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1-08 09:48
“中国版特斯拉”沦为“第二个乐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李蕴坤、孙妍,题图来自:游侠汽车官网

                                 

“造车就是一个很烧钱的事,所以新创企业想要造车,至少需要200亿以上的资金准备,否则别想做好。”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曾这样给新能源汽车设下“200亿”的门槛。


今天,国产特斯拉Model3举行首批车主交付仪式,首次降价的国产特斯拉会不会对国产新能源汽车降维打击?


即使做好了烧钱的准备,国家补贴和投资界也慷慨解囊,但造车新势力也没能创造弯道超车的奇迹。



早在2017年,游侠汽车便有意在湖州市吴兴区打造超级工厂,并在2019年实现年产量20万台电动车的宏大目标,并于2018年正式启动建设。然而一年之后,不仅量产车型没能如约发布,尚未建成的工厂也徒留一片荒野。即使游侠官方回应称以上是出于工厂升级改建的考虑,依然掩盖不了量产步伐一拖再拖的事实。


终于,2019年12月20日,根据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政府官网最新信息,将由区城投集团收购游侠汽车产业项目土地及处置在建工程的方案,似乎昭示着一度陷入“停产”风波的游侠已经走到了政府接盘止损的时刻。手握巨额融资,受尽各种“非议”,游侠汽车依然跨不过生产资质那道“槛”。


游侠汽车,曾经也怀揣着做“中国特斯拉”的梦想。随着补贴政策的退坡和投资热度的退潮,它也曾向地方政府“求救”。《IT时报》记者两次前往湖州市实地调查游侠汽车工厂,无法量产,甚至工厂停摆,土地将被政府回收,没有超越“特斯拉”的游侠,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汽车”?


“不毛之地”的工厂


2019年10月27日,湖州全城都被笼罩在细雨蒙蒙的天色下,使得坐落在湖州北郊的南太湖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显得更加低调。


这片万亩大平台以打造“高端化、生态化、智慧化”的产业园区为己任,如果驾车穿行其中,几乎连一家饭馆都看不到,其他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配套设施也非常罕见。时值周末,仍留在建设基地上赶工的人们通常就在不远处临时搭建的集装箱里自己准备午饭。



高新技术孵化中心、汽车及关键零部件制造区、物流装备制造区、综合配套服务区、循环经济综合整治区等高新产业在此齐聚一堂。当记者向园区内的保安询问这里有哪些在建的厂房时,他们的回应也相当明确:“工业路后面好像有电动汽车的工厂,还在建的,名字不知道。”许多工地上的主体建筑已经初具雏形,远远地可以瞥见吊车的影子,施工人员或操作机械,或粉刷墙壁,大体氛围显得寥寥。


最喧嚣的声音反而是来自一片“空空如也”的工地,这里尚没有拔地而起的厂房,但脚下的土壤已经被松动过,工地中央的打桩机不断地将重锤提起后沉入土中,发出规律而沉闷的噪音,在工地上方久久回荡。这里的施工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他们正在为一家石油公司铺设桩基。“那这附近有没有电动汽车的工厂?”听到这样的问题,施工人员摇了摇头,“我们开工一个月了,没有人进出这家工厂。”



事实上,就在这片“振聋发聩”的工地隔壁,就是贴有“湖州市近年最大招商项目”等热门标签的游侠汽车超级工厂的所在。令人意外的是,要找到游侠工厂的大门,需得穿过一片崎岖不平的小道,道路两侧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



如果不多加留意,根本不会发觉这里还隐藏着一个“游侠汽车年产20万台(套)电动汽车零部件生产项目”。



目前,工厂内的主体建筑主要包括大门左侧的职工宿舍和右侧的项目建设指挥部。游侠汽车市场总监李炜此前曾表示项目指挥部已经撤离工厂,搬迁至南太湖高新区管委会办公楼所在的游侠汽车湖州总部办公。而职工宿舍均大门紧锁,毫无人员流动的迹象,透过窗户和少数洞开的房门还可以看到室内堆积的杂物。



“中国特斯拉“背后的男人


说到互联网造车,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恐怕是最饱受诟病的品牌之一。然而在车评人眼中,FF的资历还够不上“PPT造车”的鼻祖,因为游侠汽车还要排在它前面。


游侠汽车创始人黄修源是中国传媒大学2005级传播学网络传播方向的毕业生。利用在豆瓣任职设计师的经历,他写下了《豆瓣,流行的秘密》。虽然豆瓣网友对该书仅给出了5.4分的犀利评价,但黄修源似乎由此迈向了互联网的新世界,并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连续创业者,先后经手了翻东西、一首歌、积木北京打折、积木热门视频、新闻电台等多个创业项目。


连续创业,什么火就做什么。2013年某一天,在北京五彩城的一家咖啡馆里和友人聊天时,一台“超酷的汽车”在他脑中灵光乍现,那就是游侠的雏形。


没有造车技术,没有造车经验,2014年游侠汽车成立时几乎是“一无所有”。注册主体是仅有200多万元注册资本的上海修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可这不影响游侠汽车博取资本的青睐。2014至2017年间,修源网络分别获得了来自知本投资、心动游戏、新华丝路基金和久久益基金的3笔融资。


资本的热潮,源于中国政府对电动车行业的大力扶持。自2014年起,国内互联网造车潮逐渐涌现,电动车立刻成了各种风投资本追逐的香饽饽,催生出雨后春笋般的造车新势力。该势头于2018年登顶,全年风投金额最高达到77亿美元。目前已实现量产的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同样成立于2014年,论累计融资,蔚来已超过300亿元,小鹏也达到近170亿元,足以见得资本对电动车企的慷慨。


然而,游侠汽车第一次在公众面前的“闪亮登场”面临的却是“打脸”的时刻。2015年7月,游侠汽车的首款电动汽车游侠X正式面世,黄修源扬言要将游侠打造成“中国的特斯拉”。有趣的是,特斯拉也是在游侠成立的这一年公开了一连串和电动汽车相关的专利,让中国的创业者们如获至宝。



而呈现在公众眼前的游侠X,几乎就是一台改装特斯拉,令游侠汽车坐实了“PPT造车始祖”的头衔。



发布会上,黄修源称50人的团队用了482天、约15个月将一辆样车做了出来,随即引来一片质疑。很多汽车人认为游侠团队对造车没有敬畏之心、是PPT造车、汽车界的笑话,甚至有人称黄修源为“小朋友”。


毕竟,按照业内人士的逻辑,造车没有捷径。一款新车的研发周期在18个月左右,之后还需要花一年的时间跑路试,而研发和测试的硬性时间最少需要三年时间。


同年11月,“游侠汽车团队因为融不到资,在上个月底已经解散”的说法开始“冒泡”。随后,黄修源否认了散伙的传闻,表示只是做了一些人事调整,引入了工业技术集团的新投资人。


果然,2015年下旬,电气集团西拓工业董事长卫俊接盘了游侠汽车。这位互联网的“局外人”不止为游侠带来了最急需的资金,还引入了西拓工业的技术团队与供应商资源。


投资方入主后,创始人黄修源就开始“边缘化”了。2017年6月,黄修源成立上海美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包括名为“简单货币”的数字货币行情资讯平台,提供BTC、USDT、ETH、XRP等多种数字货币的报价。


创始人进入币圈,业内的质疑声一度淹没游侠,但并没有打倒这位深谙流行之道的连续创业者。至少当游侠还不确定应该何去何从时,他已经转身奔向下一个“流行的秘密”。


结缘湖州


2017年5月,上海游侠汽车有限公司成立,在同年10月至次年8月间完成了A轮、B轮和B+轮融资,整体估值达到33.5亿美金。其中由格致资产主导的B+轮融资为3.5亿美元,此番融资过后格致资产CEO秦逸飞担任游侠汽车联席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全面负责游侠全球投融资业务板块和全球产业投资并购布局。


这一年对于游侠汽车来说算是一个好年份,因为就在重获“新生”“喜提”投资前不久,游侠汽车还和湖州市吴兴区结下了一桩“良缘”。2017年4月4日,双方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在吴兴区建设游侠汽车(湖州)超级工厂项目,2019年量产上市车型,总产能20万台。


昔日被扒得“体无完肤”的游侠,为何与湖州结缘后就“否极泰来”了呢?也许是因为近年来新能源汽车产业一直是湖州重点培育的对象。“十三五”以来,湖州市新能源汽车产业规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2.3%,目前拥有规模上新能源汽车企业104家,形成了由一般零部件、“三电”到整车制造较为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湖州的3个下辖区县里也先后落地了德清县的乐视汽车项目、吴兴区的游侠汽车项目和长兴县的吉利新能源汽车项目,每个项目的总投资均超过百亿。


一位曾在湖州市政府经手过招商项目的员工对《IT时报》记者透露,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压力大,湖州市下辖三县两区每年都会有排名,大家对上百亿的新能源汽车项目是趋之若鹜的。


2018年4月3日,游侠汽车湖州超级工厂项目正式启动开工仪式,项目总投资115亿元,总用地规划2762亩,预计在2018年底完成。游侠汽车也正式确认首款量产车型游侠X将于2018年四季度发布,工厂将在2019年二季度进行大规模生产,实现上市交付。另外,项目还计划投资25亿元打造游侠智能汽车小镇,形成以游侠汽车智能制造、参与体验为特色,面向全球的汽车超级工厂和主题旅游目的地。


殊不知,不仅预期中的量产车型不见踪影,2019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实际上已停工半年多。对此,李炜回应称停工原因与公司战略调整有关,原计划仅生产游侠X一款车型的湖州超级工厂将来至少会承载4款车型,因此建设方案正在进行优化,并预计在10月新方案确定后重新施工。


据媒体报道,此次升级改建将重点先放在一期10万台的量产实现上,同时将投入至少2款以上车型进行生产,因为考虑到要实现20万台产能的超级工厂全部建成需要到2021年才能正式投产。


虽然官方表示工厂地块正在调整设计方案,但现场留下的“一地鸡毛”仍旧令人咋舌。工厂入口处横着好几只垃圾箱,门房里没有一位保安值守,却有一条恶犬时不时地向来人狂吠。


回望这段“走进荒野”的经历,无论是周边正在施工作业的人们,还是在附近厂房值守的保安,乃至载着记者离开园区的出租车司机兼“老湖州人”,聊起一年前高调动工的游侠湖州工厂时均一脸怀疑:“投资百亿,有这回事吗?是不是吹牛的?”


步乐视后尘


同为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都已经实现量产车型的发布和交付,为何游侠汽车总是“姗姗来迟”?这离不开游侠汽车对于自建工厂的坚持。因为自建生产基地是申请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必要条件,否则就无法经过自有研发和量产评审的环节,而且有利于自主平台的产品线扩充。


据统计,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已发展到200多家,拥有自建工厂者却不到1/10,大部分已开启交付的产品乃是代工生产。游侠汽车此前也曾在媒体沟通中透露,正向申请是其获取资质的首选方案,并且已经向有关部门递交了相关申请材料。然而,在2019年8月工信部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第322批)》中,“汽车生产企业”一栏下仍未看到游侠汽车的名字。


悬而未决的生产资质、一拖再拖的量产步伐,终究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2019年12月20日,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政府官网信息显示,近日召开的吴兴区第 35 次常务会议指出:由区城投集团收购游侠汽车产业项目土地及处置在建工程的方案,有利于盘活土地资源、化解项目风险、降低处置成本,总体可行。



区城投集团指的是湖州吴兴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启信宝信息显示,该公司由湖州市吴兴区国有资本监督管理服务中心100%控股。也就是说,湖州市政府打算接盘处在发展困境中的游侠汽车。


对此,游侠汽车的管理层表示,被收购的只是其在浙江的分公司,至于母公司现阶段运营则是一切正常,并且游侠与同业车企拟有重大战略合作,多方正在进行后期细节洽谈,待之后会公布。



2019年12月30日,《IT时报》记者再次前往湖州市实地调查,游侠工厂依旧停摆。“跟乐视一样,土地回收再利用,对政府来说,损失不大。”上述湖州市政府前工作人员表示。


2016年8月,乐视控股宣布投资近200亿元在浙江德清莫干山国家经济开发区建设LeSEE生态汽车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2016年12月与2017年4月,乐视分两次共花费4.19亿元拿下浙江德清莫干山高新区两块土地。


此后乐视网陷入危机,贾跃亭出走美国,正在建设的乐视生态小镇停摆。2019年11月,湖州市德清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就已经将乐视汽车拿下的土地已被收回,由湖州莫干山高新区管委会全资持股的德清启航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也退出了乐视汽车的投资。  


地方政府回收土地再利用,这意味着,相似的“凉凉”景象又在游侠身上重演。


研发中心仍缺车企


值得一提的是,游侠在吴兴区酝酿的智能汽车小镇并不是湖州唯一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将目光切到距离游侠工厂10多公里的西塞山路上,另一个智能电动汽车小镇在这里崛起。


10月21日下午五点,途经西塞山路成业路路口的车流逐渐繁忙了起来,可晚高峰并不影响这里成为欣赏落日的最佳视野。站在开阔的广场上,可以远远望到湖州城南的道场山,以及笼罩在山峰之上的半边暮色。偌大的广场显得一派平静,多半是因为这里尚没有“人气”的缘故。



紧贴着广场的两幢大楼,分别是浙江中美(湖州)产业合作园与湖州市人才发展集团。《IT时报》记者走近大楼,发现墙壁上分别贴有“湖州智能电动汽车小镇研发中心”与“湖州智能电动汽车小镇公寓式酒店”的字样。


虽然写字楼整体已经落成,可是湖州智能电动汽车小镇研发中心内部仍是一派乱糟糟的景象,堆满了盛放胶泥的袋子、油漆桶、装修建材等物,在刚铺好地砖的地方,一名工人正蹲下身来卖力地铲去缝隙间的灰土。


眼前这座仍在装修中的研发中心叫动力小镇,是湖州智能电动汽车小镇的一部分。据介绍,智能电动汽车小镇规划范围在开发区西南分区康山东麓,总规划面积3.5平方公里,仅2016年上半年,入驻企业就完成了8.96亿元的总投资,其中包括新能源汽车电池领域的微宏动力等。



然而,物业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研发中心2019年才刚刚交付并招商,目前只有3家企业入驻,正处于装修阶段。“到现在为止,跟汽车相关的企业还没有进来。而且这里主要是负责办公和研发,没有厂房。”该物业人员笑说。另一名物业人员解释道,目前入驻的企业多是聚焦智能装备、激光、大数据这几块,和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企业暂时还没有。


上述物业人员表示:“如果企业想要来湖州开发区入驻的话,是需要省千或国千资质的,就是加入了省千计划或国家千人计划。”就已入驻的3家企业来说,多是和学校方面有合作,譬如浙大。


“虽然我们这里叫动力小镇,但是业态已经完全变了。”物业人员对记者说道,“2016年刚开始规划的时候产业格局当然不是这样的,只是这几年看下来,新能源车企很多都没有生存下来。”


虽然国内互联网造车的急速升温始于2014年,但国家其实自2009年起就开始实行新能源补贴政策,累计补贴投入近千亿,只是经过10多年的发展,国内车企在续航里程、电池能量密度等方面却依然比不过特斯拉,反而进一步凸显了“拔苗助长”的弊端。


有汽车行业观察人士曾指出,汽车的电气化让资本认为造车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无非是装上电池和电机,再造一个车壳子,于是涌现了一大批造车新势力。在政策的保护之下,部分传统车企实际上研发投入很少,只是简单地用油车改电车,续航里程跟着国家补贴走。


没有针对电动汽车专门研发车型,没有对风阻、电耗等对车型结构进行优化,导致的结果就是后排顶头、后备箱容积小、操控极限差、车内空间小、续航里程短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久而久之,业内便形成了“传统车企忙于油改电刷销量,互联网新势力忙着资本运作上市圈钱”的趋势。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李蕴坤、孙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