是个国际公司,“不录取外国人”的理由很难令人信服,日本法院最终判朴钟硕胜诉。但朴钟硕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当他向高中老师求助时,老师很直白地告诉他:


“很不幸,你生来就是韩国人,你不得不接受这个命运。”


2019年8月,韩国民众在街头反对日本经济制裁,有民众要求日本为殖民地统治谢罪赔偿。/Eugene Hoshiko


这个案子容易令朴钟硕的韩国同胞想到,假设日本当年没有战败,朝鲜半岛从殖民地变成了日本的地方行政区,朝鲜民众一样会成为帝国的二等公民。


如果说韩国人“嫌日”是因为被殖民的历史,那日本人“嫌韩”到底嫌弃的是什么?


2017年,素来被称为“韩国通”的前驻韩大使武藤正敏,罕见地出版了一本嫌韩的书,名字恰好也叫《幸亏不是生为韩国人》。



武藤正敏在书中表示,韩国社会根本不适合生活,因为其贫富差距太大了,是一个“考试如同战争、就业难、结婚难、老后不安、自杀率高的极为残酷的竞争社会”。


平心而论,日本在这些社会问题上并没有太多的优势。


出生在中国东北的韩裔日本学者金文学,写过一本书叫《丑陋的韩国人》(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比较系统地收集了日本人对韩国人的负面评价,包括易怒、自大、无礼、排外等。


值得注意的是,金文学最后提出了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观点:韩国是一个“没有日本就无法生存的可悲国家”,“除了辣白菜外再无炫耀资本的生产廉价货的国家”。


金文学的观点虽然激愤,但日本对韩国的经济优势,似乎正是很多日本人轻视韩国的根本原因之一。日本政府一收紧原材料供应,韩国的半导体行业就手忙脚乱,难免会有日本人幸灾乐祸。


日本对韩国不再重要了吗?


在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两国经济谁都离不开谁,日本制裁韩国必然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韩国人反对日货也免不了闹出许多笑话。


韩国民众中显然有不少键盘侠,口头上虽然反日,身体上对日本的向往却没有减少。


据日经中文网9月4日报道,今年到访北海道的外国游客已经突破了300万人次,其中韩国游客贡献甚多,有73.12万人次,比同期增加了14.4%。


更打脸的是,最近网上流传着一个相当讽刺的视频,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一次会议开始前,走到韩国记者跟前,笑眯眯地盯着相机,故作好奇地问:“什么牌子的?”


记者们只好说是佳能或尼康。韩国媒体认为,河野太郎此举未免有点“用心不良”:“你们虽然抵制日货,结果不还是在用日本相机?”




回顾历史,韩国的经济发展的确离不开日本,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出现的“汉江奇迹”。


根据1965年日韩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日本向韩国提供了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加上民间的援助资金,总数超过了11亿美元。而当时韩国政府一年的财政预算只有3.5亿美元,这笔钱帮助韩国完成了大量基建。


所以,日本认为他们已经对战争行为进行了赔偿。当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下令新日铁、三菱重工赔偿二战劳工,否则将冻结日本企业在韩资产时,日韩贸易战就难以避免了。


G20峰会,安倍晋三与文在寅握手8秒后各自离开。/韩国《中央日报》


问题是,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韩国人一直不太愿意承认昔日侵略者对韩国的经济援助,还反过来主张韩国对日本的正面影响。


这种微妙的心态首先体现在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上。首尔市史编纂委员会委员长、高丽大学名誉教授赵珖指出,日韩两国的历史教科书都有不少偏颇之处,韩国对日本的看法也有明显的倾向性。


在韩国的历史教材上,日本近代与朝鲜建交的动机被描述为“为了解决经济困难,接受先进文化”,而日本开关以后的快速发展则是对西方的“妥协”,才得以卑微地“挤进”了列强行列。


不过,这些历史争议一直都有,日韩两国吵吵停停,大家也都看惯了,为何是2019年才发生贸易战?


正如日本记者秋田浩之指出,最直接的原因还是韩国经济的结构性变化,给了韩国人底气。简而言之,中国占韩国出口总量的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了日本与美国的总和,韩国人开始觉得日本对他们而言不再重要了。



但两国民众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敌对情绪,总是会被政客加以利用。


2012年8月,即将卸任的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上独岛,其支持率立马从17%飙升至84%。今年9月,随着日韩贸易战升温,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也上升了6个百分点,达到了58%。


在众声喧哗之中也有清醒派。今年八月,韩国首尔中区在街头挂上了抵制日货的旗帜,不料却遭到了韩国民众的批评,不得不撤下并向国民道歉。


这才是一个发达国家该有的体面。但愿这样的民众不会成为少数派。


参考文献:

《“孙基祯,KOREAN”亲笔签名邮票》,东亚日报,2009年8月10日

《“IOC记录孙基祯为‘Kitei Son’”》,东亚日报,2011年3月3日

《韩国体育运动历史演进与民族主义之形成》,国际研究季刊,台北,2011 年春季号

《IOC主页上作出纠正“孙基祯是韩国人”》,韩国中央日报,2011.12.16

《大正民主时期日本言论界的朝鲜论与台湾论》,陈翠莲,  2012 年度日本交流协会招聘研究成果报告

《Reinventing Citizenship: Black Los Angeles, Korean Kawasaki, and Community Participation》,Kazuyo Tsuchiya, 2014

《为什么日本出现“日韩断交论”?》,楚良一,RFI

《日韩因对立失去的东西》,秋田浩之,日经中文网,2019/08/13

《韩国国史研究和教科书所阐述的东亚》,赵珖,Atsumi International Scholarship Foundatio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张家明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已被收藏在:

热 文 推 荐

已有9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