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2-03 19:00
来自湖北阳新的防疫观察:鼠年“春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记者(ID:njuxjz),南大学子家乡防疫纪实,南大新传“未来编辑部”出品,作者:郑峰山


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见证者。我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这里,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S.A.Alexievich


春节前我按原计划返回家乡——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回家后,没料到疫情会恶化得如此迅速,我很快就经历了封城、封乡、封村、居家隔离,鼠年“春节”成了“春劫”。


1月21号20:35,我在上海虹桥火车站搭乘开往武汉武昌的高铁,00:49到达武汉武昌火车站。下车前,已经戴了医用口罩的我又赶紧套了层N95口罩,车上那些原本没有戴口罩的乘客也纷纷戴起了口罩。下车后,我发现武昌站内几乎人人都戴着口罩,少有言语,气氛凝重。不少乘客下车后,还会用手机特别拍一下“武昌站”的标识牌,似乎因为刚刚被官方宣布的疫情,到达武汉有了种特殊的意义。很难想象,就在三天前,这个城市还举办了有数万个家庭参加的热热闹闹的“万家宴”。


到武昌站后,我又打的士去武汉站转车。此时的武汉站仍然管理得比较松,无论是进站安检还是上车检票,都没有安排给旅客量体温。我从武汉站乘坐普通列车于凌晨五点半到达县城火车站,发现县城车站检票出口处也没有安排人员量体温。到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洗澡、换洗所有衣服。


1月22号,我一觉睡到10点多起来,看到新闻里说截至21日24时,湖北累计报告确诊病例375例,微信朋友圈几乎全是武汉疫情的消息。尤其是朋友圈大量转发钟南山院士发出“能不回武汉就不回武汉”的号召,让路过武汉刚到家的我有点难为情。此时离武汉宣布“封城”只有一天,但我离武汉约160公里的家人,还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与住得近的姑姑家、小妈家(家乡方言称婶婶为小妈)、舅舅家等近亲都有来往,家里人也没有取消年后拜年、串门的打算。我妈说:“如果春节不拜年、不串门,还有啥意思?”


封城


1月23日早上,我一醒来就立刻打开手机查阅疫情相关消息。武汉封城的消息让我颇为震惊:武汉凌晨02:00突然宣布23日10时起,全市市内公共交通停运,对外离汉通道关闭。“竟然都封城了,疫情一定很严重吧。”我当时想。我立即将消息发到了家族群里,提醒他们不要随便外出,家人得知消息后也很吃惊。


武汉封城后,我开始担心疫情还会加剧,封城措施会蔓延到周边县市。我们县离武汉只有160公里,而且每年都有大量的春节返乡人员,其中不少都会途经武汉。所以我非常担心武汉的疫情很快就会蔓延到我们县。但直至24日下午,我们县隶属的黄石市发布的消息还是全市疑似病例16例,无确诊病例。我当时想:“看来我市疫情形势还好,不用太担心。”


但事实没容我有一丝侥幸,随即我就看到了新闻报道湖北14市公共交通停运,5市火车站关闭离城通道。黄石市就是关闭离城通道的5座城市之一。黄石封城的消息,让我愈发担心本地疫情也会日益严重,并开始考虑节后如何回上海上班的问题。不知是因为春晚太无聊,还是过于担心疫情,虽然电视播放着春晚节目,我基本没看,只是不停地刷微信、刷微博,了解疫情最新动态。而我妈在沙发上没看几个节目就睡着了。


黄石关闭离城通道后,下属各个县城、乡镇、村、组都很快被封,“封锁”令在毛细血管般的基层网络中被极速推行着。


封村


25日,大年初一一大早,老家村里的大队队长就在我们村微信群里,呼吁大家不要回宗祠祭祖。很快群里就有人发布阳新县城宣布关闭火车站、各个乡镇干道被封的消息。接着我又看到我们村隶属的王英镇发布消息,要求“镇守全镇要道,村守各村关口”,严禁走亲访友,取消一切祭拜宗祠的活动,全员各自居家隔离。家族微信群里,亲友也开始相互提醒不要外出、不要拜年。王英镇要求各村在大年初一15:00前封闭重要进出口。一大早,我老家村进出的唯一道路就封闭了。


(初一一早,作者老家唯一的道路拉起了栏杆)


为防疫,很多基层公务员春节无休。大年初一晚上,我一位在我们县某镇当公务员的同学告诉我,他们取消春节放假了,要求从第二天开始,排查全镇9000户人,只要有武汉旅居史或与武汉有关人员接触过的,必须一天一查体温。我同学说:“有些村民还是不听劝告,喜欢聚众打麻将,村干部碍于邻里关系也不好太过严厉。我们都没有N95口罩,只能戴普通医用口罩。去村里排查,要接触那么多没戴口罩的村民,还挺担心被感染的。” 当晚23:24,《黄石日报》官微突然发布消息,称黄石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49例,确诊病例31例,其中死亡1例。才一天半时间,确诊人数就从0突然激增到31,疑似病例也增长了两倍。


(大年初一,阳新县防控指挥部成员单位取消春节假期)


疫情的急剧恶化,让乡镇的防控措施更加严厉。26日一早,我同学在微信工作群里收到通知,要求迅速阻断村与村之间的交通,加强引导群众在家隔离,村干部佩戴口罩分散办公。很快中午又收到通知,村里组与组之间的交通也必须全部隔断,改变与农户直接接触的入户排查方式。我们村所属的王英镇中午也发布消息,要求调整工作思路,排查方式改为“居家隔离+自我诊断+自我报告+村组干部电话咨询+青年志愿者检测报告”,并强调加强“无紧急情况一概不能外出”的执行力度,注意封路阻断的科学性,要考虑到特殊情况,不能采取永久式封路。


老家村里的微信群,不时有人发布各地针对回过家乡的湖北人采取的防控措施,湖北人在各地的遭遇引起了共鸣。大家在群里说,“现在湖北人去哪里都遭人嫌弃”,“今年湖北人又‘鼠’了一回”,“疫情一过我们再赢回来”······我妈点开了一个“湖北人在外旅游入住酒店被拒”的视频,她开始担心即使节后能回苏州,别人也不敢接触。


相比乡镇的严格防控,我居住的阳新县城区反而在宣传上弱不少。我们小区在县城算是比较好、规模较大的小区,已入住约2000户家庭,而且不少是像我们家这样过年返乡的家庭,我家对面就是常年在武汉做生意的住户。但直至26日,我们小区的住户还没有收到过任何问询或查访,小区物业只是在偏远的南门公告栏张贴了湖北省人民政府21日发布的防控通告。


26日下午,我那位公务员同学发消息说,他所在的镇有不少群众反映家中大米不足,有些超市和门店大米已断货,镇干部正在想办法协调。晚上9点县防控指挥部发通知批评了部分村镇采用砂石封路的错误做法,要求27日10点前必须清理完砂石,改用机动车封路,要确保公务、医疗、物资等车辆能及时通行,否则“将按战时纪律严肃处理”。


(1月26日,阳新县紧急通知整改砂石封路情况)


“春劫”


由于封城、封村,也担心出去被感染,我们全家整日闭门不出。27日,年初三。全家人愈发无聊,只能在家族群里闲聊,我哥特意在群里发了一些打发时间的小游戏。我看到母校南京大学的学弟学妹们自发组建了NJU湖北援助团,想帮着联系下阳新县物资紧缺的医院。我先是联系了县城最大的医院——阳新县人民医院,告知缘由后,对方只说口罩库存紧缺,其他信息都不愿回答了,我随后又打了三次电话,都无人接听。我接着联系了县第二大医院——阳新县妇幼保健院,对方十分配合,马上发来物资需求表。虽然我早已知道医院物资紧缺是普遍现象,但得知医院不少防控应急物资数量是个位数甚至零时,还是感到很震惊。


(阳新县妇幼保健院物资需求表)


28日早上醒来,打开微信朋友圈,看到“科比因飞机坠毁逝世”刷了屏,大家都说2020年的打开方式不对啊。小区的电梯也开始有了84消毒水的味道。


29日,一直阴沉的天终于放晴。小区不再像前几天那么死寂,零星有一些人出来活动。我妈早上好几次跑到阳台上,探着头往下看。但疫情仍然严峻,阳新县确诊16个,疑似30个。家中青菜也吃完了,我们戴着口罩沿着公园一路走到小妈家的菜地,摘了点青菜回家。


趴在窗台上的我妈,作者摄


我父母在苏州做面条批发生意,妈妈念叨着节后不知何时才能回到苏州开业。初六中午吃饭时,我们全家聊了聊疫情可能对生意的影响。尽管粮油生意相对稳定,但人回不去就无法开业。我妈还担心供应商会坐地起价,得赶紧想办法让供应商尽快把货发到苏州。她还提到村里一位在深圳养鸡的老乡,“他之前养鸡因为发鸡瘟一直亏损,本来说今年行情好,终于可以大赚一笔了,没想到今年又遇到这事。”


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是世卫组织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这场鼠年“春劫”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严重影响了全国人民的生活,也许它还会在更大范围内影响更多人的命运。


作者备注:

湖北黄石阳新县人口超过100万,截至30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确诊25例,疑似病例75例。因医疗物资紧缺,县各医院都曾发布了接收社会爱心捐赠的公告。作者今日再次致电县人民医院和县妇幼保健医院,得知医疗物资仍然非常紧缺,急需援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记者(ID:njuxjz),南大学子家乡防疫纪实,南大新传“未来编辑部”出品,作者:郑峰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