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2-08 01:08
安卓的后花园起火了

早前据路透社报道,小米、OPPO 和 vivo 三家国产手机公司,合作打造全新的平台,提供给海外开发者提供内容分发。这个新平台,名字为“环球开发者服务联盟” (Global Developer Service Alliance, GDSA)。路透社采访了部份的分析师,他们指这举动是要挑战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的领导地位。


图片来源:GDSA


中国市场:Google 的黑洞


一直以来,手机厂商免费使用安卓作业系统 (Android) 作为产品的作业系统,但 Google 在安卓系统里并非没有好处。谷歌 (Google) 通过安卓系统获利的方式,并不是在产品本身,而是产品背后的一系列运作,包括:


  • 虽然安卓是免费的,但谷歌为手机配套的相关服务 Google Mobile Service (GMS) 需要收费,当中包括手机的推送服务、各种 Google API、Gmail、Google Maps、和最核心的 Google Play 商店;

  • 安卓手机上的移动广告收入;

  • 通过安卓手机,取得用户使用习惯的精准数据,进一步改良广告推送能力。


根据路透社转引Sensor Tower分析师 (Katie Williams) 的说法,2019年 Google 从全球 Google Play 商店获得了约 88 亿美元的收入。但是,谷歌在中国难以实现上述操作,甚至可以说中国的安卓手机业务,与谷歌没太大关系。


智能手机的全球份额。图片来源:IDC


在中国的安卓手机,绝大部份均没有 Google Play,即使这些手机有使用部份的 GMS 接口,但 Gmail、Google Maps、Google Docs 等应用一直欠奉。由于中国已经成为安卓系统其中一个最大的市场,而中国手机生产商,也占了安卓手机生产商接近一半的份额,但谷歌没有这些份额里获得太多好处。


所以 Forbes 就曾指出,中国市场是 Google 的“巨大黑洞” (Giant black hole),这也是 Google 一直力争重回中国的最大原因。但没想到谷歌在回到中国之前,却遭到中国手机公司的强力挑战。


这个国产手机联盟里,并没有华为在内


但这个 GDSA 平台其实是什么玩意?为什么说这举动是要挑战 Google Play 应用商业的领导地位?


我们首先看看这个联盟的成员。消息源头的路透社明确写出,华为在 GDSA 联盟之内,但我们在官网上并没有找到华为的名字(下图),我们向华为查询,华为发言人也表示,GDSA 与华为并没有关系。


图片来源:GDSA


华为去年被列入实体名单后被谷歌断供系统,无法再使用 GMS 和 Google Play 商店。尽管中国地区的安卓手机,向来都没有使用 GMS,但欧美地区仍然极度依赖谷歌服务,手机厂商无法使用 Google Play 商店,还是会带来伤害。据消息指出,对 2019 年 Q2 的欧洲业务带来不少的影响,这也是一众媒体把华为列作 GDSA 参与者的最大原因。


但是,华为目前并不在这个联盟里,我们也无法知道华为是否想参加 GDSA 联盟,也不清楚联盟是否有意与华为合作。


诚然,去年华为被列入实体名单后,改为实行“渡江战役”,狂攻国内市场,并把国内的份额增加至 50% 以上。华为在国内的份额增加了,同样是国产品牌的 OPPO、vivo 和小米三家在国内的份额,在国内就被打得溃不成军,所以华为和他们之间的市场竞争,日趋剧烈。


有趣的是,根据 Slashgear 的资料OPPO、vivo 和小米这三家公司近月愈走愈近。他们 3 家在一月就已经结成了一个类似苹果 AirDrop 的近场无线通信标准的同盟,同样地,这个联盟里也没有华为


这个国产手机平台,并不包括中国在内


那这 3 家手机公司合作推动 GDSA,目的又是什么?


路透社曾向几家手机公司查询,只有小米回应指“GDSA 单纯只是帮助开发者,把应用同时轻松上传到小米、OPPO 和 vivo 三家应用商店。这平台并不是要与 Google Play 商店竞争”。”Odin 也曾向 vivo 查询,他们也表示:“GDSA 旨在为开发者提供便捷的应用程序上传工具,使用该工具,开发者可以通过一次上传,让应用程序在vivo、OPPO和小米三家商店中得到展示和推广。”


毕竟 OPPO、vivo 和小米 3 家均各有其应用商店,能同一时间上传到 3 个商店,这的确是一个很便利开发者的设计。但这会对 Google Play 商店构成竞争关系吗?始终安卓系统是个开放的平台,不少使用 GMS 的手机,也同时有自家的应用商店,这十分常见。


而在 GDSA 的官网上,没有说明使用 GDSA 平台的手机,是否不能预载 Google Play 商店,也没有清楚解释开发者在 GDSA 的分成机制,亦没有说明合作品牌在 GDSA 是怎样合作和分成。所以在目前而言,我们仍无法判断这个平台,与 Google Play 商店之间会带来多少影响。


图片来源:GDSA


然而,如果仔细看 GDSA 的支持地区(上图),却能见到最诡异是:这个平台目前不但不支持上传中国地区(国产手机没有 Google Play 商店,各个手机品牌均在使用自己的应用商店),反而只支持能使用 Google Play 商店的新兴市场,偏偏这个平台,并不同时支持上传到能统一上传和下载的 Google Play 商店。


谷歌的弱点在新兴市场


GDSA 没有支持最需要同时上传的地区,反而支持了本来就能使用 Google Play 统一上传和发售的地区,这代表了 他们是想鼓励开发者更多地把应用上传到这 3 家应用商店,而当中不包括大中华和欧美地区。换言之,他们只是想鼓励印度、东南亚、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的开发者,更多地把应用上传到自家商店。


无巧不成话,在去年年底就有消息指,华为就在印度布署 GMS 的替代品,“华为移动服务”系统 (Huawei Mobile Services, HMS)。同样在这两天,OPPO、vivo 和小米也推出 GDSA,而且也是主攻以印度为主的新兴趣场。


简言之,他们都觉得在新兴市场上力推 Google Play 的代替品,比起在欧美地区更为容易。


印度的智能手机渗透率。图片来源:eMarket


举例说,印度智能手机的渗透率本来就不怎么高(上图),即使用户拥有智能手机,很多也只是不太好用的低端手机,所以他们根本不怎样习惯使用智能手机,更不要说依赖谷歌的移动服务。也有的新兴市场像俄罗斯一样,用户宁愿选择本地公司 Yandex 提供的服务,而不愿使用谷歌,这样使新兴市场的用户,更不在乎是否有谷歌的服务。


新兴市场对 Google 服务的依赖程度相对更低,为国产手机提供大量“去谷歌化”的空间。


安卓的后院起火了


谷歌在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曾警告指这样对美国更为危险,其中一个原因,是担心中国手机公司会发展自己的软件。华为的鸿蒙作业系统,也许就是实体清单所带来的结果,但目前为止,还未有一台市售的手机用上鸿蒙,所以华为的新作业系统,对谷歌的影响十分有限。


但如果 GDSA 平台能实际推广起来呢?那就完全不同了。


印度手机市场份额。图片来源:Canalys


欧美地区的智能手机市场早以饱和,而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也差不多见顶,所以,近年各大小厂商都把发展目标转移至包括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可是,如果说中国手机品牌的份额,在全球并不算得上是什么,但在印度市场里,GDSA 联盟里的 3 个手机厂合共占了接近 70% 的份额(上图,注意:Realme 是 OPPO 的子品牌)。


这 3 家手机公司通过 GDSA 平台,鼓励新兴市场用户,多在自家商店上发表应用,就能一定程上进一步减少用户对 Google 服务的依赖,并降低未来遇上谷歌断供系统的风险,也能争取更大的话语权。但如果这 3 家手机厂真的“去谷歌化”,也可能导致新兴市场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再次变成谷歌的另一个黑洞。


尽管谷歌能在欧美地区的前庭继续呼风唤雨,但中国手机厂商却在他们的后花园里点起了火头。


新的黑洞正在蕴酿


国产手机厂经历“华为被列实体名单”,难免心有余悸。正如华为会准备鸿蒙作业系统作为备胎,其它国产手机品牌也自然要多做准备,应付未来无法使用 GMS 的场景,谷歌这个的黑洞,就此慢慢蕴酿起来。更何况国产手机公司早就知道,这些服务都有很强的吸金能力,如果真的能把开发者的应用全收到自家商店,更是赚大了。


但由于目前 GDSA 的细节尚未清晰,所以 Odin 仍然无法判未来新兴市场的安卓系统,是否会真的被“去谷歌化”:他们是会通过强制手段,让开发者不能使用谷歌服务?还是在使用谷歌服务的同时,培养自家的应用商店与之竞争?毕竟,谷歌的技术团队仍然强大,GMS 服务甚具竞争力,GDSA 真的要和他们竞争起来,结果还是难以预料。


但如果贸易战波及其他手机厂商,那就等于强制国产手机厂加速“去谷歌化”。以目前中国手机在新兴市场的份额,以及新兴市场用户的使用习惯来说,安卓就难免卷进这个的黑洞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热 门 评 论

最 新 评 论

已有26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