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原创
2019-11-29 13:43
美国人民公仆布隆伯格

击败特朗普!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4日,前纽约市市长、亿万富翁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宣布他将竞选美国总统。


他上周日在Twitter上的一则声明中说:“我竞选总统是为了击败唐纳德·特朗普,重建美国。”


他还强调:“我相信我在商业、政府和慈善事业方面的独特经验将使我能够获胜并发挥领导作用。”



在2019年初,布隆伯格曾是民主党的热门总统候选人之一,但他在3月初曾非常肯定地说,不会寻求民主党提名,也不会独立参选总统。如今加入这场竞选,似乎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存的民主党内参与竞选的家伙没一个是特朗普的对手。


布隆伯格被认为是一个中间派,而现存的几位声名显赫的竞选者要么被认为“左”得没谱儿,要么被认为丑闻缠身——


  • 70岁马萨诸塞联邦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提议对于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富豪每年征收2%的资产税,同时声称要延续特朗普的贸易战,还要在气候变化、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全面制裁,她还曾多次声称她当选后将拆分Facebook、谷歌等硅谷巨头。这让华尔街和硅谷同时对她瑟瑟发抖,他们对民主党威胁称:“如果你们提名沃伦,我们要么袖手旁观,要么转撑特朗普。”


  • 78岁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年事已高,甚至在一次竞选活动中当众晕倒送医,并且他的各项竞选纲领已不新鲜,最为关键的是,他曾给自己贴了个“社会主义者”标签,以至于以前总统奥巴马为首的民主党建制派不得不出手打压他,奥巴马说要确保桑德斯拿不到民主党提名。


  • 黑人女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本来声望很高,但因为竞选经费捉襟见肘,已被边缘化,最近的研究表明,黑人民主党人宁愿支持桑德斯或者拜登,也不会支持贺锦丽。


  • 77岁的拜登?拜登正在受儿子的丑闻影响,曾经如日中天的声望已大不如半年前。


这种情况下,布隆伯格不得不出手了。这位财富和名声一样大的慈善家曾经在奥巴马和希拉里竞选的时候为了不分散民主党票仓两度主动放弃竞选。


他的参选让华尔街欢欣鼓舞,但FT评论道:这与其说是华尔街对布隆伯格的认可,不如说是一种诅咒。


在外界眼里,布隆伯格现在参与竞选似乎有些太晚了——他的时代似乎应该是2008年前后的金融危机时期,但他拱手将机会让给了希拉里和奥巴马。


除此之外,布隆伯格被外界质疑的点也很多,比如——


  • 77岁高龄,比特朗普还大,健康问题被毫无客气地前置了。甚至有外媒认为一群70多岁的老家伙竞选总统是美国政坛的悲哀,在布隆布格宣布竞选后,美国《国家报》说:“一个年老的温和派进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争,是多么可悲之事。”《纽约邮报》也悲观地认为,布隆伯格改变不了现在的美国,“布隆伯格是2020年大选民主党最有资格的竞选人,但他错过了黄金时刻”。


  • 无论是他的财富还是他曾经的经历都被认为是代表了华尔街富人的利益,而民主党的底色是由女性、黑人和年轻进步派选民构成,这些人会否对他投信任票充满悬念。


  • 布隆伯格对政党的忠诚度不高。2001年,布隆伯格放弃民主党籍,在2001年11月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当选纽约市第108任市长( 2002年1月1日就职),2018年10月10日,布隆伯格又宣布已重新注册成为美国民主党成员。《国家报》说:“别指望这个从共和党转变成民主党的媒体大亨会成为美国结构性变革的积极倡导者。”


  • 布隆伯格是个犹太人,有人质疑说“美国历史上还没有过犹太人总统”。但就像奥巴马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一样,为什么不期待美国历史上出现第一个犹太人总统呢?


在布隆伯格宣布竞选后,他创办的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随即宣布,该媒体集团将停止发表不署名的社评文章,并且既不会调查布隆伯格、也不会调查其民主党竞争对手。


彭博新闻社是全球最大的新闻从业者雇主之一,在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700名记者和编辑,他们竞相为32.5万彭博金融数据终端用户传播从影响汇率的政策变化到可转换债券的发行等内容的新闻。


布隆伯格此前曾表示,如果赢了总统大选,他要么卖掉彭博有限合伙企业,要么将其置于一个保密信托中。日前外媒报道称,有传言认为微软公司可能以700亿美元收购彭博集团。


但彭博社一名发言人在周一表示:“彭博是非卖品。”


美国人民的公仆


布隆伯格1942年2月14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梅德福镇的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一家奶制品厂的会计,母亲是一位思想独立又开明的女性。“我不是生来就注定会在华尔街或其他地方取得巨大成就,但是在孩提时代,我就从父母那里学到了勤奋工作、不断学习的精神,以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雄心壮志。”布隆伯格说。


布隆伯格的雄心早已被他写在了书里。


在2019年10月出版的中文版《布隆伯格自传》里,布隆伯格说他在50多岁的时候萌生了从政的想法,于是他竞选了纽约市市长:“我从来没有兴趣成为一名议员。他们的工作节奏、工作重心以及相互妥协对我没有吸引力。参议院或众议院的立法过程如此乏味,作为参议员或国会议员,我只能坚持5分钟。”


“如果我要竞选的话,目标一定是政府行政部门的职位——市长、州长,或者总统。”布隆伯格笃定地说,“我想,凭我以前的经验,这三个职位中的任何一个我都能干好。这就是我竞选市长并考虑竞选总统的原因。”


他在年轻的时候就曾对自己的女友说,他要做美国第一位犹太人总统。


布隆伯格声称他对慈善事业和公共服务的热爱仅次于“女儿和公司”,而在美国,慈善事业往往被描述为政府的替代品。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当布隆伯格的财富超过他的想象时,他决定回馈社会,成立了彭博慈善基金会,关注公共卫生、教育、环境、艺术和政府创新等。一些数字非常醒目——


  • 在布隆伯格担任纽约市市长的12年间,彭博慈善基金会共筹集了14亿美元的慈善捐款,用于筹建一所领导学院、培训高中校长、解决贫困问题,投资数百个公共艺术设施等等;


  • 拨款1.8亿美元逐步淘汰了美国超过一半的燃煤发电厂,把每年死于煤炭污染的美国人从13000人降低到7500人,同时也减少了美国的碳排放,将城市碳排放减少了近20%,使纽约的空气质量达到了50多年以来的最佳水平;


  • 2017年,该基金会发起了2亿美元的彭博美国城市倡议,这是有史以来支持市长和市政厅的最大规模的慈善活动;


  • 布隆伯格个人捐赠了10亿美元用于烟草斗争,并在他担任纽约市市长的第一年就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人们在纽约市的酒吧、餐馆和所有室内工作场所吸烟,将美国人的寿命延长了3年。这一法案最终演变成席卷全球的变革,如今禁烟的条令布满我们周围的几乎所有公共场所;


  • 担任纽约市市长期间,他只象征性地领取1美元年薪,并且他打算在当选美国总统后延续这一做法。


布隆伯格说,他这些年已经捐赠了超过60亿美元,包括2018年12月以个人名义捐赠的18亿美元给他的母校霍普金斯大学,其中3亿美元用来成立了彭博美国健康倡议,“旨在扭转美国许多社区正在经历的健康和预期寿命的下降”。


“1996年10月1日,我给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寄去了一张几百万美元的支票,在此前的12个月里,我还向教育和文化机构捐赠了两笔7位数的款项。”布隆伯格谈起他慈善事业的起点时,云淡风轻地说,“起初的几年,我每年捐出2亿美元,后来的几年中,我建立了彭博慈善基金会,并在2017年捐赠了7.02亿美元。”


他说,从一开始他就致力于在有生之年把大部分的财富都捐给别人,并坚信财务规划的最终目的是“把支票返还社会”,“我正在用我的时间和财富来改造这个世界,而不是抱怨它、眼看着那些比我穷困的人受苦、错过为我的孩子创造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机会。”


这样的人,不仅是美国的英雄,无疑也是美国人民的公仆。美国的爱国主义大报《纽约时报》就欢呼雀跃地说:“布隆伯格将是民主党、这个国家和世界的礼物。”


该报认为布隆伯格的胜算很大,因为他的财富足以冲击特朗普团队可怕的募集捐款能力,他在控枪、堕胎和气候变化上的观点符合民主党主流意见,又不让中间选民生厌,“摇摆选民想要一个中间派候选人,他们喜欢能够弥合政党分裂的总统。”


布隆伯格在《福布斯》2018年的评选中位列全球第11大富豪,其净资产约为500亿美元——相比之下,特朗普30亿美元的净资产只能排名第259位。


布隆伯格的竞选路径同样充满了冒险。他决定跳过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而将竞选活动的重点放在定于明年3月3日(即“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十几个州。


这一冒险的举动被外界认为胜算很小,因为此前尝试这么做的人还没有成功过,但似乎布隆伯格当初竞选纽约市长时也不被看好,但他最终成功当选。


另外,布隆伯格的顾问霍华德·沃尔夫森(Howard Wolfson)上周六对美联社表示,布隆伯格不会为其竞选活动接受任何政治捐款——布隆伯格此前就有自掏腰包参加竞选的喜好——这将使他无法参加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辩论,这些辩论要求候选人必须有一定数量的个人捐款者才能参加。


他的首支竞选广告已在美国46个州的电视频道播放,该竞选广告只持续播放一周就花费了3400万美元,创下了美国总统竞选史上的新纪录。据称,他的竞选经费预计超过5亿美元。


布隆伯格定律


你会在布隆伯格漫不经心的人生叙事中总结出这样一种未被证实的规律,我称之为“布隆伯格定律”:布隆伯格总是在每一个阶段的最后时刻才真正发力并达到高光时刻,鲜少失败——如果39岁带着1000万美元补偿被所罗门兄弟公司扫地出门算是失败的话,那么对布隆伯格而言,失败也不过是成功的彩排——


  • 布隆伯格高中时对学习提不起丝毫兴趣,直到毕业那年,学校新开设的历史和文学课才激发了他极大的学习热情;


  • 在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只是个中等生,对学习缺乏热情,工科课程常年得C,直到最后一年,他选修了超出一般人一倍的课程,而这些课程成绩几乎全是班里最高的A;


  • 从他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来看,尽管他前77年的人生已经算得上传奇——39岁创办彭博,2002年开始连续当了12年纽约市市长,2013年底退休后继续回来掌管彭博并投身于慈善事业——但从一个人漫长的人生来说,77岁高龄也算是人生最后的冲刺阶段。此时,他准备火力全开,竞选美国下一届总统,目的明确:把特朗普赶下台,重建被撕裂的美国。


大学期间,他就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是普林斯顿大学本校兄弟会主席,也是兄弟会校际理事会主席,还担任班长……布隆伯格说:“竞选学校的这些职位,让我学会了如何参与公共职务的竞选。”


对公共事务的热情可以追溯到布隆伯格的童年时期。


布隆伯格第一次参与公共事务是在他七八岁的时候,当时他是一名幼年童子军。每年选举日的时候,他们这些童子军就会去自愿护送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从公共汽车或小车上下来走到投票站。“我们身穿制服,佩戴着获得的所有勋章,衬衣上缝着美国国旗,个个喜形于色,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布隆伯格被告知他们所做之事是民主进程中的关键部分,“看着旗帜飘扬、警察站在四周、工作人员分发竞选刊物,我们的心情无比骄傲和兴奋。”


布隆伯格是最高级别的雄鹰童子军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员。他无比自豪地说:“参加童子军培养了我的团队意识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抱负。”


这显然是布隆伯格政治生涯的启蒙,他在竞选广告中也展示了他小时候当童子军的照片。


竞选广告还介绍了布隆伯格的慈善事业,从他成立反对全国步枪协会(NRA)的枪支控制组织“每个城镇都要枪支安全”,到他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创纪录地捐赠18亿美元,用于资助面向中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奖学金。


布隆伯格说:“政治本身是一个高尚的职业。”


有一点是可信的,他竞选美国总统并非出于一位身价超过500亿美元的亿万富翁的虚荣心作祟,而是一种拯救美国的责无旁贷的爱国主义精神驱使。


“某些听从召唤竞选公职的人却毁掉了美国如此美好的政治,这是多么令人羞愧的事情!”他几乎就差点名特朗普了,“有些最高官员或他们的家人表现得那么差劲,实在是一种罪过。”


布隆伯格说:“作为候选人,我将联合广泛而多样的美国人赢得胜利。作为总统,我有能力来解决我们这个伟大国家的所有问题。”


现在,77岁的布隆布格像童年时所希望的那样,当一个“拯救美国”的爱国英雄。就像他在2001年9·11后的几周做的那样——当选纽约市市长,并在废墟上重建了这个城市。如今,他希望把这种经验用来重建美国。


美国人最好祈祷布隆伯格能在明年击败特朗普。


部分内容参考:


[1] 布隆伯格自传,作者:迈尔克·布隆伯格,译者:毛大庆,机械工业出版社,2019.06;

[2] 迈克尔·布隆伯格宣布竞选美国总统,FT中文网,2019.11.25;

[3] 布隆伯格参选总统给彭博社带来难题,FT中文网,2019.11.27;

[4]只要打败特朗普,花多少钱都行!正式参选的布隆伯格,一周花掉特朗普1%身家,深海区,2019.11.25;

[5]陈力简:布隆伯格参选不过是试图把民主党拉回主流的徒劳尝试,观察者网,2019.11.28;

[6] 分析师猜测微软或收购“财经帝国”彭博,估值700亿美元,腾讯科技,2019.11.27.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热 门 评 论

已有23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